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桀骜

桀骜

作者:饼渣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1 15:00:05

作者饼渣给大家带来了《桀骜》的主要情节:虞清秋上午醒过来的时候,看见燕麒坐在床边,眼里都是红血丝。 “秋秋,你醒了?疼不疼?”燕麒一见她醒来连忙伸手扶她坐起来,倒了杯水递到她的唇边。 虞清秋就着他的手喝了小半杯的水,干疼的喉咙才好受许多,她朝燕麒笑了起来,哑声道:“哥,我不疼了。” 燕麒在床边坐下,定定的看着她,从小到大,她只有委屈难过的时候才会叫他哥。 虞清秋起初还能和他对视着,可渐渐地,笑容没了,视线也垂落下去。
展开全部

桀骜:自欺欺人

虞清秋一咬牙,抬脚就在他的脚背上狠狠踩了一脚。

“啊!”顾顺当即惨叫一声,松开虞清秋的时候,那只伸向她腰间的手也改为狠狠一扬。

“啪!”

虞清秋捂着脸颊跌坐在地上,脸颊火辣辣的疼,可她身体僵硬着,坐在那里,怔怔的和人群中的闻戚对上了视线。

顾顺恶毒恼怒的骂声在上方响起,可虞清秋什么都听不见,她只是看着闻戚。

闻戚也看着她,那双眼中依旧平静无波,一如这五年里,不管是白天还是深夜里,他看着她的目光其实从来没有变过,也从来没有过什么不一样。

这一刻,虞清秋恍然面对了自己一直躲避的那个事实,在闻戚的眼里,她虞清秋其实和所有人都是一样的,他不上心,不动心,也不在意。

不知道过去多久,闻戚早就收回了目光和顾曼走向了别处,而顾顺也被宴会负责人劝说着走了,这一处角落里,只有虞清秋还坐在地上,可怜又可笑。

她放下捂着脸颊的手,撑着地板站起来,站起来的那一刻,右脚脚腕传来钻心的疼,可她也只是停顿了一瞬,又继续一步步走向那边的吧台。

房间里,此刻的虞清秋身体发软,可意识却十分的清晰,她没想到自己五年来好不容易想要放纵一下喝杯酒,结果就中了招。

穿着浴袍的顾顺就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看着她,“虞清秋,你说你矫情个什么劲儿啊?跟谁不是跟?非得跟着他闻戚?只可惜人家闻戚根本没把你放心上……我只要一句话,你不还是被送到我房间里来了?”

一句话让虞清秋心底发寒,,她想到了五年前同样的遭遇,那次一杯酒让她在闻戚床上醒过来,五年后的一杯酒,将她送到了顾顺的床上。

顾顺随手将身上的浴袍一扔,俯身凑近虞清秋,双手撑在她的脑袋旁,他又笑了几声,低头就要压下去的时候。

“砰”的一声响。

“啊!”顾顺惨叫一声,一手捂着头后退了几步摔坐在地上。

虞清秋死死握紧了手里的台灯碎片,掌心被割破,鲜血淋漓,疼得她又清醒了几分,她撑着坐起来,什么也不顾,直接这么踩在了地板上。

地板上全是砸碎的台灯碎片,双脚的刺痛让她眼前的情景总算完全清楚起来,她赤红了眼看着已经站起来的顾顺,“你敢过来试试!”

“虞清秋!你还要自欺欺人吗?”鲜血顺着顾顺的额角留下来,衬得他此刻的表情狰狞至极。

可虞清秋没退,她的眼神凶狠,和往日里柔美乖顺的样子截然相反。

顾顺被吓到了。

片刻后,房间里再次响起顾顺的一声惨叫。

房门外,闻戚定定的盯着房门上方的号牌,垂在身侧的手轻轻蜷缩着,顾曼站在后面,眸光闪了闪,正要开口说什么,房门被从里面打开了。

看见出现在房门口一身血的虞清秋,顾曼面色一变,越过虞清秋冲了进去,“哥!”

虞清秋看见闻戚的时候就怔住了,直到闻戚突然朝她伸出手的时候,她一扬手,“啪”的一声响,闻戚侧着脸,脸上的血痕触目惊心。

桀骜:再也不喜欢了

  “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虞清秋哑声问道,死死盯着他。

  闻戚喉结动了动,看向她,他没说话。

  虞清秋却明白了什么,她多了解闻戚这个人啊,如果他刚来,他会说刚来,可他不说……顾顺说的那些话在她脑海里不停浮现,一字一句都像是刀将她刺得鲜血淋漓。

  虞清秋惨笑一声,抖着手从包里拿出了白天苏南留给她的合同。

  “劳烦借支笔。”她头也没抬,伸手将苏南插在口袋的笔拿了过来,刷刷几下在合同上签好自己的名字,手一扬,带着血的合同就甩在了闻戚的脸上,决然又悲哀,“闻戚,我们最好再也别见。”

  她扶着墙,没看闻戚一眼,脚步踉跄往电梯走去,经过的地方,扶过的墙上都是血。

  好像身上到处都在疼,又好像她什么也感受不到。

  身后响起脚步声,虞清秋被人一把抱了起来。

  “放开我。”闻戚没松手,虞清秋陡然剧烈挣扎起来,“放开我!”

  “叮”电梯门打开,电梯里的人看着外面愣了一下,下一刻怒气汹涌的冲了出来,“你他妈放开她!”

  片刻后,虞清秋被电梯里冲出来的男人抱在怀里,闻戚狼狈的倒在地上,眼看着虞清秋被燕麒抱着进了电梯,闻戚起身就要追上去,顾曼哭着从房间跑了出来,惶然无措的抱住他:“闻戚,快去看看我哥,救救他……”

  闻戚只顿了一下,电梯门就在他的眼前关上了,他看见的最后一幕是虞清秋伸手抱紧了燕麒。

  “燕麒,我好疼……”虞清秋趴在燕麒肩头,哭的喘不上气来。

  一个人的时候她可以咬牙挺着,可看见燕麒,她就挺不住了。

  燕麒眼睛都红了,抱着她的手都在抖,声音沙哑哄着她,“乖,别哭,哥马上带你去医院,不会有事的,别怕啊,别怕……”

  第二天一早,被各大媒体争相报导的除了昨晚闻戚和顾曼的订婚宴,还有燕氏总裁抱着一个女人从瑞顿酒店跑出来的事情。

  一时之间,各方四处打探被燕麒抱出来的女人到底是谁。

  而此时的虞清秋才退了高烧昏睡着没有醒过来。

  燕麒守在床边一晚上没睡,确定她退了烧才起身出去。

  虞清秋上午醒过来的时候,看见燕麒坐在床边,眼里都是红血丝。

  “秋秋,你醒了?疼不疼?”燕麒一见她醒来连忙伸手扶她坐起来,倒了杯水递到她的唇边。

  虞清秋就着他的手喝了小半杯的水,干疼的喉咙才好受许多,她朝燕麒笑了起来,哑声道:“哥,我不疼了。”

  燕麒在床边坐下,定定的看着她,从小到大,她只有委屈难过的时候才会叫他哥。

  虞清秋起初还能和他对视着,可渐渐地,笑容没了,视线也垂落下去。

  “秋秋,你还喜欢他吗?”燕麒问道。

  虞清秋摇头,喉咙口像是有什么堵着,可她还是把那句话说了出来,“不喜欢了,再也不喜欢了。”

  “还回去吗?”

  “不回去了。”

  “那就好。”燕麒笑起来,眼里却带着狠意。

小说《桀骜》 第2章 自欺欺人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岚霏呀点评:

《桀骜》的内容很精彩,好评,结尾写的也挺好,基本上都交代了,意犹未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