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超级黄金手

超级黄金手

主角:唐威 鼓瑟吹笙 作者:鼓瑟吹笙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2-22 09:57:57

唐威 鼓瑟吹笙是《超级黄金手》本书的主角,《超级黄金手》这本书的主要内容:他赶紧用粗布把三足鼎裹起,抱住就要往外走。很快被唐威拉住了。“这只三足鼎,我就出自己的钱买下,不花东篱斋一分一毫。”他一字一顿说。要了徐天开的账户,果然把十万块钱打到他那里。这些钱,都是唐威这几年辛辛苦苦攒下的。打出去之后,他户头上也只剩一万多。唐威说:“徐叔,这钱你先拿去给老婆看病,三足鼎确实值钱,把它卖掉后,超过十万的我们再平分。”
展开全部

无以为报-鼓瑟吹笙

唐威微微一叹,冷静解释:“三足鼎确实值这个价。徐叔现在也很可怜,遭到这么惨的事,我们应该帮助。十万对于三足鼎来说并不算多,我们还有赚……”

“行,有本事你就自己花十万买,不要用东篱斋的钱,这纯粹就是你个人行为!唐威,我老公辛苦打下的产业不是让你挥霍的,你敢这样就滚!不知所谓!”

邹国丽双手叉腰,骂得像个泼妇。

袁美弦也立刻下了决定——

“唐威,我知道你是好心,但你再好心也不能拿着我们家的钱挥霍,别以为你是上门女婿就可以这么干。我妈说了五千块,徐叔要就立刻给钱,我个人再包两千块钱红包。至于花十万买,你自己买吧,不要跟东篱斋搭上边!”

徐天开听得满头冷汗。

“阿威你千万别这么冲动,我清楚你为我好,但我知道这三足鼎不值这么多钱,当然,五六千块钱我也不愿卖……我去找下一家吧。没事,你们不要因为我起矛盾。”

他赶紧用粗布把三足鼎裹起,抱住就要往外走。

很快被唐威拉住了。

“这只三足鼎,我就出自己的钱买下,不花东篱斋一分一毫。”

他一字一顿说。

要了徐天开的账户,果然把十万块钱打到他那里。

这些钱,都是唐威这几年辛辛苦苦攒下的。

打出去之后,他户头上也只剩一万多。

唐威说:“徐叔,这钱你先拿去给老婆看病,三足鼎确实值钱,把它卖掉后,超过十万的我们再平分。”

徐天开泪流满面:“阿威,你就别哄我了,我知道……我知道你这是在帮我,价值三五万的东西,你居然十万跟我买,这份大恩大德……我真是无以为报!”

说着,他居然要跪下去。

在唐威哄劝下,他才赶紧离开,去医院给他老婆交医药费。

邹国丽大嚷:“这小子脑子肯定出问题了!虽说傻人有傻福,我看这就是沙雕!把自己害死也就算了,女儿,你得赶紧跟他离婚!不要连累了我们一家人!”

袁美弦看着唐威,冷冷说:“你这样做虽然有帮助徐天开的意思,但估摸着也是赌气吧。我告诉你,唐威,你太不理智太幼稚,只会让我更看不起你!”

说完,扭身就走。

唐威沉默不语,心里想着却是,现在怎么把三足鼎出手?

他有一定把握,能把它卖到二十万以上。

当然这事不能急,古玩这玩意儿越不急,越能卖到高价。

但只过了两天,他就不得不急了。

家里传来消息,他父亲给人做泥水活儿的时候,不小心从二楼摔下。

本来也没多高,最多骨折。

糟糕的是,地面上有根钢筋刺穿他肚子,伤很重,已经送到县医院。

虽然已把钢筋取出,但因为出血过多又刺伤内脏,情况危急。

目前,最需要的就是手术费,起码还得十万块。

不包括之后的治疗。

唐威心急如焚,想要赶紧回去看望父亲,但手头上没钱那也没办法。

他不得不硬着头皮问袁美弦要。

邹国丽知道后就嘿嘿冷笑:“想跟我们要钱?没门!谁让你那么大方,花十万买人家的破玩意儿,要不你也有钱给你爸治病。看看吧,这没准就是报应,乱花钱的报应!女儿,可千万别给钱给他,否则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袁美弦还是拿了一万块钱,丢到唐威面前。

“我们现在也不容易,这一万块钱你拿去,也不用你还了。”

唐威笑了笑,抓起这叠钞票掂量了一下,又甩到茶几上,扭身就走。

“谢谢,这笔钱我还受不起。”

看着他的背影,邹国丽又嚷起来:“看看他说的什么话?给他钱还不要了,装什么!刚才还跟叫花子似的讨钱,这会儿倒清高了?女儿,这种人真得赶紧跟他离婚。”

云美轩的眼神有些复杂。

唐威走出店门,立刻回所谓的家,拿出藏在角落里的三足鼎,大步朝古玩街走去。

这一回不由得他不卖。

他在古玩街找了个角落,铺上块塑料布,把青铜三足鼎摆上。

想了想,问旁边店家要来纸笔,龙飞凤舞地写上两行话:

三足鼎内有乾坤,二十万卖识货者!不二价!

立刻吸引许多人的注意。

古玩街的地摊很多,但像唐威这种只卖一个三足鼎的却绝无仅有。

居然还明码标价——二十万只卖识货者。

大伙涌过来,看了一会儿就纷纷嘲笑。

“这三足鼎虽是商周真货,但残缺不全,最多值个五万块,居然卖二十万?”

“这小子是不是穷疯了?”

“我说少年郎清醒吧,开价三万也许有人要,多加个零?一辈子卖不出去!”

……

唐威坐在那,眼观鼻鼻观心,丝毫不为周围嘲笑所动。

他这也算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虽然着急,但必要姿态还得摆出。

他也算深谙此道。

就不信,古玩街来往的人那么多,没一个看得出。

就在这时,一个七十多岁穿道袍的老者缓缓走来。

见这一幕,饶有兴致地蹲在摊档前,伸手拿过那只三足鼎细细端详。

唐威只觉得他有几分仙风道骨,却不知道是谁。

他继续保持镇定,一言不发,只冲着老道长咧嘴笑了个。

老道长也冲他呲牙一乐,忽然冒出一句:“年轻人不简单呀。”

唐威摸了摸后脑勺,不明其意,只能诚恳回应:“谢谢道长夸奖,其实我也不算什么。这只三足鼎,你要是喜欢就买回去赏玩,二十万肯定物有所值。”

老道长微微一点头,不置可否。

他将布满绿锈的三足鼎翻来覆去看,脸上逐渐露出疑惑。

四周围上来一些人,有不少认出老道长。

“咦,这不是清凉山上清凉观的林道长吗?他可是鉴宝高手。”

“对,前阵子省电视台出的鉴宝节目,还把他请去做评委,想不到在这出现。林道长,可否给我签一个名?我可非常仰慕您的专业鉴定水平呀!”

“林道长,您是不是看出这三足鼎有何特殊?看起来也没什么嘛,太普通了,还残了两个角,已经破相。”

……

本来大伙儿对三足鼎不屑一顾,现在居然有个鉴定界大咖拿着这玩意儿观赏,忍不住都生出八卦之心。难道,这还真是宝贝?

现在后悔没用-鼓瑟吹笙

唐威也一阵心潮起伏。

想不到这道长居然是鼎鼎大名的鉴定大师。

他涌出强烈希望,没准大师有慧眼,能看出三足鼎的不同凡响。虽然他也可说出,但不大愿意,希望能有识货者,也好省去口舌之争。

哪知林道长越看越久,眉头皱很紧,脸露莫名其妙。

他掏出几个小工具进行深度测定,也没发现什么。

旁边缓缓走来一个年轻人,三十上下,神色倨傲,后边还跟着两个保镖。他像认出林道长,眼睛一亮。本想打招呼,看他专心致志鉴定,也没惊扰。

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

看着林道长脸上越来越莫名的神色,这个大少打扮的人物忍不住开口。

“林道长,这三足鼎我看也没有什么,您看许久也没看出来,这不是浪费时间吗?”

一番话说得有些嘲讽。

倒不是这大少看不起林道长,而是他天生跋扈,说话就带这种味儿。

林道长扭头,一声苦笑。

“原来是张磊,我确实没看出道道,但直觉又告诉我,它非同寻常。”

他这算撒了个小谎。

其实并非直觉,而是前两天也在这条古董街上,看到唐威居然认出一只藏佛炉,当即对他生出欣赏之心。今天见他摆摊卖三足鼎,下意识觉得这玩意儿也绝对有料。

可看来看去,虽经验丰富却什么都没看出来,真真令人郁闷。

叫张磊的大少哈哈一笑:“林道长,就连您都看不出这玩意儿有什么出奇之处,那么它肯定就是个不怎么值钱的破烂。我请你喝茶去吧,正好有一事相商。这小子要不装疯卖傻骗门外汉,要不真傻,残缺不全玩艺儿居然要卖二十万,想钱想疯了!”

他不屑地看了唐威一眼。

唐威淡淡一笑,好像没有听到。

林道长很疑惑啊:“小兄弟,你这三足鼎,我确实没看出任何超常之处,最多值个三五万。你开价二十万是何原因?”

唐威淡淡一笑:“佛渡有缘人,宝赠识货者。你要看不出,还得我费口舌;你要是看出来,二话不说就收走,双方自在。”

说完微闭眼,宛若高僧入定。

林道长:“……”

张磊冷笑:“小子你好大胆!林道长都敢轻视?我看你就是装神弄鬼,我最看不起你这种人,败坏古玩界风气!今天你要不说出三足鼎到底哪值二十万,我不会放过你!干脆砸了算了,大不了赔你个三五万。”

他扬手,后边两个保镖立刻冲上,一左一右围住唐威,露出狞笑。

唐威冷看张磊:“有钱人原来可以这样欺负良善百姓?”

张磊哈哈大笑:“良善百姓?我看你就是奸诈小民!”

他撸起袖子,朝着周围大声说:“大伙儿可看好了,今天我张磊就要揭穿古玩界一个小奸贼,杀鸡儆猴,以正风气!这小子——”

他指了指唐威的脑壳子。

“要能说出三足鼎为何值二十万,没准我还会买下来。要是说不出,连东西带他脑壳子都给砸个稀巴烂,你们说好不好?”

吃瓜众那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也有不少人确实痛恨奸商,当即大声叫好。

张磊得意地看向唐威:“瞅着没?我这就是民心所向,你还不赶紧说出!我看你也说不出什么道道,就等我把你的三足鼎给砸碎!”

他宛若凶神恶煞,搞得唐威也不大高兴。

他淡淡道:“我怎么就说不出个道道来?要说也行,交鉴定费十万。只要我说出,你就得给我三十万!”

张磊瞪大眼:“你这倒给我讹诈上了是吧?谁给你这个胆子!知道我是谁吗?!”

唐威气定神闲摇摇头:“我不是讹诈你。”

他举起三足鼎晃了晃:“所谓古董,主要在于它积累的文化。物值三分,文化七分。一件古玩,鉴定不出它的文化,它能值那么多钱?”

林道长深以为然:“言之有理,只是这鉴定费好像高了,不是普通人出得起呀。”

无心之语,却让张磊不服气。

他盯着唐威,指着他鼻子。

“好!算你说的有理!那你说出来,让我知道这三足鼎为何值二十万!我给你三十万,这笔钱对我来说算不上什么,但你要说不出……呵!老子也不敢真把你脑壳砸碎,但你舌头会被我割下来!”

俩保镖相当配合,锵锵两声,抽出匕首两把,刀尖对着唐威的嘴。

唐威默然不语,端着三足鼎,微微低头,抚摸着它古朴厚重的身躯,半晌不语。

张磊呵斥:“喂!不说话了?装哑巴?没用!我告诉你,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你要不说也完蛋,现在后悔没用!”

他还以为唐威害怕。

周围群众都微微带着嘲讽。

林道长也禁不住开口:“小兄弟,这三足鼎真没特异之处,只是你一时误判也无妨。直接说出,我为你求情,相信张磊看我份上也不至于真割你舌头。只是你以后再也不……”

说这番话的时候,唐威已跟旁边摊档要了一只柠檬和一小瓶酸醋。

他把酸醋倒在三足鼎上,将柠檬切开两半,在上边用力地擦。

谁都看得出这是除锈。

林道长的话戛然而止,又惊讶地问:“小兄弟你在干嘛?三足鼎的珍贵处之一就是浑身绿锈,这才能彰显它的身价。你把它擦去,可就不值那么多钱,也许就几千块。”

张磊冷嘲热讽:“这小子到底想干什么?完全是门外汉。本来就不怎么值钱的三足鼎,被你这么一擦,变垃圾啦。”

群众哄堂大笑。

过没多久,林道长忽然瞪大眼,不可思议地喊:“原来如此!“

张磊还有围观者也骤然目瞪口呆。

只见三足鼎上绿锈逐渐消去,露出暗青本质,还出现一小颗奇怪的东西。它约花生米大小,色呈淡红,晶莹剔透,居然是一颗小小的红宝石。

宝石不止这一颗!

当唐威把所有锈迹擦去,只见三足鼎周身共镶嵌六颗宝石,颜色各异,阳光照射下熠熠生辉,相当夺目。

这居然是一只宝石三足鼎!

唐威 鼓瑟吹笙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曼蔓公子点评:

啊,终于等到鼓瑟吹笙大大新书了,只是鼓瑟吹笙大大怎么不写快穿了?我是看大大快穿入坑的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