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重生八零小福女

重生八零小福女

作者:小叙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2 19:56:27

重生八零小福女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宁七不过收个衣服,转眼就被雷给劈了!意外回到八零年代,还重生成一个小傻子!岂能向命(ji)运(fei)低(gou)头(tiao)!小姐姐撸起袖头,要想富,先种树,福气来了挡不住!……跟小姐姐走……还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展开全部

传播学-小叙

“我在水里隐隐约约的看到一个人,他说让我好好活着,不要在做个傻子,然后,我就好了……”

四脸懵逼。

“那个人是谁?”

宁七摇头,“不知道,我上岸就不见了。”

“他长什么样?”

“嗯……”

宁七嘶了口气,“脸很像一颗鸡蛋,眼睛是凸出来的,头中间好像还有个角。”

只能把系统当参照物了。

冯玉珍皱眉,现场除了云里雾里的老二,都跟听了鬼故事似的!

马小柱刚要说害怕,冯玉珍就拍了下手,“我知道三宝碰到的是谁了!”

“谁?”

众人一起发问,忒好奇!

宁七都跟着一激,真有长成这样的“人”?

“龙王嘛!”

噗~

她好悬没忍住!

“肯定是龙王!”

冯玉珍一脸笃定,“你看哈,它生活在水里,大凸眼,还有角!最主要它有法力,是神!龙王点化了咱家的三宝啊!”

“奶,这世上没有鬼神。”

马兴文提醒,“三宝兴许是出现幻觉了。”

“那也是龙王让出的幻觉,不然病咋好的!”

冯玉珍不接受反驳,老太太找出一张纸,让马兴文把这龙王画出来。

救命恩人哪!

马兴文不会画,宁七只能指点一二。

最后!

画出来的就是一个很像咸蛋超人的外星物种。

“奶,龙王肯定不长这样,再说,龙王不都在海里吗,怎么会在池塘呢。”

马兴文一言难尽的看着画,画个老丁头都比这好看。

“那龙王谁知道长啥样!”

冯玉珍眯了眯眼,“不过你倒是提醒我了,龙王是在海里的,也就是……海王!”

“咳咳咳!!”

宁七呛了!

“三宝没事儿吧!”

冯玉珍赶忙给她拍后背,“是不是奶说对了,那个海迪姐姐,跟这个海王……”

“不不不!”

宁七赶忙抬手,“海迪姐姐是别村儿的姐姐,跟海王没关系!”

“哦,哪个村?”

冯玉珍有点刨根问底拦不住,“奶咋对这个名儿没印象?”

“奶,妹妹衣服还没换呢。”

马老二出声提醒,他听不清,家里人说啥他反应都慢半拍,但这不影响他疼爱妹妹,衣服一直不换着凉了怎么办?

冯玉珍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去给三宝拿换洗衣服!

哎哟~

宁七真想对马老二说声好哥哥啊,这是给她救了!

冯玉珍拿出衣服还要给她换,小人儿张口就要自己来。

老太太的泪花眼瞅着又要出来,没多纠结,成,老大老二老四出来,帮忙做饭去!

“三宝,你换完衣服在炕上等着,饭好了奶叫你!”

“嗯。”

门关上。

瞬间归于平宁。

宁七牵起唇角,哭过,笑过,才是生活,这里虽简陋,但家的感觉,却异常浓厚。

换好衣服,白色衬衣配粉色长裤,衬衣的领子还绣着花边,想起这一路看到的人,不管是牵羊的男孩儿还是那些看热闹的村民,衣物上都或多或少有着补丁。

但三宝的衣服没有。

走出去,说是城里小孩儿都不为过。

如果不看以后,三宝倒真是个被厚待的孩子。

宁七出去转了圈,冯玉珍正领着仨小子在厨房忙活。

烧火的,切菜的,递盘子的,倒是各尽其责,一看三宝来了还都挥手撵她,“回屋去,有烟!”

宁七真没弄过土灶,新鲜了会儿,见帮不上什么忙就回小屋等着,没多会儿,竟睡了过去。

太累了。

冷不丁穿来,又消化好多事—

“奶,叫醒三宝不?”

“让她睡吧。”

冯玉珍小心的给三宝盖上被子,带着仨小子退了出去。

“奶,三宝醒来不会又变回去吧。”

屋里人都有这份担忧,虽然三宝怎么着他们都喜欢,但,明显不傻的三宝才让人安心。

“谁知道呢。”

冯玉珍微蹙着眉,看向纸上的简笔画,“就看海龙王是不是真显灵了吧。”

……

宁七这一觉睡得可沉,隐约的,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收废品的小院子。

直到睁开眼,看到纸糊的棚顶,瞬间便明白,那个小院子,是过去式了。

“奶奶?”

宁七穿鞋走到东屋,一抬头便愣住了,柜子上方怎么多了一个简易的神龛?

先前没见屋里有供奉的神明啊。

定睛一看—

沃德妈呀!

画出来的咸蛋超人被供上了嘿!

什么情况?

给未来科技开光?

“三宝,你醒啦。”

冯玉珍一见她眼里的精气神儿就乐了,好了,没变回去!

“奶给你蒸鸡蛋羹了,一会儿吃。”

“奶,您这……”

宁七指了指神龛,“合适吗。”

“咋不合适!”

冯玉珍啧了声,“你能好这都是海龙王的功劳啊,没它就没你,快,给磕个头……”

还真没法反驳。

她虽觉得多此一举,但想到老人安心,也就没啥意见了!

甭说供幅画,就是供个圣诞老人,都不算事儿。

“三宝醒啦!”

宁七回头,看到马兴文还有些惊讶,“大哥,你怎么没去上学?”

周一呀。

“三宝真好了,都知道问这些了。”

马兴文摸了摸她的头,“大哥从上周开始就不念了,以后,大哥做完活就可以陪你玩儿了。”

说了会儿,他拿过镰刀就准备去庄稼地。

“三宝,是不是觉得大哥不念书可惜了?”

冯玉珍观察到三宝的神情就叹口气,“你大哥都念高三了,眼瞅着考大学,可他考虑到咱家这情况,要帮奶操持这个家,唉,奶对不起兴文啊。”

宁七很清楚,对大哥来说,读书才是出路。

让书生去种地,最后只会地种不好,书也废了!

一事无成,抑郁而终。

但话她现在不能说,太空,也没资格。

家里没钱还没劳动力,兄妹四个,总得需要一个做出牺牲。

宁七微微屏气,钱哪,必须解决!

可惜这身体太小,去哪里都不方便,受束缚。

得好好琢磨琢磨,年底之前,务必把老大送回学堂!

上午。

冯玉珍等三宝吃完饭就带她出门了,今儿不准备干别的,专门带三宝溜达!

当然,这都是有深意滴!

看似闲逛,实则变相通知,三宝病好了,是个正常的孩子啦!

小半天时间,田间地头,村头道口,哪哪都转了个遍!

见到人呢!

她就让三宝打招呼,宁七不但给面儿,还适时的说点吉祥话,什么小婶婶好漂亮,奶奶身体棒~

对方见三宝这又精又灵的样儿肯定诧异啊,妈呀,这孩子咋的了!

冯玉珍这时在抛砖引玉,海王龙王的事儿拿出来润色一说……

嚯!

可了不得!

祖孙俩前脚刚到家,后脚“马三宝遇海龙王点化开智”的故事已经传遍全村儿!

老太太不简单,没念过书居然很懂传播学!

主要也是太有神秘色彩,当事人还是眼巴前都认识的!

昨天上午还傻着呢,下午掉池塘里就遇到海龙王了,啥叫海龙王?就是池塘里长得像海王的龙王,反正跟你知道的传统龙王不太像!

海龙王说了,这孩子福报大,不能一直傻,这么一点化,马三宝就开窍啦!

看看!

说的那叫有鼻子有眼儿!

冯玉珍只不过就三宝落水这事儿扔出去一个故事小框架,传回来就成一长篇小说了!

有头有尾!

听得宁七自己都一愣一愣的,前世今生都差点干出来了!

你其实得谢我-小叙

……

“妈,村里人都说傻子病好啦!”

马敏敏一放学就听人说马三宝开智了,连带着,还敲打她说踹了人得遭到报应,她心慌的,赶紧跑回家向刘美香求证。

“你妈没聋,下午这事儿就传你妈耳朵里啦。”

刘美香正在烧火做饭,哼了声,“傻病居然能好,真够邪门的!”

说着,加柴的动作一顿,看向马敏敏,“你去看看,那傻子到底怎么回事。”

“我不敢。”

马敏敏想到昨天就臊得慌,“我怕奶奶说我。”

“窝囊样子!”

刘美香掏出根烧火棍指着她,“那是你奶,她能把你怎么着,别忘了你也姓马,你爸还是她大儿子!哼,老娘就是没生出个儿子,不然有儿子撑腰,看在那老太太身前还能不能矮半分,算了算了,你不去没人逼你,赶紧上山捡柴火去。”

“妈,要不……我还是去看看吧,看看傻子是真好假好!”

一听捡柴火,马敏敏痛快上了,放下书包转头就跑了。

“妈,姐就是嫌捡柴火累。”

马翘翘从屋子里走出来,“她跟我说上山捡柴太废鞋,想让你给她做双新鞋,妈,到时你也得给我做一双,不然姐穿新的,我穿破的,出门让村里的叔叔婶婶看到好说你偏心眼了。”

“翘,妈偏不偏心眼你不知道啊。”

刘美香直接开口,“你姐有的你都有,你有的,你姐可不一定有。”

这是实话!

俩姑娘她的确是更偏向小女儿,先且不说翘翘生的更白净俊俏,村里同龄里除了那不发育的马老三,可就属翘翘最水灵了。

再者,翘翘学习好,虽说才十二岁,但是稳重,让她宽心不少,感觉将来能靠的上,借到光,天平自然就倾斜了。

五个手指伸出去还不一般长呢,子女嘛,肯定也有个厚此薄彼。

但刘美香认为自己偏向的并不过,平时也就让大女儿多干了点活,跟马三宝“唯我独尊”式偏爱比起来,天上地下。

“妈,马三宝真的不傻了?”

“谁知道呢。”

刘美香摇了摇头,“村里人传的可玄,哎~翘啊,你会说那种让人听不懂的话不。”

马翘翘没明白,“啥叫听不懂?”

“就是那种一套套的,挺押韵的……”

刘美香想着,“好像叫啥诗,你会不。”

马翘翘上五年级,诗是会背一些的,她点头,“老师讲的我都会背,我们同学都会,妈,你想听啊。”

“都会的可不行!”

刘美香皱眉,“翘啊,你得会点高中的,有难度的,郑队长喜欢听的,这样,你也去你奶家,听听那马三宝说没说让人听不懂的诗,她要说了你就记下来!”

马翘翘诧异,“妈,你让我跟傻子学?”

“郑队长可夸过她!”

刘美香瞪大眼,“她昨天那诗背的可好了!队长还给她鼓掌,说过些天城里来人让她表演节目,有奖励,我说让你去,表演个下叉,结果队长说你不会背那种诗不行,还看不起咱,不让你演!”

马翘翘听着这话就不乐意了。

“翘,你去学学,学会了咱也演节目!”

刘美香继续道,“回头你要给妈脸上增光了妈给你做两双新鞋……哎!你慢点跑!别摔了!”

……

夕阳的余晖妆点着大地。

宁七坐在院里的小板凳上,手里拿着颗剥了皮的鸡蛋,看着远处的民房山水,感慨这是一幅多么宁静的画卷。

冯玉珍不让她进厨房添乱,所以,她的任务就是在这等三个兄弟回来,以及,吃光这颗鸡蛋。

这年月的鸡蛋多精贵,上午她吃了碗鸡蛋羹就算了,晚上奶奶单独给她煮了颗蛋,剥好吹凉了,送到手里。

宁七虽接了,但想留给兄弟们吃,他们才更需要补身体。

“马三宝?”

就在宁七等的正无聊之时,马敏敏探头探脑的进来了,“听说,你病好了?”

宁七嗯了声。

“那你埋怨我吗?”

马敏敏一看到鸡蛋就有些口水外涌,三宝手小,显得那颗鸡蛋尤其大,尤其诱人,她上次吃鸡蛋,还是中秋节,都要忘了什么味儿了。

“你说呢。”

“三宝,你掉池塘真不怨我,是你自己滑进去的。”

马敏敏砸吧下嘴,眼珠子都要掉鸡蛋上了,“不过你要是不掉到池塘里,病也好不了,所以说,你其实得谢我。”

??

宁七挑眉看她,“怎么谢?”

“让、让姐姐咬口鸡蛋,就当你谢我了。”

“喔~”

宁七夸张的张大嘴,“原来你想吃鸡蛋啊!你这么大的姑娘不要脸的~!”

马敏敏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脸‘腾’!的就红了,“我不是那意思,你乐意孝敬姐姐就……”

“孝敬?”

宁七把鸡蛋揣进兜里,站起来,太矮没气势,只好又踩到凳子上,这才将巴能达到马敏敏的肩膀,仰起脸,“冯老书里说过,有绝活的,吃荤,亮堂,站在大街中央,没能耐的,吃素,发蔫,靠边站着,您哪位?”

童音软软糯糯,其中愣是透出了一股脆亮劲儿~

“我……”

马敏敏直觉这嘴皮子不赶趟,关键她都不会接,“我是你……”

姐这个字没说出来。

三宝的眼神让她心慌。

曾经,那双水汪汪的大眼里只有呆滞木讷,她甚至还因此抱怨过老天不公,为啥让一个傻子长得那么洋气好看!

但现在,那双眸底却透出灵气,起着涟漪,一颦一笑无不透着生动活泼,连带着,毫不吝啬的向她表达出嘲讽,鄙视,以及,反感……

太过复杂的,马敏敏解读不出,但怕的感觉,却异常明显。

好似在进行一场实力悬殊的博弈,只需对看一眼,她就败阵了。

怎么会呢?

她怎么会怕三傻?

宁七在凳子上踮起脚,直对着马敏敏的脸,轻声道,“滚、蛋。”

马敏敏咬牙撑着不动,不行,不能被傻子唬住!

见状!

宁七懒洋洋的回头,“奶,有人要抢我的……”

!!

马敏敏被掐了命门,转身就跑!

宁七憋笑,“您慢点诶~别摔了!”

音刚落,马敏敏便一脚绊倒了大门槛上,“啊呀!”一声,整个人呈大字型飞了出去!

两秒后!

麻袋般“噗通”!坠地,声大的,土都震起来了!

噫~!

宁七控制不住的一咧嘴,好疼!

摔得蛮重!

马敏敏趴在地上好几秒没动,就在宁七想着要不要过去看看的时候,马敏敏吭吭唧唧的爬了起来,扑落扑落灰,一瘸一拐的离开了。

“那么显眼的门槛都能拌上,也是人才。”

宁七唏嘘,果然是嫉妒使人疯狂,愤怒让人眼盲撒!

抬眼看向天边最后一缕残血,小小的人儿踩着板凳,高声道,“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走好诶您内!

回神,就见墙头有人在鬼鬼祟祟的偷瞄她,“谁在那里!”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书錦少爷点评:

小叙写的《重生八零小福女》这本书文笔略显稚嫩,有些内容没有逻辑性,且人设也没有很大的新意,对于老书虫的读者来说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不过作者小叙写了这么多,还是很厉害的。《重生八零小福女》这本书大约适合那些初涉小说的小嫩虫们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