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盛世医后,冷帝请接招

盛世医后,冷帝请接招

作者:云中月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03 17:17:59

《盛世医后,冷帝请接招》是一篇非常好的古代言情小说,云中月为大家带来的故事:“讲。”君陌离目光落在芸贵妃的脸上,没了刚刚对向晚时候的笑意。芸贵妃袖子里的手微微收卷,接着开口,“启奏皇上,今日为萧将军接风,歌舞虽然艳绝,却也俗套,臣妾有个提议。”“讲。”君陌离淡漠的应声。皇上素来冷情,所有人都知道,本来芸贵妃是能接受君陌离对她如此,但现在,有了刚刚跟向晚的态度作对比,她心里憋屈的厉害。“臣妾觉得不如玩个游戏,参加游戏的人,随便出个物件做彩头,给对方出题作诗,输的就把彩头给赢的,也算是附庸风雅,君臣同乐。”芸贵妃缓缓的说道。
展开全部

要打皇上的脸

歌舞环绕,气氛慢慢的缓和下来。

向晚侧眸,君陌离也侧眸,四目相对。

向晚咧嘴一笑,“阿离,你是实力派。”

君陌离缓缓地启唇,“你也一样,能在皇宫安排眼线,实力岂容小视。”

向晚忽然身体一歪靠在君陌离的肩上,“好累,借肩膀靠一下。”

君陌离身体微僵,还从未女子跟他如此亲近过。

向晚清楚的感觉到君陌离的变化,眸光流转,玩心大动,小手微微转了一下,挽住君陌离的胳膊,顺势靠进他怀里。

“阿离。”

君陌离眉心轻跳了两下。

“我看懂你的字条了。”向晚压低了声音说道。

君陌离正要推开向晚的动作顿住,“是何?”

“一会你就知道了。”向晚眨眨眼,故作神秘的一笑。

芸贵妃抬头正看见向晚在君陌离怀里娇笑如花,手里的帕子几乎拧成麻绳,她嫉妒,离帝从来不许任何人跟他亲近,即使是在欢爱的时候,也都是捆着双手,不许抱他……

向晚眼角余光扫了一眼芸贵妃,唇角微微勾起,鱼儿要耐不住诱惑上钩了。

“启奏皇上……”芸贵妃娇滴滴的起身,躬身行礼。

“讲。”君陌离目光落在芸贵妃的脸上,没了刚刚对向晚时候的笑意。

芸贵妃袖子里的手微微收卷,接着开口,“启奏皇上,今日为萧将军接风,歌舞虽然艳绝,却也俗套,臣妾有个提议。”

“讲。”君陌离淡漠的应声。

皇上素来冷情,所有人都知道,本来芸贵妃是能接受君陌离对她如此,但现在,有了刚刚跟向晚的态度作对比,她心里憋屈的厉害。

“臣妾觉得不如玩个游戏,参加游戏的人,随便出个物件做彩头,给对方出题作诗,输的就把彩头给赢的,也算是附庸风雅,君臣同乐。”芸贵妃缓缓的说道。

君陌离看了向晚一眼,向晚唇角扬起,“臣妾也挺想玩的。”

“准。”君陌离应声。

芸贵妃心里怄火的厉害,明明是她提议的,凭什么皇上最后问的是向晚。

“如此,便请朝臣也一同参加。”向晚说道。

“好。”君陌离一副好脾气的样子。

向晚心里默默的叫着他狐狸,她清楚的知道君陌离对她绝对没有任何好意,不过是利用她得到更大的利益。

她也利用他,既然是相互利用,自然要相互配合。

君陌离旨意一下,立刻有文官起来互对,难得有机会在皇上面前表现自己的才华,谁都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武将们对吟诗作对兴趣不大,不过看着热闹,又有赌注大家也就跟着看看。

十几对文官下场。

柳贵妃起身,“皇上,皇后娘娘,臣妾也想玩一玩,不知可否跟皇后娘娘请教。”

向晚握着君陌离的手缓缓的起身,“自然,可以。”

岳国向晚传闻中自幼在军中生活,字不认识几个,莫说作诗,读诗都是问题。

向晚缓步从高位走到大殿之上,眸光随和,一身艳色凤袍加身,美不胜收,站在她对面的柳贵妃,瞬间失了颜色。

柳贵妃微微抿唇,“臣妾的彩头是这个白玉镯子。”

向晚随手拿出君陌离的玉佩,“本宫的彩头,这块玉佩。”

众人看清楚向晚手里的玉佩,皆是一愣。

向晚不知道玉佩的来历,但众人皆知,玉佩由君陌离的皇姑姑尚雅公主亲手雕刻,自幼带在君陌离身上,不曾摘下,这会……皇后拿来做赌注,岂不是,要打皇上的脸?

芸贵妃一脸的惊愕,皇上竟然把玉佩给了向晚!她曾经也要过,结果被君陌离呵斥了一顿,向晚,凭什么!

“柳妃先出题吧。”向晚淡漠的开口,神色慵懒,似是未把柳贵妃放在眼中。

柳贵妃一肚子的气,“边塞,美酒。”

向晚眉心微蹙,思考状,半晌没有开口。

芸贵妃心里的郁闷情绪微微舒缓,叫你嚣张叫你得意,这会作不出诗,脸面全无。

“柳妃妹妹,你有些为难娘娘了,边塞哪有美酒……”芸贵妃启唇说道,她本想说,皇后娘娘您作不出来就认输吧。

没等她后面的话出口。

向晚清脆的声音响起,“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向晚的声音很有穿透力,整个大殿里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皇后娘娘好才华!”太傅莫安卫脱口称赞道。

向晚含笑点头,目光落在萧程颐身上,瞬间的悲伤,她看到了。

君陌离目光停在向晚身上,她和传闻无一相符。

“芸贵妃,跪下。”向晚眸光流转,声音骤然一冷。

女子一生受教两个男人

强大的威压袭面而来,芸贵妃双膝一软跪在地上。

众人惊愕的看着忽然变脸的向晚,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

君陌离眸光微眯,唇角勾起一抹嘲弄的弧度,他以为她有多聪明,原来是自作聪明。

“芸贵妃,你可知罪。”向晚缓缓的开口。

“臣妾,臣妾愚钝,还请皇后娘娘明示。”芸贵妃费了点力气才回过神来,闷闷的应声。

“你,出言不逊,企图动摇国本。”向晚凉凉的说道。

“皇后娘娘臣妾没有……”芸贵妃脱口否定道。

“刚刚,柳妃出题的时候,你说了什么?”向晚问道。

“臣妾说,臣妾没说任何动摇国本的话,皇上明鉴。”芸贵妃求救似的看向君陌离。

“你说,边塞岂有美酒,明指皇上刻薄边关将士。”向晚没等君陌离开口,脆生生的说道。

芸贵妃愣怔,她那会不过是想嘲讽一下向晚,根本没有轻视边关之意。

“臣妾,臣妾绝无此意。”

“芸贵妃你可知,若无边关将士浴血奋战,何来离都安稳繁华,若无边关将士风霜雨雪不畏困难守卫边陲,何来你等荣华富贵!”

“皇后娘娘,你,你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芸贵妃气急,再由着向晚说下去,她说不定就成了通敌叛国的细作。

“欲加之罪?芸贵妃,你的话在任何人听来都是本宫理解的意思,你说你无意,无意尚能原谅,若是有意百死不足。”向晚看着芸贵妃一字一顿,噎的芸贵妃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词应对。

“芸贵妃,你可知,无百姓无社稷便无君王。”

无百姓。

无社稷。

便无君王。

君陌离眸光落在向晚身上,她能有如此见解,她那个传说中的师父,该是这世上绝无仅有的高人。

众朝臣也被向晚的话说的脸色有了异样,先前觉得向晚无理取闹的人,慢慢的开始觉得,确实是芸贵妃失言。

尤其是武将,云丞相把持朝政很多事有失偏颇,这会芸贵妃的话被向晚这么一解释,谁不烦?

“皇,皇后娘娘。”芸贵妃清楚的感觉到大家看向她眼神的变化,有些慌了。

“芸贵妃,你是皇上后妃,岂可妄言,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皇上跟你说了什么。”向晚好看的小唇瓣一张一合,毫不客气的把君莫离拉下水。

君莫离眉心几不可见的蹙了一下。

“臣妾失言还请皇后娘娘责罚,此事只是臣妾才疏学浅,毫无见识所致,与皇上无关。”芸贵妃急忙说道。

她清楚的知道自己今天是躲不过向晚的陷害,如果累及君陌离,日后自己就不会再有翻身的机会,所以她急忙认罪。

“芸贵妃,你可知,女子一生受教两个男人,一为父一为夫,你今日之过必是教的问题。”向晚缓步走到芸贵妃面前。

芸贵妃气恼至极恨不得撕碎了向晚,但,她在弱势……

“不知芸贵妃今日所犯之错,是父之过还是夫之责。”向晚话说的薄凉至极。

扑通。

云丞相跪在地上,“老臣教女无妨,累及皇上受过,请皇上责罚。”

向晚回身,君陌离唇角勾着一个若有似无的弧度。

“皇后以为当如何?”

“皇上,云丞相是两朝忠臣,殚精竭虑,忽略子女教育也在所难免。”向晚缓步走到君陌离身边。

君陌离看着她,眸底一片深邃。

“但,云丞相已经自动请罚,若是不加以惩戒,怕是丞相心里过意不去。”向晚笑眯眯的看着云丞相,“是吗,云丞相。”

云丞相一口郁闷的老血差点喷出去,话都让向晚说了,他能说什么?除了硬着头皮要罚,他还能如何?

“是,请皇上责罚。”

向晚眨眨眼,“皇上,云丞相如此深明大义,不如就罚他在家中禁足面壁思过三个月,如何?”

君陌离目光在向晚脸上停顿良久,薄唇轻启,吐出一个字,“准。”

“老臣谢主隆恩。”云丞相叩首谢恩。

“至于芸贵妃,丞相都已经认罚了,干脆罚的轻一点。”向晚笑着说道。

“后宫之事,皇后处理便是。”君陌离说道。

“好,贵妃云氏,口出妄言令皇上丞相蒙羞,褫夺贵妃封号,降为妃,禁足寝殿三月,罚抄女戒三百遍。”向晚慢悠悠的说道。

云丞相要吐血,这还是传说中的罚的轻一点?

“臣妾,臣妾遵旨。”芸贵妃咬着牙俯首行礼,父女俩一前一后被带离了大殿。

“歌舞。”君陌离一挥手,莺歌燕舞起,气氛再度被舒缓,似乎刚刚的一切都是插曲,任何人的心情都未受到影响。

向晚慵懒的想要靠在椅背上,君陌离长臂一伸,她整个人落在他的怀里。

小说《盛世医后,冷帝请接招》 第10章 要打皇上的脸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芳洲小娘子点评:

云中月的文笔很好,《盛世医后,冷帝请接招》这本书里对人物刻画的非常到位,画面感和剧情感也很强,但美中不足的是故事过长,世界观过于宏大,小事件收尾不利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