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霸婿

霸婿

主角:高尚,苏雅萱 作者:贪焰之火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11 20:06:35

《霸婿》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都市情感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妈呀!” “救命……” “我胳膊断了。” 惨叫声此起彼伏,一个个被橡胶棍砸倒在地,后面几个苏家人见势不妙开溜,高尚将手里的橡胶棍扔了出去,正中苏明智后心,将他砸倒在地。 苏明智爬起来想继续跑,可高尚已经拦在前面,一脚又将他踹翻在地,弯腰捡起橡胶棍,右脚用力踩在他胸口。 周围都是惨叫声,除了高尚没有站立的人,苏明智脸色煞白,“你要干什么,我可是苏家人。”
展开全部

女人一旦认命了真可怕

两人走出电梯时看到苏雅萱的三叔,说了几句客套话,见对方爱答不理这才走出办公大楼上车。没想到的是,这次被拉到了民政局。

  高尚心里生出不好的预感,进入内部苦笑的发现,还真是来登记结婚。

  苏雅萱竟然准备好了所有材料,甚至有高尚的户口本,早已把他迁到当地,只差两人的合影。原本是想给他买身新衣服,现在凑合照吧。

  “咔嚓!”

  随着闪光灯的声音响起,两人合影很快打印出来,苏雅萱露出微笑,高尚却是苦笑。

  看到高尚竟然不情愿跟如此美人结婚,工作人员都露出诧异表情,很快给两人办清手续,大红色的结婚证到手。

  两人已经是合法夫妻,只差举办仪式,高尚却一点开心不起来,苏雅萱也表情复杂。

  进入车里,苏雅萱久久没有启动,长长的叹息一声后看向高尚。

  “老公,忘掉你那位意中人行吗?咱们以后好好过,要过得幸福,不让别人看笑话。”

  高尚愣了下苦笑,“放心吧,我和她永远没有可能的。”

  苦笑掏出一根烟点燃,见他神情暗淡,苏雅萱赶紧转移话题。

  “你这是什么烟,闻着一点都不呛。”

  “我自制的,里面不是烟叶,而是几种草药,你要不要尝尝?”

  苏雅萱赶紧摇头启动车回家,到家后带着高尚去见爷爷。

  当看到大红色的结婚证,苏盛鼎心情愉悦,立刻吩咐晚上大摆筵席庆贺,还广撒请柬,邀请人们三天后参加定亲仪式。

  苏雅萱也把结婚证照片发到了朋友圈里,立刻引起轰动,很多留言都在打听新郎的身份,可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才意识到自己对高尚了解实在是太少了。

  “老公,加个好友呗。”

  不知不觉老公俩字叫的越发顺口,高尚正跟苏盛鼎下象棋,随手将手机解锁递了过去。

  见他不怕自己看到手机里的信息,苏雅萱露出笑容,加完微信好友忍不住翻看他的好友列表,愕然发现只有不多的几个人。

  当看到高尚给唯一女性好友发的消息,她脸上笑容立刻凝固,没想到自己竟然是别人的代替品,立刻脸色阴沉的将手机放在桌上起身就走。

  高尚根本没在意,继续一边喝茶一边跟苏盛鼎下象棋,走出别墅的苏雅萱越想越生气,深吸一口气扭身又返回,再次拿起高尚手机。

  查看了那个女人的微信号码,她用自己手机发去好友申请,可对方并没有回应,只好用高尚手机在他朋友圈里发出结婚证照片。

  此时的她就跟普通吃醋的妻子一样,想着搞清楚情敌的身份,很快高尚朋友圈里有人回复。

  呦呵,老八还故意炫耀哦,可惜我去不了,到时派人送去礼物。

  转眼老八都要结婚了,可惜七师妹死得早,要不然,哎……

  老五你找死呢,赶紧删了。

  很快后面两条留言被人删除,又变成祝福话语,苏雅萱冰雪聪明,隐隐猜出了什么。

  看了眼认真下棋的高尚,感觉越看越顺眼,怒气消散了不少,低声询问,“我能加你那些师兄师姐好友吗?”

  高尚拿起一枚棋子,嘴里低声回应,“你是他们弟媳,早晚都要见面的,加上也好,别忘了要好处。”

  “我哪好意思主动要!”

  见他不反对,怒气更是减少很多,主动申请好友,信息里注明自己是高尚妻子。

  几人反应不一,有的主动打招呼,有的苏雅萱主动攀谈却反应冷淡,其中一个特别话痨,那是高尚五师兄,很快不用问就从他发来的信息里了解不少。

  高尚的意中人竟然是七师姐,可她却出了意外英年早逝,高尚一直没从阴影中走出来,这才被催促前来完婚。

  得知情况,苏雅萱心中怒气彻底消散,反而感觉高尚很可怜。

  他从小在山中道观长大,除了师门内部的人,很少与外人接触,从他可怜的朋友圈好友数量就可以看出没什么朋友。

  跟五师兄闲聊完,苏雅萱静静的陪在高尚身边看他下棋,就在这时三叔苏强胜怒气冲冲走了进来。

  “雅萱,你干了什么,张氏集团为何突然宣布与咱们接触合作。”

  苏雅萱眉头一皱,“三叔,张少阳一直对我意图不轨,我只是要结婚了,拒绝他的追求而已。”

  苏强胜反而更生气,手指高尚,“这小子那点比少阳强,跟张家联姻才是强强联合。”

  “哗啦!”

  苏盛鼎将棋子扫落棋盘,高尚直翻白眼,眼看要赢了,却横生枝节。

  “放肆,尚儿是我钦定孙女婿,他娶雅萱还入赘苏家已经是自降身份。区区一个张氏集团而已,有什么资格跟尚儿相提并论,你又有什么资格指责他。”

  “父亲,我只是就事论事,这小子一来就毁掉一个重大项目,以后指不定惹出什么祸事,还是尽早……”

  “滚出去!”

  苏盛鼎捡起一个棋子扔到苏强胜身上,苏强胜不敢在多说,愤恨的转身就走。

  他前脚刚迈步房门,苏盛鼎又露出和蔼可亲的样子对高尚说道,“别理会那几个只知道争家产的废物,以后你就是家里人,谁敢惹你跟爷爷说,我打不死他。”

  高尚笑了笑,“没事,再来一盘?”

  苏盛鼎赶紧摆手,“人老了,精神头不足得小睡一会儿,你们小两口去忙吧。”

  他这是不敢玩了,自认棋道高手,却被高尚杀的无招架之力,苏雅萱赶紧把高尚拉走。

  一出门看到三叔和四叔在院子里嘀咕什么,看到他俩出来,两人冷哼一声扭身离开。

  回到自己住处,苏雅琪穿着超短睡裙还趴在沙发上玩手机,苏雅萱立刻不满。

  “注意点行不行,你姐夫还在呢。”

  苏雅琪一脸纳闷,“我注意什么啊?”

  高尚戏谑笑道,“走光了。”

  苏雅琪赶紧坐起身,已经没那么疼了,不爽的噘起嘴。

  “你一来我家都乱套了,讨人厌!”

  起身轻挪脚步上楼换衣服,苏雅萱一点高尚额头,“不该看的别瞎看,她是你小姨子,也不怕长针眼。”

  动作有些亲昵,拿到结婚证那一刻起心态就变了,一直想着如何做个好妻子。

  高尚用手摸摸鼻子嘀咕,“女人一旦认命了真可怕!”

  苏雅萱苦笑,从来对男人都不加以颜色,短短不到一天,原本的生活彻底被打乱,成了已婚妇女。

  不想再谈这个话题,她低声道,“三叔一直不服我父亲掌管公司,也反对我当副总裁。如今爷爷明显很赞成这门婚事,为了防止我继承家业,他肯定会想办法把你赶走。”

  高尚一脸无所谓,“赶走就赶走呗。”

  “你就不为我想想吗,在这样我生气啦。”

  高尚翻翻眼皮没在吭声,苏雅萱没好气瞪了他一眼,“我和妹妹出去趟,你老实在家待着那也不许去。”

  说完上楼招呼苏雅琪,很快两人打扮的漂漂亮亮离开,高尚无聊的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叮咚!”

  门铃声响起,感觉没人找自己,他懒得起身开门。

  “姐夫,我是苏明智,爷爷让我叫你去趟藏宝阁。”

  高尚这才起身开门,门外是个十八九岁的小年轻,苏家基因确实很好,也是个帅哥。

  他一脸赔笑,“姐夫,爷爷让你赶紧去藏宝阁看好东西。”

  “你家能有啥好东西,地方在哪呢?”

  “你跟我来。”

  苏明智引领高尚走出小跨院,沿着碎石小路又来到住别墅后面,这里有个池塘,池塘中央有个小岛,岛上是个古香古色的二层八角楼。

  一座拱桥延伸到不大的小岛上,苏明智用手一指,“就是那座八角楼,爷爷就在里面等你呢,我还有事先走了。”

  高尚迈步前走,上了桥露出冷笑,看出苏明智没安好心,苏雅萱介绍过苏家的情况,知道他是老三的独子,苏盛鼎肯定没在里面。

偏心

高尚明智是陷阱,可他依旧决定踩进去,打心里还是不想当什么上门女婿。

  “千万别让我失望啊!”

  八角楼虚掩的房门前他嘀咕一声,开门迈步走入,立刻警铃声大作,金属栅栏从窗户和房门坠落,高尚立刻成了笼中鸟,瓮中鳖。

  他并没有惊慌,而是扫视四周,一座镶嵌宝石的玉塔散落地面已经摔碎,其他琳琅满目的藏品到完好无损。

  他露出坏坏的笑容,伸手将一个红木格栅架子推倒,上面的东西哗啦啦掉落,有的立刻被摔碎,紧跟着迈步走到墙边,伸手撕扯一张古画。

  外面传来奔跑和叫喊声,这才停手,悠哉的走到房门的金属栅栏前。

  鼻子上贴着创可贴的白斩跑在最前面,脸上都是幸灾乐祸的笑容,后面除了一些保安还有几个苏家人。

  他们来到门前,看到里面一片狼藉,一个个义愤填膺咒骂,白斩对着高尚冷笑。

  “看你这次怎么解释。”

  高尚耸耸肩,一脸的无所谓,很快金属栅栏缓缓升起,人们一拥而上想将高尚先打一顿。

  可惜,这注定是奢望。

  高尚站在门口,使得人们无法围攻,一拳砸在白斩的鼻子上。

  白斩鼻血飚飞,肚子又被高尚踹了一脚,身子倒退摔倒,还将后面的人压住。

  一个保安挥舞橡胶棍抡下,下一刻手里一轻,橡胶棍竟然已经被抢走。

  “妈呀!”

  “救命……”

  “我胳膊断了。”

  惨叫声此起彼伏,一个个被橡胶棍砸倒在地,后面几个苏家人见势不妙开溜,高尚将手里的橡胶棍扔了出去,正中苏明智后心,将他砸倒在地。

  苏明智爬起来想继续跑,可高尚已经拦在前面,一脚又将他踹翻在地,弯腰捡起橡胶棍,右脚用力踩在他胸口。

  周围都是惨叫声,除了高尚没有站立的人,苏明智脸色煞白,“你要干什么,我可是苏家人。”

  高尚笑了,“不是苏家人,老子还不打呢。”

  “住手!”

  高喊声传来,苏强胜带着更多人跑来,苏明智露出欣喜高喊。

  “爸,快救……”

  话都没喊完,高尚手里的橡胶棍已经抡下正中他腮帮子,几颗牙从嘴里喷了出去,捂嘴哀嚎。

  眼睁睁看着儿子挨打,苏强胜都要疯了,咆哮出声,“给我打死这个小畜生!”

  “都住手。”

  随着威严话语,苏盛鼎迈步走了出来,陪着他的是年仅三十多岁的夫人。

  苏强胜怒极攻心,冲着苏盛鼎大喊,“父亲,你怎么能如此纵容这个小畜生。”

  苏盛鼎厉喝回应,“他若是畜生,你连畜生都不如,这也是你干的好事吧?”

  “绝对不是我,若不然天打五雷轰。”

  “嚯嚓!”

  天空突然响起霹雳,乌云开始密布,苏强胜脸色煞白。

  高尚笑了,这老天还真挺配合,扔掉手里的橡胶棍,从兜里掏出香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

  白斩爬了起来用手一指他,“老太爷,是他进入藏宝阁行窃,还毁坏了大量藏品,我们这才赶来。谁想到他还敢恶人先动手,打伤这么多人。”

  苏盛鼎脸色阴沉,“尚儿,你有什么要解释吗?”

  高尚一耸肩,“我没啥好解释的。”

  “父亲,他都承认了,人证物证都在……”

  不等苏强胜说完就被苏盛鼎打断,“不解释不代表承认,他只是不屑解释而已,家里那点东西尚儿是瞧不上眼的。”

  说完迈步走到高尚近前,“你这臭小子,有天极叶怎么不给我一根。”

  额……

  高尚简直无语,这老爷子把自己看的也太高了吧,里面任何一件物品都价值连城,自己穷的叮当响,若不是不想被栽赃,还真像拿几件卖掉。

  没好气的掏出木质烟盒,却被苏盛鼎一把抢走,看到里面有十根自制卷烟,拿出一根其余的塞进自己兜里。

  高尚拿出打火机帮着点燃,苏盛鼎深深吸了一口,露出心满意足的表情。

  他年轻的夫人不满道,“你都戒烟好久了,怎么还抽。”

  苏盛鼎笑笑解释,“你不懂,这里面不是烟叶,千金难求。”

  说完看了眼藏宝阁里面一片狼藉的场面,露出肉疼之色,扭头看着白斩。

  “你以后不要负责庄园安保工作了,老老实实在公司上班,若不是看你从小在这里长大,老夫废了你。”

  白斩一脸愕然,没想到自己先被惩处,可他不敢反驳,深深鞠了一躬迈步离开,泪水不争气的流淌而下。

  苏明智捂着腮帮子爬起来,还从地上捡起两颗牙,嘴角淌血,嘴里囫囵出声。

  “爷爷,你看他把我打的。”

  苏盛鼎脸色更加阴沉,“你们当我是傻子吗,尚儿根本没藏宝阁密码和钥匙,更何况他今天才来家里,怎么可能知道这。”

  “父亲,你这太偏心了。这小畜生肯定早就心存不轨,为了苏家财产而来。”

  “啪!”

  苏盛鼎狠狠抽了苏强胜一耳光,“你在骂他一句试试,如果不是他师父的救命之恩,老子早把你射到墙上,生都生不出来。别说里面那点东西,就算是他想把苏家烧了,老子也会帮着他一起点火。”

  这话有点重了,苏强胜捂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父亲,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咬牙切齿说道,“就知道您从小不喜欢我,既然要留下他,那我走。”

  “好啊,把别墅腾出来正好给尚儿和雅萱当婚房,滚!”

  随着苏盛鼎的怒喝,黄豆大的雨点开始掉落,佣人们赶紧拿来雨伞打开。

  “参与这件事的人全都逐出家门。”

  苏盛鼎说完甩袖往回走,高尚举起手弱弱询问,“包括我吗?”

 “祖宗,别闹了,你非让苏家四分五裂吗?这以后也是你的家,要靠大家一起维护!”

  额……

  苏盛鼎的哀求让高尚脑门青筋直蹦,只好拿过佣人手里的雨伞返回住处,坐在沙发上郁闷的将烟头熄灭。

  没多久苏雅萱和苏雅琪姐妹俩返回,拎着好多包装袋,都是给他买的衣服。

  苏雅萱已经得知了事情,不满谴责,“我刚离开一会儿,你怎么就闹出这么大事,连我弟弟都打了!”

  高尚靠在沙发上呻吟回应,“是苏明智把我骗去的藏宝阁好不,看来我在你家真不受待见。”

  苏雅萱一脸无奈,“爷爷那么宠你,还想怎么样,试试衣服。”

  苏雅琪却笑道,“我看挺好,三叔一家一直跟咱家作对,这下彻底被赶出去了。还有那个白斩,只是个干儿子而已,贼眉鼠眼总打咱俩主意,这下算是清净了。”

  “再怎么样也是一家人,下手太重了!”

  苏雅萱一边说一边拿起一件黑色体恤衫,既然已经是夫妻,高尚倒也没拒绝,伸手脱下跨栏背心。

  倒三角的强壮身材,八块腹肌,左心口还有一道恐怖疤痕斜着延伸到胸口,显得更加狂野,立刻让姐妹俩眼睛一亮。

  苏雅琪甚至忍不住伸手触碰,“你身材好棒,昨晚我咋没发现!”

  苏雅萱赶紧拍下她的手,不满说道,“他是你姐夫,乱摸什么,昨晚你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又狐疑的看着苏雅琪,“早上就看你不对劲,一直趴在沙发上,刚才逛街走路姿势也不对,你们不会是……”

  苏雅琪慌忙解释,“姐你瞎想什么呢,我就是昨晚去偷血凤玉佩,不小心受伤了。”

  高尚一本正经,“我就是用了招千年杀。”

  “你还敢说。”苏雅琪用力掐了他一把。

  这场面更让苏雅萱决定不能再跟妹妹住一起了,把黑色体恤衫递给高尚,嘴里疑惑询问。

  “什么是千年杀?”

  高尚坏笑,“上网查一下就知道了。”

  苏雅萱还真就拿出手机查,苏雅琪赶紧要抢手机却没来得急阻止。

  网上不光有解释,还有各种图片,一下就能让人理解。

  她气恼的拿起买来的东西全都丢给高尚,“去你房间换!”

  高尚抱着东西转身,姐妹俩看到他后背上竟然有更多横竖交错的疤痕,全都吓一跳。

高尚,苏雅萱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邻家萦怀点评:

《霸婿》写的很感人的一本书,我几乎都是流着泪看完的。写的很接地气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