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男人不低头

男人不低头

主角:叶阳,句号 作者:句号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2-23 17:54:24

句号的书《男人不低头》以叶阳句号为中心,主要讲述了:我拍打着她的后背,安慰她说别担心,我在学校也没少挨打,到现在不也什么事都没有吗? 刘小芸这才破涕为笑,擦着眼泪说这位姐姐是谁?刚才看她好霸气,三两下就把陈硕收拾了,叶阳你新认识的朋友吗? 我转头看向李薇,心里莫名的有了些温暖,过去大大的给了她一个熊抱,说她呀,叫李薇,新来的,跟我是同桌,咱俩可是革命老战友,除了你,她是我唯一的朋友,也是我最好的哥们儿。
展开全部

10-中计了

  思来想去,我在学校只有李薇这么一个朋友,所以先找到了她,把情况跟她说了,李薇就说陈硕这么渣,既然刘小芸心里并不情愿,那你就应该快点去找到她,并且跟她说个明白。

  我同意了,于是又重新找到了李雪,向她打听刘小芸现在在哪里,她说看见陈硕带着她出去了,听说是去了附近的宾馆。

  我一听就急了,打了好几次刘小芸的电话,也都关机了,于是跟李薇一起翻墙出了学校,直奔附近的宾馆。

  我记得,为了方便学生们住宿,学校周边的宾馆多达六七家之多,但我们又不是办案的警察,总不能进去之后逐间的找吧?就算可以,等到最后找到,估计一切都晚了。

  一想到刘小芸被陈硕那种人渣压在身下的情景,我心里就像刀割一样痛,我恼恨自己太过懦弱,要是早点懂得反抗的话,她就不会为了我去做这种事了。

  我们来到最近的一家宾馆,但还没上去就被前台的人拦住了,无论我怎么说和哀求,他们也死活不肯让开,还把我们当成闹事的,说再不走就要报警了!

  无奈之下,我们只能出来,正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看到前面一家桌球室里,有两个人正从里面出来,李薇眼睛一亮,当机立断从地上捡了半块板砖,迅速冲上去,两三下就将那两人拍翻,然后和我一人一个,将他们拖进附近的巷子里。

  我才记起,这两人,正是陈硕那些手下其中的两个!

  我立即明白了李薇的意思,逼问这两个狗腿子,说你们老大现在在哪里!

  这两小子起先支支吾吾的不愿意说,但又挨了两下板砖之后,立即老实了,说陈硕正在一家叫“随客”的宾馆里,房间号是208。我一听,尼玛,这不就刚才我们被撵出来那一家吗?

  我和李薇对视一眼,都感到有些棘手。

  那家宾馆的前台认得我们,刚才就没成功,再想进去难度就更大了,这可怎么办?

  李薇皱起眉,思索了一下,就说跟我来,我有办法。

  李薇带着我来到旁边一饭馆里,买了两份盒饭,再跟老板好说歹说,花两百块买了两套他们的工作服,戴上口罩,伪装成送外卖的样子,直奔刚才那家宾馆。

  进去之后,刚才撵我们的那两个前台,下意识的往这里看了过来,脸上露出怀疑的神色。但应该住宿的客人经常会喊外卖,他们倒也没出来拦,加上我和李薇事先戴了口罩,这时候咳嗽了两声,装出感冒了的样子,举了举手里的盒饭,说送外卖的,那两前台点点头,示意我们可以上去。

  我松了口气,和李薇沿着楼梯一路上了二楼,来到陈硕那两小弟说的房间,208,敲了敲门。

  起先没人应,我有些急躁,就又敲了两下,里面立即传出了陈硕不耐烦的声音:“谁呀?”

  我一听果然是这孙子,火气一下子上来了,正想破口大骂的,李薇压了压我肩膀,示意我别叫冲动,然后她粗着嗓子说,麻烦开一下门,送外卖的。

  陈硕在里面骂了声滚,老子没喊外卖!

  李薇只好耐心说,这送都送来了,先生您见谅一下,不然我回去不好交差。

  陈硕还是不开。

  我心想这鳖孙还挺嚣张的啊,跟李薇商量了一下,过了一会让儿,换成我来喊,说208的开下门,你这房间的热水器有问题,我是来维修的。

  里面没立即回答,但很快又传来陈硕不耐烦的声音:“你等一下。”然后就是鞋子拖地的声音。

  接着门就开了,陈硕探出头来,一脸不爽的样子,但看到我们居然有两个人,而且身上还穿着饭店工作服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说:“你们是谁?不是说来修热水器的吗?”

  “我是你爷爷!”我忍无可忍,将手里的饭盒直接拍在了他脸上,再一脚把他连门踢开,和李薇一起闯了进来。

  在房间的一个角落,我见到了刘小芸,陈硕应该是害怕有人进来看见,所以把她推到这里的。她正被固定在一张椅子上,手脚都被绳子捆着,嘴巴也被用透明胶黏住,看到我进来,眼睛一红,眼泪立即就下来了。

  陈硕捂着脸说你们有病吧?再不走我可要叫人了啊!

  我和李薇一把将口罩扯下来,李薇早看他不爽了,一个下勾拳打在他下巴,将陈硕打翻在地上,上去就是一顿打,我见识过李薇的厉害,所以不担心陈硕跑了,过来将刘小芸的绳子解开。

  她刚恢复行动,就一把抱住了我脖子,哭着说叶阳你没事吧?别吓我啊!

  我拍着她后背心,说我能有什么事,倒是你啊,傻乎乎的跟这陈硕来干什么,不明摆着送羊入虎口吗?

  刘小芸嘴巴一扁,哭得更大声了,说我也不想,可陈硕说我如果不跟她来,他就让人去打断你的腿,我,我害怕……

  见到刘芸芸没有被欺负,我放下心来,同时心里又暖暖的,说你怕什么,怕我出事啊?

  刘小芸没有说话,抱着我的脖子却更用力了。

  我抚摸着她的头发,轻声说别担心,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以后别再干这种傻事,我会保护你的。

  刘小芸松开我,虽然还在流眼泪,但却冲我笑了笑,重重点头:“嗯!”

  随后我来到李薇身边,陈硕已经被她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我揪着他的衣领把他提起来,咬牙切齿说陈硕,你要报复就冲我来,对刘小芸下手算什么男人?

  陈硕的牙齿好像都被打碎了几根,嘴角泛着血沫,突然就笑了,说叶阳,有时候我还挺羡慕你的,你长得也没多帅啊,可为啥叶北处处为你说话,刘小芸为了你心甘情愿跟我开房,现在还多了个半男半女的打手,真行啊,虽然都是躲在女人身后,但很多人恨都恨不来。

  我往他脸上抽了一巴掌,气得眼睛都红了,四下里看了看,发现一边的桌子上有把剪刀,立即抄了过来,就要往陈硕肚子捅,刘小芸吓了一跳,拉住我,说你疯了啊,把他捅死怎么办?

  李薇也说,打一顿就好,不够解气就把他的牙齿全敲下来,捅刀子就算了,万一人死了你可得蹲牢子,不划算。

  我只好压制住心中那股杀人的冲动,把剪刀扔回桌子上。

  这时候,陈硕的脸色一变,悄悄的把手伸进进了裤兜里,尽管他很小心,但却逃不过我的眼睛,先他一步将他裤兜里的手机拿了出来。

  “原来是王磊打电话来了,还把手机调成振动,挺小心的啊?”我冷笑,准备把来电挂掉,但心中没来由的生起一股不祥的预感,直觉告诉我要接这个电话,于是按了接听键,里面立即传来王磊不耐烦的声音,说陈硕你他妈搞什么?你的手下把叶阳拖住了吧?完事儿了把剩余的人带过来,我在金至尊这边,正灌着叶北呢,我今天吃定她了!妈的,玩个外围要好几万,可这小娘们儿比那些整容过的外围漂亮多了,还是个雏儿,无论花多大代价也值了!

  听着王磊这兴奋的话,我脑子一空,好像被五雷轰顶了一样,无法思考,手里的手机也掉了下去,李薇伸手一把从半空接住,里面还传来王磊的声音:“喂,喂?陈硕你在干什么,说话啊!”

  李薇直接把电话关了。

  我低下头,看到陈硕正满脸戏虐的看着我,我立即知道,自己中计了!

  我红着眼,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暴怒,蹲下来死死掐住陈硕的脖子,冲他大声咆哮:“操你妈,快点告诉我金至尊在哪里,不然我立刻弄死你!”

11-再次中计!

  我冲过去,又把桌子上那把剪刀拿了过来,抵在陈硕的脖子上,咬牙切齿说:“你他妈给我说话啊!金至尊到底在哪?!要是小北出了什么事,你和王磊一个都跑不掉,我定要将你们碎尸万段!”

  陈硕冷笑的看着我,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说咋地,唬我?老子就他妈是被唬大的!叶阳,实话告诉你,王磊早打听到叶北是你妹妹了,他就是让我来拖住你的,只不过消息传回去太晚,我学校那几个饭桶手下没截住你们,让你们跑出来了。不然你以为能在这里找到我?恐怕我把刘小芸办了,你还傻乎乎的在外头悠转呢!

  我忍无可忍,双手因为激动开始颤抖,我把剪刀往前推了推,立即就刺破了陈硕的脖子,他惨叫一声,伤口瞬间流出了血来,这孙子连忙用手捂住,仇恨的瞪着我,说叶阳我操你妈,你还玩儿真的?

  我残忍的笑了起来,说孙子才跟你开玩笑呢?这一下确实只是吓唬你的,说着将他的手拉了出来,平放在身后的床上,大吼道:“你到底说不说!不说我立即把你的手掌捅个对穿!”

  陈硕吞了口口水,看了看我,像在观察我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但他转念一想,似乎又觉得我这么一个窝囊废,之前还天天挨他的打呢,一定不敢下手的,于是闭上了眼,说有本事你就往下扎,反正又死不了人!

  这孙子说得明显很没有底气,我笑了,心想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换平时我确实不敢做出这么冷血的举动,但一想到王磊为了得到妹妹,用尽手段,想方设法拖住我,而妹妹此刻又身处危险之中,我就好像被魔鬼上身了一样,眼前无论是谁,只要碍到我,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把他干掉!

  刘小芸在旁边担忧的看着我,我跟李薇对视一眼,她也没有再阻拦我,把脸转向了一边。我想,她也默认了我可以这么做,陈硕这么一条癞皮狗,欺软怕硬,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他是不会服软的。

  想到这里,我的呼吸重了起来,陈硕擦觉到了我的决心,一下子睁开眼,与此同时,我低吼一声,高举着剪刀,用力的往陈硕的手掌扎了下去!

  “别啊!”

  陈硕恐惧的喊了起来,我收手,剪刀的刀尖已经陷进了他的掌心,我想只要他喊得慢上半秒钟,剪刀就会瞬间把他的手掌洞个对穿!

  “你别乱来!我说,我告诉你金至尊在哪里!”陈硕额头已经渗出了冷汗,恐惧的看着我,嘴里喃喃着,说疯子,你他妈真是个疯子!

  我把剪刀扔在床上,然后坐下来,觉得浑身的力气也被抽空了大半,心里同样后怕得很,万一陈硕没有服软,我刺穿他的手掌,这孙子报起警来,我们这边人多,他肯定是属于弱势的一方,搞不好他随便套一个入室抢劫的罪名在我头上,刘小芸和李薇跟我是一伙的,连证人都做不了,那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说吧,金至尊到底在哪儿!”我没有再拿剪刀吓唬他,而是一巴掌甩在他脸上,陈硕怨毒的瞪着我,说金至尊是一家五星级酒店,在市中心,然后跟我说了详细的地址。

  李薇这时候插话,说你别搞什么花样,那个王磊还跟你说过些什么?一并招了吧!陈硕说还能有啥,他就是承诺事成之后给我一万块钱,还送我一部苹果6的手机,就这些了而已。

  我心想,能有一万块钱,外带一部六千多的爱疯6,这对于一个高一的混子来说,确实是非常高的报酬了,足够他好烟好酒挥霍大半年。

  把金至尊的地址问了出来后,我们也就没有再浪费时间,三个人出了宾馆,刘小芸叫住我,说她也要一起去。我说你别胡闹,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乖乖在学校等我回来。

  刘小芸想了想,觉得也是,只好不情愿的说好吧。

  然后她就站在那里,呆呆的看了我几秒钟。

  嘴巴一扁,瞬间就哭了起来。

  接着一下子扑进了我怀里,说我心里很慌,总感觉你要出事,我害怕……

  我拍打着她的后背,安慰她说别担心,我在学校也没少挨打,到现在不也什么事都没有吗?

  刘小芸这才破涕为笑,擦着眼泪说这位姐姐是谁?刚才看她好霸气,三两下就把陈硕收拾了,叶阳你新认识的朋友吗?

  我转头看向李薇,心里莫名的有了些温暖,过去大大的给了她一个熊抱,说她呀,叫李薇,新来的,跟我是同桌,咱俩可是革命老战友,除了你,她是我唯一的朋友,也是我最好的哥们儿。

  李薇往我胸口打了一拳,说行了,人都看着呢,揍性。

  刘小芸大概看出了我和李薇之间,并没有情侣之间的甜蜜,而是单纯的友谊,甜甜的笑了起来,说李薇姐,你那么厉害,叶阳可就托你照顾了。

  李薇揪了揪刘海,说得了吧,这家伙虽然性子有点软,但是把他逼急了,凶起来也怪吓人的,不用担心他。

  给刘小芸拦了一辆车,目送她远去,我的脸色沉了下来,说老李,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跟我说?

  李薇点点头,说我刚才观察陈硕的时候,发现他眼神很躲闪,肯定还有东西瞒着我们。

  我说管不了那么多了,金至尊离这里还挺远,我得马上坐车过去!

  李薇皱眉想了想,说我总觉得会出事,不行,我得准备一下,你先过去,我随后跟上。然后不容我拒绝,给我拦了一辆出租车,给司机说了目的地,然后她就心急火燎的去打电话了。

  这些日子,我和李薇一起上课下课,一起吃饭,除了洗澡睡觉,基本都待在一起,现在她突然不在身边,我的底气仿佛一下子被抽空了。但一想到妹妹现在的处境,我就又捏起了拳头,心想不管怎么误会我,她终究是我的妹妹,我唯一的妹妹,为了她,即便前面刀山火海,哪怕粉身碎骨,我也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车子开了,我不断让司机加快点速度,同时又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心里焦急的想,小北,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哥哥马上过来了!

  然而,车子开了不到十分钟,驶上一段比较偏僻的马路,我冷不丁透过后视镜,看到后面跟了四五辆黑色的小车,悄无声息的,幽灵一样远远吊着。起先我没在意,但一连好几个转向,那几辆车仍旧跟着,连司机都发现不对劲了,说后面那几辆车怎么回事,年轻人,该不会是冲你来的吧?

  我支吾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时候手机响了,我一看是李薇打来的,按了接听键,里面立即传来她焦急的声音:“老叶,陈硕果然没有对我们说实话,他是故意把你引去金至尊的,看到你身后那几辆车没有?那都是王磊埋伏的打手!”

  我慌了起来,说那怎么办?

  电话那头的李薇骂了声娘,说别担心,老娘我也有后手呢!你尽管继续往前,我帮你拦下他们!

  说到这里,李薇就把电话挂了。紧接着,前面突然有两辆车从两边的路口冲了出来,把司机吓了一大跳,他一踩油门从中间穿了过去,我回头望去,那两辆车把我们放过去之后,立即横着把马路拦住,接着从上面走下来七八个人,手里都拿了铁棍砍刀,气势汹汹的朝那几辆跟踪的黑色小车奔了过去。

  我震惊得很,心想这些都是李薇找来的帮手么?她一个女孩子家,到底什么来头?

  司机吓得够呛,说年轻人你是不是黑社会啊?饶了我吧,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呢,车钱不要了,你赶紧下车吧!

  我正急得很,干脆就吓唬他,说老子就是黑社会的,你乖乖的把我载到金至尊,要不然我车都给你砸了!

  司机心里虽然害怕,但也只好继续往前开。

  就这样又过了七八分钟,电话又响了,我立即点接听,里面就传来了李薇气急败坏的声音:“老叶,咱们又上当了!陈硕和王磊在演戏呢,我刚把那些跟踪的人都教训了一顿,他们交代说,王磊和你妹妹根本不在金至尊,而是在建业大桥!”

叶阳,句号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承平小郎君点评:

《男人不低头》这本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感情细腻婉转,看得爱不释手,值得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