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都市之天降女神

都市之天降女神

主角:楚向北 苏媚 无敌键盘侠 作者:无敌键盘侠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13 13:19:13

《都市之天降女神》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都市情感小说,情节引人入胜:一边亲昵的挽着周虎,一边鄙夷的看着我: “楚向北,你真是越活越没出息了,以前读书的时候就是个软蛋,被人欺负连屁都不敢放,现在居然跑来当服务员,简直就是个废物!” 以前我的确喜欢过她,但何雪丽一直觉得我家穷,连手都不让我碰,开始我以为她是害羞矜持,结果要毕业的时候,她没理由的分手,转身就和周虎在一起,据说每周都会和周虎去酒店。
展开全部

2-力气变大

 

  平常苏媚和我说话,语气都带着娇媚,但此时她声音,却冰冷到没有一丝感情,对话的内容,更让我醉意全无。

  我爸不就是普通工厂,老实巴交的工人吗,和盗神有什么关系?

  还有苏媚要找什么?

  苏媚的话,让我不解,可我清楚,她说要做掉我,绝对不是开玩笑。

  我开始后悔,不应该把苏媚带回家,这个女人太诡异了,我对她一无所知。

  一夜未眠。

  想了一夜也没想明白,苏媚要在我这里找什么,只能暂时装什么都不知道,听她的意思,起码在她没找到想要的东西之前,我还是安全的。

  第二天,苏媚对我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为了不被发现异常,我和往日表现也无二样。

  上班前,我有意想去找熊老头。

  想着熊老头能看出苏媚别有用心,没准能给我点提示,结果在酒吧附近转了一大圈,却没有发现熊老头的踪迹。

  熊老头没找到,去到酒吧时,我却遇见了,最不想遇见的人。

  周虎和何雪丽。

  她们两个,都是我的高中同学,我和何雪丽曾经还谈过恋爱,后来嫌我穷,跟周虎好了。

  算起来,他们现在应该快要大学毕业,我今天上夜班,两人和一群他们的大学同学在一起,看样子应该是聚会结束,在等人离开。

  我没想到,还会遇见她们,知道他们看见我后,会找我不痛快,便想悄悄去酒吧员工休息室,不和他们接触。

  “哟,这不是楚向北吗?”

  周虎一眼便发现了我,看到我身上穿的酒吧工作服,眼神里满是嘲讽和惊喜。

  “他是谁啊?”周虎的大学同学,有人好奇。

  “这位可了不得,我们高中成绩最好的学生,学霸级别的人物,以前和我们家雪丽谈过恋爱,不过后来他高考考了零分,我只知道他家里穷,不知道现在他混的这么惨。”

  “我和他谈恋爱,完全是因为他成绩好,想让他帮忙给我写作业,我可看不上他,我心里只有我们家亲爱的!”何雪丽极力和我撇清关系,好像对她而言,曾经那段和我谈恋爱的经历很恶心一样。

  一边亲昵的挽着周虎,一边鄙夷的看着我:

  “楚向北,你真是越活越没出息了,以前读书的时候就是个软蛋,被人欺负连屁都不敢放,现在居然跑来当服务员,简直就是个废物!”

  以前我的确喜欢过她,但何雪丽一直觉得我家穷,连手都不让我碰,开始我以为她是害羞矜持,结果要毕业的时候,她没理由的分手,转身就和周虎在一起,据说每周都会和周虎去酒店。

  对何雪丽,我早就没有感情。

  得知我的事情后,他们的大学同学,看我眼神也发生变化。

  在面对条件不如自己的人面前,很多人往往会不屑一顾,从他们的眼神里,我能看出他们自认的高人一等,若不是高考前,父母意外去世,也许我能考上最好的大学。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想着饶开他们,周虎却将我拦住。

  “楚向北,你一个下贱服务员装什么装,我和你说话,你没听见,谁允许你走了?”

  看着周虎趾高气扬的样子,我挤出一个笑容:“周虎,我要工作,请你让开。”

  “你让我让开,我就让开,岂不是很没面子?”周虎戏谑的看着我,以前中学的时候,他就是欺负我最多的人,这么多年没见,他显然还想继续羞辱我。

  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岔开腿:“你刚刚的表现让我很不爽,你要想走可以,从我胯下钻过去!”

  可能是认为有趣,同行的人里,不少人都发出笑声。

  笑声格外刺耳,我不由握紧拳头。

  发现我握起拳头,周虎脸上玩味的表情更浓:“你握着拳头干嘛?要打我?”

  “快来打我!”周虎把半边脸朝向我,用手轻拍挑衅着。

  “你说你以前那么努力学习有什么用,你父母是打工的,你这辈子也只能是打工的,人穷就得认命,当着这么多人我面,你最好别让我扫兴,能从老子胯下钻过去,那是你的荣幸。”

  何雪丽也冲上来,推搡着我:“楚向北,我家亲爱的让你跪下,你没听见吗?”

  我看向四周,无论是周虎的同学,还是酒吧的顾客,又或者是酒吧的同事,都抱着看好戏的态度,没有人觉得周虎这样羞辱我,有什么问题,哪怕我并没有做错什么。

  “一个服务员就别装了,你快点跪吧!”

  “就是,跪一下又不会少块肉。”

  听到周围人的嘲笑,我可以接受,让我心痛的是我的同事们,平日酒吧脏活累活我做的最多,同事有事情我也经常帮忙,可这个时候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帮我说话,他们有的只有幸灾乐祸。

  这一刻,我突然觉得自己活的太失败了。

  我知道,所有人都认为我是个软蛋。

  以前在学校,因为家庭条件不好,为了不给家里惹麻烦,遇见事情我都能忍则忍,后面父母去世,我没有生活来源,开始工作,初入社会,活得更加小心翼翼。

  因为我无依无靠,举目无亲,所以事情都需要自己扛,我没资格像其他人那样任性。

  当学生我努力学习,我可以考全校第一,出身社会,我认真工作,尽自己所能的去帮助他人,我以为善待这个世界,世界就会善待我,可现在我发现我错了。

  突然出现的苏媚,让我都不能确定,自己还能不能活下来。

  现在被同学羞辱,被同事嘲笑,这一切对于他们而言,好像的习以为常。

  凭什么?

  凭什么所有人都可以欺负我?

  他们的笑声,就像是匕首一样,插断了我心里紧绷的一根弦。

  ‘啪’

  或许是苏媚给我带来的危险感,又或许是熊老头告诉我人善被人欺,让我意识到,我不能再懦弱下去。我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抽在周虎挑衅的脸上。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在我一个巴掌过后,周虎直接在原地转了两圈,然后倒在地上。

  我居然一个巴掌,把周虎给抽趴下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并没有用全力啊,我的力气怎么变大了这么多?

  我心中震惊,周围的人也都傻了,毕竟能一个巴掌把人抽倒在地,力气可想而知。

  周虎的同学,看我的眼神,先是惊讶,然后都变得怜悯,两圈难敌四手,他们可能没想到我力气能这么大,但在他们看来,我惹到了一个我招惹不起的人。

  “这家伙疯了吧?敢打周虎?”

  “周虎家开的可是建筑公司,背景很强!”

  “一个服务员,真是不自量力!”

  “你小子敢打我,老子弄死你!”周虎没想我会动手,暴怒的从地上爬起来,抄起傍边桌子上的酒瓶,就要在我脑袋开瓢,对他来说,被我这样他看不起的人扇耳光,应该是很丢脸的事情。

  由于我早有防备,一个侧身便躲过落下的酒瓶,被我躲开,周虎更觉得丢脸。

  “住手!”

  就在周虎想继续动手的时候,一个冰冷的女人声音突然响起。

3-身后有人

  我心中震惊,周围的人也都傻了,毕竟一脚把我踢飞几米远,力气有多大,可想而知。

  周虎的同学,看我的眼神,先是惊讶,然后都变得怜悯。

  “这家伙疯了吧?敢打周虎?”

  “周虎家开的可是建筑公司,背景很强!”

  “一个服务员,真是不自量力!”

  “老子弄死你!”周虎没想我会动手,怒不可遏的从地上爬起来,抄起傍边桌子上的酒瓶。

  他的动作很快,但我一个侧身便躲过落下的酒瓶。

  这让我更加震惊,因为我感觉我的反应也变灵敏了。

  被我躲开,周虎更觉得丢脸,疯了般的再次要把瓶子砸向我脑门,但每一次都被我轻松躲开。

  给人的感觉,周虎想只发了疯的猴子,而我只不过是在耍猴罢了。

  “住手!”

  一个冰冷的女人声音突然响起。

  只见穿着一袭黑衣,脸上没有一丝感情的冷艳女子,从酒吧卫生间的方向,缓缓走了过来。

  女子漂亮,甚至可以说美的不可方物,却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好像没有一点人情味,看穿着打扮,也绝非普通家庭。

  一向蛮横的周虎,刚才还嚷嚷着要弄死我,但看见女人后,却不敢造次,忙停下手里动作,顾不得愤怒,转脸讨好的看着女子。

  那躬身赔笑的样子,和刚才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别惹事!”女子看了我一眼,然后冷漠的对周虎道:“我们走!”

  就这么离开,周虎心有不甘,不过女子都说要走,他并不好在拒绝,只能跟着离开。

  在离开之前,他回头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眼神满是狠毒。

  我清楚,周虎向来睚眦必报,刚才他看在女子的份上,没有对我动手,但这笔账他肯定是记下了,以后估计少不了会找我麻烦。

  两天过去……

  这两天我清楚了一件事情,就是我力气和反应能力都比以前强了不少,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周虎并没有来找我麻烦,但他肯定不会算了。

  我一直都在找熊老头,他好像人间蒸发一样,根本找不到人。

  在家里,苏媚对我越发热情,时不时动手动脚,和我说话,经常故意将红唇凑到我耳边吹气,我知道她心怀鬼胎,所以对她是能回避就尽可能回避。

  今天我休假,本来担心一天时间在家,苏媚会不会对我做些什么,但快到晚饭的时候,苏媚却说要出去一趟,没和我一起吃饭。

  苏媚在我家住这么久,这是她第一次晚上出门,为了弄清苏媚的情况,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跟踪她……

  尾随苏媚出了小区,远远就见她,在路口上了一辆,早就等候多时的奔驰s级轿车。

  我每天上下班骑的电动车,就停在小区外,便骑上车跟了过去。

  奔驰最后在天府市北四环一处废弃工厂停下。

  天府市主要发展方向在南和东,所以北边出了三环,便有些荒凉,北四环更是人烟稀少。

  我一个人跟过来,多少有些胆怯,为了搞清楚苏媚到底要干什么,把电动车停好后,我还是壮着胆子,摸到工厂附近。

  工厂生锈的大门口,有两个大汉把守,我估摸着这么大的工厂,不可能只有一个门,试着在工厂周围转了圈,果然发现还有一个后门。

  从后门溜进工厂,这工厂绝大多数的地方,都已经废弃,唯独工厂的办公区域,是被人专门收拾过,地面很干净整洁,这个时候也亮着灯。

  办公区的交谈声,让我确定了,苏媚在里面。

  穿过走廊,到办公区外,我趴在门缝偷看里面的情况。

  房间里面,一共三个人。

  苏媚高傲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裙子很短,一双长腿搭在一起,显得格外有韵味。

  另外一个留着长发,鹰钩鼻的男人,站在她身后,手里牵着一条龇着牙,流着哈喇子的藏獒。

  在她们前面,跪着一个中年男人,一个劲磕头求饶。

  男人背对着我,我看不清男人的面貌,但从地上磕出的血迹中,我不难感觉到男人现在的恐惧。

  “苏姐,求求你放过我,我以后不敢了!”

  男人涕泪横流的哀求着,苏媚双手摊开,端详自己的美甲:“在我手下做事,吃里扒外是什么后果,我想你应该清楚,动手吧!”

  在中年男人的哭求中,鹰钩鼻把他拖进旁边的一个房间,同时将藏獒放进去,把门反锁。

  虽然距离很远,我依然能够听见,房间里传来藏獒的撕咬声和男人的惨叫声。

  那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让我一阵脊背发凉,甚至都能想到,房间里的画面。

  最让人感觉到恐怖的,是苏媚和鹰钩鼻男人的表现。

  他们淡漠,好像人命对于他们来说,如同草芥。

  这里太危险了。

  就在我准备要走的时候,突然听见,鹰钩鼻的声音:“苏姐,你说东西,是不是被那小子有意给藏起来了?”

  “应该不会!”苏媚给自己点上一根女士香烟:“不过是得抓紧时间了,估计很快就有其他人会找到楚向北。”

  鹰钩鼻翘着兰花指:“嗨,楚天阔两口子,为了这个东西隐姓埋名,当工人过最苦的日子,最后被人折磨致死,现在他们家唯一的儿子,也要被这个东西给害死,何必呢?”

  父母是被人折磨死的?

  在我的认知里,父母都是普通的车间工人,因为操作不当,引发火灾后去世,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

  我是越发想弄清楚,我们家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可就在我想要继续听下去的时候,却听见通往办公区的走廊外面,有脚步声响起。

  有人来了。

  苏媚这群人,做事心狠手辣,要是被发现我估计得完蛋,可糟糕的是,出外面的路只有一条,我要想不被发现,只能先找个地方躲起来。

  四下望去,发现旁边还有一个类似于杂物间的小屋子,也没多想,直接窜进了小屋子,将门关上。

  进小屋子后,我两眼一抹黑,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见外面脚步的声音,越来越近。

  该不会是他们发现有人溜进来,想抓我的吧?

  我心里开始打鼓,好在脚步声在门口并没有停留,而是直接走过,这让我松了一口气。

  但很快,我便是感觉到身后有异常。

  我听到了鼻息声,我能够感觉到,身后有东西在动。

  瞬间,我心便提到嗓子眼,感觉脊背冰凉,额头上冒出汗珠。

  这么黑的屋子,该不会有人吧?

  如果没有人的话,那会是什么?

  我想到了鹰钩鼻男人牵着的藏獒,有可能不止一只,不敢回头去看。

  我清楚类属于藏獒这样的动物,如果你回头和它有眼神的交流,它会认定你对它有攻击性,会拼尽全力撕扯对方,虽然我现在力气大了很多,但我可不认为在这样黑暗的环境下,能敌得过藏獒。

  精神越集中,我听到的鼻息声便越强,而且我感觉到身后的活物,一直都在盯着我,我怕的就是一个不小心的动作,就会引来身后活物的攻击。

  房间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我实在忍不了这种压抑。

  大不了拼了!

  一咬牙,猛的转过身,背后漆黑的房间里,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

  这不是猛兽的眼睛,而是一双人的眼睛!

  房间里怎么还有人?

  而且好像是个女人。

楚向北 苏媚 无敌键盘侠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永嘉mm丶点评:

从我目前读到第一个位面来看,能看出作者无敌键盘侠是用心去写《都市之天降女神》这本书的,一个位面就好像一本书一样,细致,认真,而且文笔很好,不像是刚写书的小白,总之,这本书不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