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奇门赘婿

奇门赘婿

作者:封尘往昔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01 15:49:37

这本书《奇门赘婿》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张志扬答道:“要不是宁老爷子信任我,今天的计划怕是就要被这小子给破坏了。”乔万良没有说话,双眼不停的在吕良的身上打量着,能够一眼看出那是凶器,他就知道这个吕良绝对不会简单。本来他今晚过来天门桥,只是为了采购一批布阵所需的材料,没想到能够遇到吕良这样的人物。“乔大师,刚才你为什么拦着我?”张志扬问道。。“张少,你有所不知,想要掀这算命的摊位,那可是有门道的,不能够单靠蛮力,否则会沾染因果形成业力。”
展开全部

奇门赘婿:黑袍人

“好吧,既然老爷子开口,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得知家产的事情有了着落后,很多事情杨媛也就想开了,不再像刚才那样反对宁薇薇跟吕良在一起了。

当然,找吕良当男朋友的事,她始终保持着不赞同的态度。

不过,她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分家产的事情,既然宁涛已经开口了,那就一定会有他们家一份。

在宁家,宁涛的话就是圣旨,只要是他说的话,整个宁家上下就没有人敢忤逆。

“那你不再逼我嫁给张志扬了?”宁薇薇问道。

“不逼了,不逼了!”

杨媛说道:“只要你能从宁家分得家产,你跟谁结婚都行,不过门当户对还是很重要的。”

见杨媛这么说,宁薇薇也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这段时间她都快被逼疯了,几乎没一人都在逼着她嫁给张志扬。

母女两又聊了几句后就一起下了楼,刚才光顾着生气了,还没有仔细了解下这个吕良的来路。

做为母亲,她也十分的好奇,自己的女儿到底是看上了吕良的哪一点。

此时,吕良正坐在沙发上,头不抬眼不睁的玩着手机游戏。

发现杨媛坐过来时,这才抬头冲她笑了笑。

“薇薇,你去给吕良倒杯水来。”杨媛吩咐道。

“哦,好!”宁薇薇答应道。

偷偷的递给了吕良一个眼神后,这才转身走进了厨房中。

“小吕,你今年多大了?”杨媛问道。

她坐在沙发的另一头,目光灼灼的盯着吕良看。

听到杨媛竟然主动问话,吕良这才收起了手机,看向她的眼神充满了疑惑,他感觉杨媛对待自己的态度好像发生了些许的改变。

“我今年虚岁24。”吕良答道。

“嗯,单论年纪跟我们家薇薇倒是蛮般配的。”

杨媛说道:“不知道你在哪里上班呢?具体是做什么工作的呢?”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杨媛这副模样,吕良心里就说不出的膈应。

虽然不知道宁薇薇跟她说了什么,但她的态度,的确是比刚刚要好了许多,至少能像个正常人一样沟通了。

“天门桥。”吕良回答道。

“天门桥?”杨媛皱眉。

作为土生土长的江东人,天门桥,她自然是知道的,天门桥算是江东市管理最混乱的区域之一,自从嫁入了宁家之后,她自持身份,就很少再去那种地方了。

一般情况下,去天门桥玩的,都是一些平民百姓,那些达官显贵,富商土豪虽然也去,但也只去附近几个比较高档的场所。

“天门桥的哪家公司?”

杨媛深入问道:“是强盛集团还是龙威集团?”

在她的记忆中,整个天门桥附近,也就只有这两个上规模的集团公司够看了,剩下的公司比起这两家,源远不及。

“都不是!”吕良摇头。

“那你是……”杨媛疑惑。

“我在天门桥摆摊算命。”吕良如实说道。

“什,什么?”杨媛有些发懵,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

确定吕良不是跟自己开玩笑后,杨媛才冷笑了一声,无比轻蔑的看向吕良,甚至眼中丝毫不掩饰对吕良的不屑。

“呵呵,我以为能被薇薇看中的人,最次,也得是个集团高管。”

“没想到,竟然是个在天门桥摆摊算命的,真是不知道,我女儿怎么会看上你这么个东西!”

吕良耸了耸肩:“我倒不这么认为,在天门桥摆摊算命有什么丢人的,都是靠自己双手吃饭。”

“总比那些整天闲在家里,坐吃等死,混日子的要强。”

吕良这一番话说的是夹枪带棒,既抬高了自己,又顺带回击了杨媛。

而且这也是他的真心话,他没偷没抢,全凭自己的本事吃饭,不觉得摆摊算命有什么丢人的,反倒觉得历经红尘,也是一种修行。

所谓摆摊算命,其实就是洞察天机,替人们窥探未来祸福,帮助算命者趋吉避凶。

“哼,我不管你以前是做什么的,如果你们两个结婚了,我绝对不允许你再出去摆摊算命!”

杨媛讥讽道:“在这江东市,我们宁家也算是名门大户,可跟你丢不起那个人。”

听见杨媛的话,吕良本想反驳,可一旁,宁薇薇却从厨房走了过来,手里还端着一杯热茶,一双明媚的眼睛,给他使了个眼色,吕良这才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虽然她刚才在厨房冲茶,但吕良和杨媛之间的对话她都听的一清二楚。

宁薇薇回来,杨媛也不好太过刁难吕良,又问了几个问题,吕良全都如实回答。

当杨媛这个丈母娘,彻底了解了吕良的情况之后,心中对他的评价,不由得又降低了几分,完全把他当成了一个混吃等死的骗子。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吃晚饭了,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你可以回家了。”杨媛毫不客气道。

见到吕良又被杨媛撵,宁薇薇本想阻止,可想了一下后还是没有说什么,总不能留他一个男人在这里过夜吧。

而且,她实在太了解杨媛了,依照她的脾气秉性,在得知了吕良的身份后,没有直接把他给轰走就已经很难得了。

只能把这事交给时间,让杨媛慢慢的接受这个事实。

在得到宁薇薇的暗示后,吕良告辞离开了宁家。

出了门,吕良刚想找个小馆子,祭一下自己的五脏庙,忽然想起,自己再不摆摊,地盘就要被别人占去了。

于是他坐公交车回到了天门桥,摆上卦摊,打算做一单生意再走。

刚摆好没多久,吕良突然在人流中看到一个熟人,今天已经见过两面的张志扬!

吕良顿时无语,不是冤家不碰头,还真是巧啊!

此时,张志扬的头上缠着纱布,脸上全都是阴郁之色,显然心情十分的糟糕。

“咦!?你是吕良?”张志扬惊疑不定道。

吕良面带干笑,真是想躲都躲不掉,自己连身都没来得及转,就被发现了。

“哈哈,果然是你小子!”

张志扬怒极反笑:“我就说嘛,怎么总感觉看着你眼熟,原来你小子是个摆摊算命的!”

说完,张志扬赶忙掏出手机,对着吕良一顿猛拍,脸上全都是邪恶的表情。

“嘿嘿,臭小子,你完了,要是让伯母知道你是个摆摊算命的骗子,看她以后怎么收拾你。”

张志扬破口大骂:“真是恬不知耻,像你这样的人怎么配做薇薇的男朋友?”

吕良坐在蒲团上,微笑的看着张志扬表演。

“姓张的,你是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吕良戏谑道:“头上刚被开了瓢还没好,还敢跑过来挑事。”

吕良不提还好,一说这事,张志扬就气不打一处来。

要不是他咒自己开车出事,让他在开车时分心走神,他也不可能闯了红灯,更不可能一头撞在电线杆子上。

“哼,姓吕的,要不是你这乌鸦嘴,老子开车也不会出事了。”

张志扬怒道:“今天老子要是不把你的摊子掀了,以后老子就跟你姓!”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没他把手伸过去,就被一个身穿黑袍的人将他给拦了下来。

奇门赘婿:风水师乔万良

“乔大师?”

当看清了拦着自己的人后,张志扬不禁有些惊讶。

“张少,您这是?”乔大师疑惑道。

张志扬面露疑惑的看着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拦着自己,这黑袍人本名叫乔万良,是他们张家请来的风水师,把那个凶器送给宁家,就是他的主意。

本来,今天他送礼给宁涛贺寿,这都是万无一失的事情,却不料恰巧遇到了吕良,因而一眼看出那是一把凶器,这算是在计划之外的情况。

好在,宁家人都有眼无珠,尤其是宁涛老爷子对自己送去的凶器还视若宝贝。

“乔大师,这小子叫吕良,您也看到了,是在这里摆摊算命的。”

张志扬说道:“今天,我去宁家送……”

片刻功夫,张志扬就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乔万良,重点突出了在宁家大院的事情。

“哦,你说这个叫吕良的小子,一眼就看出了那是一把凶器?”乔万良有些惊讶道。

“千真万确!”

张志扬答道:“要不是宁老爷子信任我,今天的计划怕是就要被这小子给破坏了。”

乔万良没有说话,双眼不停的在吕良的身上打量着,能够一眼看出那是凶器,他就知道这个吕良绝对不会简单。

本来他今晚过来天门桥,只是为了采购一批布阵所需的材料,没想到能够遇到吕良这样的人物。

“乔大师,刚才你为什么拦着我?”张志扬问道。。

“张少,你有所不知,想要掀这算命的摊位,那可是有门道的,不能够单靠蛮力,否则会沾染因果形成业力。”

乔万良解释道:“这业力一旦积累多了,你怕是要霉运当头。”

果然,在听了这番话后,张志扬被吓的一个激灵,虽然他不懂什么风水玄学,但这方面的高人他可是没少见。

虽然“业力”这一词平时很少用,但他却是如雷贯耳,自然之道其威力。

“谢谢乔大师,要不是您及时拦住我,恐怕我就真的要倒霉了。”张志扬后怕道。

“张少不必言谢,区区小事不足挂齿。”乔万良说道。

“乔大师,那你跟我说说,这算命的摊子如果不能靠蛮力的话,又该怎么办?”张志扬问道。

闻言,乔万良却是高深莫测的笑了起来,看向吕良的摊位充满了讥讽。

“算命这种东西,跟我们风水还不一样,他们做的本就是泄露天机的买卖,所以那些道行高的算命先生,每天最多只会算三问。”

话音未落,乔万良就来到了摊位前,双眼阴森的盯着吕良。

“不知道友,今日三问可否算尽?”乔万良问道。

吕良抬起头,目光与乔万良对视,脸上没有丝毫胆怯和闪躲的意思。

“今日还剩最后一问。”吕良答道。

“好!”

乔万良笑道:“既然如此,那你就算算,自己何时归西吧。”

话音未落,他还从兜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递到了吕良的面前,脸上挂满了看好戏的表情。

吕良眉头轻皱,目光仔细的在乔万良的身上打量起来,刚才他叫自己道友,说明对方应该也是同道中人。

可既然懂得同道中人,那就应该知道,这天底下凡是摆摊算命的,就没有人能给自己算命,正所谓算人不算己,这是行规更是天规。

经过吕良的观察,这个黑袍人身高一米八五左右,但身材却十分的消瘦,给人一种皮包骨的感觉,年龄大约在五十岁出头,一张留着小胡子的脸上充满了阴厉之气。

摇了摇头,吕良说道:“卦不算己,想必道友也是知道的。”

“不过,我却可以为道友算上一算!”

话音未落,吕良就闭起了眼睛,单手快速掐诀,嘴中似乎还在不停的念叨着什么咒语似的。

“呵呵,装神弄鬼,还真把自己当卜算先生了。”

张志扬戏谑道:“小子,你知道这位先生是谁吗?就你,也敢在他面前班门弄斧?”

不等张志扬继续说下去,一旁的乔万良就挥手打断了他。

“张少,稍安勿躁,我也想看看,他能给我算出什么来。”乔万良好奇道。

他也想确认一下,这个吕良到底是不是真有本事,今天在宁家大院是不是凑巧瞎蒙而已。

然而,很快吕良就睁开了双眼,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讥讽。

“我若没算错,道友这一身术法是借力而来的吧,并不是依靠修行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吕良说道。

“嘶……”

乔万良倒吸一口凉气,双眼瞳孔一阵剧烈的收缩。

他做梦也不会想到,在这天门桥上,一个摆摊算卦的都能一眼道破他身上最大的秘密,这让他心中不禁感到了恐惧。

“你若悬崖勒马,现在还来得及,可若是一直这么下去,不出半年,势必遭到反噬。”

吕良继续说道:“虽然你现在修行的速度很快,境界提高也很快,但不过都是给他人做的嫁衣罢了,最终难逃沦为行尸走肉的结局。”

说完,他也不管乔万良心中怎么想,一把从他的手中拿过一百万大钞,快速收拾了一下东西就消失不见。

震惊!

此时,乔万良的心中除了震惊就震惊,他没想到吕良一个毛头小子,不仅看出了他的术法由来,更是看到了更深处的辛秘。

尤其是吕良说他最后会沦为行尸走肉的断言,更是让他从心底升起了恐惧。

“张少,我可以帮你解决这个麻烦。”

乔万良阴沉道:“不过,你需要加钱!”

通过张志扬刚才的阐述,他知道张志扬跟吕良正在为宁薇薇而争风吃醋,甚至还因为这件事而结了仇。

而他出手解决掉吕良,一来可以保全身上的秘密,二来可以帮张志扬解决情敌,三来还能赚点小钱,可谓是一石三鸟。

“成交,只要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这个吕良,加多少钱都可以。”张志扬点头道。

此时,张志扬早都已经把吕良给恨到了骨子里,吕良的出现不仅差点破坏了他们的计划,更是把宁薇薇给抢走了,这让他如何能不恨。

小说《奇门赘婿》 第8章 黑袍人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盈秀酱吖点评:

作者封尘往昔写的很不错,情节设定很完美,重要的是《奇门赘婿》这本书贴近实际,有让人捧腹的扯,却拉进生活和虚幻的距离,就是“不扯”,内容健康,这是一本值得收藏的小说。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