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独宠小娇妻:墨少,你老婆又跑了

独宠小娇妻:墨少,你老婆又跑了

主角:安景墨 苏暖 翠儿哥 作者:翠儿哥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15 20:16:25

翠儿哥的书《独宠小娇妻:墨少,你老婆又跑了》以安景墨 苏暖 翠儿哥 为中心,主要讲述了:从那以后,她们就变成了朋友。苏暖,父母过世,寄样在叔叔家,如果不是为了什么遗嘱,恐怕她是要在孤儿院长大的。其实,唐朵儿认为,苏暖的经历和过往,真的当初还不如选择一直生活在孤儿院里。唐朵儿也好不到哪里去,很小的时候,母亲就离开了这个家,像童话故事里一样,父亲再娶,继母生子,而她成了那个家最多余,最不招人待见的人。唐朵儿不知道她和苏暖算不算是同病相怜,或者相依为命?又或者惺惺相惜?算了,她也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这份闺蜜感情。她们两个之间,是可以牺牲彼此,来给对方取暖的。但是,她们却从来不会彼此安慰。因为,苏暖和唐朵儿都明白,她们是一无所有拼尽全力在路上奔跑的人,世态的炎凉,和人情的冷漠早已是家常便饭。越是表现的什么都不在乎的人,越怕那一点点的温暖。往往击垮这种看似坚强的人的内心的,不是多狗血的人生剧情,而是那一点点突如其来的关心和温暖。……从医院出来,苏暖就回家了,虽然真正意义上,那不是她的家。“姐,你怎么才回来?”苏暖还没上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等她的苏可儿。“爸和妈问你来着,我说不知道…”苏可儿压低了声音小声说着,眼神还时不时的看向楼梯方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这个家,唯一值得她留恋的可能就是这个妹妹了。苏可儿是苏暖叔叔的女儿,这个家真正的千金小姐。在这里,也只有她让苏暖感到一丝丝的亲情。“你今天不用上课吗?”上大学毕业,准备参加实习了,而苏可儿是一名大二的学生,和苏暖一个大学。“今天下午有课,晚一点司机会送我去学校的。”平日里苏可儿是住宿的,周末会由司机接回来。虽然名义上都是苏家小姐,她们两个又在同一所大学上学,但是苏暖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待遇。而且学校的人,几乎不知道她们两个是姐妹。“苏暖!你这一晚上不回家跑去哪里了!”楼梯口处,传来了苏暖最不想听到的声音。“你看看你,哪里还有个千金小姐该有的样子!”伴随着一阵下楼的脚步声,尖酸刻薄的语言迅速填满了苏暖的耳朵。“婶婶真会开玩笑,在这个家,我什么时候成了千金小姐了?”苏暖抬头看了一眼朝自己走过来的沈佩瑜说道。看来这是准备要出门。精致的妆容,新烫的卷发散在脑后,当季的最新时尚套装,让年近五十的沈佩瑜看起来像四十左右的。不得不说,保养的很好。“你一个女孩子夜不归宿,还有理了?就算你不知道羞耻,我们苏家可是要脸面的人,别因为你让别人对苏家指指点点的!”沈佩瑜用轻蔑的眼神,扫视了一眼苏暖,鼻孔都发出冷哼,彰显着她是有多容
展开全部

独宠小娇妻:墨少,你老婆又跑了:回忆

  凌晨一点,市中心医院的走廊里。苏暖坐在急诊室门外的长椅上。不久之前发生的一切,还历历在目。苏暖都佩服自己的胆量和运气,今晚真是命悬一线啊!只是,那个男人,一直在问自己叫什么?这是怎么回事?苏暖可不记得自己曾经认识过这样的人。从今晚的情况来看,救她和唐朵儿的这三个人,绝对不是普通人!难道他认识自己?好像他的朋友喊了一声“墨,墨…”“哎呦!”苏暖有些疲倦的往后靠了一下,却碰到了她后脑。一阵疼痛传来,让苏暖打了个激灵!她想起来,是今晚被人撞到门上,碰到了头。苏暖小心翼翼的摸了摸,果然,一个包早已屹立在头发里。“唐朵儿家属。”护士站在急诊室外喊道,“我!”苏暖腾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小跑过去。“我是唐朵儿家属。她怎么样了?”“目前情况来看,没什么事了,但是需要打点滴,留院观察。”“家属去交费,办理住院手续吧。”苏暖接过护士递给她的单子,小跑着去交费窗口了。……“魅惑”门口,黑色的劳斯莱斯车门被打开。正要准备上车的安景墨,顿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滨城的头条,我要看到这家店倒闭的消息。”这句话是对林川说的。“好的,总裁。”作为安景墨多年来的秘书兼生活助理,林川早已经习惯了这样没有任何理由和原因,甚至都莫名其妙的工作安排。他要做的,就是无条件的去执行和完成,仅此而已。“墨,你认识那个女人?”车子启动,林川开车。坐在副驾驶的凌浩没有坐自己的车回去。他从不相信安景墨是一个善良的人,更不相信他会英雄救美,一般这样的事,都是楚慕白的拿手好戏。可是,刚才在包间里,安景墨居然救了两个女人!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按景墨为什么要问那个女人的名字?而且情绪还有些失控?这么多年来,凌浩从未见过今晚这样的安景墨!虽然最后,他什么也没说,让那两个女人离开了。“不认识。”坐在后排的安景墨又恢复了平日里的样子,没有任何表情,声音也没有温度。回答的干脆利落!“我安排人手去查一下她的底细。”没有征求安景墨的意见,这是一句陈述句,因为凌浩足够了解安景墨。从他决定回国那一刻,从他答应养父接手皓景的那一刻开始,凌皓就隐约中感到了一丝不一样的安景墨。而且,安景墨回国第一件事,就是把重心放在滨城!要知道,滨城这几年虽然发展迅猛,商业机会颇多,但是毕竟不是一线城市,而皓景集团的总部也不在这里。虽然,安景墨说看中了滨城的未来发展,但是,凌浩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他记得当年安景墨出国的时候,就是从滨城走的。凌皓看着后视镜里的安景墨。沉默,就像没有听到凌浩说什么一样。车窗外的街景,并没有因为时间原因而显得多么的冷清。高楼林立,霓虹璀璨,这十二年来,滨城的发展确实不可小觑。不知道,滨城的夏天,是不是还那么的爱下大雨?没关系,再大的雨都淋不透这颗冰冷的心了。“不用。”安景墨收回深邃的目光,双腿叠交,脸上又没有了任何表情。“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和事,不用浪费时间与精力。”这话,更像是说给他自己听的。凌浩这样想着,没有回答,就是答应了。这个人是谁一点也不重要。而且只是名字有些相似罢了。既然决定回国,就已经忘记了所有,放下了一切。这颗心,当初因为谁死的,就不会再为她有任何的波澜。是个意外!滨城,我回来了,为了养父,亦是为了去世的父母。仅此而已…唐朵儿醒来的时候,已经早晨6点多了。她还没有睁开眼,就感觉到有人握着自己的手。虽然猜到了除了苏暖没有别人会这样在乎自己,可当她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时,鼻子还是忍不住的发酸。经过昨天半宿与“敌人”的“殊死搏斗”,此刻的苏暖趴在唐朵儿的病床边睡着了。披在她肩上的一件病服,也早已经只有一半还搭在那瘦小的肩膀上。应该是护士半夜查房的时候,帮忙给披上的吧。“朵儿,你醒啦!”苏暖感觉到身边有动静,浅睡的她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好点没?还难受吗?”“嗯,除了饿的难受,哪里都好受。”唐朵儿很是实事求是的回答道。“饿死你活该!除了吃你还知道什么?脑子里装的都是猪饲料吗?早晚有一天让别人把你卖了!”唐朵儿昨晚没有喝多,也没有失忆,她清楚的记得自己是被人下药了。而且她用最后的理智给苏暖打的求救电话。“嗯,希望到时候我能卖个好价钱!”唐朵儿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道。“哼,就你这样的,恐怕都卖不过猪肉的价格!”苏暖冷哼着,朝着唐朵儿翻了个白眼,表情里都带着满满的嫌弃。“你就是这样对待病号的?”唐朵儿歪着头,一副病恹恹的姿态。“话说回来暖暖,昨晚你是怎么脱身的?”她只记得苏暖在关键时刻赶了过来,剩下的就是一些模模糊糊的片段。“想知道昨晚你被人下药后都发生了什么?”苏暖拿起包包准备出去。“待我给你买完早点,伺候完了你,再从头到来!”“反正要是金庸爷爷听了昨晚的经历,那绝对又一本武侠巨作诞生了!”“等着啊,姑奶奶,我去买早点。”苏暖说完转身出了病房。病床上的唐朵儿咧开有些发干的嘴,笑了。她和苏暖是高中时候认识的,一个年级的,但是不同班。她们两个认识的过程也很奇葩。那时候,唐朵儿喜欢苏暖同班的一个男同学。每天等没人的时候,就悄悄的往男同学的书包里放巧克力,却从来不敢表白。某一天,唐朵儿放完巧克力准备溜走的时候,发现苏暖抱着课本,站在了教室的后门。苏暖拦下了唐朵儿,并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了一把一模一样的巧克力。她告诉唐朵儿,这些巧克力都她喜欢的那个男生送给自己的,每天都送。这是唐朵儿的第一反应!可苏暖告诉她,自己并不喜欢那个男生,也一直在拒绝,巧克力是男生趁苏暖不在的时候放在她书包里的。今天是打算都还给他的。接下来,不用说,唐朵儿的心,被现实扎了个稀碎。最后,苏暖约见了那个男生,当然,唐朵儿也在场。并且唐朵儿第一次表白了。除了遭到了拒绝以外,那个男生因为苏暖知道了巧克力的来历感到很没有面子,便说了一些羞辱唐朵儿的话。苏暖最见不了没有担当的男人!于是,在她的领导下,两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生,硬是摁着一个大男生,把所有的巧克力都塞进了他的嘴里!她俩一战成名!

独宠小娇妻:墨少,你老婆又跑了:苏可儿解围

  从那以后,她们就变成了朋友。苏暖,父母过世,寄样在叔叔家,如果不是为了什么遗嘱,恐怕她是要在孤儿院长大的。其实,唐朵儿认为,苏暖的经历和过往,真的当初还不如选择一直生活在孤儿院里。唐朵儿也好不到哪里去,很小的时候,母亲就离开了这个家,像童话故事里一样,父亲再娶,继母生子,而她成了那个家最多余,最不招人待见的人。唐朵儿不知道她和苏暖算不算是同病相怜,或者相依为命?又或者惺惺相惜?算了,她也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这份闺蜜感情。她们两个之间,是可以牺牲彼此,来给对方取暖的。但是,她们却从来不会彼此安慰。因为,苏暖和唐朵儿都明白,她们是一无所有拼尽全力在路上奔跑的人,世态的炎凉,和人情的冷漠早已是家常便饭。越是表现的什么都不在乎的人,越怕那一点点的温暖。往往击垮这种看似坚强的人的内心的,不是多狗血的人生剧情,而是那一点点突如其来的关心和温暖。……从医院出来,苏暖就回家了,虽然真正意义上,那不是她的家。“姐,你怎么才回来?”苏暖还没上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等她的苏可儿。“爸和妈问你来着,我说不知道…”苏可儿压低了声音小声说着,眼神还时不时的看向楼梯方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这个家,唯一值得她留恋的可能就是这个妹妹了。苏可儿是苏暖叔叔的女儿,这个家真正的千金小姐。在这里,也只有她让苏暖感到一丝丝的亲情。“你今天不用上课吗?”上大学毕业,准备参加实习了,而苏可儿是一名大二的学生,和苏暖一个大学。“今天下午有课,晚一点司机会送我去学校的。”平日里苏可儿是住宿的,周末会由司机接回来。虽然名义上都是苏家小姐,她们两个又在同一所大学上学,但是苏暖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待遇。而且学校的人,几乎不知道她们两个是姐妹。“苏暖!你这一晚上不回家跑去哪里了!”楼梯口处,传来了苏暖最不想听到的声音。“你看看你,哪里还有个千金小姐该有的样子!”伴随着一阵下楼的脚步声,尖酸刻薄的语言迅速填满了苏暖的耳朵。“婶婶真会开玩笑,在这个家,我什么时候成了千金小姐了?”苏暖抬头看了一眼朝自己走过来的沈佩瑜说道。看来这是准备要出门。精致的妆容,新烫的卷发散在脑后,当季的最新时尚套装,让年近五十的沈佩瑜看起来像四十左右的。不得不说,保养的很好。“你一个女孩子夜不归宿,还有理了?就算你不知道羞耻,我们苏家可是要脸面的人,别因为你让别人对苏家指指点点的!”沈佩瑜用轻蔑的眼神,扫视了一眼苏暖,鼻孔都发出冷哼,彰显着她是有多容不下苏暖!这么多年苏暖也习惯了她这位婶婶各种的冷嘲热讽和语言的羞辱。“你们苏家?”苏暖像是听到了多好笑的笑话一样,冷冷的笑着。“婶婶好像忘记了吧?这个家,当然是我父母的,即使他们过世了,那理所应当也是我的,只是不知道婶婶和叔叔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变成了你们的?”苏暖故意把“你们”二字说的拉长了语调!“你个白眼狼,我们养你这么多年,你不知恩图报,还居然说这是你的!你有什么证据!拿出来啊!”沈佩瑜像是一条被踩了尾巴的疯狗,一下子红了眼,难听的话回荡在诺大的客厅里。“我觉得婶婶现在的反应就是最好的证据。”苏暖的眼神像是在欣赏一场闹剧一样,看着沈佩瑜自导自演。“难道是做贼心虚?”“你!”沈佩瑜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反驳苏暖了!“啪!”有些人就是这样,无法用语言对所讨厌的人造成伤害的时候,就该动用暴力了。沈佩瑜知道苏暖向来是伶牙俐齿,从小就不会乖乖的听她的训斥。但是,今天的苏暖确实是一副欠“收拾”的样子。于是,在在无话可说的时候,扬起了手,准备要给苏暖点教训!这一巴掌,沈佩瑜用尽了全力!她对苏暖的每一次动手,也从来都没有手下留情过。“宝贝儿,疼不疼?哎呦,你干嘛替这个不要脸的贱货挨这一巴掌!”沈佩瑜这一巴掌落下去的时候,一旁的苏可儿突然站到了苏暖的前面,替苏暖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下。“可儿,你在干什么?”苏暖看着巴掌大的小脸,瞬间肿的老高,而且还有明显的“五指山,”心疼的说道。她没有想到苏可儿会这样维护自己。说实话,看到苏可儿替自己挨自己这一下,比打在她自己的脸色都要疼。在这个家,能真心待她,对她好的,就是苏可儿了。从小就是这样,她会偷偷的把沈佩瑜给她买的新玩具拿给苏暖玩,把自己爱吃的蛋糕分给苏暖吃。自己新买的衣服也都是让苏暖先挑,就算是血浓于水的亲妹妹也不过如此了。“苏暖,你个贱人,都是因为你,可儿才成这样的,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沈佩瑜狠狠的说着,又抬起手准备打苏暖。“妈!”苏可儿一把拦住了沈佩瑜的胳膊说道。“您这是干嘛,难道我这一巴掌还没让您解气吗?”苏可儿有些无奈的说着。声音里透着委屈和撒娇。“姐她昨晚肯定是有事,您别这样了好吗?”“你干嘛总是向着她这个外人说话?”沈佩瑜真是不明白,自己是何等的精明,怎么生了个这么蠢笨的女儿?自己和丈夫费了多大的功夫才有今天的地位和家业,可自己这个宝贝女儿呢,从小就是这么维护苏暖!她怎么就不知道,将来苏暖没有利用的价值了,会是她最大的敌人?“她是我姐,她也姓苏!”苏可儿再次强调她和苏暖的关系。“好了,妈,你不是和林太太她们约好了去做美容,逛街吗?赶紧出发吧,要不她们该催你了。”苏可儿说着就往外推沈佩瑜。“可是,你的脸…”沈佩瑜不情愿的往外走说道。“没事的,我拿冰块冷敷一下,很快会消肿的。”苏可儿连拉带拽,又撒娇卖萌的终于让沈佩瑜出门了。

小说《独宠小娇妻:墨少,你老婆又跑了》 第9章 回忆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乙未少爷点评:

首先感谢作者翠儿哥让我们免费看完一本完整的小说!其次我想说,作者是一位描写虐恋的高手,尤其是看前半部分的时候,虐得我整天像得了抑郁症一样,开心不起来,差一点就要放弃了,好在故事情节设计的不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