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超级妖婿

超级妖婿

作者:渣渣楚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0-12-27 12:50:02

超级妖婿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入赘林家三年,受尽屈辱,任人轻贱的废物陈琅,因一次意外觉醒前世记忆,重铸神魂,以寂灭造化神通,逆袭女神,重归巅峰!
展开全部

蟒袍症-渣渣楚

  陈琅神色笃定:“这是蟒袍!”

  “蟒袍?”

  众人闻言都愣了一下。

  蟒袍是什么病症?闻所未闻!

  你咋不说是龙袍呢?

  便是对疑难杂症知之甚深的王宽,此时也不免眉头紧锁,不明所以。

  赵明德揶揄道:“这个名词倒也新鲜。”

  李纨嫌弃地瞥一眼陈琅:“陈琅,你行医资格都被吊销了,还敢在这招摇撞骗!你再装神弄鬼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赶紧滚开!”

  热脸贴个冷屁股!换作平时,病人家属要是这个态度,陈琅兴许真就拍拍屁股闪人了。

  不过,一来他确实声名狼藉,人家不信他鄙视他,情有可原。

  二则,人命关天,既然碰上了,能伸手还是得伸手,医者仁心,这是医者的立身之本。

  第三,林妙彤可就在旁边看着呢,他可不想坐实自己在林妙彤心目中的庸医形象。

  于是陈琅便道:“好心当成驴肝肺!这位小姐,你说话最好是客气点,你爸的病只有我能治,再多骂一句,到时候你就算跪下来求我……”

  他话还没说完呢,门外就传来了救护车急促的急救警报。

  “纨纨,救护车到了,大家帮把手,把赵总抬门外去!”

  我去!这是被无视了!陈琅终于尴尬了一下。

  “庸医!骗子!杀人犯!你让开!”李纨冷着脸一把推开陈琅,跟着众人一路小跑到门外。

  林妙彤满脸不悦:“我拜托你不要动不动就抽疯,你已经不是医生了,往后能不能不要凑这种热闹?”

  “呵呵,他们还会来求我的!”陈琅自信满满的笑道。

  “求你什么?别说你的医术已经荒废了三年,就算没有荒废,你比的过王宽吗?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不说了,先回家吧。”

  ……

  回到家里,林妙彤甩掉高跟鞋,脱掉风衣,叠腿坐在沙发上望着陈琅一言不发。

  陈琅苦笑耸肩:“别这么看我,今天的事我承认没给你爸妈留面子,但是我坚持我的立场,如果要我道歉,恕难从命!”

  “我没要你道歉,也没认为你做错了什么。我只是想知道,那支世纪之酒到底是怎么来的。”

  “哦,我昨晚帮一神豪开了一养生药方,他送我的。”陈琅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话真假参半,他总不能告诉林妙彤这瓶酒是他拿聚灵锻体功法太乙冥想经跟吕雄图做交易的添头吧。

  再者,这种怪力乱神,严重有悖三观的事情,即便说出来,林妙彤也不会相信。

  “哪个神豪?”林妙彤冷笑。

  陈琅笑道:“好像叫吕雄图,就是在云顶山建宫殿开会所的那个。”

  林妙彤想都没想,抓起抱枕就朝陈琅砸了过去。

  吕雄图何等人物?那是人称虎侯,雄居明海,虎瞰江东,便是整个炎夏都屈指可数的豪富巨擘。

  混到吕雄图这个层面,身边那少的了私人的医疗团队。人家即便是得了什么病,脑袋进水都不会找陈琅这种声名狼藉的庸医看。

  再说了,云顶是年费会员制,根本不对外开放,就陈琅这种吊丝,连云顶的大门都进不去,又上哪去见吕雄图?

  “你就不能有句实话!”林妙彤真生气了。

  “我说的真是实话!反正来路正大光明,不怕查!”陈琅好无奈,这事根本解释不清。

  见陈琅满嘴跑火车,林妙彤也不想再深究,打开手包,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到茶几上:“我想过了,外卖你就不要再做了。你昨天的按摩……嗯,确实有效,推拿针灸你也都懂。要不就打个擦边球,租个店面开个推拿店。这是八万块,我全部的积蓄,不要再让我失望。”

  陈琅沉默不语,感觉鼻子有些酸涩。

  “怎么?你不愿意?”林妙彤蹙了蹙眉,“要不做美食主播也可以?”

  “什么?”这神奇的脑回路把陈琅彻底搞懵了。

  林妙彤解释道:“现在短视频平台直播很火的。你看你颜值出众,菜也做的很好,做美食主播应该可以的。只是,听说那些网红后面一般都有工会团队支持,你单枪匹马要想红,不光要有实力,还要看运气。”

  陈琅心里并没有觉得林妙彤的建议有多好笑,反而有些感动。

  她说这些,那至少可以说明,我在她的心里多少还有一点位置吧。

  陈琅答非所问,表情温柔而郑重:“不离婚了吗?”

  “你就那么想离婚?”林妙彤瞬间恼羞成怒,“要离婚也是我先提!”

  如果是在今晚之前,林妙彤怕是会毫无犹豫的把离婚协议书甩给他,可陈琅的改变让她本已是一潭死水的心境微妙的泛起了一丝涟漪。

  她想或许应该再给他一次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

  见陈琅沉默不言,林妙彤贝齿轻咬嘴唇,小声道:“我想……我们再试试吧。”

  “好啊!”陈琅一下子回过神来,眯眼看着林妙彤那双似是泛着莹莹光晕的性感长腿,激动地一把抓住林妙彤玉手,“在这里?”

  “你脑袋里想什么呢?滚开!别碰我!”林妙彤气个半死,好不容易酝酿出的情绪,立时被陈琅搞崩溃了。

  “你不说再试试吗?”陈琅一脸憧憬加无辜。

  “你无耻!”

  林妙彤又羞又恼,叱责一声,起身便回了卧室。

  陈琅尴尬的摸摸鼻子,心里好一阵唏嘘。

  感觉自己这一世就是一个大写的悲剧。

  结婚三年,除了新婚之夜的第一次,林妙彤就再也没让他碰过。

  别人当上门女婿,混再惨好歹还能在老婆床下打个地铺,他这三年来,却只能睡客厅沙发。

  ……

  明海第二人民医院。

  有赵明德一路开绿灯,李诚儒的检测结果很快便出来了。

  结果很意外,既不是胸膜炎也不是带状疱疹,只是普通的急性皮肤炎症引起的间歇性神经疼痛。

  “惭愧惭愧,看来我们都误诊了。”赵明德合上检测报告,“李总身体无碍,我开点药,回去吃两天就能好。”

  王宽有些拿不准:“我看保险起见,李总还是住院观察一下比较稳妥。”

  “没那个必要!”李诚儒下了病床,摆摆手,“这大晚上的,劳烦赵主任,王医师费心了,既然只是普通的皮肤炎症,就不用住院了。对了,周末刚好家里有个酒会,还望二位到时莅临,也好让李某聊表谢意。”

  说着招呼李纨:“纨纨,安排车送我回家。”

  “嗯,爸,您慢点!”李纨赶忙上前搀扶。

  结果,意外陡生!

  李诚儒刚迈出病房,身形骤然一滞,紧跟着捂住胸口,仿佛被扼住喉咙一般,急促大口喘气。

  “爸!您怎么了?”

  “我……我喘不动气了!”李诚儒脸色瞬间青紫。

  “快!扶回病床!”

  情况紧急,王宽上去用力撕开李诚儒的衬衣。

  就见李诚儒胸腹处的皮肤几乎变成了半透明形态,皮肤下一道足足五指宽的淡灰色鳞状带犹如巨蛇一般漫过李诚儒胸腹,盘绕而上。

  “啊,这是鱼鳞症吗?”小护士慌不择言。

  “不懂别乱说,鱼鳞症怎么可能长在肉里!”

  赵明德与王宽也是面面相觑,束手无策。

  这病状太诡异了,压根就没听说过。

  治病救人,讲究的是对症下药,这连什么病都无法确诊,该怎么救?

  “难道真的是蟒袍?”王宽忽然说道。

  “师兄,陈琅就是个不学无术的江湖骗子,他的话怎么能信?你赶紧想想办法呀?”李纨看着呼吸愈发沉重的李诚儒,急的泪流满面。

  “送重症监护室,上呼吸机!快!”赵明德焦急道。

  王宽则是严肃郑重地对李纨说道:“纨纨,不管陈琅是不是骗子,至少有一点他说的没错,你爸的病既不是胸膜炎也不是蛇缠腰。这种症状我和赵主任都没见过,无从下手。所以,想办法找到陈琅,带他来医院,要快!”

中医可通玄-渣渣楚

  死马当活马医!

  听着王宽郑重其事地嘱咐,李纨的脑海里立马闪过这个绝望的词汇。

  连王宽和赵明德都束手无策的急症,基本等同于绝症。

  李诚儒性命危在旦夕,事到如今,李纨再瞧不起陈琅,此时也只能遵从王宽的吩咐,去找这根救命稻草。

  好在陈琅在明海多少还有些“名气”,李家人脉又广,想找到陈琅并不困难。

  李纨通过各种关系一路安排下去,仅仅一刻钟就确认了陈琅的家庭住址和手机信息。

  打开手机,拨通电话。

  “喂,请问是陈琅吗?”

  “是我!”

  “我是李纨,我们在汉韵餐厅大堂见过。”

  “哦,那个骂我是庸医杀人犯,让我滚蛋的李纨?你是来求我的吗?”陈琅戏谑地问道。

  “你……”李纨好气呀,这副自以为是的腔调是什么鬼?

  “不是?那我挂了!”

  “别挂!”李纨慌了,抽泣道,“对于之前的失礼,我道歉。求求你救救我爸,我会付钱给你!多少钱都行!只要你能救我爸!”

  “我不差钱!”陈琅回道。

  你不差钱?!

  李纨感觉要抓狂了。陈琅的资料她可是挖了个七七八八,上面明明白白的写着,这厮不仅是庸医,还是个吃软饭的废物上门女婿,这种靠老婆养的窝囊废居然说自己不差钱?

  “一百万!”李纨说道。

  “我不差钱!”

  “五百万!”

  “我真不差钱!”

  “一千万!”李纨咬牙切齿的加码。

  “算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你来接我吧,我在桃源里小区大门等你。”

  市立医院离桃源里小区并不远,此时又是深夜,并不堵车,仅用了不到二十分钟,李纨就开着一辆外形霸气粗犷的黑色奔驰大G过来了。

  “上车!”李纨冷冰冰的,完全没了方才电话里的低眉顺眼。

  陈琅坐到后座,不愿再跟李纨呈口舌之快,一路无话,任由李纨跟飙车似的疾驰到了医院。

  进了重症监护室,结果很意外,李诚儒仿佛又症状全消,胸腹处那道恐怖的灰色鳞状带居然也消失了。

  “我爸好了?”李纨又惊又喜。

  “不好说!”王宽和赵明德摇头叹气,然后便看向陈琅。

  “陈琅,你之前说的蟒袍是真的?”王宽问道。

  “蟒袍缠身,入骨噬魂!”陈琅微微笑道,“听说过吗?”

  “小伙子,你好歹也是学过医的,别故弄玄虚装神棍。人命关天的大事,真出了差池,你担待不起!”赵明德不耐的叱责道。

  “赵主任,世界很大,你不知道的东西也很多,我华夏传承数千年的中医国术,更没你想的那么肤浅。我只不过是据实指出病人的病症,你又怎么知道我是故弄玄虚?你西医治不了的病,并不代表我也治不了!”

  陈琅这番话掷地有声,赵明德被驳斥的面红耳赤,却又无言以对。

  因为他确实治不了!

  “小伙子,我这病你当真能治?”李诚儒躺在病床上,虚弱的问道。

  “爸,你别听他的,他就是……”

  “李纨,你再多说一句,我立刻就走!”陈琅佯怒道,你又不是我老婆,不惯你些毛病。

  李纨俏脸一红,气冲冲地说:“好!你来治!治得好一千万我如数奉上,治不好……”

  “治不好也是天意。纨纨,别闹了!”李诚儒拍拍李纨的手,和蔼的笑笑。

  “李总,问症断病,祛疾救人可开不得玩笑。”赵明德忍不住劝说,他根本信不过陈琅。

  “李总,我问你,近期你是不是一直在服用药酒?”陈琅不愿再跟他们废话。

  “你怎么知道?”李诚儒愕然震惊。

  “这药酒中可有一味年份三百年以上的关外野山参?”

  “不错!具体年份不太清楚,但我找当地的老参客咨询过,这支野山参的保守年份至少三百年!”李诚儒心中惊骇莫名,挣扎着坐起来。

  李纨,赵明德和王宽也俱是心惊不已,看向陈琅的眼神已然变了。

  陈琅继续道:“这野山参的参体或参须上可布有灰斑疤瘤,不大,应该只有芝麻大小。”

  “正是,稀稀拉拉十几粒,我也没在意。”

  陈琅笑道:“问题便是出在这支野山参身上!确切说,李总用来泡酒的这支野山参并不是真正的野山参,而是蟒参!”

  “蟒参又是什么?”王宽开口问道。

  “被一种叫阴山蟒的蟒蛇缠绕舔舐过的野山参,剧毒!如果是用来煲汤或入药,最多三个时辰,服用者便会惊厥失魂暴毙而亡,检查的话,死因大概跟脑梗差不多。

  但若用来入药酒,又会呈现另一种症状,便是李总所患的蟒袍症。蟒袍症是慢性疾症,病发初时,身体皮肤会出现淡红色斑,具体在身体哪个部位呈现,并无规律。但无论在哪个部位呈现,都会伴有神经性剧痛。

  红斑显现便意味着蟒毒入骨,病人皮肤会逐渐透明化,继而蟒袍缠身,间歇性发作,最多两天,病人便会窒息而亡!”

  闻言,赵明德再度质疑:“我怎么不知道有阴山蟒,蟒参这些东西?”

  “你不知道的东西还有很多!”

  陈琅说完便冲王宽伸出手:“王兄,借金针一用。”

  拿过金针,陈琅横李纨一眼:“让开!想救你父亲的命,就一边待着。”

  李纨不敢再造次了,可怜兮兮的躲到一边。

  王宽眼瞅着陈琅打开针盒里的皮囊,八根四寸长的金针,不禁心里一咯噔,慌道:“陈琅,你要用重针?”

  中医用的针灸针一般分为医用一次性灭菌针,银针以及金针三种针。

  但多以毫针为主,规格短为半寸,长也不过三寸,而四寸长的针灸针便是重针,基本已经失传,没人敢用。

  下针之处都是人体穴位关窍,一旦用重针,便容不得半点马虎,一点点轻微的失误,就会造成无法弥补的后果。

  据王宽所知,怕是整个华夏也只有自己的师傅孙济慈敢下重针,便是王宽也难保万无一失,不到万不得已,轻易绝不会用重针针灸。

  这边陈琅咧嘴一笑:“蟒毒入骨,不用重针如何拔毒?”

  言罢,陈琅捻起一枚金针,出手如电,四寸长的金针倏忽没入李诚儒胸口天鼎穴。

  李诚儒微微闷哼一声,有些微的刺痛感,却可以忍受。

  “你这手法……”王宽又惊又怒,中医针灸讲究的是浅入慢进,可陈琅下针却是简单粗暴,一针刺入,毫无凝滞,便入穴两寸半,如此下针,简直荒谬。

  陈琅也不解释,行针手法越来越快,同时运起碧落密咒,将丝丝缕缕的生机灵力经由金针渡入李诚儒胸腹各处大穴。

  前世他的碧落黄泉两道密咒各有九道龙纹,现在却只觉醒了区区三道,再加上他现在修为太低,无法完全发挥密咒能力,倘若不用金针渡穴辅助,单凭密咒之力想要彻底拔除李诚儒体内的蟒毒,他并无把握。

  至于他认穴行针准且快,那完全倚仗的是天眼神通,天眼一旦开启,李诚儒体内的血气脉络便一览无余,况乎穴位!

  不过,无论是密咒还是天眼,都不是隐门修行的寻常术法,莫说是赵明德和李纨这些凡人,便是吕雄图在场,也绝对发现不了任何端倪。

  仅仅一分钟,陈琅便在李诚儒身上刺入十八枚金针。

  定针完毕,陈琅便为李诚儒推拿,暗中将蟒毒逼入行针穴位。

  整个重症监护室鸦雀无声,连李纨都安静了。

  她刚才可是听到王宽的质疑了,心里此时慌得一比,但木已成舟,后悔也晚了,只能静待结果。

  心里却已打定主意,但凡父亲有半点意外,一定要让陈琅这个大骗子牢底坐穿!

  十分钟后,陈琅对李诚儒一笑:“李总,我要起针了,有点痛,忍着点。”

  李诚儒缓缓点头。

  陈琅右手屈指在李诚儒身上连点几下,继而在脐下一按。

  针尾立颤,十八枚金针嗤的一声,齐齐弹出。

  与此同时,十八缕黑血包裹的黑气也溅射出来。

  拔毒成功了!

  神乎其技!

  王宽霍然变色,不到一刻钟,仅凭十八枚金针,就逼出了入骨蟒毒。如此高明的针灸之术,怕是自己的师傅孙济慈也略有不如吧。

  赵明德呆立当场,眼前这个他轻视奚落的陈琅,完全颠覆了他对中医的认知。

  “舒服多了!陈先生,救命大恩,李某谢过了!”李诚儒通体舒泰,长吁一口气。

  “不忙谢!李总体内尚有残毒,不过已经被我封住了,短期不会发作,三天后再针灸一次,便可痊愈。”陈琅笑道,“待会我写一道方子,李总回去后照方抓药煎服,每日一剂,睡前服用,连服半月,便能补足元气。”

  陈琅写完方子递给李诚儒:“李小姐知道我的电话,三天后我再来为你针灸。你好好静养,我先走了!”

  “纨纨拿诊资,替我送送陈先生!”

  陈琅走到赵明德身边,停下脚步:“赵主任,我知道你骨子里就看不起中医。可是,无论西医还是中医,本质都是济世救人的仁术,为什么非要定个高低?而你对中医又了解多少?你知道什么是中医五术吗?”

  赵明德脸色铁青,嘴唇嚅动,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送你五个字——中医可通玄!”

  言罢,陈琅扬长而去。

  王宽和李纨对视一眼,赶忙追出门。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山白少女点评:

《超级妖婿》很好看,好多年没有看到如此佳作,作者渣渣楚加油,最好每天多更几章,速度,给五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