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哑医嫡女:九千岁的小娘子

哑医嫡女:九千岁的小娘子

主角:朱若涵,朱三公子 作者:朱三公子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0-11-11 13:19:08

主角是朱若涵朱三公子的小说哑医嫡女:九千岁的小娘子,是由作者朱三公子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你抢我夫君,我只怨当初没有杀了你。”朱若涵恨得咬牙切齿。 “姐姐怎么还骂我呢?”朱诗音嘴角是浅浅一笑。 父亲入狱,朱诗音的父亲如何落井下石,朱若涵都是知道的。 “啪!”林半夏一个巴掌打过来。 朱若涵摔倒于地,肚子剧烈地疼起来。 “看来姐姐要生了么?”朱诗音俯下身,拍了拍朱若涵因痛苦而扭曲的脸,“那真是可惜了,就这样生出来的话,哪及得上看姐姐剖腹流血过瘾。”
展开全部

重生

凌厉的风如刀片一般,横刮在朱若涵的脸上。

  巴掌大的脸因为数月的饮食不足,苍白如雪,往日润泽饱满的红唇也失去了光泽,干裂出血。

  “侯夫人,您走慢些。”丫鬟紫娟手提玉兔莲花托灯笼,紧紧跟上,“雍亲王对您情深似海,就算您迟到,他也一定愿意救您于水深火热之中的。”

  “我和他约定的时辰,已经晚了。”朱若涵没有听劝,迎风疾走。

  她的丈夫林半夏要致她父兄于死地,几日之前,呈上御状“揭发”吴国公父子通敌叛国,凌云帝龙颜大怒,火速关押收监。

  她无人可求,却在情急之中收到雍亲王书函,说是愿意救她父兄于水深火热之中。

  她岂能不抓住机会?

  因为走得太快,忽然小腹一紧,肚子里那个东西摇摇欲坠。

  赶紧捂住肚子,步伐稍微减慢。

  终于来到河边,果然如书函中所言,停了一艘画舫。

  画舫艳丽奢华,里面只挂一盏灯笼,昏暗如豆。

  朱若涵赶紧和紫娟三步并作两步跨入船上。

  船夫划桨,船身渐渐离岸。

  朱若涵看过去。

  微弱的烛光里,立了一人,宝蓝色长炮,玉色腰带束得他身姿挺拔,玉树临风,正背对着她。

  冷风吹得他衣诀翩飞。

  蓦然地,朱若涵觉得这个背影有些熟悉。

  熟悉到让她害怕。

  他,不是雍亲王!

  “林半夏?”她叫道。

  林半夏缓缓转身,玉盘一样的脸清冷无比。

  “朱若涵,你果真和雍亲王私通!”林半夏理直气壮道,“我不过让奴才交给你一封假的书函,你竟然真的赴会?”

  “侯爷,侯夫人不是来……”紫娟要替主母解释,却被船舱里忽然冲出的几个嬷嬷打了嘴巴。

  “主子说话,哪容得你置喙?”恶嬷嬷们叫道。

  不等紫娟回嘴,已经拿了绳子把她五花大绑了,扔在船板上。

  朱若涵眼神寡淡,看着林半夏,嘴角擒起一抹苦笑,“我早有预感,这是你的奸计。可是为了救我父兄,我只能步入你的圈套,没想到如今还要陪上我的丫鬟紫娟。”

  林半夏一张姣好的脸忽然发皱:“朱若涵,是你有错在先,频繁背着我和雍亲王约会。你明明知道,雍亲王是我的杀父仇人。你作为我的夫人,竟然……”

  “够了!”朱若涵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当年,你林家满门抄斩,若不是我父亲救出了你,养育你长大,若不是我哥哥拼死为你挣得考取功名的名额,你又岂能状元及弟,青云直上?如今陷害他们锒铛入狱的人就是你林半夏!我只是想不到,你为了娶她,竟然可以连我都加害!”

  林半夏目光一闪,杀气顿现:“你父亲养育了我?笑话!他不过是拿我处处做你哥哥的衬托罢了。你哥哥帮助我?笑话!你哥哥不过是在玩弄取笑我这个可怜虫罢了。唯一对我好的人是诗音,可是诗音一直慰藉我,想不到却被你这个恶女打到宫内出血,无法怀孕!”

  朱若涵怔住了,看着这个和自己同床共枕两载的男人,竟像在看一个怪兽一样,陌生极了。

  当初,林半夏状元及第,披红挂银,迎娶她于年华豆蔻,本以为他是为了报恩,想不到一直以来他原是记恨于她的父兄。

  反倒是她的堂妹朱诗音,在他心中形象温柔良善,处处被嚣张跋扈的她欺负。

  “既然如此,当年你已经是状元,公主尚倾心于你,为何你不直接迎娶朱诗音,反倒来招惹我?”朱若涵苦笑着问。

  今夜没有月亮,林半夏侧过身去就看不到他的眼睛,他喉结滚动,说出来的话句句戳心:“就是因为公主倾心于我,我只有娶了你,才可以让公主处处针对你。我和诗音才可以只羡鸳鸯不羡仙。”

  原来当初娶她,只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可叹她的父兄却以为林半夏知恩图报,一诺千金。

  原来,她不过是朱诗音的挡箭牌。如今,更是为朱诗音做了嫁衣裳。

  “事到如今,我也不怕告诉你,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我爱的人只有诗音。我之所以跟你在一起,不过是看中你父亲的势力,可以助我青云直上。”林半夏缓缓地说,“原本,你若是本分守己,我还可以让你一直做我侯夫人。可是你太善妒了,你不能容忍容诗音,多次加害诗音,所以我必须铲除你。”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连我父兄都不放过?”真相袭来,朱若涵站立不稳,苍白小脸迎头直视面前这个熟悉的陌生人。

  “因为你父兄一直在匡助雍亲王。雍亲王是我的杀父仇人,帮助他的人都必须得死!”话音刚落,林半夏抽出宝剑,对准了朱若涵的苍白玉颈。

  朱若涵丝毫无惧,“我不怕死,只是,可怜了我的孩子。他已经足月,我能感受到他是多么地想出来看看这个世界。他也是你的孩子,难道你忍心……”

  “闭嘴。我只要我跟诗音的孩子就足够!”林半夏目光带刀,凌迟着朱若涵的心。

  “等等。”

  从船帐里传出一声娇滴滴的女声。

  朱诗音走了出来,一身粉红襦裙,清秀可人。

  “你怎么出来了?外头风大,你怕冷。不是让你不要出来的吗?”林半夏立马换了温柔口吻。

  朱诗音说:“侯爷何不留下这个孩子?他终归是你的骨肉。并且犯错的只是姐姐,孩子是无辜的。”

  林半夏看向朱若涵鼓起的肚子,目光隐隐有着不忍。

  朱诗音已经不能再生了,林半夏是三代单传,必然希望可以留下后嗣。

  “诗音,你真是贤惠。最懂我的人是你。”林半夏感动极了。

  朱诗音温柔一笑,轻轻拔下林半夏腰间的刀,扔到了朱若涵的面前:“姐姐不是曾经给人剖腹产子过吗?这是姐姐保护孩子的最后机会。”

  朱若涵曾经师从被称为“华佗再世”的邪医荆谷子,医术高超,还未出阁就已扬名天下,多次给难产妇人做过破腹产,可是如今,要她自己给自己破腹产,还是在没有麻沸散的情况下,她如何做得到?

  “怎么姐姐不想要这个孩子了?”朱诗音笑容灿烂,“就算姐姐打得妹妹不能生孩子,妹妹也已经原谅姐姐了,还试着救姐姐的孩子。怎么姐姐自己却要放弃孩子了吗?”

  “你抢我夫君,我只怨当初没有杀了你。”朱若涵恨得咬牙切齿。

  “姐姐怎么还骂我呢?”朱诗音嘴角是浅浅一笑。

  父亲入狱,朱诗音的父亲如何落井下石,朱若涵都是知道的。

  “啪!”林半夏一个巴掌打过来。

  朱若涵摔倒于地,肚子剧烈地疼起来。

  “看来姐姐要生了么?”朱诗音俯下身,拍了拍朱若涵因痛苦而扭曲的脸,“那真是可惜了,就这样生出来的话,哪及得上看姐姐剖腹流血过瘾。”

  原来朱诗音要她剖腹产子,并不是为了救她的孩子,只是为了欣赏她血淋淋的样子。

  “诗音,不要跟她废话,本王不需要她的儿子。”林半夏拿刀刺向船舱。

  船抖了一抖,底下漏了。水一点点地蔓延开来。

  林半夏和朱诗音跳上了另外一只画舫。

  原来他们早就预谋好的。

  假装雍亲王的笔迹给她书信,引她过来,再把船刺漏水了,好让大家都以为,她是发生事故溺水而死。

  而林半夏他们则躲进事先准备好的另外一只船,看着她慢慢挣扎着死去。

  只因她是名医,又是长公主最喜欢的县主,林半夏要她死,总要寻个合适的理由。

  水,一点点涌进船舱。画舫一点点地下沉。

  朱若涵忽然害怕起来。她不怕死,只是可怜了她的孩子。

  虽然他们还没有出世,可是她已经是一个母亲了。

  肚子里的生命似乎预感到不详,剧烈地踢打她的肚子。

  她不识水性,如果船真的沉没,她的孩子必死无疑。

  他自己足月了,已经有着完全的人形。

  用不了几天,他就会从她的肚子里钻出来,响亮的哭泣冲破九霄。

  她不能让他死!

  母爱的力量让她瞬间下定了决心。

  “朱诗音,你要记住你的话,这个孩子以后就是你的儿子!”

  朱若涵说完,从衣袖里掏出最后残余的麻沸散,仰头吃了下去,然后提刀刺向自己的肚子!

  “不要啊侯夫人!奴婢懂水,一定可以救你的!”紫娟拼死要拦住,可是,她全身被绑着,哪里拦得了!

  刀尖锋利,一点点划开肚皮,顷刻间,鲜血淋漓!

  “侯夫人!”紫娟凄厉的声音响彻水面。

  朱诗音连忙用衣袖遮挡双目,接连泛恶心,呕吐起来。

  林半夏忙着照顾朱诗音,竟看也不看一眼借着麻沸散的余力给自己开膛破肚的朱若涵!

  婴儿的啼哭响了起来。

  朱若涵已经是奄奄一息,用最后的力气砍断了绑缚紫娟的绳索。

  “侯夫人,是双胞胎!”紫娟哭着抱着孩子。

  朱若涵只看了那两个婴孩一眼,倒了下去。

  任凭医术再高超,她也是活不下去了。

  肚子已经裂开,血流如注,她没有力气再自行缝合了。

  只是可怜了这两个孩子。

  他们一出生竟然没有了母亲。

  “紫娟,若是可以,求你带他们走,你养他们,总好过被朱诗音欺负。”说完这话,朱若涵的魂魄就离了身体。

  “侯夫人!”紫娟大呼一声。

  林半夏目光一厉,“去把孩子抢过来给本侯爷!”

  紫娟听罢,连忙抱了一个婴孩跳入水中。

  林半夏此行并没预料到朱若涵会用如此激烈的方式产子,因此船上懂水只有一个侍卫,跳到船上,在画舫下沉之前,救下了一个婴孩。

  而紫娟和另外一个婴孩,已经消失不见。

  婴儿的哭声响彻云霄,船完全沉没了,朱若涵的身体被船带进了水中。

  留在水面的只有一团混浊的血泊和破烂的衣角……

打脸

  “孩子!孩子!你们快救救孩子!”

  梦的碎片血腥而迷离,朱若涵看到两个婴孩沉入水中,拼命地伸出手去。

  可是,触上的却是一团带血的水泡……

  “三姑娘,三姑娘。”细碎的声音传来,朱若涵立马睁开眼睛,抓住的却是一双嫩白光滑的手。

  这双手,真像朱诗音的!

  朱若涵连忙甩开了手,抬头却看到一张陌生的脸!

  “你是谁?”朱若涵的嘴唇动了,却没听到声音。

  “三姑娘,我是听琴啊。”那女孩约莫十二三岁,巴掌大的小脸,瞪大了眼睛,急的都快哭了,“姑娘,莫非您真的被二姑娘打傻了?连奴婢都不认得了!”

  “二姑娘?奴婢?听琴?”朱若涵重复了一句,发现自己声音断了,发不出来。

  难道她变哑巴了?

  原主的记忆不安分地重重袭来。

  原来,朱若涵的魂魄进入了五年后的定国公府长房嫡女周太平的身体里。

  定国公爷祖上有从龙之功,可世袭爵位,只是到了这一代,老国公爷不爱朝堂爱经商,娶了大皇商之女陈氏,故而在官场上有些没落了。

  老国公爷一共三个儿子,周太平是老大原配的女儿,老大周似玉,为人风流倜傥,家里除了正室还有三个姨娘。

  原配在生周太平的时候血崩而死,没多久周似玉就迎娶了续弦林氏。

  因为林氏是小门小户出生,故而在定国公府上不受重视。虽然照顾前妻的女儿周太平也算是尽心尽责,可却总被人欺负。

  此时,周太平之所以会躺倒在床上,乃是被周似玉的柳姨娘生的女儿周依琳从假山上推下来还踢了一脚在头上,当时就气绝身亡,而朱若涵的魂魄才得以趁机进入,取代周太平。

  至于声音发不出来,乃是数月之前,吃了柳姨娘给的木耳红枣汤被暗暗毒哑的。

  恰巧的是,周似玉和朱若涵的父亲吴国公曾经是战场上的好兄弟。

  此番吴国公入狱,吴国公府被清理门户,周似玉因为帮着说了几句好话,差点被皇上罢了官,幸好太后娘娘求情才作罢,可也因此失去了世袭罔替的资格。

  皇上下旨,定国公府只能袭爵到老公国爷为止。周似玉将不能承爵。

  理清了这些,朱若涵唇边浮起一抹苦笑。

  前世自己被堂妹和夫君所害,想不到重生的原身依旧被父亲纳的姨娘和姨娘生的庶女所害。

  可是这一世,她不会做善良软弱的糊涂虫!

  她要保护好自己,更要救回吴国公父子,找到双胞胎儿子,为前世的自己报仇雪恨!

  入目的是翡翠色绣了江南早春图的床帐,屋内琳琅小巧的香炉,黑漆漆的紫檀木书桌,水汪汪的银瓷铜镜,无一不显示了原身的身份尊贵。只是屋内再无其它,看起来空荡荡的,可怜得紧。

  终归是因为没有亲娘,林氏虽好,可却不会为她争取什么,柳姨娘的女儿过来抢了她满满一盒的珠钗,那是她母亲的嫁妆,原身懦弱,林氏也不敢多说什么。

  正想着,忽然听到门口有声音。

  “老夫人去清修前就说了,每日姑娘的吃食必须要齐全,你这小蹄子,只拿了这么点算什么?难不成被你偷吃了?”这是听琴的声音。

  “什么偷吃了?厨房里拿过来就是这些,姑娘都没有意见,你着什么急呀?”那声音懒散而漠然。

  “红月,你分明就是欺负姑娘不能说话!你倒是忘了,当初你在外院做洗盆子杂役,就是我们姑娘心好,让你进了内院的!如今你忘恩负义,二姑娘给了你什么好处,你竟联合她一道欺负姑娘?”听琴的声音响亮而正义。

  周太平走了出来。

  她不能说话,却不代表不能打人。

  看着红月懒散不敬的脸,她把红月当成朱诗音,趁她们争吵不备,拿起那碗稀得像水一样的咸菜粥,淋在了红月的脸上。

  “啊!”红月发出一声声惨叫。

  这稀粥还是滚热的,红月立马就毁了容,不敢相信地看着周太平,“你,你……”

  听琴连忙站到周太平前面,拦住冲过来要打人的红月,“你干什么?主子打了你,莫非你要跳起来打主人?你哪里来的狗胆?”

  红月捂了脸失声痛哭,“我的脸,我的脸!”

  她还指望着借美貌爬上周似玉的床,成为他第五门姨太太呢,如今看来是再也实现不了了,如何不气,本就没有把一向懦弱的周太平看在眼里,“看我不撕了你的脸!”

  “你敢?”听琴拼了死去拦着。

  红月推开听琴,拿了块石头要打周太平。

  周太平淡淡一笑,果然是个恶奴啊。这原身都被欺负成什么样了,连个奴婢都可以打她!

  周太平轻轻一闪就躲过去了,勾起一脚,红月就跌倒在了地上。

  那块石头落下,正好打在了她自己的头上,把她敲晕了过去,血流了出来。

  “姑娘,你没事吧?不要看,不吉利的。”听琴连忙上前,伸手遮了周太平的目光不看一地的血。

  却见周太平镇定自若,目光如星,丝毫没有过去的软弱可欺,好像变了个人一样,抓了听琴的手,在她手心写道:“好姐姐,祖母和父亲都不在,母亲可以为我做主。”

  听琴恍过神来,明白了意思。

  红月既然是二姑娘周依琳的奸细,此番被她打晕还毁了容,只怕早又人传到周依琳耳朵里。

  周依琳性情急躁,只怕吃好了午膳就会过来打周太平,周太平身子骨小,不是周依琳的对手,这时只有联手周似玉的续弦林氏,才有机会自保。

  听琴很奇怪周太平怎么能想得那么通透,不过眼下紧急,听琴几乎是狂奔而去,硬是把在用膳的林氏给找了过来。

  看到这等场面,林氏心慌了。

  红月是柳姨娘安插在周太平身边的心腹,林氏早看出来了,无奈柳姨娘非常得宠,并且柳姨娘的出身,比林氏还高了一头。

  林氏一向是哪方都不敢得罪,如今看到周太平竟然把红月打成这样,只怕骄横跋扈的周依琳是断然不肯就这样算了。

  周太平把林氏的细微感情都看在眼里,递过去一张宣纸。

  上面,是周太平书写的整整齐齐的雪花小楷。

  林氏看了内容,顿时脸色一白,大惊。

小说《哑医嫡女:九千岁的小娘子》 第1章 重生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舒怀小哥哥点评:

看完《哑医嫡女:九千岁的小娘子》这本书,我长呼一口气,柔和的日光温柔的洒照在我的头顶,形成一个光圈,朱三公子的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