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医色倾国:爆宠摄政王妃

医色倾国:爆宠摄政王妃

主角:欧阳静,岳明君 作者:甜猫猫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2-09 20:01:02

《医色倾国:爆宠摄政王妃》小说情节波澜壮阔,甜猫猫主要说的是:听了岳明君这话,欧阳静没有再多言,只是颔首,示意芷湘把药方交给了太子。太子完成了任务,取悦了美人,心满意足。“殿下,你说那个蠢女人会不会在药方上动手脚?”欧阳雪一身红衣如火,依偎在太子的怀里。太子揉着她若软的腰肢,心猿意马,“雪儿放心,我早就命人拿给太医院的人看过了,并无问题,也许这只是欧阳静故弄玄虚,你呀,就安心等着当天朝第一医女,等你扬名内外,我也好有机会向太后提议,纳你为妃。”
展开全部

2-她变了

欧阳雪见欧阳静和平时不同,竟敢这么对待自己,真是反了天了,登时就红了眼,想也不想也抬手就要打欧阳静,只是想不到,原先任由欺负的女人,竟然一把攥住了她的胳膊,力气大的让她半点挣扎不得!

“你……欧阳静你敢这么对我……太子殿下不会放过你的!你最好清楚谁在太子心里才是最重要的!”欧阳雪气得浑身发抖。

欧阳静不为所动,语气凌厉地命令道,“出去。你再多说一句,今日之事,我就如实禀报太后!你应该清楚,我是太后亲自挑选的人,你对我不敬,就是不敬太后!”

说着,欧阳静将欧阳雪的手狠狠一推,欧阳雪一个没站稳,整个人都翻倒在地:“欧阳静!”

欧阳雪虽然恨不能和眼前的贱人拼命,但欧阳静的话却十分有威慑力。

没错,她就算依仗太子,也不敢得罪了太后!

就是不知道平时的受气包,如今是吃错了什么药了!

也罢,等她找来太子哭诉,看看还有没有这女人的好果子吃!

入夜,月明。

欧阳静刚在屋内打点好一切,准备宽衣就寝时,哭哭啼啼的欧阳雪真随着太子来了。

“殿下,你快给我做主,”欧阳雪娇滴滴地拉扯着太子的衣袖,低声啜泣道:“我也是为了照顾大姐才搬进来的,但是大姐一直看我不顺眼,我方才只是叫人给她收拾屋子,谁知道大姐就冲进来打了我……”

岳明君一路看着欧阳雪那含羞带怯的模样,心头早就痒得厉害,真恨不得立即就抱着可人儿亲热一番。

可听到她哭诉的内容,又是十分不可置信。

他还以为欧阳静已经被自己失手杀了,如今欧阳静没死,那倒也省了麻烦,只不过,她竟敢欺负雪儿,这病猫,也学会反抗了吗?

也罢,本来要不是太后逼婚,他怎么也不会娶这么个无趣的老女人,若欧阳雪说的属实,看他一会儿不好好治一治这女人!

“恭迎太子。”欧阳静远远就看到了来人,简单收拾一番,便早早等在了门边。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她顺从的脸上隐藏的一丝幽冷的笑意。既然该来的躲不掉,她也无需……再给这些人留面子!

“欧阳静!可是你出手打了雪儿?”

男人语气并不大好。

欧阳静低着头,却很是温言软语:“太子误会了,我受了伤,妹妹以为我死了,抢了我的房间,我回来后,妹妹却不知怎地不肯离开,可能言语上妹妹是无心的,她出手摔我东西,大概也是脾气太急了点。”

欧阳静这一番顾左右而言他,让欧阳雪顿时红了脸,她连忙想要开口,却被岳明君抢先:“好了!欧阳静,既然你伤得不重,就先回府修养吧,太子府内即将大婚,见了血光也不吉利!”

岳明君本想好好教训欧阳静一番,可不知怎地看到眼前的女人换了衣装,打扮的也十分明艳动人,心中竟有几分愧疚起来。

但这感觉还是抵不过对这婚事的反感,算了,就让这女人先眼不为净!

听了岳明君的话,欧阳静扬起脸,微微一笑,“这样也好。只是民女以为,民女来的时候,给太后请了安,如今要走,自然也要去给太后娘娘道个别,但……若太后问起我额头的伤,恕民女愚钝,不敢欺瞒。”

“欧阳静,你胆敢拿太后娘娘威胁太子!真当太子会怕?”欧阳雪听到欧阳静此言,气的当即厉声厉色。

欧阳雪一句话正中太子下怀。

谁人不知道,太子一向最忌讳谁拿太后娘娘的身份压他。

听到这话,他对欧阳静最后那点愧疚一下便烟消云散了,但还不等太子说话,欧阳静突然惊声:“三妹好大的胆子,竟敢如此离间太后娘娘和太子殿下!这样的话传出去,知道的说妹妹气话,不知道的还以为殿下对太后生有怨怼!”

欧阳静的话立刻吓了岳明君一身冷汗,再看欧阳雪的时候,目光里竟然有了一丝责备。

欧阳静说的很对,欧阳雪的话传出去,他和祖母一定要生出许多嫌隙来,还嫌最近的事情不够多吗!

“殿下,你别听她胡说,我……”欧阳雪哪里想到会被倒打一耙,吓得一下就花容失色,双眼红了。

“好了,雪儿,我们先回去吧。”岳明君知道他府上少不了太后安插的眼线,自然不想今日的话传出去。

“可是,这房间……”欧阳雪迟疑着,不甘心。

“来人,给三小姐重新安排一房寝殿。”太子挥挥手,阻断了欧阳雪的话。

罢了,欧阳静这女人注定只是牺牲品,一间寝殿,给了她又如何?

欧阳雪嘤嘤哭了起来,但是太子决议已下,她也不能再说什么,只好狠狠瞪一眼欧阳静,欧阳静,来日方长,我们走着瞧!

…………

夜深,太子宫内又恢复了寂静。

“小姐,真是太解气了,三小姐这些年这么嚣张,都是以为你好欺负,你如今不怕她了,看她还敢不敢乱来!”芷湘正为欧阳静宽衣铺床。

欧阳静微微一笑,问道:“让你熬的药好了吗?”

“好了!”芷湘立刻取来一碗汤药:“只是,小姐,你真的不需要去请太医来看看吗?”

太医?怎么用?

她自己就是最好的医!

欧阳静莞尔,默默喝完苦药,这药活血化瘀,她自信不出五日,额头就能光洁如初。

想到五日后,欧阳静心中不觉畅快起来,欧阳雪,我的好妹妹,一直以来被家里当做妙手无双的绝世奇才……想必没了她这个幕后高手,这第一医女的名头,呵,大概,也顶不了多久了吧?

“明日,我要你办一件事……”欧阳静看向芷湘,在她耳边悄悄说道。

将事情安排下去以后,欧阳静就径自养神睡去,隔天天亮,没有惊动任何人,她就拿着当初进宫的令牌离开了皇宫。

摄政王府上,一只飞鸽掠过。

墨隐接过飞鸽,取下绑在脚上的纸条,递给了正在一笔一划稳稳书字的摄政王,宇文枭。

“王爷,太子宫的。”

高大尊贵的男人接过纸条,一目十行,从来如覆冰霜的脸上,竟然有了一丝浅淡的表情,半晌,他声音沉下,“高老夫人病情如何?”

“寻了欧阳府上的第一医女欧阳雪医治,听闻三剂药即可痊愈,五日后就是第三剂药了,若真的痊愈,那欧阳雪的医术就彻底扬名整个王朝了。”

墨隐好奇王爷为何突然对高将军母亲的病情如此关注,难道是要整合高将军的势力?

他好奇,却不敢多问,这世界上没有人能琢磨透王爷的心思,所有企图琢磨的人,都没能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

太子宫里,为了安抚欧阳雪所受到的委屈,岳明君疼爱了她一次又一次,连着三四日,两个人都腻在一起,到了第五日,欧阳雪才在丫鬟的提醒下,想起了高老夫人的病,从前都是她哄骗欧阳静,替自己开药方,如今若是再让她向以前一样在欧阳静面前扮演一个好妹妹,她可做不到,可是如果不哄她开第三剂药方……

老夫人难以病愈,她还怎么扬名?

3-庸医害命

晨起,一向平静的欧阳府,今日很是不平静。

“欧阳静呢?”太子一早就来到欧阳府,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替欧阳雪求药方。真是的,要不是四处找不到欧阳静,他都不知道这女人竟敢擅自离了太子宫!

不过,还真是意外,若非欧阳雪告诉了他,他还不知道欧阳静竟有这种用处,原来欧阳雪第一医女的名号,全是靠的这个蠢呆的女人!

也罢,只要欧阳雪满意,让欧阳静这女人多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又能怎样?

“大小姐还没起,太子殿下,您稍等。”芷湘把岳明君请到厅堂里喝茶,说的话,完全是欧阳静的吩咐。

太子有些不满,轻哼了一声,却也耐着性子没有硬闯。

房间里,欧阳静刚把额头的纱布揭下,额头早已经光彩如初。

原主的记忆里有很多各式各样的珍奇药方,她随手配了珍珠膏来用,皮肤竟然真的变得越发的白透晶莹。

“大小姐越来越漂亮了。”芷湘来到门口,一看到欧阳静,就不由地惊叹!

才短短几日,自家小姐竟然变得越发美艳动人了!怎么看这都是欧阳静,但怎么看,又好像不是了。

欧阳静换了一身白袍,轻灵飘逸,面容沉静地走向厅堂。

太子殿下正等得无聊,忽然看到这样的欧阳静,竟然看愣了一瞬。

“殿下找我何事?”欧阳静在太子惊异的目光中淡然地坐下,不卑不亢。

岳明君回过神,语气下意识缓和了三分,“我来取高老夫人第三剂药方。”

“祭司大人说过,婚前见面,不吉。”欧阳静莞尔一笑,不急不缓的将太子之前的话,如数还给了他。

太子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语气一下变得不好,“我知不吉!我取了药方便走!这次的药方对雪儿很重要,你也别磨蹭,否则婚后……有你好看的!”

欧阳静嘴角扬起轻蔑的笑,“给你也可以,毕竟医者父母心,我欧阳静医德仁心。只不过第三剂药方的服用方式与前两次不同,我得亲自跟过去,否则……弄不好要出人命的。”

太子只当欧阳静是故意找茬,全然不在意地挥挥手,“就不用你过去了,快要大婚了,你还是安分守己一点,至于服药,我会派太医院的人陪着雪儿同去,不需要你多挂心。”

听了岳明君这话,欧阳静没有再多言,只是颔首,示意芷湘把药方交给了太子。

太子完成了任务,取悦了美人,心满意足。

“殿下,你说那个蠢女人会不会在药方上动手脚?”欧阳雪一身红衣如火,依偎在太子的怀里。

太子揉着她若软的腰肢,心猿意马,“雪儿放心,我早就命人拿给太医院的人看过了,并无问题,也许这只是欧阳静故弄玄虚,你呀,就安心等着当天朝第一医女,等你扬名内外,我也好有机会向太后提议,纳你为妃。”

“太子您对雪儿最好了。”欧阳雪说着,又和太子旁若无人地亲密起来。

两人软帐缠绵,差点就耽误了给高老夫人诊治的时间。

欧阳雪被尊为第一医女,名声在外,排场向来很大,如今去高府救命,自然更是前呼后拥,而高家因为老夫人病情好转,都视欧阳雪为恩人,对她非常热络。

不多时,欧阳雪带来的第三剂药方被熬好,可谁没想到,就在老夫人服下不久之后,忽然吐了一口黑血,就不省人事了!

欧阳雪这下可是慌了神,可是她再怎么强装镇定,顾左右而言他,凭借三脚猫的医术,怎么也看不出老妇人的病情。

连忙用眼色求助于太子派给她的两位太医。

太医一把脉,当下脸色也是吓得煞白,“老夫人这是……这是,这是断了气了啊……”

一直焦急万分、陪同在高老夫人床边的嫡长孙高骁一听,当下便气的一根长枪指向了欧阳雪的咽喉,“欧阳医女,你不是保证药到病除的吗?为什么我祖母刚才还好好的,被你拿来的新药一喂,现在竟然没了命去!”

欧阳雪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一下子吓得魂不附体,动也不敢动的颤声:“没可能的,我,我给的确实,确实是救命的良药啊……怎么,怎么会这样……”

“你开的药方,你难道不知道服用了会怎样?”高骁现在只有愤怒,根本不肯听从旁人阻拦,只抓着欧阳雪不肯放。

“这药,这药不是我开的!”欧阳雪终于反应过来,连忙大叫:“是……是欧阳静!这药方是她给的,之前的也是她……真的不是我,你若寻仇,去找她!”

众人一听,俱是一愣,倒是高家的主母,高夫人心思剔透,马上喊了管事,“快去请欧阳家大小姐!”

欧阳府上,欧阳静正在陪欧阳老夫人赏荷花。

却在此时,听到丫鬟慌慌张张通传,“回老夫人,高府夫人派人请大小姐去府上医病。”

“静儿?雪儿不是已经过去了吗?”欧阳夫人狐疑地看向丫鬟。

“高老夫人吃了药忽然断气了,三小姐说药方出自大小姐之手,叫大小姐过去……”丫鬟一五一十地说。

“荒唐!”欧阳老夫人一惊,立刻一脸愤怒地瞪向欧阳静,气的连连用拐杖戳地:“你这……你这败门星!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我知道你不满这几年雪儿名头渐扬,可你……你怎么也不能在药方上动手脚!”

欧阳静退开半步,垂头平静的听指责,不言不语,没有任何辩驳之意。

亲祖母竟然连问都不问,就认定了是她惹祸,还有什么好浪费时间解释的必要?

毕竟,在欧阳静的记忆里,自从她母亲去世,整个欧阳家,都只偏心宝贝着欧阳雪。

“咱们府上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罢了,我这一把年纪,这把老骨头还得给你们收拾烂摊子!”训了欧阳静半晌,欧阳老夫人还是重重叹下一口气。

高家手握兵权,是除了摄政王外,最有权势的武将。

欧阳家怎么敢得罪这样的人物。

所以不到半个时辰,欧阳老夫人就陪着欧阳静一起匆匆赶到高府。

高骁仍拿着长枪拦着欧阳雪,高家乃是将门,太子宫中的人也得敬畏三分,欧阳雪怕得极了,缩着身子逃窜躲藏,原本娇俏明艳的模样,早已是灰头土脸,凌乱不堪。

“骁儿!不得无礼!”见到欧阳老夫人来了,高夫人忙看向高骁,又立即走过来扶着欧阳老夫人的手臂,“事出突然,又实在紧急,迫不得已连老夫人都惊动了。”

“这本就是我欧阳府上分内之事,出了这样的事情,老妇这条性命给高家拿去赔罪也是应该的!”欧阳老夫人痛心疾首的看了看远处的床帐,高老夫人僵直的躺在床榻上,看起来丫鬟所言非虚。

高夫人没有出声。旋即,欧阳老夫人看向欧阳雪:“雪儿,你快说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三剂药即可痊愈吗?怎会救人不成……反而让老夫人丧命?!”

说着,她深深看了欧阳静一眼。

她自然是相信雪儿的医术的,所以方才丫鬟的话她早就深信不疑,这时候质问欧阳雪,只是为了让她推出欧阳静,自己能更好的保全住她最得盛名的孙女!

至于这个不争气的欧阳静,就让她和自己一同给死去的老夫人赔罪吧!

小说《医色倾国:爆宠摄政王妃》 第2章 她变了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陶宁呀点评:

《医色倾国:爆宠摄政王妃》这本小说不小白,语言精炼有韵味人物性格塑造的有特点,不自带主角光环,是难得的一本好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