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第一战王

第一战王

作者:伍包子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2-13 14:02:53

这本书《第一战王》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一个中年妇女从叶家院子里急忙走出,这妇女年约五十岁的样子,步履充满急色。 “天海,你又跑出来喝酒了,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你的病,不能再喝了。”那妇女来到跟前,冲叶天海无比愤怒的说道。 她却是忽略了叶天海身边的林战。 那叶天海一番苦笑,道:“韩媛,你看他是谁。” 韩媛是叶天海的妻子,叶子媚的母亲。饶是她第一眼看过去,也并未认出林战。反之细看以后,韩媛脸色随之一变,内中囊括震惊之色。
展开全部

第4章

酒店舞会不欢而散。

  四方宾客,匆匆散开。

  酒店外的街道上,人来人往。秋风卷起阵阵凉意,吹散了云卷云舒。大雁南飞,给天空美眷了一幅彩画。

  那风,那云,那雁,好似载歌载舞一样。

  雁过留声。

  云过留念。

  风亦传情。

  东南大街,繁华依旧。

  ……

 “战王,是否杀了秦家众人?”

  江市大酒店门外。

  当林战从酒店出来,魏炎等人已经站在一辆商务车旁等候多时。

  酒店内发生的事情,魏炎也自是知晓。天鹰在江市的能力,远不止于此。

  “暂时不用,等事情调查清楚再说不迟。”林战上了车,示意一下魏炎开车离开。

  “接下来,去哪?”魏炎发动车子,询问道。

  “叶家人,现在过的怎么样了?”林战道。

  “不太好。”

  魏炎摇了摇头。

  他来之前已经对叶家上下进行了一番调查。

  如今叶家的人,在失去叶重天以后,几乎已经快要倒了下去。

  魏炎回道:“如今的叶家,上下并不一心,老大、老二、老三分崩离析。据说叶家老宅,有人在逼迫他们卖掉。”

  林战深呼了一口气。

  叶家,他五岁的时候进入这个家族,开始了新生活。

  往事历历在目。

  当初,林战来到叶家以后,被叶重天过继给叶家老三当儿子。叶家老三名叫叶天海,妻子韩媛。叶天海一生膝下无子,只有一个女儿名叫叶子媚。

  林战从小和叶子媚青梅竹马,做了十一年的异姓姐弟。

  虽说叶天海和韩媛对林战时常打骂,但叶子媚,是实实在在的对他好。

  后来,叶重天得知老大和老二两家害怕林战夺走叶家财富,想要将林战除掉,所以,他便将林战悄无声息的送走。

  没有人知道林战去了哪里,叶重天也并未提及。

  “想当年,我在叶家与叶子媚青梅竹马,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虽说继父继母对我不算太好,但毕竟也有养育之恩。”林战开口说道。

  “那,战王,去叶家?”

  魏炎问道。

  有道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叶天海夫妇,也算是自己的师父吧,没有他们,也便没有今天的自己。

  “那就,回去看看吧!”林战说道。

  “好!”

  魏炎点了点头。

  ……

  江市,八角胡同。

  这是一条江市出了名的小巷子,这条巷子很大,巷子的两边,如同热闹的街道一样,行人不断,摆摊的商贩络绎不绝。

  穿过热闹的八角胡同,便是一处广场,广场之后,就是曾经威震江市的叶家。

  叶家之大。

  叶重天当年坐镇一方,在江市,一家独起,众臣叩拜。

  如今的叶家,已不再如曾经一般犀利。

  林战穿过这条八角胡同,来到了广场上。对面,是叶家的巨大庄园,虽说庄园别墅依旧,但七年的时间,变化的实在是太多了。

  林战的车子刚刚驶来。

  但却见叶家的大门外,停着数十辆豪车。

  林战看到一个满身邋遢的中年男子。此番,这男子手中拿着一瓶二锅头,正在仰头大喝着。

  他猛灌一口酒,打了个饱嗝。

  接着,便是吟诗一首:

  “弃我去者,昨日之事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事多烦忧。”

  “哈哈哈。”

  “哈哈哈。”

  男子笑着,再次痛饮一口,仿似要将昨日之事,今日之事完全遗忘一样。

  林战看到此处,不免从车上下来,加快步伐,内心深处,一阵阵的触动。

  这男子他认了出来,是叶重天的三儿子,名叫叶天海,他是叶子媚的父亲。叶天海在叶家排行老三,是最小的一位,膝下,只有叶子媚一个女儿,并没有儿子。

  以至于,叶家的财产,几乎与他擦肩而过。

  林战被叶重天收留,过继到了叶天海的名下做儿子,这叶天海夫妇虽说以前对林战嘲讽辱骂。但,不得不说的事实,若非叶天海夫妻,他在叶家活不到十六岁。

  林战大步走了过去。

  这时。

  他开口道:“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一句话落下。

  正在门口摇晃不绝,大口喝酒的叶天海当即转过身子,低喝道。

  “你这小子好没礼貌,老子正在此借酒消愁,你却说什么举杯消愁愁更愁,你这不是在凉我心吗?”

  叶天海话毕。

  当此番目光落于林战身上,他却是一怔。

  手中二锅头酒瓶,锵然落地。

  哗啦!

  清脆的声音传来,酒瓶碎裂,酒水洒了一地。

  叶天海看着面前那人,脑海中涌现出那人,一幕一幕的回忆,让他瞬间惊醒。

  风四起。

  大风如蛇。

  ……

  “你……你回来了?”

  叶天海怔然说道。

  面前的男人,身材魁梧,英姿飒爽,和七年前骨瘦如柴的小儿,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林战望着叶天海。

  叶天海因膝下无儿子,妻子韩氏又无法再生,所以内中苦闷无从诉说,时常借酒消愁。

  虽说曾经的他时常醉酒之后打骂自己。

  但不得不说的是,林战念书、在叶家穿衣吃饭,也都是叶天海提供的。

  人,要懂得知恩图报。

  尤其是十年的养育之恩。

  “虽说不是你的亲儿子,但一日为父,终生为父。父亲,你喝酒的毛病,还是没有改变。”林战微微一笑。

  “兔崽子。”

  叶天海不由暴怒一声。

  他的拳头猛然攥起,朝林战打了过去。

  林战不躲不闪。

  但叶天海的重拳,在落到他面前的时候停了下来。

  林战道:“我说了,你还和以前一样,喜欢喝醉酒以后,动手打我。”

  叶天海怔然,拳头便收了回去。

  “你他妈长大了,老子已经打不过你了。你当初离家出走七年,我们都以为你不会再回来了,想不到,我还能够再见到你。”

  叶天海擦了一把满是胡渣的嘴。

  林战道:“不管怎么说,我们,也还是父子。

  “不是了,你不是我叶天海的儿子。”叶天海果断回绝道。

  林战笑而不语。

  但就在此时。

  几辆豪车从远处驶来,停在庄园之外。车上,下来几个雍容华贵之人,大步走进叶家。

  叶天海看到此处,脸色极为难看。

  “天海。”

  叫声响起。

  一个中年妇女从叶家院子里急忙走出,这妇女年约五十岁的样子,步履充满急色。

  “天海,你又跑出来喝酒了,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你的病,不能再喝了。”那妇女来到跟前,冲叶天海无比愤怒的说道。

  她却是忽略了叶天海身边的林战。

  那叶天海一番苦笑,道:“韩媛,你看他是谁。”

  韩媛是叶天海的妻子,叶子媚的母亲。饶是她第一眼看过去,也并未认出林战。反之细看以后,韩媛脸色随之一变,内中囊括震惊之色。

  “林……林战?”韩媛道。

  “七年不见,你老了不少。”

  韩媛确实苍老了很多,如今的她,不再如以往一般高贵华丽。

  然而此番。

  韩媛却是雷霆大怒,怒道:“林战,你这个白眼狼,你还有脸回来?当初我和天海还有老爷子将你养大成人,你居然不辞而别,如今七年过去了,你怎还有脸回来?”

  事实上。

  林战的离开,让叶天海和韩媛夫妇寻找了好一阵子,而叶子媚,更是整日以泪洗面。

  “好了,别扯这些没用的。林战,你回来做什么?如果是要钱的话,很抱歉,我没钱。而且,老爷子已经死了,叶家,没有人再给你钱了。”

  叶天海开门见山。

  林战摇了摇头。

  “我见叶家庄园外停着不少豪车,想必今天,叶家定有事发生。不然的话,你也不可能独自一人在外买醉不是?”林战道。

  “我们叶家和你再无半点关系,林战,这里不干你什么事。”

  韩媛将叶天海拉开。

 保持距离。

  林战也并未生气。

  毕竟当初自己离开,是老爷子的主意。而叶重天,也从未向他人提及。

  ……

  短暂沉默。

  叶天海轻叹一声。眼神中,流露出无尽的愤怒、恨意以及痛苦。五味杂陈,似乎更为贴切的来形容。

  “你爷爷死了。”

  叶天海轻轻开口。

  叶重天死了,死于四个月前,林战已知晓此事。

  但他不知晓的,是今天叶家因何来了这么多豪车?

  “然后呢?”林战问道。

  “叶家,倒了。江市北爷要将叶家老宅给抢走,进行招商引资。你奶奶沈氏,带着老大老二,将叶家老宅拱手相让,今天,他们来这里规划准备拆掉这里。我拦不了,只有买醉,但愿一醉不复醒,父亲数十年基业,烟消云散。”

  叶天海怅然说道。

  叶重天死后,叶家由叶重天的妻子,叶家老奶奶沈君掌管。

  江市坐镇一方的北爷和秦家联手,对叶家的老宅打了主意。而时任叶家家主的沈君,为了讨好对方,决定将老宅给让出去。

  叶家老宅,乃是叶重天数十年打拼出来的。

  公司和财产可以丢掉,但家,断然不能丢。

  听闻此事,林战道:“北爷,又是何人?”

  “北爷,名叫吴臣北,是江市一方势力的大佬,和秦家联盟。他们,想要将叶家的这套老宅,据为己有。”

叶天海解释道。

  话音落下。

  就在这时,一辆豪车从外面远道而来。豪车在叶家大门外停下,车上,下来了五个人。

  当看到这辆汽车,但见韩媛身体一阵颤抖。

  就连叶天海,也绷紧了神经。

  “他们来了。”

  韩媛已经给吓得哭了出来。

第5章

从车上下来的,是一个一身正装的平头中年,在他的身旁,则跟着四号弟兄。

  每一个人,都是一副凶神恶煞之色。

  ……

  随几人下车。

  “陈爷,您……您来了?”

  韩媛看到此人,恐惧中强行挤出了一丝笑意。

  “哼!”

  而那叶天海则冷哼了一声,别过了头。

  韩媛见状,连忙道:“天海,你在干什么?还不快给陈爷打声招呼?”

  叶天海心有不悦,自然是未曾招呼。

  而那平头中年,依然是大步走来。

  “叶天海,北爷给你一天的时间,让你滚出叶家老宅,你为何,还在这里居住?你当真我陈奎平,不敢杀你?”中年淡淡说道。

  提及北爷这个名字,韩媛浑身巨颤。

  就连叶天海的手也在颤抖着。

  “陈爷,你放心,我们马上就搬,马上就搬。”韩媛脸上堆着笑容,未敢与之对视。

  倒是叶天海,怒火连连。

  这股怒火,却是发泄了出来。

  叶天海喝道:“这叶家老宅,是我父亲的基业,我凭什么要让给你们?”

  此言一落。

  那叫陈奎平的平头中年,目光一寒。

  “叶天海,北爷想要得到你叶家老宅,你就必须要让出来。你以为你叶家,还是当初的叶家吗?我要你死,你不得不死。”陈奎平不动声色。

  叶重天死去。

  叶家,已成为众矢之的。

  树倒猢狲散。

  这陈奎平是江市北爷的人,北爷名叫吴臣北。吴臣北占据一方,势力颇大,并且与秦媚是至交联盟。失去叶重天的叶家,受到了吴臣北的关注。

  叶天海心中有恨。

  他想破口大骂,他想杀了这些人,然他并无这个能力。

  但见叶天海语气很冲,韩媛一边不停的推他,想让他给陈奎平说两句好话。

  有道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可叶天海这暴脾气,哪里能够忍受。

  当下,粗口由心来。“陈奎平,我叶天海是不会搬走的,想要拿走叶家的老宅,你就从我尸体上踏过去,否则,你休想动叶家老宅一下。”

  “哟,口气不小。”

 自陈奎平的身边,走出来一人。

  这人是陈奎平的手下,见叶天海这么说,当下冷道:“叶天海,你不过是一卑微的地上爬虫而已,让你死,你就死。你的死活,决定在北爷的手中,你敢在这里撒野,信不信我杀了你。”

  “这位爷……”

  “我借你十个胆,你动他一下试试。”

  韩媛正要哀求。

  一道声音打断了她的话。这话,是林战说的。

  韩媛转过头看向林战。

  若非她出声,韩媛只怕一时忽略了他的存在。

  ……

  “林战,你在胡说什么?你快给我走。”

  韩媛立刻冲林战喝道。

  叶天海似乎也不想将此事牵连到林战身上,开口道:“林战,叶家之事与你无关,你赶紧离开吧,以后,不要再回叶家。”

  林战并无动作,饶有趣味的看着方才说话之人。

  那陈奎平的手下也似是第一次被人给怼了一句,显得极为愤怒。他看着林战,却是道:“小子,我不管你是哪里来的,但只要你敢管叶家的闲事,我得让你死。”

  “我让你动叶天海一下试试。”

  林战不动声色。

  语气,极为冰冷。

  韩媛和叶天海夫妇一阵惊讶,未曾想到,林战的身上,此刻居然散发出一股气势。

  这气势,令人感到极为的不自在。

  陈奎平的那手下似乎是下不来台面。

  只见他一声冷笑,上前推了叶天海一把。叶天海本身已有三分醉意,被他一推,直接跌倒在地上。

  “小子,老子动他了,你能拿我……”

  他的那句怎么样未曾出口。

  突然间。

  噗嗤一道声音传来,却是林战那戴着白色皮手套的右手,直接穿透了他的胸膛。

  刹那间。

  发生的实在太快。

  那人浑身一震,双目呆滞,脸上的表情逐渐凝固。他未曾想到,就在这顷刻之间,决定了自己的命运。

  “我……我……”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话。

  林战嘴角勾了勾,他的右手抽回,脱掉手上的白色手套,又换了一只新的戴了上去。

  而那人,变作了一具尸体倒在了地上。

  这一幕,让韩媛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叶天海也只觉内心深处一阵阵的翻滚,眼前的一幕,让他恍若幽梦!

  ……

  转念间死去一人。

  饶是那陈奎平定力极强,也在瞬间被震住,当下无比惊愕的望着林战。

  “你……你是什么人?”

  陈奎平对叶家了解至极。

  却从未见过眼前这个男子。一身风衣,戴着一双白手套,其气势雄厚。

  不过。

  陈奎平的这句话,林战倒没有回答他。

  “杀了。”林战整了整风衣的衣领,转身朝叶家走去。

  韩媛和叶天海相视一眼。

  但这时。

  时任林战麾下,天鹰五大战术核心之一的魏炎带着几人从远处走了过来。

  几人将陈奎平围住。

  “两位,血腥场面不便观看,请离开吧。”魏炎冲韩媛和叶天海说道。

  夫妻二人满脸惊憾。

  却不知这几人,从何而来。

  但听得这话,两人立刻向林战追了过去。

  而在叶家大门外。

  陈奎平仿佛感受到了威胁,看着围来的几人,陈奎平道:“你们是什么人?我可是吴臣北的手下,要是不想死,立刻给我让开。”

  魏炎嘿嘿一笑。

  “杀的,就是吴臣北的手下……”

  ……

  时下,叶家大院里聚集着二十多个商人,这些都是与吴臣北、秦家联盟,想要开发叶家老宅的商人。

  他们在规划叶家老宅如何拆掉。

  片刻后。

  外面,有声音传来。

  “不好了,陈爷死了,陈爷的人死了!”

  这道声音让所有人都是一怔。

  跟着,所有人,全部跑了出去,叶家院子,短时间内空荡下来。

  林战走进叶家,直接朝叶家大厅走了进去,这里,是他曾经生活的地方。儿时点滴回忆都在这里,和叶子媚之间,笑过、哭过……

  “很怀念啊。”

  林战摇了摇头,抛去了心中杂念。

  追上来的韩媛和叶天海夫妇,看到林战直接走进大厅,叶天海则立刻冲韩媛说道:“韩媛,你去叫老大老二他们过来一趟。我预测,叶家将会出大事。”

  韩媛早已吓坏,连忙离去。

  而叶天海,则跟着林战走进了叶家大厅。

  在叶家大厅内,摆放着一张灵像,立着一副灵位。叶重天之灵位几个字,触动着林战的每一根神经。

  林战从桌子上拿起了几支香点上。

  身后,叶天海看着林战的一举一动。

  “林战,你究竟在做什么?你知不知道,你杀了吴臣北的人,会给叶家带来多大的灾难?”叶天海静静的看着林战,出声问道。

  林战微微一笑。

  一边给叶重天上香,林战一边道:“海爹,我问你,老爷子因何而死?到底是谁,逼他自杀的?”

  叶天海闻言随即沉默下来。

  林战摇了摇头。

  不一会儿,外面有声音传来。

  “林战,七年了,想不到你竟然还敢回来。”

  这是一道老人的声音。

  外面,一个七十岁的老太太,在众人的搀扶下从外面走来。这老太太便是沈君,叶重天的妻子。

  在其身旁,有叶家老大叶天龙,老二叶云峰,以及大儿媳蒋芸,二儿媳郭凤圆。孙子孙女叶云涛、叶铮、叶子卿等叶家子嗣。

 但唯独,却不见叶子媚。

  “林战,我问你话呢,你回来做什么?”

  叶家众人已经走进大厅。

  老太太沈君满脸怒火的看着林战,再次问了一声。

  沈君,当初就是惧怕林战夺走叶家,所以联合老大叶天龙,老二叶云峰想要将林战害死,然而林战主动离开,这才让沈君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时至七年,叶重天死后不过半年,他居然回来了。

  “我回来,做我该做之事。”林战开口回道。

  沈君脸色很难看。

  而这时。

  叶家老大叶天龙道:“林战,你这个时候回来,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们叶家,可不太欢迎你。”

  老二叶云峰道:“林战,既然已经走了,你还回来做什么?难不成,为了叶家的财产而来?”

  林战笑而不语,叶家,已经倒下。

  何来财产之说?

  “林战,你倒是说话呀,七年前,原以为你已经死了,却不想,你居然还活着。”大儿媳蒋芸也是微怒。

  二儿媳郭凤圆,也跟着添油加醋。

  “林战,你还不快滚出去,叶家也是你能够来的?”

  ……

  众人说话间,林战祭拜完毕。

  转过身,林战看向了叶家众人。

  “我来,只是为老爷子,讨还一个公道。”

小说《第一战王》 第4章 第4章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嘉佑公子点评:

《第一战王》这本书写的不错,故事内容也不错,希望作者伍包子不要烂尾。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