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

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

主角:秦峥 顾九 作者:苏行歌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2-19 19:16:40

《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是一篇非常好的古代言情小说,苏行歌为大家带来了秦峥 顾九的故事:若不是那日顾九神情不对,赵嬷嬷也不会去注意白芷。毕竟前世里,因着白芷深得顾九的心思,平日里一应行径皆是打着顾九的旗号,赵嬷嬷纵然是奶嬷嬷,较旁人有些薄面,却也十分恪守本分,自然不敢怀疑主子,才让那丫头暗中做了许多的恶心事。 今生因顾九的话,赵嬷嬷起了疑心,谁知查证之下,竟发现这丫头这般心大,如此之人留在主子身边,百害而无一利。
展开全部

第9章-苏行歌

 赵嬷嬷点头应了,斟酌着道:“起先老奴也没发现这事儿,毕竟白芷一向得小姐重视,可自那日小姐说了之后,老奴才发现,那白芷竟暗地里做了许多腌臜事。这丫头心实在太大了,以老奴看,是留不得的了。”

  若不是那日顾九神情不对,赵嬷嬷也不会去注意白芷。毕竟前世里,因着白芷深得顾九的心思,平日里一应行径皆是打着顾九的旗号,赵嬷嬷纵然是奶嬷嬷,较旁人有些薄面,却也十分恪守本分,自然不敢怀疑主子,才让那丫头暗中做了许多的恶心事。

  今生因顾九的话,赵嬷嬷起了疑心,谁知查证之下,竟发现这丫头这般心大,如此之人留在主子身边,百害而无一利。

  待得赵嬷嬷说完,刘氏的脸色便更添了几分难看,沉声道:“我原先瞧着这丫头虽有几分小机灵,却还算是本分,如今看来,倒是错看了她!此番阿九处置的对,这丫头,的确不能留了!”

  原先还想着这是家奴,念在她老子娘都是老人的份儿上,兴许还留她几分面子。可她如今做出这等事情,这丫头势必是要从重处置了!

  ……

  顾九并不知母亲那边做了什么,她去暖阁的时候,顾念蓝已经醒了,睡眼惺忪的小丫头求抱抱,看的她一颗心都要化了。

  哄着顾念蓝玩了一会儿,丫鬟便过来回禀,道是:“夫人请您过去吃午饭呢。”

  顾九笑着应了一声,牵着顾念蓝的手便去了小花厅。

  只是才出了门,就见王富家的正拽着白芷出门,瞧着神情不大好。

  只看那情形,便知母亲已经处置了人。

  顾九微微眯了眯眼,顿了顿脚步,等着他们没了人影,这才继续带着顾念蓝往前走。

  母亲处置人,她是放心的,自然无需再去问。更何况,今生得这机缘不容易,这些小人还不值得她多废心思。

  到了小花厅后,便见众人都已落了座,秦峥身份尊贵,却是小辈儿,故而在次座,只那通身气度,却叫人第一眼就落到他的身上。

  顾九心中唾弃了自己一番,带着顾念蓝跟父母行礼之后便入了座。

  长嫂林淼想要过来接孩子,顾九却是弯唇笑了笑,道:“她才醒,还有些不舒服,便先挨着我坐吧。”

  顾九未出嫁的时候,林淼就有些怕这个小姑子,如今听得她这话,因讪笑着收回了手,道:“也好,那就有劳小姑了。”

  只是林淼心里却不大舒服,毕竟她对这孩子虽说不大亲近,可也自认做到了本分,如今这顾念蓝只亲近顾九,倒显得自己虐待对方似的。

  但她只敢在心里腹诽,面上却依旧亲和的笑着。

  顾九只点头应了,便拉着顾念蓝坐了下来。

  她的座位挨着秦峥,那般近的距离让顾九有些不自在,借着给顾念蓝夹菜的动作,悄无声息的离秦峥远了一些,这才心里舒坦了几分。

  这样的小动作,别人没注意到,秦峥却是轻轻地抿了抿唇。

  婚前百般纠缠,可婚后她倒是拿捏起了分寸,再想起先前在马车上的小脾气,秦峥微不可查的勾了勾唇。

  这个小姑娘,当真是个脾气大的,到现在都还在气自己?

  他只过了这个想法,便收敛心神,谁知才拿了筷子,就听得岳母刘氏笑眯眯道:“听说你爱吃蟹,这道芙蓉蟹斗是特意让厨房做的,世子尝尝看。”

  刘氏生的和善,笑时十分亲近,秦峥待人冷淡,在长辈面前却也知道规矩。

  道谢之后夹了一只芙蓉蟹斗放在盘中,却是无论如何都下不去筷子。

  见他迟迟不动筷子,顾鹤松睨了他一眼,笑着问道:“世子怎么不吃,可是不和胃口?”

  方才在书房坐着聊了一会儿,刘家的几个男人对他的观感倒是改变了一些,然而这点改变,还不足以让刘家的男人觉得他是妹妹的良配。

  所以此时纵然带笑,却也是皮笑肉不笑的。

  一旁的刘氏倒是有些迟疑,因道:“今日也是我疏忽,竟忘记问世子喜好了,若是不喜欢,我这就着人再做一桌饭菜。”

  闻言,秦峥顿时拦下,颔首道:“岳母不必麻烦,饭菜很合胃口。”

  眼见得秦峥低头吃菜,顾九心中暗笑,面上则是附和道:“母亲不必麻烦,世子不挑食的,对吧?”

  眼前姑娘刻意压着笑容,然而那眉眼中的幸灾乐祸根本就遮掩不住,秦峥看的真切,却也只是点了点头:“嗯。”

  继而,便真的夹起来盘子里的菜细嚼慢咽。

  秦峥一言不发的吃菜,纵然尽力维持平和,可顾九到底跟他朝夕相处五年,哪儿看不出对方难受?

  毕竟,她今日报的那几样菜名,可都是秦峥讨厌吃的!

  自重生以后,她心里就憋着一口闷气,这会儿见对方吃瘪,终于让顾九心里痛快了不少。

  她心里得意偷笑,却浑然不知,秦峥状似无意看过来的眼神里,带着几分探究。

  这丫头嫁过来三日,就摸清楚了自己的喜好?

  ……

  因是回门宴,所以这一顿饭倒也还算吃的平顺。

  待用了午饭,顾九便带着秦峥去了归九院休息,前世今生,这是他第一次来自己的闺房。

  前世回门,他有事离开,连中午饭都是匆匆吃了两口。那时顾九满心都是委屈且自卑,更不敢以规矩二字要求什么。

  而到了后来,他屈指可数陪着自己来顾家,也从不曾踏足过自己的闺房。

  不想今生决定放弃这个人,反倒是处处都合了规矩了。

  顾九心中五味杂陈,轻声道:“世子请进吧。”

  房中陈设精致,时令鲜花摆放得宜,各色价值不菲的小摆件处处可见,是一个典型的女子闺房。

  秦峥目不斜视,进门坐在椅子上巍然如山,丫鬟斟茶倒水之后便出去了,室内只剩下他们夫妻二人。

  若是新婚夫妇,回门时带夫君来自己闺房,自然是一件十分有情趣的事情。然而对于顾九而言,显然与情趣二字南辕北辙。

  她咬了咬唇,到底还是道:“今日有劳世子包涵了。”

  不管如何,他回门后种种表现,也算是全了她的面子。

  一年时间太长,若父母从现在就看出端倪,怕是未来心情都不会太好。

  秦峥应了一声,淡淡道:“无妨。”

  说完这话,二人再无交流,顾九一时有些尴尬,咳嗽了一声,刚想说什么,却听得门外脚步声传来,旋即便见顾念蓝推门而进,声音里都带着几分喘意:“小姑姑,蓝儿来找你了。”

  方才吃完饭,顾念蓝就被奶娘抱回房中,不想这会儿就又追过来了。

  身后跟着的奶嬷嬷满脸不安,小心翼翼的请罪:“孙小姐非要过来,老奴拦不住她……”

  顾九一把搂住了顾念蓝,轻轻地替她抚着后背顺气,一面道:“无妨,你在外面候着吧。”

  待得奶嬷嬷出去,顾念蓝则是一脸委屈的抱着她的腿,问道:“小姑姑,你待会是不是又要走了?”

  小姑娘年纪小,却对离别格外的敏感,顾九爱怜的摸了摸她的头,见她眼中已经包了一汪泪水,越发觉得心中柔软,轻声哄道:“是,不过过两日我就回来看蓝儿,你看好不好?”

  闻言,顾念蓝却是摇了摇头,挣扎着松开顾九,走到秦峥面前,含泪问道:“小姑父,蓝儿给你请安了,你能不能不要带走姑姑?”

  她年纪小,却也听得明白,家里下人说了,因为小姑姑嫁给了小姑父,所以她就不能在家里住了。

  顾念蓝想了想,又格外认真的说道:“我房中有许多宝贝,我都给你,你把小姑姑给我好不好?”

第10章-苏行歌

  这话,顾念蓝说的格外恳切。

  小姑姑说的对,一块玉佩怎么抵得上她?得好多好多宝贝才可以换回来小姑姑!

  眼前小姑娘分明都要哭了,却还跟他讨价还价的模样,看的秦峥一时有些失言。

  他以手作拳,咳嗽了一声,顾九见状,因走过来道:“蓝儿说什么胡话呢,你还病着呢,姑姑让奶嬷嬷带你去睡觉好不好?”

  秦峥这么凶,万一吓到顾念蓝可怎么好?

  然而执着的小姑娘却撇着嘴,强忍着泪水不肯走,只是软软的抱着秦峥的腿,委屈巴巴的回头道:“可我睡醒,小姑姑就走了。”

  就跟那天一样,分明先前府上还十分热闹,可她睡醒之后,小姑姑就不在府上了。

  奶嬷嬷说小姑姑嫁人了,以后便是别人的媳妇,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回来。

  她不知道什么叫做媳妇,可却知道小姑姑不会每日都陪着自己了。

  顾念蓝说完这话,又转而看向秦峥,央求的问道:“小姑父,蓝儿求你了好不好?”

  见眼前的小姑娘要发大水,顾九一时有些叹气,而秦峥更是觉得整个人都僵了。

  娇软的小女孩抱着他,浑身没骨头似的,他捏了捏眉心,却并未如顾九所想的发脾气,而是将人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认真问道:“你见过蚂蚱么?”

  顾念蓝的情绪瞬间被打断,张了张小嘴,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什么蚂蚱?”

  不是正在说小姑姑么?

  秦峥指着窗口养的苍翠的兰草,道:“我会做蚂蚱,用叶子,你要看么?”

  年幼如顾念蓝显然不理解为什么话题会一瞬间被转移,但却被勾起了好奇心。

  下一刻,顾九便见识了人生中最玄幻的一幕。

  冰山淡漠的世子爷秦峥,一手抱着孩子走到窗口,摘了她精心培养的兰草叶子--

  给小姑娘扎了一支蚂蚱。

  而接下来,他便格外有耐心的教起她如何学用草来扎蚂蚱。

  直到顾念蓝玩累了,抱着秦峥的脖颈睡着时,顾九才从这魔幻的一幕中回过神来。

  眼前那一盆已经秃了的兰草,宣告方才那些都不是幻觉。

  他竟然……会哄孩子?

  最重要的,还是她的小侄女儿,以他们现在的关系,他竟还肯帮忙去哄。

  简直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小姑娘被轻轻地放在内室的床上,秦峥替她将被褥盖好,只觉这比彻夜刑讯还要累人,待得走到外室,就看到还在石化的顾九,出声问道:“走么?”

  顾九呐呐的点了头,回头看熟睡的顾念蓝,到底有些心中不忍,走过去在她额头亲了亲,爱怜的摸了摸她的脸。

  顾念蓝的身体太差,便是这一会儿,脸色都有些潮红,看着十分的可怜。

  自出生起,她便身体孱弱,如今才五六岁,就已经加重了。

  顾九一时有些不是滋味儿,瞧着小姑娘红红的眼尾,轻轻地抓着她的手,好一会儿才起身道:“走吧。”

  时候已经不早了,她耽误了秦峥大半日的时间,再耽误下去也不大合适。

  毕竟,他先前还说大理寺有要务处置呢。

  见她应了,秦峥转身出门,却被顾九叫住,问道:“世子爷,你的脖子……”

  方才他动作幅度有些大,也让顾九看到对方脖子上那点点红痕。

  还有他的手背上……

  秦峥顺着她的目光看了眼手,淡淡道:“无妨,走吧。”

  告别了父母兄长,顾九便随着秦峥上了马车,然而因着这狭小的车厢内两人靠的近,也让顾九越发的心惊胆战。

  先前看的不真切,只看到有红痕,现在二人离得近了,她才发现,秦峥身上的红色疹子竟然十分的多,简直都有些触目惊心。

  她咬了咬唇,试探着问道:“世子,你可是吃东西吃的……过敏了?”

  前世她从未见过秦峥如此,再联想起今日她的恶作剧,顾九瞬间便想到了原委。

  难不成他不吃蟹,是因为过敏?

  眼前姑娘的脸色有些发白,秦峥将衣袖抚了抚,遮盖住了满是红疹的手,道:“嗯,吓到了?”

  这满是红痕,瞧着的确有些不雅。

  顾九下意识摇了摇头,只是心里却有些自责。

  今日的事情,她好像做的过分了。

  前世她死后,一抹幽魂被困于世间不得解脱,故而连带着重生时也满是怨恨。

  但其实认真静心下来去想,自己难道就没有错么?

  死缠烂打的是她,霸占着世子夫人之位的也是他。

  若她识相,不占着位置,给他和心上人腾位置,也落不得前世那样下场的。

  更何况,若只论今生,到现在为止,他还未对不起自己呢。

  顾九心中叹气,咬了咬唇,轻声道:“对不起。”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远离他,何必又做这等恶作剧出来,就按着打定的主意,安分过了这一年,与他再无瓜葛才是正道。

  见她霜打了茄子的模样,秦峥倒是明白了她的意思,只是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无事。”

  ……

  回府之后,秦峥径自去了书房,临走之前,他又留下一句:“晚上我会回来。”

  听得这话,顾九脚步一个踉跄,勉强定住了身子,点头应了之后,带着丫鬟回了归九院。

  但她左思右想,到底是有些坐立不安,因起身吩咐道:“白术,你替我去一趟安和堂,抓一副……”

  话才说到一半,她却又突然顿住,道:“算了,还是我自己去吧。”

  她本想让白术去药房给秦峥抓药的,可却又突然想起来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前世她魂魄飘荡的时候,曾听茶楼讲过孙神医悬壶济世的故事,按着时间推算,那孙神医似乎就是这时节前后进京来的!

  她若是能找到那位孙神医,不就可以给顾念蓝看病了么。

  那位神医那般神通广大,据说可活死人肉白骨,想必给顾念蓝看病,更是小菜一碟了!

  顾九越想越兴奋,立刻就要换衣出去,却被赵嬷嬷给拦了下来:“小姐,天色已晚,您就算要出去,也等明日吧。”

  现下夕阳已落,虽有五城兵马司巡防守卫,可非年节日,正经人家谁这时候出去的?

  被赵嬷嬷这么一拦,顾九才清醒了几分,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只得作罢。

  吩咐了白术去抓药,她自己则是拿了纸笔来,按着记忆回想那位孙神医的故事。

  都怪她那时候没什么心情,也只听了一点,现在想找那位神医,怕是也有些困难的。

  但不管再困难,为了顾念蓝,她今生一定要找到那个神医,治好小丫头的身体,让她好好儿的活着!

  ……

  白术买药回来的时候,顾九才将线索理顺。

  接了药后,她盯着那白玉瓷瓶想了好一会儿,才起身道:“我去一趟世子爷的书房。”

  一人做事一人当,今日是她闹的恶作剧,自然也得自己去送药了。

  赵嬷嬷对她主动关心秦峥的举动自然欣慰不已,见外面天寒,特意又给她拿了披风来,嘱咐道:“小姐当心路滑,白术,小心伺候着。”

  顾九无奈的摇了摇头,带着白术出门去了书房。只是到了门口,却又有些犹豫。

  她只想着送药,却忘记前世里秦峥是最厌恶无关人等去他书房的,顾九自觉她不算是什么亲近的人,此时捏着药瓶倒是有些犯了难。

  她才打算就此回归九院,就见回廊处一个袅袅婷婷的身影走了过来,在看见她的时候,神情里瞬间闪过憎恶,旋即被假笑所覆盖:“好巧,表嫂也来看表哥么?”

小说《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 第9章 第9章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永福小姐姐点评:

《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这本小说想象大胆,构思别具一格。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引人入胜。不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