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逍遥战神

逍遥战神

主角:江策 断字威尼斯 作者:断字威尼斯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01 19:50:24

这本书《逍遥战神》的主人翁江策 断字威尼斯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不,我只是想要弄清楚您对江家的态度而已。”“态度?好,那我就明白告诉你,我们丁家根本就不稀罕你江家!最好早点撇清关系,免得以后还要我们丁家帮你偿还债务。”说完,丁仲直接挂断了电话,态度决绝。丁启山摇了摇头,“我早说过的,你又何必自讨没趣?”江策苦笑一声,“没事,我接着给大姐、大姐夫打过去问问。”丁梦妍走过来,“还是我来打吧,你跟他们都不熟,我来说,说不定他们会愿意参加。”
展开全部

第15章

挂断电话,江策淡淡说道:“他说十分钟后送来。”

“噗……装,接着装,装的还真尼玛像。”赵德成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如果你今天能弄来一箩筐钻石,个个都跟我这颗一样,那我赵某人就把脑袋砍下来给你当椅子坐。否则的话,你就离开梦妍妹妹。”

丁梦妍皱了下眉头,“你怎么说话了?”

赵德成盯着江策,“怎么样?是男人就跟我赌一场,如何?”

江策沉默着。

丁梦妍拉了拉他的衣袖,“别搭理这种人。”

赵德成看江策不说话,更嚣张了,“哈哈,谎言被我揭穿了,不敢赌了?”

江策摇了摇头,“不是,我只是觉得因为这一点点小事就把你的脑袋砍下来,有些过意不去。”

“我呸……”赵德成站了起来,“江策,你少吹点牛逼会死啊?就问你,敢不敢赌?”

“那,赌吧。”

赵德成眉开眼笑,似乎已经看到江策跟丁梦妍离婚的场景。

这时……

江策的手机再一次响起。

“货到了,你们等我几分钟。”

他起身走出门外,赵德成在后面喊着:“喂,我们都等着了,你小子可别想趁机开溜啊。”

看到江策离开的背影,丁梦妍、苏琴母女俩都捏了一把汗。

一箩筐钻石?

别说江策了,就算是附近的珠宝店一时之间也拿不出来啊。

这回打赌要是输了,难不成还真离婚?

片刻之后,江策回来了。

他右手提着一个箩筐,箩筐上面盖着一块深红色的布。

江策走到众人跟前,将箩筐放在茶几上,伸手揭开红布,里面露出来的是一颗颗鹅蛋大小的璀璨钻石!

每一颗都光彩耀人,每一颗都晶莹剔透,每一颗都比赵德成的大。

整整一箩筐全是钻石,估摸着得有上百颗!

灯光照射在钻石上,折射出一道道光芒,将这个屋子都映射的金碧辉煌。

“不,不可能。”

赵德成伸手将表面的钻石扒拉开,想要看看底下是不是用石头垫着,结果让他感到惊讶。

不仅仅是表层,就连底下也都是钻石。

真的是一箩筐钻石,没有一颗石头。

苏琴拿起几颗在手心里头仔细观察,身为女人,她对钻石一类的物品都比较在行,经过反复的观察,发现真的是钻石,货真价实。

“不得了,不得了,这一箩筐钻石得值多少钱啊?”

“就算平均一颗三十万,这一百来颗,也三千多万下去了。”

“策,在西境,这些钻石真的是没人要,满地都是吗?”

江策耸了耸肩。

“是的,在西境大家只在乎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像这种东西满大街都是,早就见怪不怪。”

苏琴不解的问道:“那为什么没人捡了?”

“有命捡,不一定有命活着回来。况且身上带着这些东西,不管做什么都会变得很麻烦,对生存的要求就更高了。”

“原来如此。”

苏琴连连叹气,心说江策怎么不捡些回来,那他不也是千万富豪了?

其实,如果苏琴知道江策的封号,知道他名下有多少资产,就不会如此叹气了。

跟江策如今的资产比起来,这一筐钻石,连九牛一毛都达不到,只能称之为沧海一粟。

赵德成脸上火辣辣的疼。

刚刚他信誓旦旦的说江策吹牛,结果人家真的把一箩筐钻石拿出来了,赵德成感觉脸上一阵阵的疼痛。

丁梦妍冷哼一声,“对了,我记得刚刚有人说过,如果有一箩筐钻石的话,就把脑袋砍下来当椅子坐?”

赵德成咽了口吐沫,“那个,只是一句玩笑话罢了,怎么能当真了?”

江策冷峻的说道:“男子汉大丈夫,说话还能不算数的么?”

赵德成冷眼看着他,呵呵一笑,把脖子往前探了探,“好啊,说话算数,你他妈倒是来砍啊,你来啊!”

丁梦妍呸了一口,“无赖!”

忽然……

江策左手摁住了赵德成的脑袋,将他死死的按在茶几上,右手抄起桌上的水果刀,照着他的脖子就砍了下去!

四下里一片安静。

看着那砍下来的刀,赵德成一瞬间就腿软了,双腿之间有浑浊的液体流了出来,臭不可闻。

砰的一声,水果刀擦着赵德成的脖子笔直扎在了桌面上。

刀尖划破他的脖子,留下一道浅浅的伤口,有鲜血顺着流淌到了桌子上。

赵德成像一具死尸般趴在桌子上,动也不敢动。

江策冷漠的说道:“下一次,我的刀绝不会偏。你,可以滚了。”

“滚,我这就滚。”

赵德成哪里还敢废话,起身摸了摸脖子,大踏步朝着门口跑去,连滚带爬一路跑出了丁家大门,在门口差一点撞上买菜回来的丁启山。

“诶,大侄子,走这么急干什么?留下来吃晚饭啊?”丁启山疑惑的喊着。

赵德成头也不回,飞也似的跑走。

丁启山慢悠悠走进家门,“小赵这是怎么了?”

苏琴白了他一眼,“什么小赵?就是个人渣。以后啊,别把这种人往家里带,看到就让人恶心。”

“额……”

丁启山看到桌上那一箩筐钻石,惊讶的嘴巴都合不拢了,“这又是?”

苏琴说道:“对了,策啊,你赶紧把这一箩筐借来的钻石还回去,这要是弄丢了,我们可赔不起。”

江策耸了耸肩,“没关系,反正是捡来的。”

“话不能这么说,你还是快还回去吧。”

“那好吧。”

江策将钻石拎了出去,几分钟后重新回到了家里面,脸上的情绪有点苦涩。

苏琴看出点不对劲,问道:“策啊,你这是怎么了?状态一直不是很好。是不是有人说你坏话了?”

江策微微叹了口气,“爸、妈、梦妍,我有件事想要请你们帮忙。”

“说吧,不用这么客气。”

“五天后,是苏陌的生日,我想要请你们出席,一起去祭祀。”

丁启山说道:“这事啊。我跟你爸是多少年的老同学老朋友,你又是我的女婿,于情于理,苏陌的祭祀我们老丁家都应该参加。放心吧,五天后我们会出席的。”

“谢了,爸。那我再给爷爷他们打个电话,给大家都通知一下。”

丁启山跟苏琴对视一眼,语气低沉的说道:“其他人,我看还是算了吧。”

第16章

丁启山劝说道:“丁家是非常看重个人实力的,如果你有唐文末那样的地位,又或者浸梦科技还属于你们江家,那不用你开口,就一堆人主动给你打电话参加祭祀。”

“现在的你,一穷二白,不会有人愿意搭理你的,还是省省吧。”

江策苦笑一声,“他们搭不搭理是他们的事,有没有通知到位却是我的事。而且,我很想看看,丁家各位对我江策是怎么一个态度。”

“唉,你想打就打吧。”

江策首先拨通了江家家主--老爷子丁仲的手机号。

“喂?哪位?”

“爷爷,是我,江策。”

丁仲迟疑片刻,“江策?你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我是想要通知您一声,五天后是我故去弟弟江陌的生日,我想要举办一场祭祀活动,邀请您参加。”

电话那头沉默几秒。

“江策,不是老头子我不近人情,而是这祭祀活动我真的不能参加。”

“为什么?”

“很简单,你弟弟是怎么死的你应该清楚。他背负了巨额债务跳楼自杀,属于非常负面的信息。而我们丁家正是蓬勃发展、积极向上的阶段,怎么能跟如此负面的信息扯上关系了?万一被新闻媒体抓到一顿报道,会对丁家产生多大的影响你知道吗?”

冠冕堂皇。

江策微微摇头,这理由找的未免也太清新脱俗了。

他淡淡说道:“爷爷,如果您不不参加的话,那我们江家以后就跟你丁氏宗家没有关系了。”

“嗯?你这是在威胁我?”

“不,我只是想要弄清楚您对江家的态度而已。”

“态度?好,那我就明白告诉你,我们丁家根本就不稀罕你江家!最好早点撇清关系,免得以后还要我们丁家帮你偿还债务。”

说完,丁仲直接挂断了电话,态度决绝。

丁启山摇了摇头,“我早说过的,你又何必自讨没趣?”

江策苦笑一声,“没事,我接着给大姐、大姐夫打过去问问。”

丁梦妍走过来,“还是我来打吧,你跟他们都不熟,我来说,说不定他们会愿意参加。”

江策微笑着点点头。

丁梦妍拨通了丁紫玉的电话。

“喂,梦妍,有啥事吗?”

“大姐,是这样,五天后……”

在听完丁梦妍的描述后,丁紫玉冷笑一声,“梦妍,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要我去给你们家那个奇葩的弟弟出席祭祀活动?别闹了。再者说,你不知道五天后西江沿岸全部都会拆迁改造吗?到时候全面封锁,你连江边都靠近不了,更别谈祭祀了。”

“听大姐一句劝,早点跟那个倒霉催的离婚,我手上有不少的优质资源随时可以给你介绍,何必跟着他吃苦?”

丁梦妍越听越生气,没说话,直接挂掉了电话。

喘了几口气,她说道:“大姐有件事倒是说到点子上了,五天后西江沿岸拆迁改造,根本没法祭祀啊。”

江策淡淡说道:“没关系,我都安排好了。”

“你安排好了?”丁启山冷笑一声,“江策,虽然你这两天表现的不错,我对你略有改观,但人要实事求是,不能随口乱说。那拆迁改造是城市建设部门决定的,你有什么本事去安排?得,现在这状况,五天后我也不去了,面得到时候丢人现眼。”

“爸,你就不能支持一下江策吗?”丁梦妍有些急了。

“我已经很支持了,如果不支持的话,我早就把他赶出家门了!”丁启山叹了口气,“其实我也想参加,但现在这样子你让我怎么参加?到时候连江边都靠近不了,一不小心还可能被抓起来,我丢不起那人。策,我这次就算了。”

说完,丁启山起身径直走向房间。

丁梦妍看着江策,安慰道:“你别难过,我爸并不是针对你。”

“我知道。”

江策拿起手机继续拨打电话,“我再给其他人打电话去问问。”

“喂,二哥……”

“是小叔吗?”

“小茹,是我,江策。”

“喂,何大伯在家吗?”

……

一连拨通了四十多个电话,江策得到了统一的答复:不参加。

对于目前一穷二白的江策,根本就没人看得上眼,谁都不愿意搭理他。

江策长叹一口气。

“现在我已经完全弄清楚大家的态度了。”

丁梦妍走了过去,“江策,你也不用太伤心,至少我还是会参加的啊,你放心,五天后我一定会出席江陌的祭祀。就算拆迁封锁现场,我们还是可以远远的进行祭祀活动,表一表心意就好。”

江策的心略感安慰。

他看着丁梦妍,淡淡说道:“梦妍,你是我还留在丁家的唯一理由。从今天起,除了你,丁家所有的人都跟我没有关系。”

丁梦妍笑了笑,故意问道:“那我爸我妈了?”

江策想了想,“看在你的份儿上,二老的事我会管,但这已经是我的底线。”

丁梦妍认为这是江策一时的气话。

但只有江策心里清楚,他这是实实在在下了一个决定。

他今天已经弄清楚了所有人的态度,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必要给丁家的人好脸色看。

除了丁梦妍。

……

丁家,办公大楼,四楼办公室。

丁丰成在电脑面前忙碌着,大姐丁紫玉走了进来,“哟,你这只懒虫也有工作的时候啊?”

丁丰成嘿嘿一笑,“这不是为了五天后西江沿岸的事情提前做准备嘛。”

五天后?西江沿岸?

丁紫玉不解说道:“不是吧,你要去参加江策那死鬼弟弟的祭祀活动?”

“我呸!谁去看那个死鬼啊?”丁丰成白了她一眼,“我为的是五天后的拆迁改造项目!”

“哦?”

丁丰成解释道:“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西江沿岸的拆迁改造项目进行的非常快,但是后续的建造项目却没有跟上。”

“五天后,拆迁结束将会进行现场招标,如果我们丁家能拿下这块肥差,绝对能狠狠捞一笔!”

“大姐,不瞒你说,五天后不光是我,就连老爷子都会亲自到场参与招标。”

丁紫玉眨巴眨巴眼睛,“啧啧啧,老爷子亲自出手,动静闹的有点大啊。”

小说《逍遥战神》 第15章 第15章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芷荷吖点评:

《逍遥战神》这篇小说作者对人物的刻画非常的细腻生动。好多情节多感同身受。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