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墨爷宠妻三十六计

墨爷宠妻三十六计

主角:安有雪, 墨景礼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0-11-17 13:29:47

《墨爷宠妻三十六计》主要说的是安有雪 墨景礼的事情,看看是怎么讲的:里边可谓是高手如云,歪打正着让她碰到了一个,假的颂朝官窑白玉花瓶,这才有了后头的事儿。等等,刚才二爷那番话的意思是!她被…她被秦氏录用了!安有雪睁大眸子抬起头来,抑制不住的兴奋,就差没抱着某人笑了。秦氏,多少应届毕业生,职业青年梦寐以求想进入的公司。可惜,门槛实在是太高,所以很多人都望尘莫及。每天求职的人,完全可以用四位数来定义,而每天被pass的人数,堪比华尔街。
展开全部

墨爷宠妻三十六计第11章试读

“这么快就不认得我了,昨晚不是你救了我,让我以身相许的吗?”男人凑了上来。

那嘴角扬起的弧度。

可以说是安有雪这辈子,见过最好看的笑。

哎呀,不过等等,以身相许!?

难道,他是昨晚的血人大叔?

不会吧,她竟然都没认出来。

擦干血迹,又是一条汉子啊!

安有雪痴傻的笑了笑,呆呆的挠了挠后脑勺:“大叔,你这样直接,搞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对了,你身上的伤没事了吧!”

“没事,来,跟我过来。”男人拉起她的手,走到一侧的餐桌上坐下。

一侧的佣人,纷纷按捺住吃惊的表情。

今儿,属于二爷的第一次,不下三个了。

先带女人回秦云港,然后这样温柔以待,还牵小手!

貌似关系,也非常不一般。

是时候该考虑,把那位小姐,当‘未来夫人伺候’了!

自打看见他那张脸开始,安有雪完全再也移不开眼神了。

她想,他应该是个温柔之人吧。

比墨景礼那王八龟子,反正要好得多!

好太多了!

要嫁给这种老公…

打死她,她都不走。

离婚,那是下辈子的事。

不不不,下下下辈子她都不想离婚。

“对了,大叔,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

“秦深,你可以叫我二爷。”

咳咳咳…

啥?

万年薄情秦二爷!

赫赫有名的秦二爷,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秦氏的皇,外国独立州的风云人物,没有他夺不下来的桂冠,平时很少在媒体面前露面。

整个人一级别,就一大佬。

不,比大佬还要高级十倍,百倍,千倍!

安有雪眼神里,可谓是充满了敬仰还有震惊。

这么一捡,就捡了个大神!

她这运气,可以去买彩票了呀!

要秦深和墨景礼两相比较,谁输谁赢还不一定。

外界传闻,这秦二爷最是薄情寡性,冰冷如雪,为了权势,不惜舍弃所有,仇敌亦是遍布全天下。

仇敌可以理解,毕竟昨日安有雪真真切切体验了一番。

可这薄情寡性,又从何说起?

完全没一点沾边的地方。

这么温柔的二爷,也会跟那些个冷词儿凑一块?

说墨景礼还差不多,她肯定会相信的。

因为,事实就是如此嘛!

想来,差不多是外界传言有误所致。

外头那些舆论,一个小发烧,都能传出个癌症。

实属常见。

可话又说回来,为什么昨晚他要拉着她一起跑?

她现在还想不通。

“二…”在安有雪快问出来的时候,所幸及时刹住了脚。

她重新咽了回去后。

秦深却抬起头来:“嗯?”

“没什么,我只是想说,二爷你要不…要不留个联系方式,日后也可以联络不是?”

好在,好在。

要真问出那话,场面肯定会十分尴尬的。

这是天赐良缘,都说天机不可泄露也。

问了,就没以后了。

“可以。”

“哎哟,那个,二爷我突然想起来,我手机丢了,这联系方式还是不用了,。”安有雪猛的一拍脑门道。

堂而皇之,无缘无故要人家联系方式。

不被当成搭讪,或者拜金的才怪。

想了想,还是不了。

既然是天赐良缘,那他们以后肯定会再见。

“这没什么,来人,给这位…”

“安有雪。”

“安小姐拿部新出的新手机上来。”

“是,二爷。”

啥?

手机?

认识第二天就给手机,不合理吧。

“那个,我不能要的…”

“没事。”

在拒绝间,佣人已经把手机递给了秦深。

一番捣鼓,没过五分钟,手机便摆在了安有雪面前。

新出的苹果12s,这太贵重了!

她不能收,绝对不能收。

无功不受禄,钟姨自小教的道理。

“救命之恩。”

秦深淡淡道。

什…什么?

不,不是,不是以身…

“好,谢谢,但这个我不白拿,我会把钱还给你的。”安有雪腼腆的笑了笑。

钱一定得收下,不然她会良心不安的。

钟姨到时候,也肯定会骂她。

“随你,对了,你是叫安有雪?”

“嗯,对呀!”

听那话的语气,难不成,这位秦二爷认识她?

可她,貌似并不认识他。

没错的话,昨晚才是他俩第一次正式见面。

就是场面有些特殊,特殊!

“二爷,属下有事禀报。”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走了进来。

穿着打扮自然不比秦深,那脸放到外边,也是一个帅哥。

可惜,在秦云港,二爷的美色就足够了,而且极有可能爆棚。

不过,听这声音怎么那么熟悉?

回头一想,安有雪想起来了。

他不就是昨晚电话里的那个小哥吗?

声如其脸,简直堪称半完美。

一时间,安有雪看那人的眼神,也变得钦佩起来。

昨晚,应该是这位带人来救他们的吧!

要说秦深欠自己救命之恩,那自己是不是也欠…

在安有雪遐想之际,秦深早已带着那个男人走到了一侧。

“怎么了?”

“二爷,御亭锦榭好像丢了一个女人,听说墨景礼都亲自出动了,派人排查个个地方,人已经到我们秦云港门口了。”

女人?莫不是上次嫁入墨家的安有如?

值得墨景礼亲自出动,实属罕见。

“拦住他们。”

“是。”

秦云港,可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

等秦深再次走回餐桌。

安有雪正在静心吃饭。

饿了好久,好不容易可以饱餐一顿,这机会可不能错过。

有了这顿,下顿又是难题啊!

总不能,她一直赖在秦云港不走吧!

当务之急,还是得找个工作再说。

“管家,把我昨天看的简历拿上来。”他不冷不热道。

简历!?

好端端的,拿简历干嘛?

谁有这种荣幸,竟然让二爷亲自看简历。

亲自看,那定然是十分满意。

进入秦氏,稳稳当当!

可惜,她就没这个运气。

就算有,在梦里!

先吃饭吧!

当她正要塞肉到嘴里时,被突如其来的文件给打断了。

她抬头看去,依旧不忘把肉放嘴里,没两下待吞咽下去。

“二爷,您这是什么意思啊?”

“看看。”

看?

就这样给了!

不怕她窃取商业机密吗?

待接过一看,安有雪又再次陷入了迷茫。

这不是她的简历吗?

怎么回事,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墨爷宠妻三十六计第12章试读

要是没记错,她从来没有投过简历到秦氏。

其他小公司都没有,更何谈龙的脑袋,大名鼎鼎的秦氏集团。

甚至,甚至她连简历都还没做出来呢!

这突如其来的简历,倒是惊住了安有雪。

所有的资料都相符合,名字也是她的名字,照片也是。

唯一让她疑惑不解的,只有这简历从何而来?

对了,她倒是忘了。

在毕业典礼前夕,大学室友韩稳稳说帮她投了一份简历,那个时候她在干什么来着,没大注意听!

投的哪家公司,也不明确。

如今来看…

缘分啊!

“二爷,您给我看这个?”安有雪莫名有了一股压迫感。

眼前这位,算得上她半个老板,不管昨天今天还想着骗人家以身相许…

“这份简历,我挺满意的,你在古董鉴定大会上的卓越表现,我派猎头查了,不错!

明天来公司上班吧,日后你就住在秦云港。”

古董鉴定大会?

就…是去年那个?

“没什么的,不过是我运气好。”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

那时,她一个新出茅庐的鉴定师,不过仅凭一纸鉴定师证书,不自量力去了古董鉴定大会。

里边可谓是高手如云,歪打正着让她碰到了一个,假的颂朝官窑白玉花瓶,这才有了后头的事儿。

等等,刚才二爷那番话的意思是!

她被…她被秦氏录用了!

安有雪睁大眸子抬起头来,抑制不住的兴奋,就差没抱着某人笑了。

秦氏,多少应届毕业生,职业青年梦寐以求想进入的公司。

可惜,门槛实在是太高,所以很多人都望尘莫及。

每天求职的人,完全可以用四位数来定义,而每天被pass的人数,堪比华尔街。

就算这样,也阻拦不了那些愤青。

她一个小众大学,刚刚毕业的毕业生,没背景背后台,一无所有,就跟个破落户没啥区别。

秦爷今儿当面录用,还亲自看简历。

别说,安有雪都快怀疑,他在为她开后门。

“明天跟我一起去公司,有雪。”

“额…好!”

不管开没开后门,待进了公司,她也会证明自己的实力。

“对了,二爷,我第一个月的工资,您别给我了,就当买这手机的费用吧。”

她不喜欢欠人。

“依你。”秦深抬起眸子,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安有雪。

身子虽瘦小,但骨子里的活泼劲儿,却是那样的明亮照人。

活泼不失可爱,天真不失聪明。

很少碰见这么干净的人了。

“对了,二爷你说这是不是我们的缘分,昨天晚上我们同生共死过,今天呢,又恰巧碰上了此事!”

“对,是缘分。”

秦深勾出一抹微笑,手也不自觉的搭在了安有雪手上。

小小的一只手,竟那般温暖。

时时暖着人心。

自昨晚到今日,墨景礼一夜未眠。

“墨爷,刚才墨一带人去秦云港,秦云港那位不允许我们搜,您看我们?”华易走了上来。

其他地方,他可以拿定主意。

只是秦云港…到底是那位爷的地盘。

墨氏又即将要跟秦氏合作,面子上也不好过不去。

他实在是拿不定主意,所以只能来问问老板的意思。

“明日,邀二爷来沧澜一叙。”

“是。”

看老板的意思,是想亲自出马没错了。

可二爷,也是位人物,跟老板不相上下。

明儿会怎样,谁也说不一定。

“人还没找到吗?”墨景礼揉了揉额心。

“没有,属下们已经在加紧寻找了。”

一晚上过去了。

那么多人,找个蠢女人都找不到。

“联系安家。”

“什么?”

“叫他们两天之内,把小野猫给我带回来!”

猫?

华易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墨景礼。

难道,在墨爷眼里,夫人只是只宠物?

也对,平时不近女色的墨爷,怎么可能真的动摇了一池春水。

原来是宠物丢失了…

华易明白了。

联系安家,意思差不多就是让安家的人逼出夫人。

毕竟夫人,不,是猫自小在安家长大。

安家,不愁没这个本事。

……

“好的,好的,华秘书放心,我们安家一定全力配合,一定一定在期限内,把那死丫头给抓到御亭锦榭,带到墨少面前请罪。”

“安夫人,你们应该知道墨爷脾气,所以还请尽快把夫人送回来。”

挂断电话,许琳呆愣了。

怎么回事?

还以为是谁打来的电话,竟然是墨景礼的秘书。

那死丫头,嫁的人不是糟老头子墨经历吗?

什么时候变成月城第一少墨景礼了!

“老公,你那天喝醉酒了,会不会没听清亲家老爷的联姻对象,你敢确定是墨经历?”慌乱的许琳撇过头去,看向沙发上的安瀚承。

而安瀚承,则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墨经历,墨景礼二人名字谐音相同,听错在所难免,你就好好处理事情,我先上楼了。”

言尽,安瀚承拍拍屁股就朝楼上走去。

多大点事,也来劳烦他堂堂安大老总。

无知妇人!

墨经历,墨景礼…

别说,这叔侄二人,谐音确实相同。

难道,真的是她们搞错了?

还让安有雪那个死丫头,捡了那么大一个便宜。

她的有如,她的有如啊!

早知如此,她就不该支持如儿逃婚。

不逃婚,那现在嫁入豪门的,就是她的亲生宝贝女儿啊。

她呢,也顺理成章成为了墨氏掌权人的亲岳母大人,风光无限,在贵妇圈里,一定能提升好几个档次。

造孽啊!

那该死的安有雪,捡了这么大个便宜,还跑!

死丫头,臭丫头,脑子怕不是被门挤了。

关键时刻,咋就这么傻!

现在好了,墨爷生气了,从刚才听那秘书的语气,就知道墨爷气的有多厉害。

一个墨经历就已经让安家吃不消。

更何谈掌权人墨景礼!

那更加得罪不得。

不仅不能得罪,还得小心供着。

两天,还有两天时间。

鬼知道那死丫头死哪去了。

找,还懒得派人!

费人费力又费钱。

倒不如,逼她自己乖乖主动现身。

不是一向关心钟玟吗?

别忘了,钟玟现如今可还在安家工作呢!

有钟玟在手,不怕那个死丫头不出现。

安有雪, 墨景礼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保艳呀点评:

《墨爷宠妻三十六计》这部小说让我们在跌宕起伏的故事背后领悟到人性的复杂与尊严,作者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