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我在爱情里等你

我在爱情里等你

作者:西语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22 17:26:19

《我在爱情里等你》这本书的主要内容:“我要是不签呢!”张治中咬牙切齿道。 “我听说张太太最近想离婚,要是有了这个视频当证据,张董的离婚官司可就不好打了。”齐炎语气低沉,不急不缓的说着。 张治中的嘴角抽搐了两下,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话,“好你个齐炎,好你个臭婊子,你们两个是联手对我下套!” 就算张治中百般不愿意,但是最后还是签下了那份合约,然后怒气冲冲的离开。 张治中走后,齐炎脱下他的西装盖在我赤裸的肩膀上,“完事了,可以回去了。”
展开全部

我在爱情里等你第7章试读

  那天苏艳雪假借顾南城的名义将我约出去,等到了餐厅才知道只有她一个人,我翻脸就想走人。

  苏艳雪却拽着我的手腕不放,“顾晚,别给脸不要脸,你妈的遗物可还都在我的手里,你就不怕我一把火给烧了?”

  打蛇打三寸,苏艳雪一下子就卡住了我的软肋。

  见我又坐了下来,她脸上的阴狠也敛了敛,这才道出了她今天约我出来的目的。

  “晚晚,你年纪也不小了,是时候结婚生孩子。你的终身大事,我跟你爸一直都放在心里的,今天约你出来就是让你跟对方见个面。你可别耍脾气,这人可是我千挑万选的,条件绝对一等一,上市公司的老总,身家过亿,你要是嫁过去,可就是富太太。”

  苏艳雪说的天花乱坠,我左右进右耳出,就当她是在放屁。

  她要是真有这种好心,母猪都会上树了。

  后来苏艳雪接了一个电话,她亲自出餐厅去接的对方。

  我坐在餐厅里感觉越来越不对劲,浑身上下就跟火烧一样,看到桌子上被我喝的只剩一半的水杯,马上警觉到自己是被下药了。

  起身正要走,却看到苏艳雪带着一个身材臃肿的中年男人从餐厅门口走进来,我继而转身去了洗手间,才侥幸逃脱了这场圈套。

  如果说那天跟着苏艳雪一起进来的男人真的就是张治中,那么今天的刁难也就不奇怪了。

  我还在思忖着那天发生的事情,齐炎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我座位的旁边,居高临下的凝视着我。

  “电话打了吗?”

  “还没有。”

  “不用打了,我约了张董吃晚饭,你跟我一起去。”

  我有些发愣,没跟上齐炎的脚步,他又回头瞪了我一眼,我这才拿起手提包追了上去。

  在车里,齐炎又问了我一遍。

  “张董的事情你真的没插手?”

  我正襟危坐,极为严肃的回答他,“齐总,我可以用死去妈妈的名义起誓,我真的没有插手这件事。”

  恰好红灯,齐炎转头看了我一眼。

  眼神十分的深沉锐利,像是在推敲我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他看了好一会儿,才收回目光。

  齐炎将饭局定在一家高级的日本料理餐厅,餐厅仿日式和风装修,连包厢也都是榻榻米,环境十分的清幽。

  进了包厢后齐炎又出去了一趟,回来时,他的手里多了一套和服,递给我说,“把衣服去换上。”

  我神色一紧,正色的看向齐炎,“齐总,这是什么意思?”

  齐炎就站在我面前两步远的地方,一身黑色的英挺西装,一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手拿着和服,明明是个风流倜傥的人,却透着一股人渣的气息。

  “不愿意?”齐炎冷笑,“顾晚,你的光辉事迹我还听得少吗?今天晚上把张董给我伺候好了,只要能让他签了合约,我可以既往不咎。”

  “要是我不愿意呢?”我扬唇反诘。

  齐炎嘴角的笑意更浓了,“滨城房地产的圈子就这么点大,只要你被开除的消息一传出去,你觉得还有其他公司敢用你吗?”

  齐炎这招出的更加阴狠,直接用我的职业生涯威胁我。

  我气的紧咬着牙龈,就跟掉进了冰窟窿一样,从脚底到头皮都渗着刺骨的凉意。

  齐炎一松手将和服丢在我面前,“去换上。”

  最终我还是妥协在齐炎的威逼之下,去洗手间里换上了和服。

  和服是改良式的,并不难穿,就是前襟开的很低,露着一片雪白的丰胸。

  等我再回到包厢,张治中已经在里面,正跟齐炎喝着清酒。

  听到开门声,齐炎只是淡淡的扫了我一眼,张治中的双眼却黏在我身上移不开,眼神里竟是猥琐。

  我下意识的用手掌掩住了胸口。

  “顾晚,还不快进来坐下。”齐炎低声道,我脚步动了动,走到了齐炎的身边,他却又瞪了我一眼,“坐张董旁边。”

  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我拒绝不了齐炎的命令,拉着裙摆在张治中的旁边屈膝跪了下来。

  身体随之一俯身,松口的衣襟打开的更多,我清楚的听到张治中吞咽口水的声音。

  我跟张志中靠的这么近,这一回我可是清楚地看见了他的长相。

  四十几岁的男人,油腻腻的国字脸,小眼睛蒜头鼻,脑门上方一片谢顶,用几根泛着油光的头发遮着,看着就让人想吐,真不愧是苏艳雪“千挑万选”的人,大概是故意来恶心我的。

  “张董,以前的事情是顾晚不对,希望你大人有大量,就原谅她吧。”齐炎笑着跟张治中敬酒。

  “齐总,这是我跟顾小姐的事情,怎么好意思让你做这个和事老。”张治中眯着小眼睛笑的狡诈。

  我随之也端起了酒杯,笑了笑说,“张董,如果只是私人原因,我在这里跟你说句对不起,千万不要影响了我们两家公司之间的合作。”

  张治中将手里的酒杯重重的敲在了桌子上,脸带震怒,“顾小姐的意思是我公私不分,故意为难你了!”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忙解释,“是我说错话了,先自罚一杯跟张董道歉。”

  说着,我一抬头就灌了下去,他们点的清酒很烈,呛人的划过喉咙,我咳嗽几声。

  张治中的脸上这才有了笑意,然后一边跟齐炎谈笑风生,一边对我灌酒,就是不谈合约的事情。

  我的酒量一般,几杯黄汤下肚,脑子变得晕沉沉的,张治中却趁这个时候把手伸进了我的裙子里。

  和服的裙摆是两片布料交错而成,张治中掀起其中一块就摸到了我的大腿,五短的手指还想我腿心处摸。

  我紧紧的并拢双腿,一手拿着酒杯,一手阻拦着张治中的骚扰,将求救的目光对上齐炎。

  齐炎突然的站了起来,我以为他是要替我解围,谁知道他说了一句“我去趟洗手间”,就跟没看到一样走出了包厢。

  等齐炎一离开,张治中完全没了顾虑,肥胖的身子一下子就压了过来,将我推倒在榻榻米上。

  “臭婊子,你逃有什么用,现在还不是一样落在我的手里。”张治中得意扬扬的笑着。

我在爱情里等你第8章试读

  我醉的浑身虚软,又被张治中压得动弹不得,只能用力挥舞的双手不停挣扎。

  啪!

  混乱中,我一巴掌拍在了张治中的脸上。

  “臭婊子,你他妈竟然敢打我!”张治中火冒三丈,伸手就抓紧了我的头发,靠在我嘴边大声吼着。

  他一张嘴,臭气夹杂着酒气全冲了出来。

  我不停的往后缩,张治中死命的抓着我的头发不放。

  “张董,你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要什么女人没有,何必纠结我不放。我有得罪你的地方我道歉,求求你放过我吧。”

  见硬的不行,我强行镇定思绪,试图跟张治中谈判。

  “呵呵,我可是从去年年会就看中你这只骚狐狸精了,要不是苏艳雪拍着胸脯跟我保证把你送上我的床,我也不会等这么久。上次让你逃了,这次可没这么容易了!”

  张治中猥琐的笑着,低头就在我的脸上啃了一口,湿嗒嗒的口水全黏在我脸颊上。

  我恶心的寒毛都竖起来了,蹭着榻榻米不停后退。

  张治中又一次抓住了我,这一回他抓的是我和服的衣襟,随着一声衣物的撕裂声,胸口大片春光全暴露了出来,丰满的浑圆随着我的呼吸剧烈起伏着。

  “身材果然够辣!够骚!”

  张治中的目光火辣辣的烧了起来,眼看那双肥猪手就要摸上我的胸部,我的眼眶泛起了水雾,绝望的闭起了眼。

  就在这个时候,随着哗啦一声,包厢的门被打开。

  齐炎站在包厢门前,饶有兴趣的看着我和张治中。

  “齐总,救我,求你救救我。”我的眼泪一下子飙出来了,泪眼朦胧的看着齐炎,明知道他是置我于不义的人,却还是不住的哀求着。

  齐炎扫了我一眼,淡淡的说了句,“张董,真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我忘了拿手机。”

  闻言,我心里的最后那么一点希冀碎成了玻璃渣子,割在心口上,血淋淋的生疼。

  齐炎越过我和张治中,走到了他刚才的位置上,拿起他遗落的手机,神情突然变得冷冽。

  他转头看向张治中,“张董,真不好意思,我刚才不小心打开了摄像头,将包厢里发生的事情全部都录了下来。”

  张治中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他从我身上起身,警惕的看向齐炎,“齐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拉起撕裂的衣服往后退,靠近了齐炎的身边。

  齐炎淡淡地扫了我一眼,又跟张治中说,“这么精彩的视频,看来张董是没心情欣赏了,不过张太太肯定很感兴趣。”

  “齐炎,你这是要威胁我!”张治中恼火的整张脸都涨红着。

  “威胁不敢说,我只是想跟张董顺利合作下去。”齐炎从公文袋里拿出合同和笔,放到张治中的面前,“张董,签约吧。”

  “我要是不签呢!”张治中咬牙切齿道。

  “我听说张太太最近想离婚,要是有了这个视频当证据,张董的离婚官司可就不好打了。”齐炎语气低沉,不急不缓的说着。

  张治中的嘴角抽搐了两下,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话,“好你个齐炎,好你个臭婊子,你们两个是联手对我下套!”

  就算张治中百般不愿意,但是最后还是签下了那份合约,然后怒气冲冲的离开。

  张治中走后,齐炎脱下他的西装盖在我赤裸的肩膀上,“完事了,可以回去了。”

  完!事!了!

  听着他轻描淡写的语气,我心里的火气瞬间就飙了起来。

  啪!

  一抬手,我在齐炎俊朗的脸上甩了一巴掌。

  “齐总,这是我还给你的。”

  张治中打我一巴掌,我还在齐炎的身上。

  齐炎摸了摸嘴角,眸子忽明忽暗的闪了两下,他的脾气向来就不好,就在我以为他会对我动手的时候,齐炎自顾自的站了起来。

  “把自己收拾一下,我在门外等你。”

  等齐炎离开了,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往下落。

  人若浮萍,先是苏艳雪,再是齐炎,我顾晚竟然这样随意任人摆布着。

  等我收拾好情绪,双眼带着遮不住的血丝和浮肿,整理了一下撕裂的和服,又将齐炎的西装外套架在肩膀上才往外走。

  一个修长的身影靠在门边,我只看到黑色的西装裤,下意识的就以为是齐炎。

  “齐总,我们可以回去了。”我低着头出声提醒。

  好一会儿,都没听到齐炎的答复。

  “齐总?”我一抬头,对上了一双寒光凌厉的眸子。

  是季凉川。

  他怎么会在这里?

  我一下子变得十分窘迫,抓着外套的手紧了紧。

  季凉川目光冰冷的瞥过我胸前露出来的雪白肌肤,冷不丁地说,“又找上新目标了?。”

  我被他看的头皮发麻,刚想离开却被季凉川的长腿堵住了去路。

  “这么快就想逃?”季凉川不打算放过我。

  要是放在平时,我肯定使出浑身解数勾引他,但是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我急需找个安静的地方静静疗伤。

  “季总,你贵人事忙,我不好打扰,就请你高抬贵脚。”大概是刚才哭过的关系,我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嘶哑的哽咽。

  季凉川又多扫了我几眼,冰凉的手指贴上了我红肿的脸颊。

  我浑身一颤,似有一股电流淌过。

  季凉川勾了勾唇角,手指拎着我的下巴往上抬,就吻了下来。

  在我没有一丝防备之下,他的舌尖快速的撬开我轻合的牙齿,在我的嘴里不停的游走、吮吸。

  “季……”我趁着喘息的机会嘤咛着。

  季凉川身上的气息很清爽,除了一点淡淡的烟草味之外什么都没有,他的吻也如出一辙。

  温热的缠绵之下,我之前被张治中惊扰的心仿佛渐渐地被安抚,再也闻不到张治中的口臭味,全是季凉川身上醇厚的香气。

  我慢慢的开始回应季凉川的吻,腰身发软,正要往季凉川身上贴,却被他一手推开。

  季凉川表情嫌恶的抹了一把嘴唇,冷冷的说了一句,“果然是人尽可夫!”

  我恍然一怔,如梦初醒。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语云姑娘点评:

其实《我在爱情里等你》这本书里面的事是真是假我们不清楚,不过有好多在新闻上都有过报道,将生活中的不解之迷用自己的想法去把他解释清楚,我觉得这是这本书的亮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