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流年偷换思念延绵

流年偷换思念延绵

作者:石榴小姐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09 12:20:05

在《流年偷换思念延绵》里面是一波三折,石榴小姐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此时,已经是深夜了,顾萱萱蹲在路边的电话亭里,抱着膝盖,泪水被风吹干后有些犯困了,努力睁着眼睛看着来往的车辆,等着封墨来接她。别墅内。正准备休息的封墨,听到抽屉里的特制机发出响声,他迅速的从床上爬起来,打开抽屉拿出手机。“报告首长,有一位自称是您未婚妻的女人,说流浪在街头让您去接她。”封墨皱了下眉头,“有没有说姓名?”“说了,叫顾萱萱。”
展开全部

不听话?-石榴小姐

“可是过几天就要高考了,我很担心你的成绩……”文郁兮一脸善意的看向顾萱萱。

封墨将胶布收起来,随后起身看向顾萱萱,“去郁兮那住几天也好,等会我叫管家送你们回去。”

顾萱萱顿时着急了,撅着嘴巴拉着他的手撒娇,“封叔叔,我不要去,你要不再给我请别的家教吧,我不想离开你……”

封墨心头一暖,看她楚楚可怜的模样的确挺舍不得她离开的,不过高考没几天了,而文郁兮是个很好的老师,有她的教导顾萱萱成绩肯定会不错的。

“封叔叔……”顾萱萱着急的都快要哭出来了。

“不听话?”封墨严肃的表情看向她。

顾萱萱立即闭上嘴巴,不敢再吭声,他表情严肃的样子,真的吓死人。

封墨可是她的靠山,她断然是不敢挑战他的权威。

红色小本本都还没有拿到呢,她现在当然不敢惹怒封墨了,万一惹恼了这个猛兽,他一气之下不要自己了,岂不是前功尽弃了?

“去房间收拾东西!”封墨冷峻的眼神看向她,命令道。

顾萱萱生气的咬着嘴唇,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随后转身走进房间内。

站在衣柜前面,一边将衣服一边咒骂,“封墨你个大混蛋,现在你就给我嚣张吧,等我拿到结婚证了,看我还理不理你,竟然凶我,哼!我要你结婚第一天就找不到老婆!”

管家将顾萱萱和文郁兮送回去,一进门文郁兮变像换了一张脸一样,将包包随手丢在沙发上,她则大步的走去酒柜前,打开一瓶苏打酒,咕噜咕噜的喝下半瓶。

“你能走路,刚才干嘛叫封墨抱你上车啊?”看到她大步走去酒柜前面喝酒,顾萱萱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文郁兮眼神冷冷的撇了她一眼,“我乐意,你管得着吗?”

顾萱萱轻咬着嘴唇,心中想想还是忍一忍好了,毕竟要和她同在一个屋檐下相处好几天。

看了下文郁兮的房子,还挺大的,一共四个房间。

“那个,我住哪个房间啊?”顾萱萱主动开口问道。

文郁兮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拿着酒瓶子的那个手指了最里面的那间房,“那个。”

随后顾萱萱便朝着她所说的房间走过去,打开门,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房间很小,而且堆满了杂物,只有一张小小的床,而且看起来已经很久没有收拾了,里面布满了灰尘。

顾萱萱不乐意的转身回到客厅里,气呼呼道:“你是故意的对不对?那个明明是杂物间,你让我住那里,你把我当乞丐啊?!”

文郁兮唇角冷笑,“在我眼里你就是一个乞丐,赖在封墨那不肯走的臭乞丐。”

“你!”顾萱萱气得脸色通红,立即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封墨告状。

文郁兮见状,立马起身伸手想要抢手机。

顾萱萱急忙躲开,此时电话也刚好接通,她里面跟封墨告状,“封叔叔,你快点来接我回去好不好?文郁兮欺负我,她让我住杂货间,还说我连乞丐都不如……”

文郁兮脸色铁青,立即提高嗓音解释,“萱萱,你想要住主卧就住好吗?为什么要跟封墨这样说呢,我把主卧让给你住就好了,但是这几天你一定要好好学习才行啊,知道吗?”

“不是的,她说谎!封叔叔你不要听她说,你快点来接我啊!”顾萱萱急得直跺脚。

这个文郁兮,真会颠倒黑白。

电话那头的封墨,语气冷漠的呵斥道:“顾萱萱,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知不知道过几天就要高考了?!”

“我没有闹,是她……”

“够了!既然你这么不听话的话,我只好把你送回顾家了。”

“封叔叔,我错了,你不要把我送回去,我乖乖听你的话好吗?求求你千万不要送我回去啊。”

“看你表现,拿你的高考成绩跟我谈!”嘟嘟嘟——

听到电话被挂断,她眼眶里晃动的热泪顿时忍不住掉下来。

一旁的文郁兮嘴角扬起得意的笑容,拿起苏打酒继续喝了起来。

顾萱萱气呼呼的走进杂物间里面,忍不住哭出声来。

哭了许久后,她擦拭掉脸上的泪水,咬咬牙,“文郁兮,我是不会这么轻易就被你打倒的,不就是脏兮兮的屋子吗?我打扫便是了!”

这一整天,顾萱萱都在收拾房间。

而文郁兮自在的靠在沙发上吃零食看电视,看着顾萱萱忙来忙去的打扫屋子,冷冷笑道:“免费的清洁工真好,呵呵。”

几天下来,文郁兮根本就没有教她任何的功课,顾萱萱独自一人在房间里面复习,全部吃的外卖,这些她都咬咬牙忍了,只要等到高考那天来就能搬走了。

在高考前的一个晚上,文郁兮叫来一大帮朋友,在家里开派对,音乐开到最大声,男男女女摇晃在一起。

房间内,本来已经躺下的顾萱萱,被音乐的震动声吵得不行,穿上衣服走出房间。

刚走出门,便闻到了一股浓浓的烟味和酒的味道,忍不住轻轻咳嗽了一声。

走到客厅,男男女女大概七八个人,正随着音乐晃动身体。

“能小声点吗?”顾萱萱喊道。

她扯破嗓子喊,却被音乐声盖住,自己都听不清楚。

于是她四处找文郁兮的身影,发现她此时已经喝得烂醉的躺在沙发上了。

“喂,你醒醒啊!能不能叫你的朋友们先走啊,我明天就要高考了,你是存心的是不是?!”顾萱萱摇晃了几下,但是文郁兮却一动不动,睡得很死。

顾萱萱咬咬牙,皱着眉头,无奈的松开手。

双手捂着耳朵返回房间,推开房门的时候,却被里面的景象给吓到了。

一男一女躺在她的床上,衣服已经脱得差不多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又羞又恼的她拿着包包离开了文郁兮的家。

刚走出门,便发现手机忘记带了,转身去敲门,敲了半天也没有人开门。

而这里离封墨的别墅远着呢,她身上也没有钱,要走路回去的话,估计都半夜了,明天还要高考呢。

思来想去,她走到一个公共电话亭里,拿起电话拨打了110。

等着被甩吧!-石榴小姐

“我要找封墨。”顾萱萱充满委屈哽咽的声音道。

“你找封首长?这位市民,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接线员有些纳闷,这电话那头的声音听着有些稚嫩,难道是小屁孩的恶作剧吗?

“我叫顾萱萱,我是封墨的未婚妻,我现在流落街头了,你叫他来接我。”说着顾萱萱挂掉电话。

此时,已经是深夜了,顾萱萱蹲在路边的电话亭里,抱着膝盖,泪水被风吹干后有些犯困了,努力睁着眼睛看着来往的车辆,等着封墨来接她。

别墅内。

正准备休息的封墨,听到抽屉里的特制机发出响声,他迅速的从床上爬起来,打开抽屉拿出手机。

“报告首长,有一位自称是您未婚妻的女人,说流浪在街头让您去接她。”

封墨皱了下眉头,“有没有说姓名?”

“说了,叫顾萱萱。”

封墨眉头皱得更深了,“位置发给我。”

“是!”

看着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封墨脸色沉得有些可怕。

明天就高考了,这女人在搞什么?她的手机呢?

带着满满的疑问,十分钟后,封墨驱车到了电话亭。

此时,顾萱萱已经靠着电话亭睡着了,小小的身体蜷缩在一团,像个流浪的小孩一样,很让人心疼。

封墨迈开步子上前,伸手轻轻的触碰了下她的脸颊。

“啊!”顾萱萱本能反应的吓了一跳,猛的将他的手推开,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人是封墨的时候,顿时松了一口气。

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封叔叔,你总算是来了,我还以为今晚上要睡大街了呢。”

“你怎么会在这里?和郁兮吵架了?”封墨蹙眉问道,双手也随着将她抱起来朝着车内走去。

顾萱萱摇摇头,脸颊埋在他的胸膛里,“没有吵架,她家里好多人在开派对,吵得我睡不着,文郁兮喝醉了,我一个人跑出来的,手机忘记带了……”

说着说着,她的声音越来越小,靠在他的胸膛上,满满的安全感,没一会便进入梦乡了。

封墨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车上,回家。

……

考完最后一门,顾萱萱走出考场,疲倦的伸了个懒腰。

忽然有人用力的推了下她,顾萱萱一个没站稳,踉跄的跌倒在水泥地上,膝盖顿时被蹭破一层皮。

“哎呦,不好意思啊,我刚才没看到你。”身穿着白色连衣裙的顾晴故作惊讶的模样道。

顾萱萱拍着灰尘站起来,一脸无所谓的态度耸耸肩膀,“没关系,谁让你瞎呢?对待残疾人士我一向都是很宽容的。”

她的一番话,也引起了周围同学的一阵笑声。

“顾萱萱,你什么意思?!说谁瞎呢?!”顾晴气呼呼的攥着拳头,“你个狐狸精,卖弄身体怂恿封叔叔将好好的学校给弄没了,还在那得意个什么劲,你顾萱萱就是个卖身的贱货,还奢望封叔叔会娶你?呵呵,等着被甩吧!”

顾萱萱双手揪着衣角,心头顿时感觉被尖锐的匕首狠狠刺中一般。

封墨到现在为止也还没有说结婚的事情,难道他真的只是玩玩而已吗?他压根就不想要跟自己结婚吗?

顾萱萱双眸恶狠狠的瞪着顾晴,一堆话堵在胸口说不出来。

“瞪我干嘛?说中你的心事了对不对?啧啧,高中还没毕业就如此堕落,没想到我这个妹妹这么着急的给自己选职业了啊。”顾晴嘴里发出咯咯的笑声,眼神不屑的看着顾萱萱,“顾萱萱你个做鸡的女人!”

嗡的一下,顾萱萱犹如被人当头打了一棒,怒气冲心底往脑袋上猛的冲上来,顿时失去理智。

“顾晴你个贱人,你凭什么说我,你个第三者生出来的杂种!”

说着顾萱萱捏着拳头便上去,揪着顾晴的头发猛的拉扯,指甲用力的抓花她的脸。

“救命啊,救命!顾萱萱你放手!”顾晴崩溃的大哭。

而顾顾萱萱压根没有松手的想法,反而更加用力的揍她,将怒气全部都发泄在她身上。

忽然一只大手伸过来,将顾萱萱猛的推开。

她抬头,看到了一脸愤怒的顾荣峎,而旁边孙怡芸正扶着顾晴在看她脸上的伤口。

“呜呜,我的脸好疼啊,好疼……”顾晴脸上被抓了好几条红印子,眉毛都被扯掉了些,整张脸火辣辣的感觉。

“我的天,我的宝贝女儿。”孙怡芸看到顾晴脸上的伤口,愤怒的冲着顾荣峎喊,“你看看你女儿做的好事,晴儿都被她打毁容了,你难道还要无动于衷吗?!”

旁边围观的人不少,顾荣峎愤怒的浑身颤抖。

“呵呵,只有她是你女儿,我是捡来的是不是?顾荣峎你不要忘记了,妈妈才是你的结发妻子,你背叛了妈妈现在还要维护小三,顾荣峎你就是个烂人!”顾萱萱气呼呼的冲着他吼道。

“你个不孝女,竟然还敢说老子?简直反了你!”顾荣峎气愤的抬起手,大步走到顾萱萱面前。

“你打,你这一巴掌打下来,咱们恩断义绝!”顾萱萱抬着头,眼神直直的盯着他。

一旁顾晴放声大哭,而孙怡芸也跟着哭了起来,“顾荣峎,你今天不给我们娘俩一个交代,我们就搬出去,呜呜……”

顾荣峎被受刺激之下,扬起手对着顾萱萱的脸颊。

正当巴掌要打下的时候,忽然一只强有力的手掌按住了顾荣峎的手臂。

“谁他妈的干多管闲事,老子一起打!”顾荣峎骂咧咧的转过头,当他看到身后站着的人是封墨的时候,双腿顿时软了下来,“封,封首长……”

封墨深邃的眸子露出一股凌厉之色,“你刚才说,要打谁?”

“封手掌,我,那个……”顾荣峎慌张得一阵结巴,看一眼封墨那双冷冽的眸子,双腿顿时就软了下来,只差没跪在地上了。

封墨一个暗劲将他推开,走到顾萱萱面前,温柔的擦拭掉她脸上的泪水,“考得怎么样?”

顾萱萱点点头,没吭声。

“做得好,回家给你煲汤补补身体。”封墨说着,顺手搂着她的胳膊,离开人群。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乐生点评:

《流年偷换思念延绵》这本小说作者石榴小姐大大你要是不更新快一点的话,我就要寄刀片了。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