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猎婚:boss强宠无节制

猎婚:boss强宠无节制

作者:素颜小猫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15 19:06:27

《猎婚:boss强宠无节制》,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素颜小猫,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姜豆豆意识是清醒的,知道今晚遇到了有背景的恶少,不知自己什么时候会被他们看上,这药应该就是他们指示调酒师下的,她惊恐的睁着大眼睛,脑子里飞速的想着办法,药力不断发作着,房间里似乎越来越热,她的脸色越来越绯红。夜少看着她小鹿般惊慌无助的明眸,嘴角的笑意更浓了。近距离之下,他看到姜豆豆的肌肤更加白皙,而姜豆豆则看到他不正常的白色皮肤下透着隐隐的青色,那是常年作息不规律,外加有有种特殊嗜好的结果。
展开全部

猎婚:boss强宠无节制第4章试读

月光酒吧,姜豆豆在兵荒马乱似的一层的迪厅里找了好久,才找到坐在尽头吧台前的常洛和杜萍。

常洛坐在吧台前的高脚凳上,面前放着几个空酒瓶,清俊的面庞上一片醉红。

杜萍正在一旁担心的看着他,看到姜豆豆赶来,连忙招手。

“常洛,你为了公司的事烦心我知道,但是你不能这样对待自己的身体!”最近常洛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醉酒了,每次隔天醒来都会头痛欲裂,痛在他的头上,痛在姜豆豆的心里。

姜豆豆一把抢过常洛刚拿起的新一瓶酒,重重的放到吧台上。

“豆豆,我问你,你要和我说实话,我是不是特别失败?”常洛一怔,然后转头醉眼朦胧的看着姜豆豆。

姜豆豆在不断变换的五光十色的迪厅灯光里,看到了他眼底里的那抹隐忍的痛,她的心针扎似的疼了一下,口气软了下来,“常洛,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最优秀的。”

常洛闻言,手臂放在吧台上,头颓废的埋在臂弯里,像个孩子般无助。

姜豆豆不忍看他这样子,转过头对酒保说:“给我两杯橙汁。”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都是穷学生,每当为对方打气的时候,都会用橙汁代替酒。

“来,常洛,我们干了这杯,明天继续努力,你的公司肯定会有起色的,只要努力,就会有希望!”姜豆豆塞到常洛手里一杯,自己端起一杯,很豪迈的样子。

其实,她也累,但是看到常洛这样,她不能不坚强。

常洛抬起头来,似乎有些动容,“豆豆,你真好,每次我失落的时候,都是你为我打气。”

“怎么忽然跟我客气起来了?”姜豆豆眉头一皱,今天常洛很反常,不过这也只是一瞬间的诧异,并没有放在心上,随即鼓励的拍了拍常洛的肩膀,学着老年人持重的口吻说,“小伙子,我一直很看好你的!”

常洛和杜萍都被姜豆豆的口气逗的一笑,不过两人的都笑很勉强。

“干杯!”姜豆豆和常洛碰杯,很豪迈的将橙汁一饮而尽。

就在姜豆豆仰头喝橙汁都那一刹那,常洛和酒保之间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个人的眼神中都带着一丝诡异。

当姜豆豆放下空杯的同时,常洛和调酒师的神色瞬间恢复了正常,姜豆豆什么都没有察觉。

可能是迪厅里人太多,也可能是姜豆豆路上来的时候走的太急,她忽然觉得自己面颊很热,便说去洗手间洗洗脸,一会就回来。杜萍说陪她去,被她拒绝了,她让杜萍留下帮忙照顾常洛。

但是,不管姜豆豆怎么在洗手间里用冷水洗脸,还是觉得很热,而且还产生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虽然不常来这种场所,但是姜豆豆平时也看了不少新闻和小说,知道自己可能是误中了什么不好的药物,回想一下,自己来到这里后,只在吧台喝过一杯橙汁,想来就是调酒师动的手脚,但是无缘无故的调酒师绝对不会这样做,不知道幕后是谁在操作,心里忽然很慌乱,这个时候只想去找常洛,似乎只有在常洛身边才能踏实。

可是,刚一迈步,就觉得眼前发晕,步伐沉重,全身的力气在渐渐流失。

洗手间里没有别人,她的手机和包包都放在吧台杜萍那里,姜豆豆更慌乱了,额头冒出冷汗,只能扶着墙艰难的走出洗手间,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足够的力气走回吧台那里。

刚一出洗手间,姜豆豆就被守候在门口的两名陌生的服务生架住了。

姜豆豆吓了一大跳,一般情况下,服务生是绝不会站在女洗手间外的,难道他们在这里是专门为了等她?

姜豆豆感觉像是在往一个深渊里跳,想要挣脱,却只觉得浑身更加无力。

那两名服务生直接将她架到电梯前。

电梯正在这一层,似乎也是早有准备的了。

“去五楼,顶级包厢,主人已经等了很久了。”一名服务生对开电梯的说道。

在月光酒吧,顶级包厢只有一间,相当于酒店总统套房的意思,其费用不是一般的小老百姓消费的起的。

姜豆豆能清晰的听到服务生说的话,只是自己一动也不能动,给一个女孩子下这种药,用意明显不纯良,他们所说的主人会是谁?

在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姜豆豆看到外面走廊里有几个客人在走动,她想喊救命,但是只张了张嘴,发出低微的呜呜的声音,连自己都听的模糊。

外面的人别说听不见,就算听见了,在这个各扫门前雪的年头,又是在这种场合,也不会有人多管闲事的。

猎婚:boss强宠无节制第5章试读

电梯到达五层,叮咚一声的提示音在走廊里的肃静中显得格外冰冷。

姜豆豆看到到处都金碧辉煌,整座楼层只有一个包厢,以彰显其顶级的尊贵。

两名服务生将姜豆豆架到包厢前,卑躬屈膝的敲门。

“滚进来!”里面传出一个年轻男子缓缓的极不耐烦的声音。

包厢门打开的那一刻,一阵馥郁的酒气扑面而来,随之而来的还有阵阵不和谐的笑声。

“就是这个女人?”又是那道不耐烦的声音响起,不过音质很好听。

服务生将姜豆豆丢到地上,恭谨的回答,“是,一切都准备好了,保您尽兴。”

说完,两人就倒退着出了房间,周到的关好房门,整个包房内又恢复了与世隔绝的糜醉。

地上铺着色彩鲜艳的柔软地摊,姜豆豆并没有被摔痛,只是觉得面颊上越来越滚烫了。

她趴在地上,努力的缓缓抬起头,偌大的豪华房间内,意大利黑色真皮沙发上坐着三个少爷模样的年轻男子,每个人都是旁边都依偎着花枝招展的女郎。

“夜少,这就是你刚才说的人?也不怎么样啊!”左边穿紫色衬衫的男子看了姜豆豆一眼,一副很失望的样子。

“你懂什么?这种女孩子最值钱的就是干净。对吧,夜少?”右边穿橙色衬衫的男子轻蔑的看了一眼紫色衬衫。

坐在正中间的被尊称为夜少的男子,穿着件粉色衬衫,身材瘦削,相貌颇为英俊,只是白色面庞上的黑眼圈给这份英俊打了折扣。

他现在倒是颇有兴致的打量着姜豆豆,这让原本靠着他的女郎似乎是吃味,嗲嗲的道:“夜少,您有了新人,就忘了旧人了。”

夜少清浅的一笑,拍了拍女郎的手,算是安抚,不过他漆黑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姜豆豆。

他端起墨色水晶茶几上的一杯红酒,站起身,有点摇晃的走到姜豆豆跟前,懒散的坐在她旁边的地摊上。

“不过是尝个新鲜。”夜少抬起一只手,用手背轻轻划了一下姜豆豆羽缎般披散的乌亮长发,声音里虽然还带着先前的不耐烦,不过已经多了几分醉意阑珊的温柔。

姜豆豆意识是清醒的,知道今晚遇到了有背景的恶少,不知自己什么时候会被他们看上,这药应该就是他们指示调酒师下的,她惊恐的睁着大眼睛,脑子里飞速的想着办法,药力不断发作着,房间里似乎越来越热,她的脸色越来越绯红。

夜少看着她小鹿般惊慌无助的明眸,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近距离之下,他看到姜豆豆的肌肤更加白皙,而姜豆豆则看到他不正常的白色皮肤下透着隐隐的青色,那是常年作息不规律,外加有有种特殊嗜好的结果。

“虽然只是尝个新鲜,不过看来这女人倒是合了夜少的胃口,哈哈,看他们两个两两相忘,真是郎情妾意!”橙色衬衫打趣。

“夜少这两天在澳门输了很多,心情不好,也该舒坦一下了!”紫色衬衫一改先前对姜豆豆的不屑,凑趣的讨好夜少,“夜少,正所谓赌场失意,情场得意,这里的很多女人都说夜少厉害,一会夜少要不要现场直播?我们也学习一下啊!”

这话惹得房间内男男女女一阵窃笑。

姜豆豆听的明白他们话中的含义,巴掌大的小脸涨得通红,几乎能滴出血。

“小心夜少生气!”先前对夜少说新人旧人的女郎见夜少喝干了杯中酒,拿起一瓶昂贵的红酒过来,跪着为他斟酒。

夜少倒是没有生气,无视讨好自己的女郎,瞥一眼那两个同伴,漆黑的眸子又落到姜豆豆身上,微微品一口酒,“现场直播不是不可以,就怕直播完了,你们就再也没有信心了!”

房间里继续爆发出别有意味的笑声,姜豆豆的心又往下沉了几分,今晚想要脱身,怕是很难。

“夜少的本事可都是家传的,你们啊,学也学不来!”女郎使出浑身解数讨好夜少,夜少从来没有用这种眼光看过她,她是真的吃味了,所以就有点忘了规矩,“不过,说到这本事啊,只听说御少如何如何了不得,却从来没有见御少来过这里。”

一言既出,房间里顿时一片死寂。

“不要在夜少面前说御少!”紫色衬衫为了打破这尴尬,训斥女郎。

“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轮得到你对夜少的家事说三道四?”橙色衬衫同时出言警告。

“对不起,夜少,我错了!”女郎连后悔带怕,脸色刷白,声音发抖,手中的酒瓶无力的滑落在地毯上。

“滚出这个城市,永远别再让我看见你!”夜少的口气又恢复了一开始的极度不耐烦,酒杯砸在地毯上,没有掉在光洁地板上那种痛快的清脆声,就像他此时内心的压抑。

女郎不敢再多言,能保住命已经是万幸了,她见过太多不听话的人的下场,不寒而栗。

房间的门被女郎打开,又轻轻关上,房间里的人都极力的说笑巴结夜少,不过他的脸色始终阴沉。

偏偏在这时候,房间的门又被打开了,冷冽的空气冲散了里面的酒气和脂粉香。

“是哪个活的不耐烦的——”夜少心里的烦闷不快已经到了极点,爆发出来,但是话只说了一半就顿住了。

紫色衬衫和橙色衬衫,连同那些莺莺燕燕都站起身来,胆子小的还瑟瑟发抖。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门口。

阿修一身利落的深色西装走进来,闪身一旁随侍,门口的灯光照在一个高大如神邸般的身形上。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景中baby点评:

这本书《猎婚:boss强宠无节制》挺不错的既幽默还搞笑文笔也不错加油努力更新,别理哪些喷子们没看多少章就到处瞎评论。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