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心悦君兮君不知

心悦君兮君不知

作者:南方的知了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2-16 17:23:07

南方的知了的书《心悦君兮君不知》主要讲述了:他皇甫珩待他们,仁至义尽!“这个孩子,是朕的!”良久,他冷硬道:“彩月,朕只说一遍,不许伤她,知道吗!”淑妃泪流满面,“陛下,臣妾知道,您待她心中仍有余情,可是面对这样一个背叛过您、心狠手辣的女人,您又何必呢!当初您在宫外受袭,是臣妾不顾性命,将您从歹人手中救出,您身中媚毒,是臣妾将清白交付,无怨无悔地救您。您也曾承诺过臣妾,会看在这救命恩情之上,待臣妾好,可如今呢?允她害死了臣妾的孩子,还不许臣妾,对她生恨吗?
展开全部

:一年前的恩情-南方的知了

凤栖宫外,一片冷肃血腥。

皇甫珩手提冷剑,亲自动手,斩断一名侍卫手肘,嗓音冷酷:“主子生病了,为何不请太医?”

侍卫伤口失血,满脸惊恐地望着震怒的天子,颤声道:“陛下...是您吩咐过,不许人进出....凤栖宫,而且微臣不知道到娘娘...重病...”

“还不肯说实话么?”天子眉眼一冷,让人去牵来几只恶犬,冷眼睨着面色青白的侍卫们,道:“朕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若不然,便让这几只畜生,活活撕了你们入骨!”

凶神恶煞的恶犬闻着浓郁血腥的味道,嘶吼的声音越发嚎亮,不断想要挣脱脖颈绳索的束缚,要朝那群留着血的侍卫们冲去。

每一声嘶吼,都似咬着人的心尖,骇人惊心。

侍卫终于忍受不住恐惧,大叫道:“微臣招了,是淑妃,是淑妃娘娘吩咐的,不许给凤栖宫的这位主子请太医的,陛下饶命啊,饶命啊!”

淑妃!

皇甫珩眸色一沉,下一瞬,抬步离去,临走之前,丢下几个字,“全部处理了。”

“诺。”大太监应声,一挥手,让人将这群不长眼的侍卫统统击杀。

鬼哭狼嚎,宛如地狱。

而那离开之人,明明是这天下君主,此刻却更像踏着烈狱离去的魔鬼。

狠辣,又冷酷。

这一切,只因凤栖宫中那女子....

皇甫珩来的时候,淑妃像是早已知晓一切,一身素衣黑发,站在冷月下,自行请罪。

她跪了下来,面色却无一丝慌张,“陛下。”

“为什么?”他垂眸睨她,语气低沉。

“为什么?”她轻笑了下,美眸中落了泪,“臣妾这么做,也只是想帮陛下试探一二罢了,陛下难道忘了,一年前罪后与大将军宋逸尘过密来往,不清不楚,她其实早就背叛了您!上次,她能偷偷怀上宋逸尘的孩子,这一次,陛下您就确保,肚子里的,一定是您的吗?

您看,她与她肚子的孩子快死之际,宋逸尘可是比谁都紧张呢。”

“闭嘴!”

皇甫珩倏地爆呵一声,眸色浓郁幽深,像是隐忍极致的痛苦。

是的,姚素儿以为自己偷偷诞下的孩子无人知晓,但这是他的后宫,她怀孕之事,他岂会不知!

当初他遇难、带淑妃归来之际,太医却把出她有喜脉,可笑的是,那时日竟是他出宫在外时怀上的!

那个孩子,自然不是他的,而是宋逸尘的!

若不是他一直顾念,一直不忍,一直不舍...他们,又怎能还活到今日!

他皇甫珩待他们,仁至义尽!

“这个孩子,是朕的!”良久,他冷硬道:“彩月,朕只说一遍,不许伤她,知道吗!”

淑妃泪流满面,“陛下,臣妾知道,您待她心中仍有余情,可是面对这样一个背叛过您、心狠手辣的女人,您又何必呢!当初您在宫外受袭,是臣妾不顾性命,将您从歹人手中救出,您身中媚毒,是臣妾将清白交付,无怨无悔地救您。您也曾承诺过臣妾,会看在这救命恩情之上,待臣妾好,可如今呢?允她害死了臣妾的孩子,还不许臣妾,对她生恨吗?

陛下,您看清楚啊,她早就背叛您了,不值得啊!”

她悲痛哭泣,一字一句,沉淀压在皇甫珩的胸口。

一年前他出宫受袭,对方竟恶劣的在他身上投入毒性甚强的媚毒,模糊中,他只知道有人救了他,翻云覆雨一夜。第二日醒来,是淑妃泪眼婆娑,横卧在他身侧。

救命之恩,他说,报。

所以,他违背了对姚素儿的承若,将她带回宫中,给予名分,封了妃。

本想与她好好解释,却不想她与宋逸尘,送了他好大一个惊喜!

所以,渐渐的,他冷落了她。

皇甫珩攥着拳,薄唇紧抿,喉间滚动,最终无言离去。

跪在地上的淑妃缓缓起身,又爱又恨地望着他离去的方向,唤来贴身侍女,“去与太后说,陛下对那贱人,仍是藕断丝连,让她老人家尽快想办法除之!在这样发展下去,一年前事,怕是要瞒不住了。”

:变故-南方的知了

仿佛鬼门关走了一遭,姚素儿再次醒来,已是三日之后了。

她一睁眼,便要求见皇甫珩,而皇甫珩也是立刻赶来。

“求陛下,放过大将军宋逸尘!”

只是皇甫珩没有想到,自己舍弃重要公务、晾下一众群臣急促而来,第一句听到的,便是她捂着小腹、艰涩下跪的请求。

她没有看他一眼,甚至也没关切腹中胎儿的情况,而是急急忙忙,为另一个男人请罪!

在她心中,宋逸尘便这般重要!

似有千蚁啃噬胸膛,他俊美的凤眸,一片阴鸷。

将她尖翘的下巴掐在食指与拇指之间,皇甫珩忍着要将她捏碎的怒火,“起来。”

姚素儿眼眶泛红,一动未动,痛声道:“陛下,放过逸尘大哥吧,他是皇朝的大将军,戎马一生,为陛下征战多年。他是英雄,你怎么能给他扣上‘淫乱后宫’这样肮脏的罪责!”

“姚素儿,你当真铁了心,要为他求情?”

她悲凉一笑,“求情?臣妾只是,在陈诉事实罢了。陛下,如果您执意如此,为何不把臣妾也给扣押起来?他是在臣妾的宫中被带走,既然如此,臣妾与他,亦有等同之罪!”

“够了!”

皇甫珩猛地将她甩开,目光冰凉,攫在她泪水涟涟伤心的脸上。

攥紧的拳心,是失望、沉怒。

“姚素儿,你以为你怀了朕的孩子,就可以威胁朕了吗!朕命令你,马上起来,如果你腹中胎儿有任何闪失,朕便立刻叫人去天牢里杀了宋逸尘!”

她面色一白,呼吸紊乱。

皇甫珩留下这句话,已经迈步离开。脚步顿在门玄,又说:“姚素儿,记住,他的命,在你手里。”

言下之意,她能护住孩子,宋逸尘便能,安稳现下。

姚素儿虽为皇甫珩的绝情感到悲戚,但终究,是暂时保住了宋逸尘,她又哭又笑,满心苍凉。

她温柔抚上腹部,“孩子,多亏了你,如今,你父皇只看在你的面子上,暂且绕过了娘亲与你宋叔叔。他日,你必定是,多福之人。”

接下来的日子,姚素儿都在紧张的养胎中度过,上次请太医之事,她也听重伤痊愈的翠青讲了。原来都是淑妃暗中阻拦,但这事皇甫珩知道了,却并未拿淑妃怎样,明明是意料之中,可姚素儿听罢之后,心脏仍是止不住的痉挛苦疼。

他真的对那个女子上了心,不然,又岂会原谅淑妃这样的恶行?

一个月后,太后生辰,天子孝名世人皆知,自然是为母亲大肆操办生辰宴。姚素儿万万没有想到,帖子竟会送到了她的凤栖宫中。

太后设宴,她自然不能拒绝,只能让翠青简单收拾了下自己,前去赴宴。

夜,百官携家眷为太后贺寿,场景热闹。

天子与淑妃一左一右端坐在太后身边,温声浅笑,一派家庭和融的画面。

“素儿来了,快,到母后跟前来。”

太后远远的就瞧见了小腹微隆的姚素儿,忙慈爱召唤。皇甫珩的视线只在她身上顿了片刻,淡漠离去,冷漠至极。

她掐了掐掌心,若无其事地朝太后走去,可眼底深处,却满是警惕。

太后待她仍是从前,好似她仍然是儿子宠爱的媳妇,握着她的手,关怀备至。

可就在姚素儿狐疑太后到底要拉她至跟前做什么的时候,原本和乐的宴会,突然闯入几十名黑衣人,手持冷剑,肆杀群臣。

众人大惊,女眷们惊叫连连,那群黑衣人,竟直冲高席而去。

“保护陛下!”

“保护太后!”

“保护淑妃!”

侍卫们大喊着要护卫这三人,而姚素儿却捧着腹部,骇然地望着眼前的无情的刀剑。明明很多人,她却孤立无援般,身姿单薄站在血雨腥风之中,唯一能做的,只是小心翼翼,不让他人撞到她的小腹。

皇甫珩眼眸一沉,剥开众人,不顾安危朝着那纤细身影疾步而去。

一把将人扣进怀中,他大怒:“你想死么,这么危险的时刻,你就不知道,跟在禁军身后,一个人在这里横冲直撞做什么,伤到了龙子,朕饶不了你!”

他的动作虽是粗鲁,甚至还抓痛了她,却奇异的让她稳住紊乱的心跳,眼眶有些发红,“皇甫珩...”

像是从前,她害怕时,带有的委屈,让人忍不住心怜。

他低咒一声,揽着她后退。

可就在这时,太后与淑妃那处却惊起了尖叫声,众人定睛看去,只见一名黑衣人竟以刀抵在了太后脖颈上,将她擒获。

众人惊骇。

黑衣人高呼:“都住手,不然,我就杀了太后!”

皇甫珩震怒:“母后!”

连忙抬手,示意所有侍卫住手。

一时间,气氛冷滞又紧张。

太后吓得面色苍白,颈间溢出一道鲜血,慌乱地望着他,“皇儿,快救母后...”

皇甫珩太阳穴突突直跳,“放了太后,你们想要什么,朕统统允了!”

黑衣人一指他身后的姚素儿,“将她送过来!另外,安排一辆马车,让我等安全离开!”

竟是,为了姚素儿。

她心口一顿,隐隐不安。

皇甫珩睐了她一眼,凤眸微眯。

黑衣人似等不耐烦了,“快点,把姚姑娘仔细的送过来,不然,我可是杀了太后了!”

说着,薄刀又往太后脖颈送了几分,血丝弥漫,太后吃痛大叫。

他猛地一捏拳,“好!”

“皇甫珩...”

她惊呼一声,人已经被他拽起,朝着黑衣人走去,要将她换太后的命。

“我不认识这些人,你别将我交给他们...”

她不能确认这些人的身份,只觉得哪里不妥,像是一场诡异的阴谋。

皇甫珩却冷冷睨了她一眼,不顾她的恳求,将她交给黑衣人。

她摇着头,只觉得自己像是被推入了莫名的深渊。

黑衣人伸手,就要扣住她——

就在这时,天子另一只手极快出掌,在黑衣人准备去接姚素儿之前,猛然袭上,一击毙命。

没了人质,黑衣人们很快就被制服。

侍卫检查尸体,惊呼:“陛下,这些人是宋将军的人!”

众人心惊。

又有监狱之人传报而来,“陛下,不好了,宋逸尘越狱出逃了!”

宋逸尘越狱出逃,然后第一时间,安排自己的人,进宫带走姚素儿!

稍一想,许多人就清楚了这其中的猫腻。

天子面色猛地一沉。

姚素儿此刻也白了面色,她慌乱摇首,对上了皇甫珩阴沉、愤怒、失望至极的眼眸,只觉得呼吸都好要被冰封了般,“皇甫珩,这不可能,逸尘大哥不会这么做的...”

“够了!”他冷呵一声,雷厉下令,“将罪臣宋逸尘尽快捕获,他若不从,格杀勿论!将罪后抓起来!”

“是!”

无数把冷剑,抵上她的脖颈,她血液骤凉,不敢置信地对上他冷漠冰霜的眼眸。

心口,遽沉。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晓枫公子点评:

爱而不得是凄美,失而复得是完美。得而不爱是壮美,切记珍惜眼前人。珍爱上天给予的一切。感恩!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