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霸道先生又求婚

霸道先生又求婚

作者:细雨微甜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10 10:59:07

小说霸道先生又求婚,是由作者细雨微甜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辛缘说了声谢谢,开了车门准备下车。“等等,”慕清时叫住了她,脱下自己的外套递了过来,眼眸深邃,“披上吧。”辛缘知道他的意思,脸又红了,伸手接过外套套在了自己身上,遮着了那透明的衬衣。街道两侧的屋子底下有不少人在躲雨,有男有女,他的衣服可以帮她挡住别人的目光,免了她的尴尬。辛缘万分感谢他,“方便的话,能告诉我电话号码吗?回头我把衣服洗了给你送回去。”
展开全部

5-他的外套

巷子小,慕清时的车开不进去,便在口子那停下了。

辛缘说了声谢谢,开了车门准备下车。

“等等,”慕清时叫住了她,脱下自己的外套递了过来,眼眸深邃,“披上吧。”

辛缘知道他的意思,脸又红了,伸手接过外套套在了自己身上,遮着了那透明的衬衣。

街道两侧的屋子底下有不少人在躲雨,有男有女,他的衣服可以帮她挡住别人的目光,免了她的尴尬。

辛缘万分感谢他,“方便的话,能告诉我电话号码吗?回头我把衣服洗了给你送回去。”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的侧脸,辛缘觉得自己的心在砰砰跳。

慕清时回过头来,拿过手机看着她的脸,问道:“你的号码。”

辛缘报给他一串数字,两秒后,她的手机响起,慕清时的声音跟着一道响起来,“这是我的号码,记好了。”

辛缘再次说了声谢谢,下车了,披着他的衣服在雨中快速得朝自己的店铺跑去。

慕清时隔着车窗和雨帘,看着她的身影消失,拧眉,随后拨打了电话,低沉的声音在车厢里回荡,“去查查郑高远,现在在哪,在做什么。”

怕打湿了他的外套,辛缘跑得飞快,饶是这样,进到店里时,他的外套还是湿了一半,她有些泄气提着他的外套,探头偷瞧巷子口,因为雨太大了,她只看车灯在闪,然后便远去了。

林南南看到她的狼狈样,大呼小叫着让她赶紧换衣服去,省得感冒了。

店里没有她的日常衣服,辛缘便找了件蓬蓬裙样式的伴娘服先换上了。

换好衣服出来,见林南南在研究那件男式西装外套,她擦着头发,“有什么好看的?”

“这衣服,不是郑高远的吧,阿玛尼的,郑高远也买不起,而且,也不合他的身,老实交待,这是哪个野男人的?”

“什么野男人,”辛缘没好气得拿回外套,“这是送给我们二十万那大少爷的。”

林南南诧异,“你遇上他了?”

辛缘找了个袋子,小心得将这件高档西装外套装进去,点头道:“郑高远那死人不知道跑哪去了,半路又下了雨,就这么巧跟这个慕先生撞上了,他开车送我回来的。”

“还真是巧,你跟他说了钱这事没?”

“他答应了我可以晚些日子还他,”辛缘抓着湿漉漉的长发,“没想到,是个好人呐。”

看起来颇严肃,却意外得很绅士细心。

多金又帅气,为人处事老练成熟,还真是不可多得的优质男人,辛缘不免想,也不知道哪个幸运的女人会得到他。

林南南对这个人突然很有兴趣,“长得帅吗?”

辛缘不假思索得点头,“很帅!”

“比我爱豆还帅?”

“哎呀,不同类型的,你爱豆是阳光型,他……成熟睿智型的……”

“咦,你说你救了他,他会不会以身相许呀?”

“别闹了,他送来二十万不就是提醒我们这种平民百信别异想天开了,更何况我还有……”现在提起郑高远,辛缘都觉得牙痒痒!

“那倒也是,都不是一路人。”林南南打了个呵欠,提议关门回家休息,下雨天也没什么生意了。

辛缘也想回家洗个澡便同意了。

撑伞出去打车,林南南顺便买了本杂志看。

上车,她翻着杂志,时不时发出花痴得叫声,什么帅哥呀,美男呀,辛缘拎着袋子失笑得看着窗外。

林南南突然就凑了过来,“你刚才说送你回来的男人姓什么?”

“慕。”辛缘想起他告诉自己名字时嗓音低沉又好听。

慕清时,名字也好听。

林南南很突然得道:“慕清时?”

辛缘猛地转回头来,“你怎么知……”

林南南指着杂志上的某页上的照片,“是不是这个大帅哥?”

辛缘瞪大了眼看着杂志上倚靠着车子,表情严肃目光坚毅的男人,咽了咽口水,“就是他。”

“我靠,慕家大少爷,”林南南忙读起他的采访内容,“慕家集团掌权人,现年26,三年前因父亲病逝归国,以一己之力撑起了日渐势微的慕氏集团……很年轻呀,又这么厉害,啧啧,果然跟咱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呀!”

辛缘点头,“谁说不是呢。”

“不过他又没结婚,还是准许我们YY下的吧!”林南南嘿嘿一笑。

辛缘笑骂她是个花痴。

“你看,这儿记者有问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他说是说不上,只要他看着觉得好就好。太敷衍了,什么叫他觉得好就是好的,总该有条件的吧,比如喜欢长发的还是短发的,可爱的还是艳丽的,瘦的还是胖的……”

辛缘让她别抱怨了,“能配得上他的女人,大概会很漂亮也很厉害的。”

“也不一定呀,”林南南翻过两页,然后指着一个帅哥道:“这个姓乔的,就不是呀,他要娶的女人是方家的大小姐,方家那个小姐我见过,鼻子挺塌的,极其普通,就是家里特别有钱。”

辛缘失笑,“那不就是了,这种家庭的都是强强联姻,跟我们更没关系了。”

林南南叹息,“唉,我爸妈怎么就不能是个富翁呢?啊,我要赚钱,好包养我的爱豆!”

辛缘低头看了手上提着的袋子,想着这么贵的衣服送去干洗不知道要多少钱,会不会洗坏了……怎么还还是个问题,还有那二十万……

辛缘抬头看着车顶,缓缓吐出了一口气,慢慢赚钱还吧,好歹,不是高利贷。

而市内的某处室内游泳馆,正在奋力旅游的乔乐茂重重得打了两个喷嚏,他揉了揉发痒的鼻子,想不会感冒了吧。

而池边,慕清时正在讲着电话。

童池打电话过来说他姐已经落地了,慕清时淡声说道:“明天十点,我去接她。”

6-金童玉女

辛缘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着慕清时了,他带着一个漂亮的女伴过来看婚纱。

林南南一脸快昏倒的表情,紧紧得攥着辛缘的手臂紧张得道:“我没有看错吧,慕大少爷竟然来光临我们的小店了!”

辛缘让她冷静些,林南南表示没法冷静,没办法,辛缘只能上前招呼。

“慕先生,很高兴我们又见面,是想看看婚纱吗?”她带着公式化的微笑打招呼。

慕清时看她一眼,发现她黑眼圈浓重,微蹙眉,“昨晚没有睡好吗?”

辛缘有些意外他的问话,有些不自在得拢了下头发,“嗯,赶个设计稿。”

慕清时点了点头,给她介绍女伴,“她姓童,过来试婚纱的。”

童真本来是对他带自己来这种小店铺很不满意的,觉得这儿的衣服是配不起自己身份的,不过见他竟然会出声询问眼前的女人睡得好不好,童真立即就明白过来他带自己过来的用意,啧啧,不就是追个小妹妹吗?搞得这么费劲!

“童小姐,请随我来。”

童真伸手挽住了慕清时的胳膊,撒娇道:“清时,你跟我一起来看看哪件婚纱适合我呗。”

慕清时脸色微僵了下,侧头看了眼童真,让她适可而止点。

童真会意错了,以为他是想让跟前的女人吃醋,挨得他更近。

辛缘看着他俩交握在一起的手臂笑了,“原来慕先生好事将近,恭喜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这对璧人,辛缘心底有些小失落。

慕清时忍了忍,将手臂抽了出来,“你带她看婚纱吧。”

辛缘堆出笑,“童小姐,请跟我来,你喜欢什么款式的?这里的婚纱都是我自己设计的,也可以按照你的喜好重新订制。”

“你自己设计的?”童真看了几套,都觉得差强人意,辛缘看出来,耐心得询问她想要什么样的。

“要那种玻铃玻铃闪的,闪瞎眼的,女王气势,震撼全场的那种!”童真眼睛发亮得道。

“那我们就可以试试长拖尾,亮片加……”辛缘拿过纸笔给她画,顺便给她介绍制作婚纱的材质。

慕清时坐在靠窗那边的沙发,抬眸温和得看着辛缘的一举一动。

林南南倒了杯水给他送了过来,低声得道:“慕先生,您喝水。”

他收回视线,淡然得点了点头。

林南南退回了位置,吁出一口气,只觉得他的气场好足。

童真跟辛缘讨论了半天,最终还是在她这儿定下了婚纱,她要求腰部和头纱加钻石,定价颇高,“钻石的话,成本过于高了,童小姐……”

童真挥了挥手,“就这么做吧,反正有人掏钱。”

辛缘知道慕清时有钱,婚纱自然要好的,她只好应下,“好,我会尽快制好童小姐你要的婚纱。”

“最好快点哦,我的婚礼很快就要举行了。”童真提醒着。

“好的。”

“对了,你跟慕清时是怎么认识的?”童真有些好奇得问道。

辛缘不知道她问这的用意,有些小心翼翼得回答,“呃,机缘巧合下我救了他……”

童真看着她,意味深长得一笑,“怪不得呢。”

辛缘看不懂她的表情,想她应该没生气吧,呃,毕竟女人都是小心眼的,要是知道男朋友跟别的女的牵扯不清,多少是会不高兴的吧。

童真走向慕清时,表示选完了。

慕清时站起身来,朝着辛缘点了点头,领着童真离去。

看着他俩离去的方向,林南南忍不住感叹,“好般配,真是金童玉女。”

辛缘心不在焉的附和了声,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心态有些失衡,忙打起了精神,笑着道:“这可是大单呐,做好了,这个月都不用愁了!”

林南南高兴得快蹦起来了,“总算来好生意了!”

对,这是好生意,她应该高兴的!

中午吃饭的时候,辛缘试着给郑高远打电话,还是关机状态。

林南南扒拉了一口饭,冷笑道:“别打了,那二十万他没花完,是不会出现在你面前的。”

她又猛地一拍桌子,“辛缘,我可告诉你了,这回你要是对他还心软,咱俩朋友都没得做!”

辛缘知道林南南是为了自己好,点头承诺,“这回我一定会跟他分手的,不仅要跟他分手,还要他把这二十万吐出来!”

“对,这才是我林南南的朋友!”林南南欣慰辛缘终于醒悟了。

辛缘苦笑,实际上她也说不上多爱郑高远,只不过两人一起长大,郑高远又是郑院长的儿子,平常她也是能包容就包容了,只是这回他做的事太离谱了,她原谅不了。

……

星期三关了店门下班后,辛缘顺路去拿了干洗好的外套,她想了想,还是给慕清时打了电话,询问该怎么还他衣服。

慕清时表示他正在陪客户吃饭,暂时过不来取,要是方便的话,她送一趟。

辛缘问了声好,问好酒店方位,打了车就过去了。

她在望城酒店下了车,看了眼装修得高档雅致的大门走了进去。

有干练打扮的年轻女人走过来对她微笑,“辛小姐?”

“我是。”辛缘猜测她是慕先生的秘书。

“总裁的饭局还有二十来分钟结束,要麻烦辛小姐等一下了。”

辛缘想着把衣服交给她不就得了?为什么还要等慕先生出来,正要开口,这边秘书已经做了个请的手势,“咖啡厅已经定了位置,辛小姐可以过去休息一会。”

拒绝的话并说不出口了,辛缘想是该当面跟人说声谢谢的,便随着秘书过去了咖啡厅。

望城酒店是本市最大的酒店了,规格很高,酒店内包含了所有娱乐放松的项目。

咖啡厅在顶楼,隔着落地窗,能目览本市的全景,咖啡厅的左侧,是无边框游池,很多网上的红人都会来这儿游泳顺便拍些美照。

这儿的消费自然很高,辛缘从来没想过会来这儿,她也不想再让慕清时破费了,她边走边想着包里的钱有多少,嗯,请慕清时喝杯咖啡大概还是请得起的。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永福小姐姐点评:

很好看,很久之前就已经追完了。觉得这本《霸道先生又求婚》小说才是真的的温暖之作。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