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噬爱邪少疼你入骨

噬爱邪少疼你入骨

作者:心扉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19 19:53:39

《噬爱邪少疼你入骨》小说情节波澜壮阔,心扉主要说的是:这怎么能够不让白芷心慌,这怎么能够不让她乱想?叶深深刚刚的话语再一次的穿透脑海,你觉得他会和你结婚么?白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想让自己太过于懦弱。抿了抿唇瓣,握紧了手机,想着是不是要通知傅宴陵这个消息。拨通了傅宴陵的电话,那边很快就接通了,傅宴陵低低的声音传了过来,“什么事。”白芷顿了顿,“你在哪里?快点回来吧,我被爸爸关在房间里面。”
展开全部

008 我们结婚-心扉

“什么?叶…叶深深?!”白芷不可置信的声音透过电话传到了电话那头女人的耳中。叶深深轻声的笑了一下,“你很惊讶?还是说宴陵没有和你说起过我?”

略微带着嘲讽的语气,让白芷抿了抿唇。白芷忍住心底的慌乱感开口,“我听说过你的名字,但是,你不是在…”在五年前就已经死了么?!

“白芷小姐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叶深深软绵绵的嗓音让白芷一颤,白芷颤抖着双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没有听到白芷的回答,叶深深眯了眯眼睛,嘴角微微勾起,“白小姐,对不起,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回来了而已。你代替我照顾了宴陵这么久,我应该和你说一声谢谢,不过,现在既然我已经回来了,那么你也可以放下照顾他的责任了。”

“.……”

沉默,依旧是沉默。

她该说什么?白芷自嘲的笑着,她该说不客气吗?

叶深深些许是有些不耐烦了,声音中夹杂着一抹不耐,“白芷,我想你应该能听懂我的意思吧?”

白芷的心停止了跳动,一瞬间的窒息让白芷有些喘不过气。紧紧的捂着胸口,叶深深…回来了。这个致命的消息不断的充斥着白芷的大脑。

见白芷依旧是没反应,叶深深的轻哼一声,语气不屑,“白芷,要我在明白点说么?是我先认识的宴陵,而你,只不过是我们之间的插足者!”

插足者…她么?

“叶小姐,我不管你怎么想的,但是现在我和宴陵已经快要结婚了,希望你能够尊重一下我。”白芷深深吸了一口气,忍着心中的剧痛,还保持着淡然的语气。

叶深深闻言,有些怔愣,随即便调整过来,“结婚么?”叶深深听到这个词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东西一样,轻声笑了一下,“对不起,我不应该笑的。只是,白小姐,你就那么有把握宴陵会和你结婚么?你觉得有我在,宴陵还会要你么?”

是的,白芷并没有把握。纵然没有把握,也不能够认输,白芷唇角一勾,带着一点点淡然,“那就不劳叶小姐费心了。”

“那怎么行呢,白芷你要记得你的身份,我才是宴陵深爱的女人!而你,不过是一个第三者罢了!”叶深深听着白芷有恃无恐的态度,心中的愤怒压抑不住。

离开了五年,一个替身,凭什么取代她的位置?

“你…”白芷一顿,大脑一片空白,思绪再也融入不了其他的东西。替身,替身!不过是个替身而已…

“好了,白芷!我叫你一声白小姐已经很给你面子了。”叶深深唇角一勾,话语中带着一把尖刀狠狠的刺向白芷的心脏,“或者,我应该叫你,第三者?哈哈…”

白芷又不是傻子,自然能听出来叶深深的话是什么意思。白小姐,分明就是在讽刺她是个插足者…

狠狠的咬着唇瓣,粉嫩的唇上出现了丝丝血迹,白芷却没有发觉。

“不管怎么样,马上和宴陵结婚的人是我!不是你!”白芷激动的大喊。

说罢,白芷率先挂断了电话。她颤抖着双手将手机扔到了床上,不受控制的大口呼吸起来,刚刚得知的消息让她整个人都处于慌乱的状态。

叶深深,那个傅宴陵深爱的女人,那个她代替了五年的女人,那个在傅宴陵心中谁也代替不了的存在,竟然回来了!

这怎么能够不让白芷心慌,这怎么能够不让她乱想?叶深深刚刚的话语再一次的穿透脑海,你觉得他会和你结婚么?

白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想让自己太过于懦弱。抿了抿唇瓣,握紧了手机,想着是不是要通知傅宴陵这个消息。

拨通了傅宴陵的电话,那边很快就接通了,傅宴陵低低的声音传了过来,“什么事。”

白芷顿了顿,“你在哪里?快点回来吧,我被爸爸关在房间里面。”

“嗯。”淡淡的应答,随即挂断了电话。

白芷看着被挂断的电话,上面还显示着傅宴陵的名字,心忍不住的抽动。她还是没有勇气把这件事情告诉傅宴陵,若是真的告诉了,是不是他们的缘分真的就断了?

叹了口气,白芷心烦意乱的坐在床上等着傅宴陵回来。

果然,没过二十分钟,外面就传来了傅宴陵的声音,“白芷在哪里?”一开口就是要问白芷,白百川笑着脸,解释道,“白芷在房间里面,刚刚看她有点累,我这不是让她回房间休息一下吗,我现在就带您去。”说着,一边引领着傅宴陵,一边拿钥匙开了白芷的门。

开门的时候,白芷正乖巧的坐在床边,傅宴陵见到了白芷,抿了抿薄唇。视线调转,阴冷的扫过白百川,“你想问什么?”

白百川早就想问这个事情了,但是碍于傅宴陵的身份,白百川一直都没敢问。这下傅宴陵主动提出,白百川当然不会错过,腆着一副笑脸,白百川问道,“不知道傅少和我们家白芷是什么关系?”

傅宴陵抿了抿唇瓣,扫过白芷,淡淡的开口,“我们准备结婚。”白百川闻言,整个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真的么?太好了!”

“白芷啊,你这回可要好好听傅少的话知道么?一定要把傅少给伺候好了,不然啊,傅少到时候把你甩了,有你好看的。”白百川睨了一眼白芷。白芷没说话,傅宴陵皱了皱眉,冰冷的声音出传入到了白百川的耳中,“这些事情就不劳你费心了,而且你在乎的恐怕不是白芷吧,而是钱?有些话我不想说的太清楚,总之,到时候婚礼务必要来参加,时间会通知你的。”

说完,傅宴陵不屑的看了一眼白百川,拉起床上的白芷走了出去。踏出了白家的大门,拉着白芷将白芷很粗暴的塞进了车里,“你自己都不知道反抗么?”

白芷很聪明的没有说话,现在要是说话的话,难免肯定要一番数落的。傅宴陵也没有想说太多,抿着唇,继续开车。

此时,站在窗边看着傅宴陵的车开的越来越远的女人,眼神一眯,“糟了,希望不要被发现才好啊,不然就完蛋了!”

“凌薇?凌薇你在干嘛?”白百川的声音传了过来,站在窗边的苏凌薇立刻嗲着嗓子回应道,“我在这里,百川。”

白百川闻言,走了进来,搂住了苏凌薇的腰,得意的说道,“怎么样?看来白芷还是有点用的,不算是白养她到这么大了。总算是能够一点回报了。”苏凌薇轻轻一笑,“百川,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毕竟白芷也是你的亲生女儿啊。”

“就算是亲生女儿又怎么样?总之,她若是一点用都没有,我肯定不会认她的。”白百川不在意的说道,完全没管白芷的身份。

009 准备就绪-心扉

但是一想到白芷将要成为傅宴陵傅少的妻子,白百川顿了顿,语气也不是那么难听了,叹了一口气,“凌薇,也真是难为你了,明明不是白芷的亲生母亲,还这么为她说话,以后不用这么做了,知道么?免得你太辛苦了。”

“怎么能这样呢?好歹说,白芷也是你的女儿。”苏凌薇笑了一下。

苏凌薇并不是白芷的亲生母亲,白芷的亲生母亲早就已经死了。苏凌薇是白百川娶回来的第二任,也就是白芷的继母。

两个人不在谈论这件事情了,苏凌薇也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在继续说下去了,否则一定会暴露的!这件事情一定不能被发现,千万不能被发现!

傅宴陵和白芷刚刚回到了别墅,白芷就有些反胃,可能是刚刚坐车坐的有些不舒服。干呕了几声,白芷飞快的跑进了洗手间,傅宴陵在白芷的后面跟着,眉头紧紧的皱着,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过度的担心。

上前一步,傅宴陵轻轻的拍了一下白芷的后背,“你还好吧?需要叫医生过来么?”白芷干呕了一会,什么都没有吐出来,虚弱的摇摇头,“不用了,我没事。”说完之后,白芷就站起身,身子有些虚弱,一时间没有站稳。

傅宴陵一把将白芷给拉住,扯到怀里,心脏止不住的跳动,“你小心一点!”话出口,可能是觉得有些损失颜面,傅宴陵解释道,“我是怕你伤害到我的孩子,不是关心你,你搞清楚状况,还有,别随随便便的就不吃饭。就算你不饿,我的儿子还饿呢。”

白芷闻言,眼神黯淡的应答,“我知道了。”说完之后,轻轻的拉开了傅宴陵的手,回了房间。现在她实在是没有力气和傅宴陵争吵了,刚刚干呕了半天,白芷都觉得自己的眼前都是星星,闭上了眼睛,躺在床上。

而此时,第一次被推开了傅宴陵愣在了原地,心里仿佛有些失落。强迫自己忽视心中的感觉,可能是事情太多了,产生错觉了吧。甩甩手,傅宴陵走了出去,刚好看到在床上熟睡的白芷,干净的脸颊,虽然和叶深深酷似,但是却又有哪里不一样。傅宴陵忍不住走上前去,修长的指尖轻轻的扫过白芷的脸颊。

片刻后,傅宴陵身子一震,快速的走出房间。深深的吸一口气,他在做什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一定是因为她和叶深深太像了,一定是。

否认自己对白芷的特殊举动,傅宴陵不想再去追究。想起刚刚白芷虚弱的模样,心中有些不忍,去了厨房,随手翻了一下菜单。傅宴陵简单的做了一些粥,做好之后傅宴陵尝了一口,满意地点点头。

想着白芷还没醒,索性就走进了书房,去处理公事。而白芷还在睡着,梦中是她和傅宴陵的婚礼,婚礼中她很幸福的笑着,而他也是如此。白芷在睡梦中,嘴角微微扬气,展现了一抹非常甜美的笑容。

“白芷,醒醒,吃点东西了。”傅宴陵将熟睡的白芷给叫醒,白芷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不解的看着傅宴陵。看着傅宴陵放在桌子上的粥,忍不住诧异,“这粥…”傅宴陵抿了抿唇,将脸别过,“我点的外卖。”

白芷哦了一声,在傅宴陵的注视下喝完了粥,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傅宴陵却先开口了,满意的看着粥被喝光,傅宴陵开口道,“婚礼已经开始准备了,你如果有空,可以自己去看看喜欢什么,自己弄就好了,不用过问我。”

白芷心中一喜,在听到结婚的消息的时候,白芷忍不住的开心,“好!我知道了。”看着白芷高兴的样子,傅宴陵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了,“好了,我先出去了,你好好休息吧。”

婚礼照常的筹划着,白芷也兴高采烈的准备着,虽然很忙,但是白芷还是很开心。有的时候实在是忙不过来了,傅宴陵也会抽着空闲的时间去帮忙,这让白芷更加的开心了,满心欢喜的等着婚礼的到来。

傅宴陵正忙着,手机却响了起来,瞥了一眼犹豫了片刻接了起来。那边传来了白百川的声音,“哎呀,傅少啊,你和白芷不是马上就要结婚了吗,婚礼可不可以邀请一些白家的客人啊?你看婚礼不是大事么,傅少你觉得呢?”

傅宴陵思索了一下,点点头同意了,“好,我知道了。”果不其然,那边传来了白百川兴奋的声音。傅宴陵也懒得和白百川说话,索性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晚上回家的时候,傅宴陵看着还在忙碌的白芷,心中忍不住一动。将白芷拉过来,傅宴陵才开口道,“今天你爸爸让我邀请一些你家里的人。”

白芷闻言,身躯一震,有些胆怯的抿了抿唇瓣,“其实,其实你不用答应的,我爸爸只是那么一说而已,不用麻烦你的。”傅宴陵眯了眯眼,心中有一些不爽,什么时候白芷会对自己说话的时候,有胆怯的心里了?

傅宴陵没说话,白芷以为傅宴陵生气了。小声的道歉,“对不起,我会和我爸爸说的,你不用费心这件事情了,给你添麻烦了,真是不好意思。”说罢就打算拿起手机给白百川打电话。傅宴陵却将白芷手中的手机给抽走了,淡淡的声音响起,“不用了,我已经答应了。”

“什么?你答应了?”白芷一愣,满是惊讶的看着眼前高大的男人。他刚刚说了什么,他答应了?答应什么了,答应邀请白家的人么?

“嗯。”傅宴陵再一次确认的声音传入到白芷的耳朵中,白芷突然笑了,脸上绽放的笑容,让傅宴陵有一瞬间的失身。

“谢谢你,宴陵。”白芷的声音软软蠕蠕的,十分好听,打在傅宴陵的心头上像是小猫咪一样,让人觉得痒痒的。傅宴陵眼神温柔了许多,然而这一抹温柔是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玟玉酱吖点评:

很好看,很久之前就已经追完了。觉得这本《噬爱邪少疼你入骨》小说才是真的的温暖之作。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