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重生之悍妻归来

重生之悍妻归来

作者:齐神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21 18:14:59

《重生之悍妻归来》,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齐神,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江阴瞳孔地震,看见他就脊背发凉。霍启昇脸色未变,漫不经心的打着方向盘,还是熟悉的黑色西服套装,好看的眉头永远拧着。“很惊讶?”江阴咳了咳,没说话,眼神却不敢看他。霍启昇知道她在怕什么,绷着脸有些不开心,见江阴局促的姿势,忍不住出声:“我知道你想见江淮。”他顿住,看了看江阴起了心思的眼神又继续说道:“不过他现在在我那里,你要真想见他,倒不如直接来找我……”
展开全部

重生之悍妻归来:被人埋伏

只是千算万算还是料到自己还是回来晚了,天知道他看见江阴挨那一巴掌的时候有多心疼。

江阴也不说话,由着商越把人按进怀里,隔了半天才出了声。

“江淮的事儿……”

商越知道她开口就这么一件事,连生气都生不起来,揉了揉她的脑袋,让她放心。

“已经解决了,宋敬臣不会再找他的麻烦,倒是你……”商越皱眉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幽幽的叹了口气:“算了,我会保护你的。”

江阴隐隐猜到发生了什么,只是她不敢问,她怕问了自己跟商越的关系就变了质,她宁愿两人隔着一层窗户纸,谁都别去捅破,这样她走的时候才能安心。

而她不问,商越这样的人更不可能说,他只会咬碎了牙把一切都往肚子里咽。

“江阴。”

商越的语气变得越来越不对劲,他喘着热气埋在江阴的脖子里,手中的力道箍的江阴发疼。

“怎么了?”

话刚问出口,江阴的唇就被商越堵住了。

这个吻来的猝不及防,吻得江阴连连后退,直至被商越压在墙边,在也动不了一眼。

她慌乱的抬头,瞥见商越眼中翻涌的情绪,立刻懂了,怕是他又想要了。

商越丝毫不掩盖自己的念头,咬在她耳根轻问:“这几天你想过我没有?”

江阴被他弄的浑身发热,喉咙干痒,想拒绝,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商越见她的回答,勾了勾唇,心情突然好起来,一把把人抱了起来,慢悠悠的走向了卧室。

“用哪里想的,这里……还是这里?”

他腾出一只手,在江阴身上摸了个正着,嘴角还衔着坏笑。

江阴受不了这么直白的话,隐着眉头有些不快:“你要做就快做……”

商越知道她的脾性,也承了她的意思,没再有多余的废话,直接步入了正题,恨不得让江阴知道自己是有多么想念她,还有她的身体。

到最后一发,他退了出去。

江阴有些体力不支,汗淋淋的钻进被窝,正准备睡觉,不料又被商越拉了出来。

“怎么了?”

她睡眼朦胧的睁开眼,脑袋空空,累的够呛。

谁知商越还有劲头,俯身吻了吻她的唇,带着些许哄的语气。

“乖,再来一次,就让你睡觉……”

商越有些不舍,最后一次他动作温柔的过分,拂了拂江阴白皙的脖颈,哑着嗓子说道:“明天我得回東跃一趟,老爷子让我去解决点事儿,你现在肖与这待两天,我办完事就接你回家……”

江阴累到说不出话来,更没力气思考他说了什么,软绵绵的哼唧了一声,只期望商越快点完事,她实在困到不行。

事实是等商越完事儿后已经后半夜了,江阴也没撑住,提前睡了过去。

商越替她掖好了被子,瞅着她安静的睡颜看了好一会儿,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肖与还在门口等着,见他要出门,皱着眉头问了句:“一定要今晚走吗?赶得这么急?”

商越边收拾东西边回答:“没办法的事儿,宋濂那老头子这段时间攒足了劲儿要对付東跃,还有这个平白无故冒出来的霍启昇,我不回去不成,今晚上也是抽时间回来的,我不能让宋家的人发现我不在公司……”

“嗯。”

肖与有些心疼自己这个朋友,推了推反光的眼睛,也是疲乏。

“江阴的事儿你不用担心,宋家的人不会找到这儿来,你忙好自己的事儿就行。”

商越拍了拍肖与的肩膀,道谢的话没有说,只用一个眼神,彼此就懂了。

他放心,连夜赶回了公司。

江阴次日醒来已经不见商越的身影,瞥见在客厅吃早餐的肖与,满心好奇却没有问出声。

肖与透着报纸,观察她的反应,知道她心头有疑惑,偏偏逼着她自己问出口。

吃到一半,江阴还是没忍住,装作若无其事的开口:“肖医生,那个商越他……”

“回公司了。”

肖与等的就是她这么一句,心中暗想要是商越知道他女人这么担心他的话,应该会很开心吧。

但肖与正经的脸色,根本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江阴听了,也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就没有在说话。

这顿早饭吃的平平无奇。

只是后来魏清进来,有急事把肖与叫了出去,屋子里就只剩下江阴一个人了。

她打开电视,里面正在播早间新闻,无意中看到江家的新闻,其中还有霍启昇的消息。

“本台快讯,启源集团破产后不久,其公司负责人江淮日前已跟霍启昇私下见面,两人似乎已达成收购意向,后续消息还在持续跟进中……”

这则新闻听的江阴头皮发麻。

江淮为什么会跟霍启昇见面?

这事儿成了她心里一个疙瘩,江阴控制不住的瞎想,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危险在伺机浮动。

不行,她得去见江淮一面!

只是江阴不知道,她刚出门就被人给盯上了,没等她见着江淮,先被另一个人拉进了车里。

“霍启昇!”

江阴瞳孔地震,看见他就脊背发凉。

霍启昇脸色未变,漫不经心的打着方向盘,还是熟悉的黑色西服套装,好看的眉头永远拧着。

“很惊讶?”

江阴咳了咳,没说话,眼神却不敢看他。

霍启昇知道她在怕什么,绷着脸有些不开心,见江阴局促的姿势,忍不住出声:“我知道你想见江淮。”

他顿住,看了看江阴起了心思的眼神又继续说道:“不过他现在在我那里,你要真想见他,倒不如直接来找我……”

“你把江淮怎么样了?”

江阴心急,以为霍启昇对江淮做了什么,下意识去抓他的胳膊,只是这个动作惹得霍启昇连连皱眉,江阴察觉到他的不快,立刻缩回了手,小心翼翼的问道:“江淮怎么样了?”

“他没事。”

霍启昇将自己内心的情绪压制下去,脸上还是面无表情。

“只是最近宋家也在找他,江淮去我那儿避避风头,还有江国城……”

不知怎地,江阴偏偏从这几句话中听到了不好的预感。

江淮去他那儿避避风头还情有可原,可江国城……他那么恨江国城,怎么会……

霍启昇猜到了她在想什么,难得心情愉快,像是捉弄她似得,认定了她心里的想法。

“你在想我接纳江国城是不是为了报复?”

江阴回答的恍惚,有些不敢看他的表情。

“霍启昇,你明明那么恨江家,为什么你还……”

“为什么我还要这样做?”

他说出了江阴没敢问出口的话。

突然停车,霍启昇黑着脸抓住江阴的脖颈把她拉进了自己。

“为什么?当然是要亲眼看着你们江家一败涂地,我要亲手把你们推进地狱……”

“你放开!”

江阴被他抓住脖子,像是抓住命脉,激动的挣扎起来。

可霍启昇更狠,不满她总是对自己一副害怕的模样,拼了命把人往自己身边拉扯。

江阴后退,挣扎的太厉害,一头栽在了车玻璃上,磕的头破血流。

她神情有些恍惚,隔着黏糊糊的血液看霍启昇的身影,整个人缩成一团,有气无力的求饶:“江淮是无辜的,你恨就去找江国城报仇,你能不能饶了江淮,也……饶了我……”

霍启昇正翻弄着止血的药,听见江阴这么一句话,想替她擦药的手一顿,心也跟着跌了一下,而后手忙脚乱的把东西塞回了原地,由着江阴捂着流血的额头再也不看一眼。

到了地方,霍启昇拉着江阴的胳膊把她拽下了车,忽视她还在流血的伤口,黑着脸把人拉进了屋子里。

江阴晕的厉害,抬头扫了一眼,咬着唇问道:“江淮呢?”

霍启昇低眸看她,瞅见她鲜血淋漓的侧脸,还是忍不住翻出了药箱,替她擦弄伤口,话还是说的绝情。

“我只是告诉你他在我这儿,但我什么时候说会让你见他了。”

“可是你!”

江阴没想到他是这种人,一时语塞。

想了想,霍启昇好像确实没说这句话。

她也不知谁怄气,突然不肯说话了。

绷着脸坐在那里,由着霍启昇给她擦药,疼了也不吭一声,咬牙挤出一身冷汗。

霍启昇下手没轻没重,把人弄疼了也不知道,见江阴这幅表情来气,伤口也处理的乱七八糟,随便包扎了两下就了了事儿。

他收好东西,扔了一沓照片甩在江阴脸前,像是质问般的开口。

“你跟商越什么关系?”

天知道江阴平常怕他怕的要命,竟然会用一副咬牙切齿的语气回了他一句。

“就是霍先生看到的那种关系!”

霍启昇也没想到她会承认的那么痛快,虽然早已经料到,可是心里还是不爽,他冷着脸将照片撕成碎片。

“你觉得我会害怕商越?”

“不。”江阴一口否定:“你连死都不怕,怎么会害怕他。”

“你倒是懂我。”

霍启昇嗤笑,这话更像是反讽,他抓紧江阴的下巴,眯着眼警告。

“别以为有商越在,你就安全了。”

重生之悍妻归来:往事重现

江阴从来不敢有这种想法,她只是恨,恨宋敬臣,恨霍启昇,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搅乱她的生活。

霍启昇当然也知道,他能从江阴的眼神中看到恐惧和恨意,却唯独看不见他想要的那种情绪。

不免有些失望,霍启昇抓住她的手捏的更紧,想威胁些什么,可是到嘴边的话却卡在嗓子眼里了。

江阴心头是浓烈的无力感,她本来是想确认江淮的安全,没想到霍启昇竟然早就盯着自己了,趁着肖与跟魏清不在,直接把她带到了这里来。

她必须得想个办法脱身。

恰逢这会儿霍启昇的手机响起,他转身避讳着江阴接听了电话,从卧室里时而露出身来观察江阴的踪迹,江阴起初没动,后来头脑一转,趁着霍启昇露面的一刻,捂住了小腹,面露难色。

她攀着墙壁亦步亦趋的摸进了洗手间。

霍启昇看着她的动作没阻挠,脸色虽有疑色,但还是直白的觉得她身体不舒服。

江阴躲进厕所,总算是绕开了霍启昇的视线,她在里面反锁上了门,蹲在马桶上绞尽脑汁的想逃出去。

可她没想到厕所的窗户也是封闭的,跳窗这事儿也行不通。

时间长了,霍启昇打完电话,他敲了敲厕所的门,低声问道:“江阴,你不舒服吗?”

江阴心烦,皱着眉看着在门外晃悠的霍启昇的身影,想不出一个好办法来,闷声嗯了一句。

门外传来窸窣的声音,她以为霍启昇走了,终于松了一口气,正准备把窗户给撬开来,不料门外的人又突然折返回来,再度响起了敲门声。

“你哪里不舒服,是胃部还是肚子……”

江阴正在跟窗户较劲,没回头随口答了一句。

“我姨妈来了,你先别进来。”

转身,又费尽力气跟窗户作斗争。

谁知霍启昇听到这话,突然撞门而入,正巧碰见江阴撬窗户这么一个场景,他手里还拿着药,脸色关切的神情褪去,是满目的怒意。

“你骗我?”

霍启昇升腾的怒火惹得他红了眼。

亏待自己还担心她,以前江阴每次月事的时候都疼的痛不欲生,死去活来的,霍启昇怕她这次痛昏在里面,才心急的破门而入,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在骗自己。

霍启昇觉得自己的一腔担忧都喂了狗,莫名的来气。

他把人从厕所拽了出来,脸色阴沉的可怕。

“霍启昇。”

江阴知道自己惹怒了他,小心翼翼的喊他的名字。

不料这惹得霍启昇更怒了,直接撕了一截胶带堵住了江阴的嘴,将自己腰间的皮带抽下来,捆住江阴挣扎的手腕,把她整个人绑了起来。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逃出去!?”

霍启昇把她压在身下,捏着她的脸,恨不得直接将她闷死才好,这样自己也不用被她搅乱了心思。

“唔唔……”

被捂住嘴的江阴根本说不出话来,她只能呜咽的表达自己的不满,双脚不停的踢腾着,是害怕,也是恐惧。

“你说啊,我就让你觉得这么恶心,一分钟都不想跟我待在一起?”

霍启昇想要她的回答,可江阴却根本回答不了他。

她的挣扎也成了他的身上的痛,霍启昇明明不想伤她,可每次却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将她伤的更深。

他掐住江阴的脖子,手还没用力,眼泪却先砸了下来,一滴滴的砸在江阴的脸上。

明明该掐死她的,可为什么自己的心会这么痛,仿佛被人抓住了一般,呼吸不了。

该死,下不了手,无论是多少次,他都还是下不了手。

砰——

霍启昇一拳砸在江阴旁侧的空地,他压在江阴身上沉寂了好久,最终无奈的收了手。

江阴有种劫后余生的惧意,她喘着粗气,背后都是冷汗。

许是因为激动,小腹一阵阵的抽动,一股热流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而后袭来的痛意让她的猜想成了真。

“你怎么了?”

霍启昇也发现了人不对劲,江阴脸色煞白,看起来像是死人一样,缩着手臂不停的颤抖。

江阴说不出话,霍启昇心急的撕下她嘴上的胶带,吼了句:“说话!”

“疼……”

江阴哆哆嗦嗦的吐出一句,身体蜷在了一起,咬住的床单避免自己因为太难过而哭出声音。

“疼?哪里疼?”霍启昇有些不知所措,他把人揽在怀里,伸手探了探她的头,相翻看她身上哪里受了伤,最终看到床上那一滩红色的血渍,突然愣住,眉头皱了起来。

没想到,江阴真的是月事来了。

他起身,解开江阴身上的束缚,让她保持一个舒服的姿势,僵着脸说了句:“你等我一会儿。”

霍启昇在江家生存过一段时间,他知道江阴身体不好,没到月底的这几天月事会折磨她痛不欲生,江国城那个混蛋根本不在意这个女儿,江阴的母亲又死的早,对生理问题一概不知,才酿成了这个病根,江淮也带她看过几次,但却没什么好转,霍启昇那个时候不知道从哪儿听到说姜茶对女孩子这事儿很有帮助,以后每逢江阴痛经的时候,霍启昇都会提前熬一碗红糖姜茶给她,因为他亲眼见过,江阴一个人在房间里痛昏过去的那个下午,她抓着他的手,求他不要走……

以前的记忆突然钻进霍启昇脑子里,他在厨房磨蹭了一会儿,端着那碗熬好的姜茶忍不住苦笑,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自己竟然还会做的这么熟练,他也没想到自己一个从不在家做饭的人,厨房里竟然会有备用的红糖,好像这么多年,都成了习惯一样。

再回到房间的时候,江阴已经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还是保持着那个捂住小腹的姿势,整个人蜷缩在一起,像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回归了母体一般。

霍启昇不忍心把她叫醒,把红糖姜茶放在了一旁,伸手撩开她的发丝看她好看的睡颜。

江阴小的时候要比现在瘦很多,人长大了后也张开了不少,竟然出奇的好看。

许是他的眼神让江阴不自在,没多会儿她又醒了过来,睡眼朦胧的睁开,看到霍启昇的一刹眼神里是闪躲。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昆锐小哥哥点评:

《重生之悍妻归来》这本书虽然只更了三十多章,但挺好看,希望作者齐神继续加油努力更新。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