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秀色田园:落魄公主奋斗史

秀色田园:落魄公主奋斗史

作者:小叮当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2-23 11:57:04

最新小说《秀色田园:落魄公主奋斗史》是小叮当的书,主要内容为:“一瓶伤药二两银子,跌打酒五钱银子。”大夫虽然不高兴,可有生意也不会不做,让药童去药箱里拿药,继续道:“伤患的情况严重,在她醒来之前最好不要挪动,那伤药金贵,也不用勤换。”屋里的人自是都应承,恭恭敬敬的送了大夫离开,梦瑶也把车资给一并付了。“婶子,刚才大夫的话您也听到了,这几日就要麻烦婶子了。”摸出个一两的银子放在桌上,孟吴双又道:“土豆娘这两日可能吃不下东西,婶子帮忙买两只老母鸡炖了,让她喝点鸡汤也能养养身子。抓药的事,一会让白泽生去镇上就成。”
展开全部

逛花楼

梦瑶付银子的时候道:“创伤药还是请大夫再开些吧,我这里的药只够用一次了,土豆娘的伤怕是得换几天的要才成。我家主子的脚崴了,大夫再给开一瓶跌打酒,算算多少银子吧。”

“一瓶伤药二两银子,跌打酒五钱银子。”大夫虽然不高兴,可有生意也不会不做,让药童去药箱里拿药,继续道:“伤患的情况严重,在她醒来之前最好不要挪动,那伤药金贵,也不用勤换。”

屋里的人自是都应承,恭恭敬敬的送了大夫离开,梦瑶也把车资给一并付了。

“婶子,刚才大夫的话您也听到了,这几日就要麻烦婶子了。”摸出个一两的银子放在桌上,孟吴双又道:“土豆娘这两日可能吃不下东西,婶子帮忙买两只老母鸡炖了,让她喝点鸡汤也能养养身子。抓药的事,一会让白泽生去镇上就成。”

“放心吧,婶子知道该咋做了,你这伤了腿脚,还是赶紧的回家去歇歇,可别落下病根才好。”村长媳妇喜滋滋的收下银子,这都能买二百多只老母鸡了,就算土豆娘母子都吃,也吃不了多少,何况家里还有孟吴双送来的粮食。

“辛苦婶子了,这饭菜的事,婶子只管做主便是,这几日我便不过来了,地里的活计也请村长多多费心。”看着守在娘亲身边的土豆,孟吴双只能低叹一声,便在梦瑶的搀扶下离去。

至于一直跟在身后的重生,孟吴双不打算理他,惯会戳人痛处的男人,最是讨厌。

因脚受伤,孟吴双这几日便只能安静的在家里养伤,唯一值得她高兴的便是自己的阴阳脸,足以证明她的护肤品很好用。

在能下地走路后,孟吴双连续做了三天的护肤品,这才带着梦瑶去镇上。

至于开荒的事,全权交给重生和白泽生负责,这也是物尽其用,还是相当廉价的那种。

“主子,这种地方哪里是女子可以去的地方,万一被人看见了,咱们就没脸见人了,说不定还会人人喊打,浸猪笼什么的。”妓院门口,梦瑶拽着孟吴双的手不肯松开。

“你家主子还有名声吗?”孟吴双嗤笑一声,虽然那日被重生说的脸面挂不住,可事实上的确是这样,所以她才敢白日里逛花楼。

梦瑶张了张嘴,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口。

整个孟启国,还有谁人不知荣月公主的光荣事迹?

便是这个小镇上,也有不少人知道有孟吴双这样一个喜欢买美男,不守妇道的女子。

两人虽然穿着男装,可那秀气的模样还是能看出是女子来,尤其是两人都是阴阳脸,更是引人注目。

不过青楼多是晚上才开业的,白日里客人极少,出来迎接客人的花娘也打着呵欠,没精打采的。

“二位姑娘走错地方了吧?除非卖身,否则我们这里是不招待女客的。”花娘甩着香帕,不耐烦的逐客。

“还以为你们这百花楼是大青楼,自然是有些眼界的,早知如此便不该来的。”孟吴双哼了一声,拉着梦瑶的手便道:“走,咱们去迎春楼,回头把护肤养颜的东西卖给他们,看到时候后悔的是谁。”

其实百花楼只是较大一些的青楼,但还没到孟吴双说的那般最大,和迎春楼可以说是日日打对台。

孟吴双之所以会选择这里,是经过打听之后得知,百花楼的东家背景更为强势,日后必然会超越迎春楼。

当然,这种说辞也需要硬件软件都到位,否则东家再厉害,也不会有人捧场,尤其这里是以做外商的生意为主。

“姑娘年纪不大,这口气倒是不小。”花娘一扭腰肢,呵欠连连的道:“得了,姐姐我今儿身子不舒坦,也不想接客了,只要姑娘懂得规矩,姐姐我就给你们引荐一下妈妈,至于这买卖能不能做成,那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这是自然。”孟吴双转身,将一锭十两的银子放到花娘手中,淡笑道:“请姐姐前面带路,稍后买卖谈成,必有重谢。”

“看不出来,年纪不大,倒是懂得给自己争取利益,冲你这么上道,姐姐就帮你一把,但也得看你自己的本事如何,妈妈可不是好骗的。”花娘一扭腰肢上了楼,依旧是呵欠连连的模样,可见她是多么的困乏。

孟吴双暗暗叹息,为了能成为大地主,她可是够拼的了,不但要出入青楼,还得每天如陀螺一般的转个不停,至少这几年内是别想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不过一切向钱看,就算苦点累点也值得。

在花娘的引领下,很快便见到了老鸨,只见她不过是三十岁出头的模样,刚刚起床尚未妆扮,却有着能迷惑男人的媚劲儿,单单凭那一双眼睛,便不知能俘虏多少男人。

双方打了招呼后,孟吴双便打开了篮子,朝老鸨颔首道:“能否请妈妈身边的这位姐姐,去打一盆清水过来?”

老鸨挥了挥手,丫鬟立即出门去打水。

将做好的手工皂拿出来,又拿了一瓶护肤品放在桌面上,孟吴双将篮子交给梦瑶拿着,只等水来了之后亲自演示这两样东西如何使用。

很快丫鬟便端着半盆清水进屋,孟吴双将双手打湿,随即便将手工皂拿在手中揉搓着,只见双手很快便被丰富的泡沫所包围,散发着清淡的香味,却又分辨不出是什么味道。

老鸨看过之后,总算端正了坐姿,身为女人对美肤产品总是有敏锐的触觉。

孟吴双并不解释什么,接着便清洗面部,虽然条件有限,但她所会的按摩手法,却是很引人入胜。

“借铜镜一用。”孟吴双拿着瓷瓶走到化妆台前,倒了些许护肤品于掌心,右手轻轻的揉匀之后,便涂抹在脸上,自是做了一套提拉的棉布按摩。

老鸨是个有见识的人,见孟吴双只涂抹了半边脸,便询问道:“不知姑娘用了多久的时间,让肤质有所改善?”

“不久,七日的时间而已。”说着朝梦瑶招招手,孟吴双浅笑道:“我们姐妹是乡下人家,因我前段时间受伤,一直在屋内养伤,所以效果不是十分明显。倒是我妹妹,最近都在忙着开荒的事,见天的在地里跑,所以效果更显著一些。”

“只需七日?”花娘惊讶的问了一句,随即便将孟吴双没用完的那瓶拿到手中,涂抹了一些在手背上,顿时惊喜道:“比那些油脂膏要好多了,很湿润却不会觉得粘手。看在是姐姐引荐你们进来的,这瓶便送给我好了,以后姐姐定会光顾你们的生意。”

看了花娘一眼,老鸨倒没训斥她,而是略作思考后问道:“能来青楼做生意,可见姑娘是个有主见的,必然也是有着十足的信心才过来,妈妈我也愿意尝试一番,不知这价钱几何?”

“这篮子里有一些,妈妈若是一次性下订单,价钱可以商量,这些就算是我的一点心意,先送与妈妈使用。若妈妈只是想买一些试用,润肤霜二十两银子一瓶,香皂十五两银子一块。”孟吴双冷静的开口。

“这么贵?”花娘在一旁听的咂舌。

“批发价和零售价,自是不能相比。”孟吴双很是淡定的回了一句,继续道:“现在是春季,因条件所限,制作的产品也比较单一,所以才会这个价钱。大家都是女子,一盒上好的胭脂或水粉,也不止这个价钱的,可那些东西只能起到妆点容颜的作用,不但不能保护皮肤,还会加速皮肤衰老。”

“女人嘛,芳华有限,一旦过了这个年纪,便是有再多的银子,也买不来靓丽的容颜。”晃了晃两只手,孟吴双浅笑道:“当然,若妈妈有更好的合作方式,我们也可以谈一谈,毕竟做买卖是你情我愿的事,若不能合作愉快,还望妈妈不要与小女子一般计较,他日或许有再度合作的机会。”

“姑娘倒是个伶俐的人儿。”老鸨笑意不减,确切的说是眼眸里多了几分笑意,优雅的端起茶盏道:“若我只许姑娘提供给我百花楼一家,姑娘意下如何?”

抿了一口茶水,老鸨似笑非笑的看着孟吴双,给她选择的机会。

来之前便想了几套方案,因为现在没有资本,所以主动权并不在自己手中,但孟吴双还是想给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

“只要银子到位,自是可以的。”孟吴双淡淡一笑,见老鸨品茶,便继续道:“前提是,妈妈给的银子能足以让我不去找其他客户,或是妈妈能吃得下我手里的货,否则我只能应承妈妈,新品若对外出售,只供百花楼。”

老鸨笑着点头,虽然有些意外孟吴双的反应这般快,但对于结果却是满意的。

“那就说说你这些产品的效果,以及你能给的最低价格吧。”老鸨放下茶盏道:“就按照你刚才所言,只要百花楼能吃得下,便只提供百花楼,在百花楼吃不下的情况下,新品优先提供给百花楼。当然,你必须保证质量,毕竟百花楼的姑娘们,都是靠脸吃饭的。”

“这点妈妈放心,刚才的两种产品,过敏率极其低,但为了以防万一,也可以让姑娘们使用之前,先在耳后的位置做实验,没有不适症状便可以继续使用。”孟吴双又打开一瓶新的护肤品,在耳后涂抹了一下,笑道:“大约半炷香的时间便可。”

闻言,老鸨点点头,让屋里的几人都做一下试验。

幕后东家

“正常涂抹脸部和手部,一瓶润肤霜大约可以用七日,香皂则是能用十天。”蹙蹙眉头,孟吴双继续道:“百花楼的用量大,又是第一个大客户,便按照友情价,润肤霜十五两银子一瓶,香皂十两银子一块。当然,妈妈若是有别的销路或是送礼,还请自行准备包装,毕竟我是为了节约成本,所以这包装都是用的普通物件,档次可是要降低不少,但也因此售价要便宜许多。至于后期会研制的新品,价格需要再度商榷,妈妈意下如何?”

“姑娘是通透之人,想必来百花楼之前已经打探一二。”老鸨话不多说,笑容却是更加真挚了几分,不知是因为孟吴双眼中没有对青楼女子的不屑,还是因为同为女人更容易相处,“合约便按照刚才所言书写,至于东家那边是否要大批量要货,需要等东家用过才知道。”

孟吴双点点头,脸上尽是自信的浅笑。

“过几日我会派人将瓷瓶和锦盒给姑娘送去,给东家的用品,自是要讲究一些。”在等下人写文书之际,老鸨笑道:“看姑娘洗脸和擦脸之际,手法与常人不同,不知……”

“本是祖传的一些手法,妈妈若觉得有用,吴双这便教给妈妈,不但能粗使护肤品吸收的效果,也能预防衰老,只是这手劲儿和时间都需要好好掌握。”孟吴双十分大方的开口,当即便侧身教老鸨该如何脸部按摩。

很快便签订了协议,孟吴双收了五千两银子的定金,这才笑道:“其实用香皂洗澡,能让体香保留更久,若每隔一日用护肤品做全身护理,效果也是很显著的。”

老鸨的笑容瞬间凝固了几分,随即笑道:“姑娘果然是会做生意的,只怕我们百花楼的姑娘都这般用了,姑娘是能赚的多些,可姑娘们却攒不下体己银子了。”

“妈妈说的事,所以我便想建议妈妈,可以让姑娘们用洗米水泡澡洗发,这个绝对不贵又养护皮肤和秀发。当然,若能用牛奶或羊奶泡澡,效果更是不错。”孟吴双不打算告知太多的养肤秘方,留着以后慢慢做人情。

再说荒地里会有不少产出,百花楼这种女人居多的客户,可是不能错过。

当然,孟吴双最看重的还是百花楼的幕后东家,她很期待将来的合作。

老鸨闻言一笑,自是承了孟吴双的这个人情,至于牛奶等何处寻找,这些事自有下面的人去做。

让花娘送二人出去,老鸨对之前端水的丫鬟道:“让人去查查刚才两人的底细。”

原本不起眼的丫鬟,应了一声后,身形一闪便消失在屋内。

拿起瓷瓶看了看,老鸨低沉的开口道:“不会那么巧合吧?那为主,可是个只会享受的。”

到了百花楼门口,孟吴双掏出一百两银票给花娘,笑道:“这是之前的承诺,请姐姐收下。”

“这到不必了,姑娘若真的想要谢我,便多送我些护肤品和香皂吧,那可比银子实用的多。”花娘掩嘴笑道:“我叫桃花,姑娘可得记着了。”

“人面桃花相映红,姐姐倒是有了好名字。”孟吴双浅笑,却是明白这桃花不过是二等的妓女,否则不会取这般俗气的名字,“姐姐只管放心,每个月两瓶护肤品,两块香皂,我还是送的起的。”

“那就多谢姑娘了。”桃花掩嘴一笑。

出了百花楼,梦瑶还是有点不真实的感觉,不敢相信就凭着那猪皮和猪油,再加上一些药草,所熬制出来的东西就值这么多银子。

最让她不能接受的是,她竟然每天用了十几两银子,不但擦脸擦手还擦脚,香皂也用来洗衣裳,每个两天还会奢侈的用来洗澡擦身子。

“回神啦!”拍了梦瑶一下,孟吴双心情极好的道:“走,咱们去县城。”

“去县城做什么?”梦瑶有些发懵。

“当然是去买猪油和猪皮,镇上每天最多杀两头猪,哪里够用的,咱们得备点存货,好多多的赚银子。”孟吴双嘿嘿一笑,满眼都是银子,不等梦瑶点头又道:“这回可以再买地了,那个才是最烧银子的,好在咱们不愁没银子花了。”

梦瑶小脸一垮,很想劝孟吴双不要再买荒地了,可看着孟吴双的笑脸,转念一想又觉得这样也很好。

地里的产出再低,那也是有收入的,且积少成多嘛。

可孟吴双去买美男和养美男所花费的银子,纯粹就是浪费,关键还半点用处没有。

“主子说的对,咱们多做些护肤品和香皂,然后就买地开荒。”梦瑶握着拳头,一脸冲劲儿的道。

莫家村内,土豆母子已经回到自己家中,虽然捡了一条命,可土豆娘的身子还是需要将养一段时日,毕竟她之前操劳过度,身子也差不多垮了。

“娘,喝鸡汤。”土豆端着一碗凉的温度正好的鸡汤进屋,里面还盛着几块肌肉。

看着土豆懂事的样子,土豆娘心里酸酸的,好在自己活过来了,否则儿子该怎么办?

想到自己和儿子也曾是官宦人家出身,虽然只是小官的家庭,却也是有奴仆使唤的,却因为那个男人想要升官发财,今儿攀上了达官显贵家的小姐,狠心的将他们母子抛弃,还曾派人追杀过……

好不容易逃到这里落脚,每日为填饱肚子而劳作,却也体会了从未有过的宁静。

但这次出事,却是自己一直避讳的女子救了自己,就连儿子手中的鸡汤也是孟吴双让人送来的,还有那些个补血补气的药材和细粮,这些都是她能好好活下去,为儿子遮风挡雨的救命之物。

“土豆,你要永远记住那位孟姑娘的恩情,不管别人是如何看待她的,她都是我们母子的大恩人,这辈子都要报答的人。”摸着儿子的脑袋,土豆娘郑重的交代道。

“儿子记住了,这辈子都不会忘,也会报答孟姑娘的。”土豆小小的人儿,眼中却是坚定之色。

“记住就好,娘只有你一个孩子,所有的指望都在你身上了。”豆娘看着儿子,心里满满的欣慰,这个孩子就是自己的最大的安慰,要是自己有事,土豆还这么小,以后都不知道要怎么过,心里对无双的感激就更盛了。

土豆点点头,看着娘亲喝完汤,扶着娘亲躺下,等到娘亲睡着,他才走出去,虽然年纪小,可他记着自己是家里唯一的男人,总是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去捡拾柴火,他把可以看到的柴火都捡回来,要是湿的就晾干再用,以前不会,把湿的柴火塞进灶膛里烧,弄得整个屋子都是烟,娘亲说了一次以后他就记得了。

他走出去,正好碰到回来的无双和梦瑶,他远远就跑上去,对着无双就是一个大大的鞠躬:“谢谢你,无双姑娘,我娘醒了。以后你要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请尽管开口,我一定为你做到。”

土豆年纪不大,在娘亲的教养下,说话也是很有教养了,所以就算身上穿的衣裳是补丁贴补丁,却是非常干净,脸上的神色也是好不胆怯。

“回家吧,一个小孩子,能帮什么忙。”梦瑶看着身后那一车的猪油和猪皮,想到要熬制那么多的猪油膏,她就觉得天都要暗了,自己今晚又不能睡觉了。

“你娘没事了,那她自己应该可以自理了,你说你要报恩帮忙,现在过来。”无双向土豆身后的茅草房看了一眼,房门虽然关着,既然土豆说他娘没事,应该没事,既然土豆说要帮忙就让他过来,反正自己也不会让他白干活。

“行,请问姑娘要我做什么?”土豆也是一口就答应了,他小小年纪,和无双说话也是不卑不亢,无双在心里暗暗打量土豆,这个孩子是一个可造之材,看来以后是有出息的人,无双想了一下,脑袋里有了一个主意。

“你念过书吗?你进入书塾吗?”无双前一句出口,她见到土豆一脸的迷惑,她换了一种说话,幸好自己以前电视连续剧看的不少,这点知识还是有。

“我想念书,可我们没有钱进书塾,要是我念书,就没钱吃饭了,娘平时已经很辛苦了。”土豆不明白无双的意思,他看着无双,那对晶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你今天先去帮我熬猪油,我想办法为村里的孩子办一个书塾。”无双的脑里有一个投资计划,这个计划应该会比种地买化妆品的时间长点,不过要是办成,应该会有一点回报,土豆这个孩子看起来是读书的料子,要是他读好书去考状元,以后说不定对自己会有好处,还有其他的孩子,要是能在白天的时候集中在一起念书,不用父母牵挂,父母就可以集中精神干活,对于自己的事情来说,是更加锦上添花。

能最大化利用村民的劳动力,才是最重要的。

小说《秀色田园:落魄公主奋斗史》 第8章 逛花楼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秀云超级甜点评:

《秀色田园:落魄公主奋斗史》这本书情节各种好,反正连接得天衣无缝,内容新颖!作者小叮当的文笔也很好,精彩!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