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悬疑推理 都市奇妖传

都市奇妖传

作者:梦折桃花

状态:已完结 分类:悬疑推理

时间:2020-11-29 13:05:33

在《都市奇妖传》里面是一波三折,梦折桃花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轰隆”,一声闷雷响彻建安上空,陈一淼于雷光中抱着秦雨歆从天台一跃而下。 秦雨歆痴痴地望着,望着眼前这张画着金色泪痕的黑色面具,眸中充满了柔情蜜意,只见她伸出青葱玉手,将陈一淼的面具掀起一个角落,凑到他的唇边,热烈的索取着。 陈一淼只觉得方才那声惊雷好似在自己脑中又炸了一遍,自己的体温正在剧烈攀升,而自己的小兄弟此时早已坚硬如铁。
展开全部

都市奇妖传:救与罚

  刘达言刚想亮出自己的看家法器,就听见屋外有人大声喊着他的名字,听声音好像是陈一淼,正当他寻思这小子怎么大半夜跑过来的时候,陈一淼一脚踹开半掩的院门,推开屋门走了进来。

  “我说你小子大半夜不睡觉跑这儿来干嘛?”

  陈一淼并不接话,只是将那件内衣塞到刘达言手中,还没等他开口,刘达言却大声叫道:“陈一淼你特么缺心眼吧,大半夜过来就为了给我拿条女士内衣?还特么是别人用过的,你丫变态啊?”

  “刘师兄你听我说,我有一个朋友被人绑架了,这是她的衣服,你看能不能凭这个帮我找到她?”

  刘达言听罢,没好气的说道:“找人这点小事你也要来麻烦我?寻踪术没学过?”

  “没有。”

  “追魂决?”

  “也没有。”

  “五行现影?”

  “别废话,赶紧给我找人,要不然我就让一二把你那片破林子一把火烧了!”陈一淼勃然大怒。

  “陈哥陈哥,有话好说,咱们这就开始找人。”刘大眼赔笑着将他领进另一间屋子,从一个陈旧的木箱内拿出一个陶制的小花盆和一支存有红色液体的白玉瓶。

  将那件内衣放入一个盛着约莫一杯清水的塑料盆内,刘大眼又将白玉瓶中的红色液体滴了三滴进去。

  待盆内的清水连带着那件内衣都被浸成红色后,刘达言将那个陶制花盆递给陈一淼说道:“出了院门右转,走一百步,把那株长着狗尾巴的草挖出来,记得连根带土一起放进花盆里。”

  陈一淼捧着花盆走到这株通体都是乌黑的怪异小草前,这株草通体只有两瓣叶子,在顶部成对卷的倒喇叭形,再加上它那乌黑的颜色,看上去很像是狗的鼻子,倒是和它的名字很是符合。

  按照刘达言所交待的将这株草连土带根一同放进花盆后,陈一淼便又迫不及待的回到屋内。

  刘达言此刻正拿着一张符箓贴在眉心,口中还念念有词地重复着一段法决,当那段法决念到第三遍时,只见他手中的符箓忽然无火自燃,化作一堆灰烬落在放内衣的盆中。

  见陈一淼已经拿来了狗鼻子草,刘达言便将那盆混合着符灰的红色液体倒入花盆内,原本乌黑的狗鼻子草瞬间变成了暗红色,准确的说是布满了一道道暗红色的血丝。

  “有效时间二十四小时,它鼻孔朝哪儿你就往哪儿追,保证错不了。”

  陈一淼道了声谢,便捧着那盆草跑了出去。

  找秦雨歆只能由他一个人去,他不想因为一盆草惹来别的麻烦。

  一路上,陈一淼一边开车狂奔,一边还要注意着副驾驶位上那株狗鼻子草的动向,生怕自己一个不留神便错过了什么。

  就在他刚想左转时,狗鼻子草忽然猛地朝右转去,陈一淼急忙猛打方向盘,脚下踩死离合刹车,警车划过一道一百八十度的亮丽弧线,待车头摆正之后,陈一淼又一脚踹向油门,这辆警车再次像离弦之箭一般向前奔去。

  在狗鼻子草的指引下,陈一淼来到一座摩天大楼前,这座摩天大楼名叫202大楼,他刚下飞机时听那个出租车司机提起过,不过此刻让他惊讶的并不是大楼的高度,而是狗鼻子草此刻竟然直直的指向天空。

  难不成秦雨歆在这座楼里?好在此时已是深夜,这座大楼地处偏僻又是办公大楼,所以此刻四下里并没有其他人,这样一来陈一淼倒是可以凭借术法,省去不少麻烦。

  只见他找了一处监控盲区,保险起见,他还是掏出那副黑色面具戴在脸上,又摸出一把金豆,口中默念法决“六丁六甲、撒豆成兵”,过后猛地将金豆抛向天空。

  那一颗颗金豆在半空中变成一个个成人小拇指长短的小金人,小金人四肢五官样样俱全,陈一淼又大喊一声去,那一个个活泼可爱的小金人便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朝大楼里飞去,小金人和大楼表面的玻璃幕墙接触时,坚硬的钢化玻璃表面竟然皱起了一圈圈涟漪,小金人顺势没入其内。

  小金人足有上百之多,整扇玻璃幕墙瞬间就变成了雨中的湖面,荡起无数个小圈。

  做完这一切后,陈一淼便盘腿坐在地上,保持心神守一,他还是第一次同时操控这么多豆兵,一个不留神就会失去和它们的联系,所以他不得不一心一意。

  小金人的搜寻速度很快,只过了大约两分钟,陈一淼就察觉到其中一个金人发出的信号,当即抱起狗鼻子草,化作一道银光冲天而起,原来秦雨歆在楼顶。

  天台上,李俊正不停地对秦雨歆说着污言秽语,而被他用绳子捆绑着的秦雨歆则显得很不对劲,脸庞泛着异样的红润,眼神也十分迷离。

  李俊此刻很是郁闷,他没想到自己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将秦雨歆绑架到这儿,xing药也给她服下,但自己却不行了。

  无论他想尽任何办法,自己的小兄弟都像一条软趴趴的小虫般丝毫不听使唤。

  “CNM,陈一淼!”李俊狠狠地喝了身旁放着的白酒,口中不停的叫骂着,自从遇到那个叫陈一淼的保安,他就一直在倒霉,要不是因为那个保安,他就不会和秦雨歆吵架,要不是那个保安,他早就能睡到秦雨歆,要不是那个保安,他不也用绑架秦雨歆。

  总之,李俊将自己迄今为止所有的不如意都归结到陈一淼身上,丝毫不觉得他自己有任何错。

  这时,李俊只觉得抬头忽然亮起一团银光,将他所在的这片天台照的亮如白昼。

  李俊没想到就在今晚,他见到了让他永远也忘不了的景象,一个手提一把银光长剑的假面神从空中缓缓走下,那挺拔的身材和那凌驾于众生之上的超然,让他从心灵最深处生出了一股强烈的想要下跪的冲动。

  陈一淼看也不看跪倒在地的李俊,只是拂出一道剑光,将秦雨歆身上的绳子斩断,缓缓走到她身边,收起鎏霜剑,将她横腰抱起。

  确认她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后,陈一淼这才走到李俊身前,大声喝道:“因色行凶,罚你此生永无男女之欢!”

  只见他并指成剑,对着李俊打出一道银光,银光入体,李俊只觉得脑中嗡的一声,便沉沉地昏了过去。

  “轰隆”,一声闷雷响彻建安上空,陈一淼于雷光中抱着秦雨歆从天台一跃而下。

  秦雨歆痴痴地望着,望着眼前这张画着金色泪痕的黑色面具,眸中充满了柔情蜜意,只见她伸出青葱玉手,将陈一淼的面具掀起一个角落,凑到他的唇边,热烈的索取着。

  陈一淼只觉得方才那声惊雷好似在自己脑中又炸了一遍,自己的体温正在剧烈攀升,而自己的小兄弟此时早已坚硬如铁。

  怀中的佳人依旧炽热,陈一淼连忙收摄心神,口中不停的默念着清心诀,这才堪堪遏制住了胸中的心猿意马。

  为了秦雨歆着想,他只有先将她打晕了,不然李俊没做成的事就要被他给干了。

都市奇妖传:女有千面

  将秦雨歆送到医院时已经过了凌晨五点,陈一淼用忘忧铃将她原本关于这段事的记忆抹去,又替她重新塑造了一份记忆。

  在这段记忆里,她依然还记得自己被李俊绑架,但李俊却没有对她做任何事,救他的也不是陈一淼,而是李俊自己良心发现,将她放了,陈一淼只是在路上看见了她。

  至于她日后会不会想世上怎么会有这种巧合,那已经不是陈一淼所要考虑的,毕竟这段保安经历很快就会像今晚的吻一样,都只是一场易忘的夏梦,他和秦雨歆终究只是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

  待秦雨歆的辅导员来到医院后,陈一淼这才驾车离开,又去将狗鼻子草还给刘达言,陈一淼这才开车回了学校。

  等他到学校的时候天边已经露出了一抹橘红色的云霞,早在医院的时候,陈一淼就已经通知了刘胜男他们自己已经找到秦雨歆,所以石大壮他们也都早已回到各自的岗位,而刘胜男则一个人回了警队宿舍。

  至于那辆警车,刘胜男电话里说她白天会自己来拿,陈一淼倒也乐得如此。

  虽然他保安的身份已经败露,但丝毫不影响他继续去那间宿舍休息,而王富贵也比之前更加殷勤。

  这一觉,陈一淼直接睡到了下午五点,途中王富贵来送过两次饭、三次水和一包烟,和王富贵聊过天后,陈一淼才知道,原来是他有个堂兄弟因为偷东西进了局子,又听说陈一淼是省刑警大队的,这才想托陈一淼去求求情。

  可惜,这波马屁拍在了马腿上,陈一淼并不想卖他这个人情,所以王富贵也只能不了了之。

  刘胜男直到四点才过来拿车,临走时还问李俊怎么疯的,陈一淼耸耸肩表示自己并不知情,刘胜男也只得带着一肚子疑惑回了派出所。

  五点半时,田佩佩打来了一个电话,声音依旧那么软糯,而且听起来心情很不错,顾浩的死讯已经传开,而田佩佩就算不该泪如雨下,至少也不该这么开心,这让陈一淼很是怀疑。

  洗了个澡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陈一淼依旧穿着那身纯白短袖和浅色牛仔裤,走在校园里显得很是普通。

  北门处,也依旧穿着一袭火红色长裙的田佩佩依然那么显眼,陈一淼走上前笑着打了声招呼,田佩佩则抿嘴微笑,不顾陈一淼惊诧的目光,揽住他的胳膊朝校外走去,二人的这番举动若是落在不知情人的眼中,一定会将他们当成热恋中的男女。

  一路上,二人都出奇的安静,只是沿着这条充满灯红酒绿的街道漫步着,陈一淼虽然难免有些尴尬,想抽出手,可手肘处传来的柔软又让他有些不舍。

  就这么在内心斗争了大约几分钟,陈一淼开口说道:“顾浩死了。”

  但田佩佩的反应却有些出人意料,她并不答话,只是静静地朝前走着。

  “顾浩死了。”陈一淼忍不住又重复了一遍。

  田佩佩脚下的步子依旧欢快,只见她将头靠在陈一淼的胳膊上,抬起脸笑道:“怎么?难道你觉得我应该要为他守寡吗?”

  “没……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田佩佩的语出惊人让陈一淼一时不知该怎么接她的话茬。

  见他一脸窘迫,田佩佩得意的笑了一声,说道:“行了,别说那些不相干的事情啦,顾浩对我来说只不过是可有可无罢了。”

  陈一淼突然觉得她脸上那副无所谓得失的神情和一二很像,想到这里陈一淼倒是释然不少,连她自己都无所谓,自己又操的哪门子心呢。

  不过有一点他倒是很想弄明白,他自己明明和田佩佩只是见过几次面,为什么田佩佩却对他这么热情,免费的午饭可以吃,不是自己的女人可不能随便抱。

  “我们现在这样是不是有些太快了?”陈一淼并不是嘴笨的人,但此刻美女在怀,倒让他突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田佩佩白了他一眼,松开手,语气中略带着讥讽,说道:“想不到你还是个正人君子,行吧,那我这种残花败柳还是离你远点吧。”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陈一淼勉强解释一句便急忙跟上田佩佩有些加快的步子。

  这时候的田佩佩活泼俏皮,像是一个没长大的小女孩,会因为别人的一句话而生气,也会因为别人的一句话而瞬间转晴。

  陈一淼不由得因此觉得身前这个女孩有着千百张面孔,每一个都是她,但又都不是她。

  刚走出没几步,田佩佩便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还没等陈一淼拉开左侧车门,出租车便缓缓动了起来,陈一淼索性放手,也不去追,他倒想看看这个妖女今天究竟想要耍什么幺蛾子。

  终于,二人之间的这次斗法由陈一淼获得最终胜利,出租车缓缓滑出五十米后又慢慢倒了回来。

  出租车司机摇下窗户,伸出车窗喊道:“小伙子,你女朋友让你滚上车。”

  上车后,田佩佩依旧一副气呼呼的样子,整张脸朝着另一边的车窗,至始至终都没有看陈一淼一眼。

  不过这样也好,陈一淼倒也乐得如此。

  好景不长,沉默了大概有十分钟左右的田佩佩忽然发难,娇嗔道:“你就不知道上来哄哄我?”

  陈一淼还在思考以他和田佩佩的关系,自己是否应该哄她的时候,坐在前面开车的出租车司机却开口说道:“小伙子,大哥是过来人,这女人呐都喜欢男人哄着,再说了自家的女人不对自己耍性子,男人说几句软话也算不得丢人。”

  出租车司机妙语连珠,让陈一淼一时间难以消化,一旁的田佩佩却来了兴致,开始声泪俱下的控诉陈一淼的“种种暴行”。

  曾经有人说过眼泪是让人相信谎言的伪证,而流泪的女人不管说什么都会有人愿意相信,陈一淼今天算是知道了这句话的真谛,不过田佩佩在陈一淼心中的优点倒是在漂亮、身材好上又加上了一条会编故事。

  路上的车虽然很多,但凭借出租车司机的高超技术,二人仅花了二十分钟便到达了目的地。

  临下车时,田佩佩才假模假样的擦了擦眼泪,抽泣着停止了诉说,这也就导致了这一路上,出租车司机都没再用正眼瞧过陈一淼。

小说《都市奇妖传》 第16章 救与罚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邦威mio点评:

看完《都市奇妖传》这本书,我长呼一口气,柔和的日光温柔的洒照在我的头顶,形成一个光圈,梦折桃花的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