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何以温暖

何以温暖

作者:今别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18 15:02:56

何以温暖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向以晴爱何以徽爱到没了尊严,可何以徽却始终爱着他的那个白月光,在得知他的白月光李子柔回国后,何以徽迫不及待用她母家的来威胁她离婚,向以晴不愿,他用家破人亡告诉她,到底什么是绝情绝义。
展开全部

17-:事情的发酵

  沙发上的俩个人一上一下,向以晴睁着眼睛看着何以徽满脸暴怒的样子,心却是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你.......你在说什么?我,我不明白。”

  她什么时候戏耍了眼前的男人,向以晴完全摸不着头脑,越发的不了解何以徽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要敢狡辩?!”

  何以徽喘了几口粗气,看着眼前不到黄河不死心的女人冷笑:“刚刚何卿晨在公司都说了,你已经答应了他要跟他结婚?”

  光是把这句话说出口,何以徽都已经是咬牙切齿恨的不行,他不知道何卿晨是怎么想的,可对于眼前的这个女人,何以徽却是有把握能够拿捏住她。

  “向以晴,你为了能够跟何卿晨结婚连你父亲都不管了?还是说绑上了何卿晨这颗大树,你就能够高怔无忧了?!”

  脖子上被男人狠狠的掐着,向以晴就算是想要说话都开不了口,她如今能够确切的体会出何以徽的怒气,张了张嘴,她想要说话却无奈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出来。

  “你在干什么?!”

  随着一声怒喝,向母从房间里跑了出来,看着自己的女儿被何以徽这个男人给掐着脖子,她疯狂的拍打着何以徽,这才把向以晴给救了出来。

  “以晴,你没事吧?”

  双手捧住了自己女儿的脸颊,却在看到她脖子上的痕迹时,向母的心狠狠的一颤,充满怒气的视线也朝着何以徽看了过去:“何以徽,你到底还想要干什么?你把我们一家害的还不够惨吗?”

  自己的丈夫如今能不能平安的出来都还不知道,向母本就是满心疲惫,如今自己的女儿都惨遭他毒手,向母简直觉得自己的心都快痛的碎了。

  不是没有感受到母亲的颤抖,向以晴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安抚:“妈,我没事。”

  她说着没事,只不过沙哑的声音却是出卖了向以晴。

  看着站在对面的何以徽,向以晴抿了抿唇忍着嗓子处传来的痛楚开口:“我没打算跟何卿晨结婚。”

  虽然不知道何卿晨跟他说了什么,可向以晴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什么,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何卿晨的。

  听到女人的话,何以徽一怔,随即对上她的视线,在看到女人眼神里的认真,他眼里划过一抹讽刺:“你能够这样想最好。”

  向母不欢迎的视线被何以徽看在眼里,既然她都已经这么说,那么接下去再做些什么也没什么用了。

  转身朝着屋外走去,何以徽却还留下了一句话:“向以晴,我希望你能够想清楚,毕竟你父亲如今的事情可棘手的狠。”

  向以晴浑身一颤,她知道何以徽这是在暗地里威胁着她,心里莫名的多了几分苦涩的滋味,即使不愿意承认,可向以晴如今是真的清楚知道了何以徽对她是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

  “以晴,赶紧坐下,妈给你消消毒。”

  看着脖子上的掐痕,向母心里早就是把何以徽那个男人诅咒了千万遍,也不知道她家以晴是犯了什么罪,居然会遇上何以徽这样的男人。

  本来想说没关系,可又在看到自己母亲担心的目光,向以晴点了点头。

  走出屋外,何以徽的心情莫名的轻松了几分,向以晴既然已经答应过他不会跟何卿晨结婚,那么对于这点他还是比较相信的。

  转身朝着小区外走去,何以徽却没有注意到的是在小区某栋楼上,一个拿着手机的手早就把他的事情拍的一清二楚。

  看着相机里的这些事情,男人勾唇,随即编辑短信发送了出去。

  李子柔在听到手机短信响起的时候看着屏幕中的消息,不由快速的划开屏幕,又在看到何以徽跟向以晴纠缠不清的样子,她狠狠咬牙,随即只听到哐的一声,放在茶几上的杯子都被李子柔扫落在地。

  “喂,我有事情要你做,既然向以晴这么想要跟何以徽纠缠不清,你就把最后的消息都给我放出去!”

  挂断电话,看着窗外车来车往的样子,李子柔却是靠在窗前冷笑,既然向以晴这么想跟何以徽纠缠不清,那么接下来的这些事情可就别怪她无情了。

  一连好几天,s市因为向氏被爆出了使用废渣工程而使得好几个工人惨死的消息持续的发酵,看着电视里报道的新闻,向以晴更是坐立难安。

  如今的向氏持续跌落的股票让众位股东都在抛售着自己手里的股份,想到这些事情,向以晴一筹莫展,整个人都处在了崩溃的边缘。

  而最近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何以徽的手机更是打不通,听着手机里的持续忙音,向以晴无可奈何,这才大步走出了公司来到了何以徽公司的楼下。

  “我要见你们总裁。”

  乘坐电梯来到楼上,看着眼前的秘书,向以晴说着。

  没有想到向以晴会出现在这里,秘书有一时间的呆愣随即又是快速的反应过来道:“向小姐,总裁如今还在开会,你要是有事就先等一会吧。”

  “我去他办公室里。”

  既然何以徽在开会,那么她还不如进去等,向以晴说着就要往办公室内走去,却没有注意到秘书眼里一闪而过的慌乱。

  “向小姐.......”

  她想要阻止却又来不及,只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向以晴走了进去。

  随着门被推开,何以徽的身影也出现在了她的眼中,想到秘书说的那些话,向以晴发出一阵冷笑,眼神更是薄凉:“秘书不是说你正在开会,何以徽?”

  放下手中的笔,何以徽抬头看着向以晴,听到她的这些质问,他伸手揉了揉额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之前他的确答应过向以晴要帮她,可如今的事情都闹成了这幅样子,他就算是想要帮,却也是有心无力了起来。

  “抱歉,你父亲的事情我无能为力。”

  随着何以徽的这句话说出口,向以晴却是刷的一下惨白了脸。

18-:以退为进

  “你什么意思?”

  办公室内,向以晴目光沉沉的看着何以徽,想到他说的那句无能为力,她慌乱无措,见男人不说话,她又是大步逼近了他,眼里满是质问:“你说啊,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冷静点。”

  何以徽看着向以晴这幅情绪不稳定的模样皱眉,他抬头,眼神对上了向以晴的视线,想到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何以徽也是束手无策:“你父亲的事情牵连甚广,不是我不愿意帮你,而是有心无力。”

  “不会的.......你怎么可能会束手无策,你在s市的能力大家不是有目共睹的吗?为什么.......”

  向以晴的心不停的下坠,她能够肯定她的父亲没有做任何违法的行为,可是为什么何以徽却说牵连甚广?

  “何以徽,你是不想救还是真的救不了?”

  向以晴终究是忍不住把心里的疑问给问了出来,她看着何以徽,不愿意放过他一丝一毫的神情。

  “向以晴,你信也好不信也罢,这件事情我的确没有任何能力去解决。”

  “我知道了。”

  见男人已经把底牌都给说了出来,向以晴失望的看着何以徽,忍不住的勾了勾嘴角冷笑:“事情变成这样,的确是我异想天开。”

  她说完转身往外走,何以徽看着向以晴这幅样子,颇有些头痛的揉了揉额角,心里憋着一股闷气,他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向以晴这幅样子的时候,心里会这么的憋闷。

  “总裁。”

  助理走进办公室内,拿着手上的文件看着何以徽道:“您让我调查的事情我已经查出来了。”

  他说着把资料放在了桌子上,看着何以徽又道:“据我调查,关于爆出向董事长的录音是在您销毁录音的第二天,而这段时间内,并没有任何的动静,直到第二天,向董事长的新闻才被曝光出来。”

  何以徽把玩着手上的钢笔,听着助理的这些话,他心里不知怎么的涌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想来。

  “行了,你下去吧。”

  关于这个录音,何以徽想,他大概知道是谁在作怪了。

  放下手中的钢笔,何以徽站起身来,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李子柔看着来电显示,伸手接起,眼里满是笑意:“以徽,怎么了?”

  听到话筒里传来娇柔的声音,何以徽这才开口道:“你不是说要选婚纱,今天我刚好有空,我在店里等你。”

  “好好好,我知道了。”

  李子柔满脸笑意,本来她还以为何以徽有时间了才能够跟她一起去,可没有想到居然会在今天跟她说这些话,她迫不及待的朝着屋外走去,连带着脚步都多了些许的松快。

  来到跟男人指定的地点,李子柔踏进室内,在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何以徽时,她心里满是笑意:“以徽。”

  李子柔喊着,走到了何以徽的身边坐下,伸手搂住了男人的手臂:“你今天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何以徽转头看了眼李子柔不动声色道:“没什么,今天刚好有时间,所以就来陪你选婚纱。”

  男人体贴的话被李子柔听在了耳朵里,她看着何以徽,嘴角的笑意一直都没有消散过:“以徽,谢谢你。”

  她原本以为自己的这些任性会让何以徽厌倦,可没有想到何以徽不仅没有生气,还一反常态的陪着她挑选婚纱,李子柔是真的从来都没有觉得这么幸福过,而这些幸福也恰好是何以徽带给她的。

  “以徽,那我们先进去看看吧?”

  周围没有别的什么人,诺大的礼服店里只有她跟何以徽,李子柔原本以为的是生意不好,可又在到了包间内后才知道,原来是何以徽为了她而把整个婚纱店都给包了下来。

  要知道这间婚纱店可不是什么别的婚纱店,这间店在s市可是贵的家喻户晓,因此心里的感动越多,李子柔看着何以徽的眼神也越发的感动。

  “婚纱先不急,子柔,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你。”

  “嗯?什么事情?”

  独立的包间内只有她跟何以徽,李子柔看着何以徽不明所以,却在听到他开口的那些话时,李子柔的笑意已经僵立在了脸上。

  “关于向家的那些事情包括录音,是不是你做的?”

  何以徽不是没有看到李子柔不自然的样子,心里的想法很清楚的在告诉着他这件事情跟李子柔肯定脱不了关系,可念头却在跟他说,李子柔不是这样的人。

  长时间的沉默,何以徽看着李子柔这才又问道:“有些事情就算你不说,可还是能够查的出来。”

  李子柔颤抖了一下,张了张嘴却又发现什么都说不出来。

  “子柔,这件事情跟你有关吗?”

  随着男人的第二遍疑惑出口,李子柔张了张嘴想要摇头否认却在看到何以徽阴沉的眼神时,这才开口道:“以徽,这些事情我都不知道......”

  她矢口否认,何以徽却是失望了似的盯着她道:“子柔,你太让我失望了。”

  何以徽转身就要走,李子柔把他的样子看在了眼里,心里一急伸手拉住了他的手道:“以徽,你别走,我也是没办法才做的.......”

  她害怕男人会因为她的不坦诚而跟她分手,在看到何以徽离开的那一瞬间,李子柔的心里终究是溃不成军。

  “子柔,为什么?”

  何以徽脚步一顿,转过身来看着李子柔质问。

  李子柔不明白为什么何以徽会这么大的反应,毕竟对于他来说,向家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不都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吗?!

  “以徽,你这么担心向家,难不成是因为向以晴?”

  自己的想法让李子柔妒忌,她只要一想到这个念头是因为向以晴,她就控制不住心里的恨意:“以徽,就算是我做的你又想怎么做?为了向以晴,为了向家,你要把我交代出去吗?“

  何以徽的这一招以退为进让李子柔承认了下来,看着眼前的女人,他却不解极了:“为什么?”

  他不明白,为什么李子柔要做出这些跟她无关的事情来。

小说《何以温暖》 第17章 :事情的发酵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山蝶mm丶点评:

书有相同情节的很正常,不要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作者,另外,《何以温暖》这本书真的很棒,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