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君识花香皆有缘

君识花香皆有缘

作者:童颜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02 13:19:34

最新小说《君识花香皆有缘》是童颜的书,主要内容为:三皇子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好茶。” 楚天阔也尝了一口:“的确好茶。” 唯有萧夜擎端着茶杯不知在想什么。 “咦,京城居然还有这等风姿绰约的人物,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三皇子望着楼下,惊讶道。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众人正巧看到苏慕慕从酒楼里出来,身边还跟着那个酒鬼。 萧夜擎看到提着酒坛子的苏慕慕,眼底又阴郁了几分。 “可惜了,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楚天阔遗憾道。
展开全部

危险逼近-童颜

  面对爹的质疑,苏慕慕轻轻一笑,“爹,我从小围在你身边,见多了问多了自然有分辨药物的能力啊?”

  掌柜震惊的看着一身小厮装扮的苏慕慕,“你,你是大小姐?”

  苏慕慕冲他一笑,眸底流光溢彩:“我这行头可还行?”

  也许太过震惊,掌柜真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对面酒楼雅间,一位锦衣华服的男子收回落在窗户外的视线,意味深长的说:“没想到苏家的草包女儿还有这等能力,真是有意思啊。”

  另外一个青色衣服的男子说道:“听说前几天她跟人淫乱后院,被萧王妃沉塘,差一点死去。”

  “哦?还有这事?”锦衣华服男子晃着手中扇子,意味深长的说:“那就更有意思了。”

  苏慕慕回到苏家,详细的像苏如海询问一下这半年来的业绩,发现利润并不多,而且各种各样的问题层出不穷。

  一丝阴谋的气息迎面而来,按照她跟犯罪分子多年打交道的经验,她果断说道:“爹,你有没有想过放下生意跟娘一起去别的地方走走?”

  之所以这么说,她是想让父母远离危险。

  “你姨母去年就跟我提过,想要我们把铺子生意做到仙乐。”苏夫人说:“她嫁给仙乐平南将军,还能帮我们打点。”

  “那为什么不去?”

  苏夫人略微幽怨的望着她:“我们苏家百年基业,不能说走就走啊,再说我们真走了你怎么办?”

  一股暖流包围了她,原来亲情竟是这么温暖。

  她牵起苏夫人的手,准备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爹,娘,我知道要你们放下苏家百年基业很难,但是卖掉产业不代表不能重新开始,而且仙乐国有姨母在那,想要起来很快的。”

  苏夫人讷讷的说:“宝宝,我们不能走啊,且不说百年祖业,单单说你我们也放心不下啊?”

  听美妈这么说苏慕慕陷入沉思,她知道有人正对苏家下手,他们在明对方在暗,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但不管怎样她必须首先保证爹娘的安危。

  而要说服爹娘,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毕竟苏家的祖业在这。

  苏如海比苏夫人理智多了,他问:“宝宝,是不是有人要对我们苏家下手?”

  苏慕慕很想说不是,但是身为一名法医就是要用事实说话。

  “爹,娘,我不知道,但有一点肯定的是今天这种事情绝不单纯,而且说不定比这更诡异的事情还会发生。”

  “那怎么办?”美妈急了。

  苏如海摆手示意她住嘴,他说:“这件事我自有主张。”说完,他深深的看了眼苏慕慕,苏慕慕大大方方跟他对视。

  她知道苏如海对自己产生怀疑,既然她用苏慕慕的身份重获新生,那么她势必要维护好这一段亲情,决不让他们陷入危险。

  是夜,苏慕慕在苏家住下,苏如海暗中行动起来。

  .......

  萧夜擎坐在书房里,视线放空,手中摩挲着碧玺盏,脸色一派平静。

  突然有人扣门,他放下碧玺盏看向门口,“进来。”

  “世子,裕丰银号的薛掌柜来了。”管家将人放进来之后,关上房门。

  “世子,裕丰银号这几天突然有人大量提钱,这是提款记录。”薛掌柜放下手中名单。

  萧夜擎拿过名单,发现都是大几万两的提,他问:“银号没钱了?”

  “不是,就是我觉得不太对劲才拿给你看,对了。”薛掌柜拿出一块玉佩,“世子,这块玉佩是你的吧?被人拿到当铺里当了。”

  萧夜擎一脸黑线,那女人竟把他的玉佩当了。

  萧夜擎的面前逐渐浮现出一张脸来,他不动声色的拿回玉佩,看薛掌柜站在那里不动,问:“还有事?”

  薛掌柜楞了一下:“世子,你就没什么要吩咐的?”

  “没有。”

  薛掌柜虽有疑惑倒也不是多嘴的人,转身离开书房。

  翌日,苏慕慕刚起来,药铺里的伙计过来找她。

  “小姐,那位夫人醒了。”

  苏慕慕点头:“我马上过去。”

  昨天她派人去跟踪那对夫妇,发现男人将她丢在乱葬岗之后便失踪了,伙计把人接回来,用人参吊着才捡回一条命

  去到店里,苏慕慕问过之后才知道她是被劫持的,她根本不认识那人。

  线索到这里断了。

  苏慕慕知道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什么,对掌柜吩咐,“通知家人把她接走吧。”

  掌柜点头答应。

  从药铺里出来,苏慕慕一脸凝重,对方不惜掠走一个孕妇借此来陷害苏家,其用意何在呢?

  她想的太入神,差点被一样物件撞到。

  “小心!”

  青莲猛然拉了一下苏慕慕,才不被面前飞过来的黑影子砸到,定睛一看,飞过来的物品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我们掌柜的说了,你不把酒钱结清,休想再买一口酒。”酒楼的伙计指着地上的人说道。

  那人一身穿着破破烂烂,邋里又邋遢,长长的头发盖住半边脸,看不出原本面孔。

  “酒,给我酒,我要喝酒。”他扭动身体往酒楼里爬,再一次被人丢了出来。

  如此两次之后,寻常人应该会知难而退,这个人丝毫不气馁,卯足了力气往里面闯。

  苏慕慕若有所思的望着那个酒鬼,话是对伙计问的:“他欠你们多少银子?我还了。”

  伙计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姑娘,你知道他欠了多少银子吗?”

  苏慕慕拿出一锭银子,“这些够吗?”

  伙计一见银子,立马笑起来:“够,够了,我这就去打酒。”

  酒壶刚被送出来,被酒鬼一把抢走,二话不说,他仰头就喝,紧接着他起身离开。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家小姐好心好意帮你还了银子,你连个谢谢都不说?”青莲不满道。

  苏慕慕跟上酒鬼步伐,“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酒鬼当没听见。

  苏慕慕笑道:“前辈,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如果前辈想喝酒,我请你喝个痛快可好?”

  青莲如临大敌,忙劝慰道:“小姐,你都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就这样请他喝酒,万一——”

借力打力-童颜

  苏慕慕示意她不要再说,继续跟着酒鬼。

  跟了一段路,苏慕慕忽然停下脚步,“青莲,我们走吧。”

  她们刚转身,身后传来一道声音:“请我必须是好酒。”

  苏慕慕勾唇一笑,说:“十年老绍兴。”

  青莲凌乱在风中:“小姐,你这样真的好吗?”

  苏慕慕刚带酒鬼进入酒馆,便引起一堆人注目,实在是这样一对组合太吸引人眼球。

  苏慕慕褪去之前华丽丽的装裱露出原本清秀面孔,颇有几分倾城倾国的味道,而这位酒鬼则是地地道道的流浪汉打扮,任谁都无法把这俩人联系到一起,偏偏他们就坐在一起。

  “小二,两坛十年老绍兴。”苏慕慕话音刚落,对面正要迈入茶楼的萧夜擎脚步顿了一下,回眸,一眼看到对面大厅里坐着的苏慕慕。

  见萧夜擎不动,身边跟着的人问:“世子,怎么了?”

  看苏慕慕如此抛头露面,萧夜擎心里划过一抹不快,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当人妾室的觉悟?

  “无事。”

  跟随萧夜擎的楚天阔撩开茶座的竹帘子,对里面已经在等候的人抱拳,“二位久等了。”

  身着锦衣华服的人打趣道:“我还在跟三皇子说,世子到现在都不来,莫非是被家里的小娇娘缠住了身走不开?”

  “玄墨公子,夜擎新婚燕尔的,晚点没关系。”三皇子萧逸文扭头看着他:“对了,夜擎,你什么时候把弟妹带出来让我们见一见,也好聊表心意?”

  谁都知道妾是上不得台面的,何况苏慕慕是买来的妾室?

  他们这么说无非是想取笑萧夜擎罢了。

  楚天阔微微色变,萧夜擎仿佛没看到他们揶揄的目光,神情淡雅的如同窗台上的兰花,“再说。”

  楚天阔岔开话题,“玄墨公子,你不是说请我们来品你的那一块三十年老茶饼吗?茶呢?”

  玄墨公子指着桌面:“你面前可不就是?”

  三皇子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好茶。”

  楚天阔也尝了一口:“的确好茶。”

  唯有萧夜擎端着茶杯不知在想什么。

  “咦,京城居然还有这等风姿绰约的人物,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三皇子望着楼下,惊讶道。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众人正巧看到苏慕慕从酒楼里出来,身边还跟着那个酒鬼。

  萧夜擎看到提着酒坛子的苏慕慕,眼底又阴郁了几分。

  “可惜了,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楚天阔遗憾道。

  “怎么可惜了?”玄墨公子惊讶道。

  “你瞧她身边跟着的酒鬼,人不人鬼不鬼,这不是可惜是什么?”

  三皇子摇头:“那酒鬼未必就是她丈夫。”

  楚天阔扭头看向萧夜擎问:“世子,你看呢?”

  萧夜擎抿着茶水,不置可否。

  大家都习惯了萧夜擎的冷淡,也没打算要他看法。

  “小娘子,你这是要去哪啊,提这么多东西累不累呀,不如本公子代劳?”拦住苏慕慕的正是京城严太守的儿子严守一。

  苏慕慕停下脚步,望着挡道的纨绔公子,“这跟你有关系吗?”

  “怎么没关系?本公子最见不得美人儿受累了。”严守一指着旁边的轿子说:“我的轿子就在旁边,美人请,本公子送你。”

  不待苏慕慕开口,青莲怒道:“放肆,你知道我家小姐是谁吗?”

  “我爹还是太守呐。”严守一指着苏慕慕身边的酒鬼,说:“就他那邋里邋遢的熊样,能满足你家小姐吗?还是跟我回去做本公子的第十八房姨太吧。”

  “噗——”楚天阔嘴里的茶喷了出来,匪夷所思的说:“做他的十八房姨太?夜里睡得过来吗?”

  玄墨公子咳嗽一声说:“楚公子,你可以试试。”

  三皇子但笑不语。

  萧夜擎眸底却浮过一丝杀意。

  “十八房姨太太?”苏慕慕若有所思。

  “跟着本公子保你吃香的喝辣的,要什么有什么,再说——”严守一暧昧一笑,“我可比那个酒鬼厉害多了。”

  青莲脸色气的通红,偏偏一个姑娘家家的又找不到合适的词语反击。

  苏慕慕双手抱臂一脸赞同的说:“嗯,你说的有理,既然这样,那你去我家提亲吧。”

  “什么?”青莲瞪大眼睛。

  就连酒鬼也讶异的看着苏慕慕,更别提茶楼上那四人的面庞了。

  看严守一楞在那里,苏慕慕故作不懂的问:“难道娶亲不先提亲吗?”

  严守一喜的合不拢嘴,“是是是,先提亲,你告诉我你住那里,我这就去提亲。”

  苏慕慕嘴角浮现一抹淡笑,勾勾手指说:“把耳朵掏干净,我小声告诉你。”

  严守一慌忙掏了一把耳朵凑近苏慕慕,听到她的话,他的脸先是震惊,后是窃喜,再后来是狂笑,他抖着肩膀说:“你放心,我这就去准备。”

  看严守一与一众随从火速离开的样子,青莲欲哭无泪:“小姐,你怎么这样,夫人知道了可如何是好?”

  苏慕慕反过来问她:“想不想看戏?”

  青莲崩溃:“小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有心情看戏?”自从小姐醒来之后,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完全不按以前套路走。

  苏慕慕莫测高深的说:“不去看,又怎么对得起我下的本钱?”

  青莲苦着脸:“小姐,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见苏慕慕离开,楚天阔好热闹的心被勾了出来,他扭头对着他们说:“我猜这姑娘一定安排了什么大戏,你们要不要跟着去看?”

  玄墨公子一本正经:“我要照看店里的生意。”

  “三皇子,你呢?”楚天阔问。

  三皇子摇头:“母妃找我有事商议。”

  “夜擎?”

  “我回家。”

  看没人愿意陪他一起,楚天阔说:“那我自己去了,要真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发生,我才不告诉你们。”

  话是这么说,这些人又岂非是闲着的主?

  将酒鬼安置在苏家药铺,苏慕慕带着青莲赶往萧王府,远远的便听到萧王府门口敲锣打鼓,好不热闹。

  严守一换了一套大红衣服,面前别着大红花,美滋滋的站在萧王府门口喊道:“娘子,相公我来接你了——”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梓桑baby点评:

一直在追《君识花香皆有缘》这本书,虽有不足,但是还是比较喜欢,五星支持,希望下一部更精彩。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