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独家宠爱,爱妻拽拽的

独家宠爱,爱妻拽拽的

作者:冬雪梨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0-12-27 15:38:56

《独家宠爱,爱妻拽拽的》主要说的事情,看看冬雪梨是怎么讲的:“我,许娇,就算是孤独终老死在钱堆里,也没一丝一毫的兴趣去和一个泼妇抢男人,懂了吗?”说罢也不管贺离洲是什么脸色,踩着自己的高跟鞋吧嗒吧嗒就出了会议室,不远处的盆栽后藏着那个通知她的同事,见她一脸冷漠的出来,吐了吐舌收起了自己的八卦之心。虽说记者要对新闻八卦拥有足够的敏感,那么对当事人的脸色加以准确的解读就更重要了。商界大鳄如傅向君她解读不了,自己朝夕相处还算交往愉快的许娇她还是解读得出来的。
展开全部

14-自己吓自己

“嗯,你解释,我听着。”

许娇不置可否,下意识的抬手看了一眼腕表,傅向君是今天晚上走来着?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

不等贺离洲煽情,许娇就已经打断了他的话,语气颇为不耐烦,停在贺离洲心里也是一梗。

“好吧,是这样的,我生病之前,两家曾有婚约,后来我生病出国,两家商定之后解除了婚约。”

饶是知道自己已经被许娇嫌弃,但贺离洲说起话来依旧是不疾不徐娓娓道来。

面对如此死皮赖脸的贺离洲,许娇彻底没了办法,耐着性子听他磨磨唧唧的说下去。

“我病愈回国之后,本想来找你,没想到她又出现,死缠烂打的吵着要恢复婚约。我不答应她就天天跟在我身边,要不是今天她爸爸把她禁足了……”

后边的话不用多说,两个人都明白,这短暂的清净有多来之不易。至于她为什么会被禁足,并不在许娇的思考范围内。

因为许娇根本就不关心。

“嗯,你说完了?”

又等了十几秒也不见贺离洲还有说话的意图,许娇敷衍的点了点头,站起来准备离开。

“你的解释和道歉我都收到了,没别的事我就回工位了,慢走不送。”

“娇娇……”

贺离洲急红了眼,不管不顾的拉住了她的胳膊,言辞恳切。

“我知道昨天晚上是我不对,我没有拦住她,你原谅我好不好?我真的和她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信我……”

“贺先生,我想你搞错了一些事,比如说,我并不关心你和她到底还有没有婚约,也并没有怪罪你昨晚抱肩看戏的意思,处于尊重,我听完了你的道歉和解释,那么也请你尊重我,放开你的手,谢谢!”

许娇抬着头,神色冷凝。她就不明白了,贺离洲和她说这些的意义何在?是想证明他是无辜的还是想证明她就是那个女人口中所谓的父亲小三儿?

“我知道你在生气,你打我骂我都行,别生气了好不好?”

贺离洲的脑子可能今天出门没带出来,他坚定地认为许娇只是因为那个女人在生气,死抓着许娇的手腕子不肯松手。

许娇被他气笑,反手给了他一巴掌。

“贺离洲,你要是个男人就麻烦你把自己的女人管管好,我跟你没关系,也没兴趣跟你扯上关系,大家不熟,你没必要一直低声下气的来和我解释,有这个时间我更希望你能和那个女人解释清楚。”

她冷笑一声,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语气里带着厌恶。

“我,许娇,就算是孤独终老死在钱堆里,也没一丝一毫的兴趣去和一个泼妇抢男人,懂了吗?”

说罢也不管贺离洲是什么脸色,踩着自己的高跟鞋吧嗒吧嗒就出了会议室,不远处的盆栽后藏着那个通知她的同事,见她一脸冷漠的出来,吐了吐舌收起了自己的八卦之心。

虽说记者要对新闻八卦拥有足够的敏感,那么对当事人的脸色加以准确的解读就更重要了。

商界大鳄如傅向君她解读不了,自己朝夕相处还算交往愉快的许娇她还是解读得出来的。

比如说此时此刻的许娇,心情极为不爽,甚至想找个无辜池鱼暴打一顿出出气。

好不容易浑浑噩噩的熬过了一天,许娇一脸倦意的回到傅向君家,发现房子里黑洞洞的,她迟疑了一下,从包包里翻出傅向君早上塞进来的房子钥匙,垮着脸磨磨蹭蹭开门进去。

说来傅向君也是爱好独特,一个人住着一栋三层的别墅,也不怕半夜闹个鬼?

这样想着,许娇抱着从衣柜里翻出来的傅向君的白衬衫钻进了浴室。要说傅向君卧室里的这个浴室并不算大,也就跟许娇自己原来小公寓里的卧室差不多大。

傅向君又是个喜欢简洁的人,装修简单的要命,采用的色彩也都极为单调,无非就是黑白灰三色。

“浴室、床底、厕所,鬼片三大圣地啊!”

许娇自言自语着开始往浴缸里放热水,不经意间一个抬头,正对上镜子里模糊的自己,心头猛地一跳,又很快平复下来。

“鬼什么片,我看我是撞鬼了才对!”

拍拍胸口,许娇觉得自己这一天的困倦都消失殆尽,浑身的汗毛和细胞都开启了警戒模式,总觉得有人在盯着自己。

略有空旷的浴室里回荡着水流的声音,还有许娇自己的呼吸声,空气里安静的让她有些崩溃。她几乎是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奔出了浴室,从包包里翻出了手机。

“傅叶倾!救命!”

正躺在床上追剧的傅叶倾接到许娇的电话吓了一跳,刚咬了一口的苹果都吓飞出去。

“怎么了?你在哪儿呢?”

“我在你哥家……就我一个人,我害怕!”

许娇是一点都顾不上自己的形象问题了,她现在恨不得傅叶倾是哆啦A梦,可以直接瞬移到她面前来。

“我亲爱的许大记者,你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小了?”

听到许娇只是害怕空房子,傅叶倾放下了心,笑的很是前仰后合。她早就跟傅向君说过,一个人住套别墅肯定会害怕,可他不信非要住,现在好了,吓着他的小娇妻了吧?

“少废话,快点过来!”

许娇带着哭腔躺在浴缸里,眼神都不敢乱瞟,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看到点什么非常规的东西。记者当久了,社会的阴暗面也见的多了,总觉得看什么都带着一股子诡异。

“得了得了,很快的。”

嘴上再怎么调侃,傅叶倾手上的动作却没有迟疑。哥哥是假的,闺蜜可是亲的,何况傅向君今天可是特地打电话嘱托她要好好照顾许娇的。

好在傅叶倾住的离别墅也不算远,不过二十分钟就已经甩着车钥匙站在了浴室门口,冲许娇吹口哨了。

“嗨,受到惊吓的许大记者!我是来找你索命的小倾倾哦!如果你喜欢我的话,记得帮我点赞点关注哟!爱你!”

傅叶倾本来就有点娃娃音,此时此刻又是为了逗许娇开心更是故意捏着嗓子说话,惹得许娇情不自禁笑出了声。

15-逛街

“所以你这是地府新业务,直播吓人吗?”

看到活生生的傅叶倾站在自己面前,许娇总算放松下来,也有了开玩笑的心情。要知道傅叶倾这一路开车过来可是被许娇的尖叫攻击了多次,害她开车都不敢太快,怕自己手抖出事故。

“是的哦,许大记者记得要多多关注人家哦,人家是小倾倾呐!”

傅叶倾边走边脱,等到了浴缸前已经彻底脱光了,抬腿就迈了进去,舒服的揽上了许娇的肩。

“啧啧,我哥装修浴室很有想法嘛!”

许娇刚想问她什么意思,就看到她猥琐的打量着自己,瞬间明了。

她红着脸捂住了傅叶倾的眼睛,语气无奈至极。

“傅叶倾你能不能健康一点!一天到晚都想些什么呢!”

“反正没想鬼片吓唬自己,哼!”

傅叶倾不甘示弱,拉下她的手翻身就把她压到了身下,冲她挑了挑眉。

“再说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就说我不健康,你说到底咱们俩谁不健康,嗯?”

“别别别,傅女侠英武不凡,才貌双全,是小女子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还望傅女侠海涵,饶了小女子这次吧!”

两个人在浴室里打打闹闹了半个多小时,浴缸里的水都彻底冷了下来,方才一起裹着浴巾回到卧室去。

“唉,要是让我哥知道,我在他床上把你睡了,他估计得直接从伦敦飞回来教训我!”

傅叶倾抱着许娇的腰,脑袋埋在她波涛汹涌的胸前,嘻嘻哈哈的笑。

许娇翻了个白眼,心说他才不会在意呢,反正该占的便宜他早就占过了!

“你明儿上班不?”

迷迷糊糊快要睡过去的许娇听到傅叶倾这么问自己,含混不清的吐了个“上”字,眼皮子就沉的睁不开,意识也逐渐远去。恍惚中似乎听到傅叶倾说了什么,可她实在是没有精力去分辨,便“嗯”了一声,彻底睡死过去。

“喂许娇,许娇!我说你睡得也太快了吧……”

精力充沛的傅叶倾叫了她半天都没动静,晃也晃不行她,挫败的叹了口气。

知道的许娇是个记者忙来忙去很辛苦,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昨天去干什么偷鸡摸狗的事了呢!

远在伦敦刚下飞机的傅向君打开手机受到的第一条短信就是来自傅叶倾的。短信内容没有,只有一张合影。

合影里许娇香肩半露黑丝如瀑睡得香甜,而拍照的傅叶倾则在一边挤眉弄眼做鬼脸。

“我记在笔记上了。”

随手回复了傅叶倾,傅向君的脸上是止不住的笑意。

“傅总好像,心情很好?”

前来接机的徐荟跟在傅向君身边,问的小心翼翼。一直跟着傅向君的徐芸对国内的事情总是避而不谈,等她哪次问的急了,就搪塞一句“你以后会知道的别问了”了事,这也是她为什么非要让傅向君亲自来伦敦坐镇的缘故。

喜欢的人当然要放在自己眼前看着才放心,就算是亲姐姐帮忙监督,也还是会有疏漏的时候。

“嗯,一般。”

傅向君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大步向外走去。要说徐荟作为助手真的十分合格,工作能力突出,又能独当一面处理好许多麻烦的事情。

但要说不好也不是没有。其中之一就是喜欢打听他的私事,对他许多私人的事情横加干涉。

徐荟张张嘴,又不知道从何问起,自己是个什么身份她还是拎得清的,再怎么心有不甘也只能暂时认了,徐徐谋之。

许娇一夜酣睡,早上两眼睁开,对着眼前放大的傅叶倾的脸懵了三秒。意识渐渐回笼,她也终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作为到底干了什么丢人的事。

“嗨许大记者,和你的小倾倾同床共枕睡得可还好呀?”

不同于许娇这几天的心力交瘁,傅叶倾可是精神头十足,哪怕是睡得比她晚,醒的也比她早得多。只不过碍于她半个身子都在自己身上,这才没有起床罢了。

“你可闭嘴吧!那么丢人的事能从记忆里抹除吗?”

许娇捂脸!就算是亲闺蜜,也不能掩盖她丢人的事实啊!

“你猜?”

傅叶倾语调上扬,调侃起来毫不手软,眼看着许娇都快把自己揉成一团塞进床底下了,这才大发慈悲的放过她。

“好啦不逗你了,快点起床我们逛街去!昨天晚上可是说好了今天一天你要无条件供我使唤的!”

“我……昨天晚上有同意过吗?”

许娇有些迟疑,她怎么不记得自己昨晚有答应过这么丧权辱国的要求?难道说,她的记忆系统出问题了?

“喂,你不会是想赖账吧?”

正换衣服的傅叶倾一秒翻脸,微眯着眼睛死死的盯着她。

“我这里可是有你昨天晚上的电话录音以及luo照,想好了再回答我哦!”

许娇吞了吞口水,生生把到了嘴边的“赖账怎么了”给咽了回去。两个人也是从小玩到大的,傅叶倾这丫头说到做到的个性,从来没有让她失望过。

一想到自己的胆小怯懦会被傅向君听到,许娇就觉得头皮发麻。

不行,绝对不能让傅向君听到那段录音!

“这才乖嘛!”见许娇跟拨浪鼓似的摇头,傅叶倾心满意足。

她当然只是随便吓唬吓唬许娇的,不管是录音还是luo照,她都在睡前发给傅向君了,怎么可能留到现在?

工作日逛街的最大优点就是平常人山人海的商业街会空旷的仿佛是战后,装修精致的店家,妆容得体的销售人员,以及三三两两的消费者。

“我说,你干嘛非得今天逛街?”

没有人就意味着鲜少会有新闻爆点,这对许娇这个工作狂来说简直太难过了。

傅叶倾白了她一眼,口气不善。

“许娇小姐,需要我提醒你节假日和你逛街发生过的惨案吗?比如说上次我们去游乐园,你因为一个和父母走失的小朋友硬是把我一个人扔在游乐园了,你是人吗?”

“还有上上次,开车经过十字路口遇到车祸,你丫把车钥匙一扔就没影子了,给你打电话你说这是大新闻不能耽误?回头一刷新,好嘛,你家报社官微更新了现场视频,你这么厉害你怎么不上天呢?”

小说《独家宠爱,爱妻拽拽的》 第14章 自己吓自己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安妮点评:

看完《独家宠爱,爱妻拽拽的》这本书,我长呼一口气,柔和的日光温柔的洒照在我的头顶,形成一个光圈,冬雪梨的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