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

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

作者:苏褒姒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01 10:03:48

这本书《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一提到黎大郎,李氏瞬间停了下来,沈竹清趁着空档,问村长:“村长,我听说咱们村还有没卖完的地是吗?我想买块地种点东西,所以来问问你。”村长还没说话,李氏一下子就叫了起来:“好啊你,我说你怎么来坏我好事,原来你也没存好心!”沈竹清笑了:“你也真是搞笑,什么叫我也?怎么的,承认自己是居心不良了吧?”“不过你别害怕,我也不是那恬不知耻,不要脸皮的泼皮无赖,流氓泼妇,我这是买,跟你可不一样!”
展开全部

:没存好心

屋子里的撒泼声传到了沈竹清的耳朵里:“我不管,你是一村之主,那块地没有人买,你必须给我,反正放着也是放着,地这个东西不耕就荒了。”

“我这明明是帮你,你有什么为难的,再说这地现在也没人买,我们家人又多,多分点地又怎么了?”

这个村子里地是怎么分的沈竹清还是清楚的,每家每户都按人头分地,只要是户籍是这个村的,超过十六岁的每个人就能分到五十亩地。

所以黎大郎是没有的,而老爹之所以是老猎户,当然也是因为没有土地。

没有土地的人是可以买的,只不过只能买村里分完地之后,剩下的那些才能买。

本来沈竹清也是有的,但是现在她从沈老爹的家里跑出来,李氏当然不会把到手的鸭子放飞了。

沈竹清当时没有想到在古代田地的重要性,所以也没有想到土地的问题。

只不过没想到,今天还能在这个情况下遇到她那个继母李氏,不对,应该说是曾经的继母,毕竟他们已经在村长的公证下断绝了关系了。

今天真是踩了狗屎,办个正事两个人还能狭路相逢。

村长的声音也传了出来:“你跟我在这儿撒泼没有用,不能给你就是不能给你,规定就是规定,要是谁都能轻易打破,那咱们的规定还有什么用!”

“沈李氏,你要是买我我卖给你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想不花钱白占,我告诉你,门都没有。我今天若是给了你,别人知道了有该怎么办?”

“我是给还是不给,给了没有那么多,不给我有凭什么只给你?”

李氏的叫声小了些,沈竹清走进院子里却还是听到了,李氏说:“你不说,我也不说,谁能知道你给我土地了?”

沈竹清笑了,她坐在院子里喊:“不好意思,我已经知道了。”

李氏一听这声音,马上就知道是谁了,她飞快的冲了出来,果然看到了怡然自得的坐在院子里的沈竹清。

李氏气急败坏的指着沈竹清骂:“我还当是哪个王八蛋?果然是白眼狼,跟你那个早死的娘一样,缺德恶心的东西,呸!”

李氏说着往地上吐了一口痰。

沈竹清本来不打算跟李氏这样的人生气的,但是听着李氏开始侮辱把自己捡回来养育的娘,自然憋不住这股火。

沈竹清虽然从来都文文静静,可惜并不是个好脾气的人。

沈竹清面上倒是没表现出来,她悠悠的甩了甩袖子:“你这一口痰就吐在人家院子里了,跟随地屙屎屙尿的狗杂种们又有什么区别?”

“我劝你骂人的时候先想清楚形容词,可别把形容自己的词硬安在别人身上,你看你一说缺德恶心的狗玩意儿,我除了你的脸,谁也想不起来。”

虽然村长知道沈竹清的痴傻已经好了,但是没想到她竟然能好到这种程度,连李氏都给弄得气急败坏!

不像村长是个看热闹的,李氏正正经经的被骂的说不出话,气的暴跳如雷。

李氏疯了一样就冲了上来,沈竹清仗着自己身材娇小一下就躲开了,砖头对李氏笑道:“你是不是忘了我现在跟谁住在一起,你要是真不怕惹急了黎大郎,不怕他像扒狐狸皮一样扒了你们家两个崽子的皮,你就打我试试看。”

一提到黎大郎,李氏瞬间停了下来,沈竹清趁着空档,问村长:“村长,我听说咱们村还有没卖完的地是吗?我想买块地种点东西,所以来问问你。”

村长还没说话,李氏一下子就叫了起来:“好啊你,我说你怎么来坏我好事,原来你也没存好心!”

沈竹清笑了:“你也真是搞笑,什么叫我也?怎么的,承认自己是居心不良了吧?”

“不过你别害怕,我也不是那恬不知耻,不要脸皮的泼皮无赖,流氓泼妇,我这是买,跟你可不一样!”

李氏气的跳脚,逮到什么骂什么:“你别以为你嘴厉害了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你那张嘴留着忽悠男人去吧!”

“我看你这一口一个的拿着黎大郎压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看来你这小骚货是把人家哄住了?”

“他也真是厉害,这么个不守妇道,自己偷偷有了野杂种的破鞋也敢要?”

沈竹清火气上来了:“怎么的,不要我要你?要你这个老货?”

李氏顿时气的结巴,只在那里干“你,你,你……”的。

沈竹清懒得理她,直接跟村长说正事儿:“村长有没有时间,我想去看看地。”

村长点头:“还有几块,但是只有一块还算是挺好的,剩下的田地瘠得很,你要是想要我现在就批给你,只要你在种地之前把钱给我交了就行。”

沈竹清听了心中一喜,刚准备说行的时候,李氏突然跳了出来,笑的满脸都是褶子。

对村长说:“哎呦,巧了,我也想买那块地来着,看来你得给我让道了。”

村长砸了一下嘴:“沈李氏,你莫胡闹,你方才说的也不是买地,二十让我给你种两年,你哪来的钱买地?这不是胡扯!”

李氏一下就笑开了:“那是刚才,我是逗你玩的,我怎么可能让你把地白给我种?”

李氏确实有钱,不过这钱还能归功于黎大郎当时给她的那副上好的白狐皮毛,本来只想卖个十两银子,没想到最后竟然卖了十三两。

五十亩好地租五年要十两银子,正好这就有了。

而且只要沈竹清还在黎大郎那里,她能占来一次便宜就能占到第二次,以后的银子还用愁?

沈竹清皱着眉:“你可有点先来后到,买地可是我先说的。”

沈竹清转头:“不信,你问问村长给谁?”

沈竹清没想到此话一出,村长的脸上竟然面露难色,他为难的对沈竹清说:“可是沈侄女,这件事情并不是按先来后到的……”

“咱们村的规定是,买地的时候,要先让本村人选的。”

沈竹清愣住,李氏得意起来:“狂啊,你这个小丫头片子不是挺狂吗?这就说不出来话了?”

沈竹清不明白:“不是,我怎么就不算是这个村的了?”

村长继续为难:“沈侄女,你不是跟你家断了关系了嘛,你跟了谁就是跟了谁的户籍了,大郎不算咱们村的,你……”村长费力的说,“……自然也不是。”

“剩下的几块瘠地只不过不能种金贵的东西,你种种粮食还是能收到些的。”

“沈侄女,你,要么?”

:竟然这么有钱?

沈竹清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不想在事情没办成之前就跟别人闹翻。

沈竹清冷着脸对村长说:“村长,我也不是傻子,出钱买些没用的地我也犯不着。”

李氏在一旁冷嘲热讽起来:“怎么样?小丫头片子还想和我争,你自己的傻病才好了几天,这就来和我抢地,做梦去吧!”

沈竹清第一次承认自己是没办法了,毕竟村里的规矩在这里摆着,她一不能让村长违反规章制度办事儿,二不能当这个冤大头去买不好的地。

沈竹清拿李氏束手无策:“行,这块地是你的了,希望你好好种着,可别到时候颗粒无收!”

李氏一听拿上卷起袖子往沈竹清脸上招呼:“你还会咒人了,看我不替你那个死妈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有娘生没娘养的!”

沈竹清刚才能躲开李氏都仗着两个人离得远,沈竹清还有反应时间。

现在两个人的距离根本就不够沈竹清反应的,所以沈竹清下意识的就闭上了眼睛。

不过想象中的巴掌并没有落在沈竹清的脸上,沈竹清睁开了眼睛,就看到李氏的手被一双宽厚而粗糙的手给拦住了。

接下来沈竹清的头顶便传开了熟悉的男声:“不是来买地吗,怎么的就到快被人打的地步了?”

小耗子的声音也从沈竹清后面响了起来:“黎叔叔,这个老妖婆最能欺负娘亲了,你快帮我们教训她!”

黎大郎不可能真的公然的对李氏动手,只能恶狠狠的盯着李氏:“李大娘还真是毫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当着村长的面就要打人……”

黎大郎又转过头去看村长:“村长也是厉害的很,看着沈竹清受欺负也不会出言劝阻一下。”

沈竹清在这生气生够了,不想再看到这俩人了,所以抱起来小耗子对黎大郎说:“算了,咱们回家,在这耗着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就剩下几块破地了,咱们也不是冤大头,谁愿意要谁要,我就不信了,没有地咱们也不会饿死。”

沈竹清说着去拽黎大郎的袖子,却被黎大郎躲开了。

黎大郎在听完沈竹清说完这话之后就差不多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但是黎大郎却突然收起了生气的表情,面色上甚至微微的带着点笑意:“李大娘,幸亏你这一巴掌没法下去,要不然今天这事儿一定没完的。”

黎大郎的笑容让李氏狠狠地打了个机灵,刚才嚣张的气焰一下子就灭了。

她往后退了一步,有些心虚的对黎大郎磕磕绊绊的说:“你,你想怎么样?我可是长辈!你”

“不想怎么样,但是我们今天就是来买地的,不买到我们是不会回去的。”

李氏就算是害怕仍旧一点不松口:“反正,这块地,我,我买定了,按照规矩来就是这样。”

李氏这话好像是给自己长了威风,一想到自己买地没有任何不对的地方,她立马硬气起来。

“你别在那里装了,你也就是个会打猎的猎户,还买这买那的呢,你有几个钱啊,还说什么买定了,你要是真厉害去买荒地啊,搁这对我这个老婆子厉害什么?”

沈竹清站在黎大郎身后气的不行:“至少我们的东西都是自己挣来的,我们是没啥钱,但也比你这种整天坑蒙拐骗,到处撒泼耍无赖赚来的钱好!”

不过沈竹清没激动多长时间,下一秒,她就看到黎大郎一言不发的从怀里掏出了二十两银子砸在桌子上。

沈竹清眼睛的都直了,她自从来到这里之后还没见过这么多钱。

黎大郎看了沈竹清一眼,本来让人不寒而栗的笑容突然就变了味道。

黎大郎没有再看李氏,直截了当的对村长说:“我今天心情好,突然就想当下冤大头,村子里剩的那几块荒地我也看了,十年最多也就十五两。”

“不过我给你二十两,十年。”

“多出来的那五两银子就当是犒赏犒赏你这个只会按规矩办事的村长了。”

“给我们土地承包契,我们也别互相烦了。”

村长并没有对黎大郎的讽刺感到生气,而是赶紧把银子揣在怀里,飞快的回到屋子里找地契。

不仅是沈竹清,李氏也被黎大郎掏银子的动作震惊了,她瞪着自己的死鱼眼,一脸的不敢置信。

“不用太震惊,我一个只会打猎的猎户,钱确实不多,但是跟你比还是足够的。”

说话间,村长已经把租借书和地契都拿了过来。

黎大郎接过那一沓纸确认了一下,就把手直接搭在沈竹清肩膀上,揽着母子二人往回走。

走了一会儿才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转过头对李氏说:“对了,李大娘,我听说我上次给你的皮毛你只卖了十三两银子。”

黎大郎可惜的摇了摇头:“我今天买的这个还赶不上那天给你的,便宜着卖也卖了二十两银子,啧啧……可惜了。”

李氏一听这话,更傻了,懊悔,愤怒和嫉妒来回在心中翻涌。

她以前没怎么和黎大郎接触过,一是黎大郎为人太过孤僻,二是她也看不上屠户,村长家的儿子才是她以后女婿应该有的样子,家大业大的。

所以她是万万没想到黎大郎竟然有钱到,可以用二十两银子去买几块破破烂烂的荒地。

她心绪万千的同时,眼睛却也跟这转了转,满脸阴仄仄的算计。

另一边的沈竹清被带出去了好远才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她突然停了下来,一脸探寻的问黎大郎:“你竟然这么有钱?”

黎大郎非常坦然的对她摇头:“没有啊。”

“什么?”

“我说没有啊,刚才那二十两银子是我最后的家产了,这个小山上东西少,上好的皮毛也只是偶尔才能遇到的,那是我准备过冬买粮食的。”

沈竹清觉得自己的血液一下全都聚集到了头顶,她的声音控制不住的爆发了:“那你还当什么冤大头!”

“你一个穷的叮当响的还在这跟我装大胖子?”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子民点评:

人物刻画比较细腻,每个人物都有血有肉,尤其是对小人物的刻画,故事剧情十分精彩,主角性格鲜明,看后让人热血沸腾,《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这本小说十分推荐一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