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皇上吃不消:帝妃太闹腾

皇上吃不消:帝妃太闹腾

作者:夕阳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2-08 17:45:52

皇上吃不消:帝妃太闹腾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一朝穿越,让第一杀手成了公主。更坑爹的是刚穿越过来就被拉着去和亲,但她素来骄傲,怎会任由他人掌控她的命运!轻易逃脱和亲队伍,结果遇上个坑爹的男人把她抓了回去,似乎还是和亲对象?
展开全部

美男吓晕了?-夕阳

曲灵犀警惕地看向四周,过了一会儿,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皱了皱鼻子,寻着动静往那个方向而去,不久之后,她就看到了一个人正仰坐在高大的树木之下,微低着头,像是在休憩。

在这种地方安心睡觉?

曲灵犀缓缓走近,很快就看清了这人身上到处都有血迹,只是竟然没有半点血腥味,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遮掩了,不过在这种地方有一点血腥味,有可能就是一场盛大的灾难,这人敢闯进来,也难怪做了万全的准备。

看这一身伤,难道是被人追杀才会逃进鬼蜮的?

曲灵犀抱着手臂思索着,觉得自己也许可以看看他身上有什么宝贝,她现在一穷二白,要是能得到这位仁兄救济,之后应该就不用愁了。

抱着如此理直气壮的目的,曲灵犀缓缓朝着这人走去,双脚落地无声,犹如鬼魅,然而就在两人还有几步之遥的时候,她就被发现了。

那人睁开了眼睛,目光淡漠,有着一股浓烈的杀意,让人不自觉便浑身发冷。

曲灵犀惊住,轩辕玦怎么会在这里?

眼前的人穿着一身玄色的袍子,脸部的轮廓漂亮到锋利,五官如同被精琢细造过,双眸黝黑深邃,瞳孔之上似是浮着一层氤氲的薄雾,漂亮到让人心颤。

他的气势冷冽,即使满身血迹,面色有些苍白,也遮掩不住那一身的高贵淡雅。

不是轩辕玦,又会是谁。

看清了眼前的人是谁,轩辕玦也有些惊讶,他挑眉道,“我倒是小看你了。”

曲灵犀冷笑,“你当然小看我了,没杀了我,是你最傻缺的决定,我说了,我一定会杀了你。”

这下子,他不就落到她手里来了?

不过曲灵犀虽然真的想立刻结果了他,却并没有轻举妄动,轩辕玦这个人,即使只有一面之缘,她也能感觉得到这个男人有多深不可测,就算现在重伤,他也一定有着底牌在身上,如果她贸然碰他,可能会中了他的计。

这样想着,曲灵犀也不急着上前,就等着轩辕玦露出破绽。

轩辕玦见她不动,笑道,“你不是要杀我吗?怎么不上前来?”

曲灵犀冷冷地看着他,“你觉得是你傻还是我傻?”

轩辕玦闷声笑了起来,好似她说的话多有意思一般,笑着笑着,他就咳嗽了起来。

曲灵犀隐约看到,他的嘴角好像溢出了血迹,她冷冷一笑,“轩辕玦,你受的伤不小,我不知道你能有多少手段,不过我有很多时间,很愿意跟你耗,看谁比得过谁。”

咳嗽声渐渐止住,轩辕玦苦笑着问,“你就这么想杀了我?”

他面色苍白,样子可怜,曲灵犀却无动于衷,她漠然道,“如果不是你先对我下手,我吃饱了撑的才会杀你。”

轩辕玦仰头看着她,眸光柔和,“公主,我已经改变主意了,你能原谅我一次吗?”

曲灵犀翻了个白眼,“你觉得可能吗?”

“我觉得可能。”轩辕玦又笑,“你已经沾染上了我的染魂香,血液里都是这种奇香,你若是杀了我,不管躲藏在哪里我的人都会找到你,你会面临天涯海角的追杀,这笔账划不划算,公主你应该自己会算。”

曲灵犀不信,她缓缓走上前,“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一样好骗吗?”

轩辕玦面上一派云淡风轻,“公主,你若是不信,可以试试,我死了有你跟着陪葬,倒是不亏。”

看着他笃定的样子,曲灵犀越发觉得他是在诓自己,她缓缓走到轩辕玦近前,用匕首指向他的心脏,轩辕玦被这么指着要害,还是没有半分慌乱,仿佛被指着的不是自己。

他轻叹一声,“公主,我现在不想让你死。”

曲灵犀看着他的眼睛,缓缓将匕首凑近他的心脏处,只剩咫尺之距,他也毫无畏色,只是闷哼一声过后,他的身体就朝着一旁缓缓滑落。

“被吓晕了?”曲灵犀嗤笑一声,确认他真的昏迷过去,就把匕首收了起来。

轩辕玦这人诡计多端,那个染魂香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假的,然而曲灵犀不想用自己的人身安全去跟他赌。

曲灵犀拍了拍他的脸蛋,“今天就放你一马,下一次,你就没这么好运了,如果被我知道你是骗我的,你会死的更惨。”

想了想,她开始扒起轩辕玦的衣服,她现代猛男见得多了,没有半点不好意思。

不过轩辕玦看着不显,身材还真不错,曲灵犀看着他那结实的胸膛和八块腹肌还有人鱼线,还忍不住上手摸了一把,触感很棒,她又多摸了两下。

本已昏迷过去的轩辕玦像是感受到她在轻薄自己,咳了两下,睫毛微颤,竟是缓缓睁开了眼睛。

曲灵犀没想到他突然醒过来,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劈向他的后颈,她这一下非常瓷实,轩辕玦眼中的迷茫还未散,就再次晕了过去。

看着他无知无觉的样子,曲灵犀加快了速度,把轩辕玦的钱财都收敛到自己身上,便站了身来,心里畅快了许多。

拿人钱财,不好意思不做点什么。

曲灵犀抿了抿嘴唇,将他摆成之前倚树而坐的样子,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便朝着某个方向而去。

这一处很快便安静下来,受了某种东西影响,所有的动植物都不愿意靠近这边,等轩辕玦清醒过来,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

他很快便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不由一手摸向酸痛的后颈,想着曲灵犀的样子,眼中闪过奇异的光泽。

轩辕玦坐在原地不动,又过了一会儿,树叶的沙沙声传来,几个黑衣人转瞬便跪拜在他的面前,齐声道,“属下来迟,请殿下恕罪。”

他皱眉咳了几声,才吩咐道,“去,我要找一个人。”

曲灵犀放过了轩辕玦,心中实在不快,只好闷头赶路,在天微亮的时候,她就走到了一座城池之外。

朦胧的雾气中,看着月襄城三个字,她微微一笑。

曲灵犀拿着从轩辕玦身上摸来的银子,找了一家上好的客栈开了间上房,便躺到床上沉沉睡去,她这一觉睡得十分深沉,醒来后,就听到外面传来的喧闹声,这才有了身在繁华之地的实感。

曲灵犀整理好衣衫,便出了客栈往月襄城的中心走去,走了几步,就看到前方一堆人聚集挡道,里面几个男人嘴巴不干不净的在说着什么,还夹杂着几句求饶,听起来是个女子。

曲灵犀猜测这无非就是个美貌女子被几个纨绔调戏的事件。

她摇摇头,想要离去,却又听到一个冷冷的女声道,“让你给我哥哥做妾是我心善,否则你以为就你现在这样还能嫁的出去?”

曲灵犀倏然有了点兴趣,缓缓走进人群里,就见一方空地上,一个女子正跪坐在地上,两手紧紧遮在胸前,而她的衣服似是被暴力撕扯过,肩上扯出了几个裂口,露出里面白皙的肌肤。

这女子满脸是泪,却掩不住美丽的容色,看起来很是楚楚可怜。

也难怪会有人要抢她去做妾侍了。

而在这女子前方,几个锦衣男仆众星捧月般围着一个少女,她看起来才十几岁的的年纪,模样秀丽,气质出众,然这时一脸的高傲与不屑,让她整个人都有种恶毒的味道,叫人一见便心生厌恶。

恰是曲灵犀看到的这一瞬,又听这少女说道,“都这个样子还敢跟我死倔,你们把她给我抬回去,这妾她不做也得做。”

这少女话音一落,身后的几个男子就上前去拉扯地上的女子,而她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却硬是没有被从地上拉起来,一时间,两方都僵持起来。

曲灵犀手指点点旁边一脸不忿的年轻书生,轻声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书生摇了摇头,“姑娘应当是外地人吧?也难怪什么都不知道了,前面那位,是我们城主大人的千金。”

“城主大人的千金?”曲灵犀勾了勾唇,“凌麒的女儿?”

书生一愣,随即大惊失色,压低了声音道,“姑娘慎言,你直呼城主大人的名讳,要是被凌绛雨听见了,只怕不会轻易放过你。”

曲灵犀看他满脸紧张,又是一笑,“她现在就这么嚣张了?”

“姑娘有所不知,在这月襄城最不能惹的两个人之一,就是这凌绛雨,比她美貌的女子一被瞧见,就会遭祸,无一幸免,地上的这位姑娘就是不小心冲撞了她,不仅被恶言羞辱,还差点被扒了衣裳,如今名节尽毁,哎!”

曲灵犀又问道,“那做妾是怎么一回事?”

“这就要说起月襄城另一个不能惹的人了,那就是凌绛雨的哥哥,凌飞扬,他欺行霸市,又十分好色,只要是被他看上的女子,都会被抢进府,想来是凌绛雨见那位姑娘抗拒得很,就想出这个法子,那位姑娘以后还不是任她折磨,死了也无人会做主。”

“小小年纪就能这么恶毒,也不容易啊!”曲灵犀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摇了摇头。

书生也忍不住跟着摇了摇头,突然又想到了什么,面色犹豫起来。

横行霸道的恶女-夕阳

曲灵犀不明所以,书生的声音越发低了起来,“姑娘,你的样子若是被凌绛雨注意到了,她恐怕也会……”

她一挑眉,“我可没冲撞她。”

书生轻叹道,“在月襄城,凌家就是天,凌绛雨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还是小心为妙。”

啧啧,这凌家是做了多少孽,才有此“威名”啊!

曲灵犀这些天了解了不少事情,知道边域十八城都是轩辕玦的属地,想到这背后少不了轩辕玦的纵容,眸中便倏然一冷。

这凌家人她自然是听过的,虽不详尽,却也知道在这月襄城,凌氏一族一直都横行霸道,多少百姓饱受荼毒,却没有一丁点办法。

究其根本,恐怕不过因为凌麒背后的主人,是轩辕玦而已,只要给足了主人想要的,这只狗再恶,也能一直被留着。

曲灵犀唯一诧异的是,这凌绛雨在这么小的年纪,就已经能恶毒到这个地步。

不过这种事,她管不了,也不能管,想要彻底隔绝,就得从根子里拔除,也就是弄死轩辕玦,才能解救这儿的百姓们。

曲灵犀这么想着,便要转身走出人群。

然而就在这时,却听那一直倔强抵抗的女子嚷道,“凌绛雨,你我无冤无仇,你却毁我名节,又强迫我做妾,我就算是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

这女子想是被逼急了,又没有办法,说的话字字泣血,带着丝丝冷意,听得周围百姓都不由打了个寒颤。

没想到的是,那凌绛雨竟嗤笑一声道,“你是人的时候我都不怕,你当了鬼我还怕你作甚?你不放过我是吗?哼,你若是死了,我也绝不会让你安生,我哥哥的妾你是当定了,你就是死在这儿,我也会把你弄回去,至于你尸身的下场,只会要多惨有多惨。”

说到最后,她的嘴巴扬了起来,眼睛里满是愉悦,犹如地狱恶鬼,叫人见之生寒。

那地上的女子先是一愣,随即眼中微弱的光芒便瞬间熄灭,然后似是下了什么决定,面上现出决然之色。

曲灵犀看得分明,心中一叹,这倒是个烈性的女子,死也不愿意屈服。

凌绛雨也看出了女子的意图,立即对几个下仆喝道,“拦住她,把她给我带回去。”

那几个年轻力壮的男人得了令,便赶紧去抓地上的女子,却没想她的动作十分迅速,像是一条鱼般从他们的臂间溜走,往一旁的墙柱上撞去。

曲灵犀见旁边的书生下意识想要上前搭救,微微一笑,“书生,靠你了。”

话音未落,她的手便挨上他的肩膀,使巧劲将人推向那墙柱前,只听一声闷响,书生正与那女子撞作了一团,寻死之人力气很大,书生被她撞得浑身生疼,力气全无,和她一起倒在了地上。

百无一用是书生,曲灵犀看不过眼,“书生,赶紧走吧。”

书生对怀里晕过去的女子手足无措,只能看向曲灵犀,“她……她不会有事吧?”

“估计是吓晕了,过会儿就没事了。”曲灵犀道,又漫不经心地说了句,“现在是我们有事了。”

不远处,凌绛雨看着曲灵犀的眼睛都要冒出火来了,曲灵犀有些好笑,这下好了,敌意转移,她不管都不行了。

“立刻带这位姑娘离开。”曲灵犀淡淡道。

书生看着她的背影,不自觉就想信服,低头看看怀里的女子,他咬牙道,“那你一定要小心。”

说完,他便打横抱起女子,一瘸一拐地走出了人群。

曲灵犀让人先走,是不想他们留下来碍事,见凌绛雨旁边一人就要跟上书生,嘴角勾起,手腕一抖,那人便瘫倒在地。

凌绛雨怒喝道,“你做了什么?”

曲灵犀斜睨她一眼,轻蔑道,“我凭什么告诉你?”

“你竟然敢这么目中无人,看来本小姐得亲自教教你规矩两个字怎么写,来人,把她给我捆起来。”凌绛雨说着,眼里满是明晃晃的恶意。

曲灵犀向后退了一步,凌绛雨以为她是怕了,面上立刻现出得意之色,然下一秒,她身边的几人就轰然倒地,和之前那人一样,还有意识,四肢却怎么也动不了,眼里满是惊恐。

凌绛雨面色一凝,她竟然都没有看到这个女人出手,怎么可能?

曲灵犀对她微微一笑,“我的确不知道规矩两个字怎么写,不过凌大小姐,你想教我,可能还不够格。”

她说这话倒是所言非虚,堂堂姜国公主,能当得起她师傅的,皆是世上数一数二的才学之士。

只是听在凌绛雨耳里,简直就是莫大的羞辱,她倏然怒极,抽出腰间的鞭子朝曲灵犀甩去,直击其面门。

曲灵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待到那长鞭离面颊咫尺之距的时候,右手一伸,就轻松地抓住了鞭身,没有半点勉强之色,再略一用力,长鞭便在两人之间形成一条直线,呈出对峙的状态。

凌绛雨没想到她竟然能徒手接住这一鞭,还毫发无伤,眼里满是不可置信,想要使力将鞭子收回来,却发现另一边就像是嵌在一块巨石之中,没有半点动弹。

“你赶紧给我放开,否则我就不客气了。”凌绛雨怒视着她,胸口剧烈起伏着,显然被气得不轻。

她在这月襄城向来横行无忌,霸道惯了,根本没人敢反抗她,现在曲灵犀的举动,在她看来简直不可饶恕。

曲灵犀若是不死,简直难解她心头之恨。

凌绛雨眼中杀意尽现,曲灵犀怎会察觉不到,她手上沾过的血太多,骨子里不免带了些嗜血的味道。

一旦有人对她生了威胁,她一贯的做法,就是从一开始就杜绝后患。

她不会就这么放过凌绛雨。

不过动了凌绛雨就得动凌家,而凌家若是出事,就等于是砍了轩辕玦的一只臂膀,之后的麻烦绝对不少。

轩辕玦,可是个护短的主。

然而,曲灵犀发现,自己竟然莫名兴奋。

轩辕玦发现自己的心腹被除后怒极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稍稍一想就让她身心愉悦,整个人都舒畅极了,这样有益身心的事,再大的麻烦,她都必须得做呀!

再说了,要改变未来的事,就该从给轩辕玦找麻烦开始。

曲灵犀这么想着,面上的笑意更甚,手上慢慢把鞭子卷成一团,悠哉地道,“哦,原来凌大小姐刚才是在跟我开玩笑,还没真的要跟我不客气啊?那好,我也想陪着你玩会儿,希望凌大小姐千万不要哭鼻子。”

凌绛雨不自觉便瞪大了眼睛。

她发现自己竟然随着那个女人的动作,被扯着直往那方向而去,她使出浑身的劲,都没办法阻止自己整个人往前面滑。

而曲灵犀那一脸轻松恶意的表情,让凌绛雨的怒气更甚,却根本不能放手示弱,也就只能任由自己慢慢靠近曲灵犀,随着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她的额头上已经现出冷汗,手也微微颤了起来。

她已经快没有力气了!

凌绛雨咬牙坚持着,在两人之间不过两米的距离时,发现自己竟然停下了脚步,然而还没等她松一口气,手里的鞭柄就出现一股大力,往上面窜去,带得她整个人都飞上了半空。

下一瞬,她就失了鞭子的掌控,腰间也同时现出剧烈的疼痛。

凌绛雨尖叫一声,整个人落下地后,便双手捂住腰间,身体缩成一团,面上满是扭曲的痛色。

曲灵犀慢悠悠地把手上缠绕的鞭子放开来,吹了下刚刚接触过凌绛雨腰间的鞭柄,这才握在了手里,边用鞭子在地上抽的啪啪作响,便往凌绛雨那边走去。

“凌大小姐,这鞭子的滋味如何?”曲灵犀玩味地问道。

她明明伤了人,却无半点愧色,脸上带着柔和的笑意,偏一身的煞气,如同玉面修罗,自地狱而来,骨子里都带着浓稠的黑暗。

一旁围观的百姓看着她这副模样,都往后退了几步,竟是比之刚才面对凌绛雨,还要显得惧怕一些。

曲灵犀的声音很轻,凌绛雨沉浸在腰间连绵不绝的痛楚之中,却还是听见了。

她额头上满是冷汗,感觉到曲灵犀的到来,竟不顾疼痛硬生生地往后面挪了几步,然而小小的动作也牵动了腰间的伤口,她控制不住地流出泪来,只能紧咬着嘴唇,才没让自己说出求饶的话。

曲灵犀看的有些好笑,又道,“看来这滋味并不好受,不过我闻着这鞭子上血腥味还挺厚的,想必凌大小姐用这鞭子抽过的人不知凡几,作威作福的时候心里痛快,怎么轮到自己,凌大小姐的承受能力会这么差呢?”

说着,曲灵犀就往地上甩了一鞭,沉重闷响听在凌绛雨的耳朵里,不亚于雷霆之声,她控制不住地身体一颤,腰间的火辣也更甚。

她咬着牙低吼道,“你这个贱女人,我一定要把你千刀万剐。”

曲灵犀笑容一敛,眸光俱是冷意,她看着凌绛雨,眼中的杀意如有实质。

凌绛雨猛然打了个寒颤,又牵动了自己的伤口,她疼得满脸都是冷汗。

“看来,你用这法子折磨过不少人,我不想就这么算了,怎么办?”曲灵犀问道。

小说《皇上吃不消:帝妃太闹腾》 第3章 美男吓晕了?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永军吖点评:

《皇上吃不消:帝妃太闹腾》这本书真的不错,贴近现实,不装逼,思维清晰。真心不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