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重生娇妻甜入骨

重生娇妻甜入骨

作者:小金鱼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23 15:57:43

作者小金鱼给大家带来了《重生娇妻甜入骨》的主要情节:后面还跟了个括号,用小小的字体写道:“看,我家少爷多么用心啊~”岑安:“……”好吧,是挺用心的,最起码比岑家那些人给她准备的衣服用心多了。岑安打开柜子,看着里面丰富多彩的,各大时装周最新款的首饰,裙子,高跟鞋……岑安有种瞬间抱上了根大粗腿,被金主包养的感觉。岑安囧了囧,摇头把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从脑子里甩出去,在衣柜里挑了半天,终于挑出了一件T恤和浅色牛仔裤,穿上。
展开全部

7-我怕我会忍不住打死你

“叮咚”一声响。

毫无反应。

又一声响。

岑安眼神动了动。

之后,接连不断的叮咚声响起。

飘远空茫的思绪终于被这一连串的动静拉了回来,岑安愣了下,手忙脚乱的在身上摸了一通,好半晌才掏出了手机。

点开屏幕,果然见上面多了几条消息——

“姐,你睡了没?”

“今天身体好多了,护士姐姐给我带了小米粥,熬的又软又香,我把它喝光了,厉害吧?”

“姐,你都好几天没来看我了。”

……

“怎么不回我消息,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这之后,几乎每隔半分钟就会有一条消息传过来,岑安看着看着便忍不住勾起了唇角,不知不觉间,心底的茫然无措一扫而空。

手指轻点屏幕,发了条消息过去:“没事,乖乖睡觉,明天去看你。”

那边很快有了回复:“好的,姐。”

岑安忍不住笑弯了眼。

即便是为了这么可爱的弟弟,重来一次,她也不能放弃呀。

关上手机,她深深吸了口气,转身,朝着后边尾随的那辆车走去,随即站定,手指微曲轻扣了下车窗。

“咚咚。”

车窗落下,露出男人那张线条完美的冷硬侧脸,他冷眸睨她,似乎毫不意外。

“陆先生,”岑安看他淡定自若,似乎一切尽在掌控中的模样,抿了抿唇,突然问:“你是不是知道我会回来?”

“做了蠢事,至少还知道补救。”

车里的男人双腿交叠,版型极好的西装裤勾勒出他笔挺修长的大腿,说话时伸展开来,似乎连空间都显得有些逼仄,“这证明你还没蠢到家。”

岑安脸上的表情微僵了下,看见他眸子微眯,冷嗤道:“所以,你还有别的选择吗?”

“……”岑安沉默的打开车门坐了上去,努力保持平静道,“略过这个话题,咱们还是来谈谈交易的事情吧。”

要不然,我怕我会忍不住打死你。

你个毒舌的死变态。

时间悄悄流逝,黑夜中,低调的悍马一路向城中别墅区驶去。

……

第二天一早,岑安从温暖柔软的大床中醒来的时候,看着房间内略显冷硬的黑白色调布置时还有些懵。

愣了好一会儿,她才想起自己是在哪儿,脑子里忍不住又回忆起了昨晚的事儿。

她最终成功的和陆洺深达成了交易。

他负责解决和自己弟弟有关的一切事宜,而她……岑安想起那些条件时有些暴躁的扭头,把自己埋进了被子里。

需要她顶着对方未婚妻的名头这事暂且不说了,毕竟是自己作的,但另一个条件是什么鬼?

她不仅要成为陆洺深的私人助理,以保证能随叫随到,更过分的是,晚上还要陪睡!

天知道她刚听到这个条件时用了多大的忍耐力,才没让自己一脚揣到对面男人那张英俊的脸上去!

耍流氓都不是这么玩的。

可惜,她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只能同意,懊恼中,岑安在床上磨蹭了好半天才起身。

睡了一觉,身子反而酸疼的厉害。

一脚踩到地面,差点因为酸软摔倒的瞬间她忍不住皱了皱眉,心底暗想那人怎么像得了皮肤饥渴症似的。

她昨晚被陆洺深带回别墅,怕他对她动手动脚,因此还警惕了大半夜,可人家倒是什么都没做,就是抱着她睡了一觉,问题是那人即使睡着了也抱着她不放啊。

想翻个身,他把你转过来。

想伸伸腿,他给你压下去。

岑安最后被他弄得筋疲力尽,不得不认命的保持着一个姿势睡了一整夜,也难怪现在胳膊腿都酸疼的厉害,跟车轱辘碾过似的。

什么毛病?

岑安嘀咕了声,进卫生间简单收拾了下自己,又从衣柜里……好吧,忘了这里是陆宅,没有她能穿的衣服。

正愁该怎么解决,眼角余光却突然扫过门口,发现房门一侧摆放着一个两米高的,很……的柜子。

嗯,岑安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

浅色系的木质柜子,其上雕刻着繁复漂亮的花纹,一看就价值不菲,手柄和边缘处是金黄色的,颇有些土豪气息。

总之,这是一个和房间原本冷硬气息格格不入的柜子。

岑安走近了看,发现上面还夹了张纸条——“岑小姐好,这里面是我家少爷特意为您准备的衣服。”

后面还跟了个括号,用小小的字体写道:“看,我家少爷多么用心啊~”

岑安:“……”

好吧,是挺用心的,最起码比岑家那些人给她准备的衣服用心多了。

岑安打开柜子,看着里面丰富多彩的,各大时装周最新款的首饰,裙子,高跟鞋……

岑安有种瞬间抱上了根大粗腿,被金主包养的感觉。

岑安囧了囧,摇头把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从脑子里甩出去,在衣柜里挑了半天,终于挑出了一件T恤和浅色牛仔裤,穿上。

简单的把头发绑了个马尾,下了楼。

“岑小姐,你起来了?”

岑安脚步一顿,看着眼前这个笑眯眯的,头发花白的老爷爷,“您是……”

“叫我李叔就好。”李叔笑的很是和蔼,介绍道:“我是这个别墅的管家,以后有什么事找我就好。”

“李叔,”岑安礼貌的喊了声,然后问:“……陆先生去哪儿了?”

说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岑安觉得眼前这个老爷爷笑的更慈祥了,“你问少爷啊,公司有事,少爷一大早就去处理了。”

“临走前特意让人准备了早餐,你跟我来。”

半个小时后,岑安抽搐着嘴角,极力做镇定状品尝着面前一桌子的美味,忍耐着身边这位极力向她安利自家少爷的老管家。

没错,就是安利。

类似这样——

“我家少爷很厉害,年纪轻轻就接手了环宇集团,把老爷子留下的产业打理的井井有条……”

“我家少爷长得俊,江城公子哥们没一个比得上的……”

“我家少爷洁身自好,到现在还是个处男……哦不,是从不在外面乱搞的好男人。”

“噗……咳咳!”

岑安刚喝了口牛奶,差点喷出来,咳的满脸通红。

“怎么了?怎么这么不小心?”李叔赶忙问。

“没,没事。”岑安抽出纸巾擦了擦嘴,极力做淡定状,“就是一不小心被呛到了。”

她三两口把剩下牛奶喝完,抓起手包就往外走,只远远留下一句:“我还有事先出去了,李叔你忙。”

李叔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还忍不住感叹:多么有礼貌的小姑娘呀。

——少爷啊,为了你能娶上媳妇儿,你李叔我尽力了。

8-傻子都知道该怎么选

岑安出了顾宅,站在路边等车的时候还在想刚才的事。

这位管家真的是……挺好玩的。

如果陆洺深知道他还是处男的事就这么被管家爆了出来,也不知道会是个什么反应。

一想到那个场景,岑安就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也因此,去医院的一路上都难得的好心情。

半道上,她想起昨晚的那几条消息,让司机改道去了趟知味园。

知味园,江城知名中式餐厅,据说里面主厨都是御厨传人,这说法不可考证,但能说明的是,里面做出来的东西尤其美味。

去看弟弟,怎么说也得给他带点他喜欢吃的东西。

岑安等了半天,终于打包好几样小食,准备离开的时候却突然撞见了两个碍眼的人。

“妹妹?”岑曦从二楼包间里下来,刚转个弯就看到了岑安,忍不住诧异道:“你也来这儿吃饭呀?”

岑安不想和她纠缠,径直往门口走,有人却看不过去了。

陆忱上前一步,挡住了她的路,“曦曦和你说话,你没听见吗?”岑安移开一步准备从他旁边走,又被挡住了。

她眯了眯眼,终于抬头看向面前的人,“无故挡路,你脑子有病吗?”

陆忱眼神骤冷:“你再说一遍?”从小到大还真没人敢在他面前这么说话。

岑安却毫不胆怯,眼带怜悯的看着他,“陆少啊,没想到你除了脑子有病,连耳朵都出了问题。”

“有病得治,我建议你出门右转往医院看看。”

话落,也不管对方铁青的脸色,直接从他身侧离开,然而,她离开的路上还有一个岑曦。

“怎么和陆少说话呢?”岑曦抛给岑安一个责怪的眼神,又道:“昨晚你一晚上没回家,爸妈都很担心,你去哪儿了?”

“还能去哪儿?”岑安无奈停住步子,斜睨了她一眼,“陆洺深说的话,你忘了吗?”

这话一出,岑曦瞬间沉了脸:“好妹妹,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一个土鸡还妄想攀上高枝,做梦呢?

看着岑安嚣张的模样,她恨不得给她一巴掌,可到底记得维持自己在外的一贯形象,忍住了,岑安却笑了。

“什么身份?”她状似诧异的问,好半晌才恍然大悟似的瞥了陆忱一眼,“你说是他?”

岑安高高挑起眉,“我又没和他订婚,注意什么身份?而且陆忱和陆洺深有可比性吗?”

两个人年纪相差不大,一个是家族掌权人,跨国公司大总裁,一个只是家族庇荫下的公子哥。

“傻子都知道该怎么选好吗?”

说完,她扔给面前两人一个看神经病似的眼神,施施然出了门。

回到车上想起他们铁青的脸色时,岑安还忍不住笑了出来,笑着笑着却溢出了泪。

陆忱啊,她上辈子嫁了三年的丈夫,她对他没什么感情,甚至是厌恶,却仍然替曾经的自己委屈。

为了这么一个男人,浪费了自己三年的青春,最后甚至送了命,真是不值得。

……

岑氏医院。

岑安走进病房的时候,里面的人正缩在床上,用被子蒙着头,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发顶。

“你干什么呢?”

岑安吓了一跳,赶忙上前把被子掀起来,嗔怪的看了底下的小少年一眼。

岑楠今年刚满十八岁,明明是个大男孩了却因为身体的缘故瘦弱的过分,看起来和十五六岁一样。

过分白皙的皮肤,秀气精致的五官,乖乖巧巧的表情,是所有长辈心中最喜欢的那一款,特别是当他用那双黑黝黝的眼睛盯着你时,总会让人心底莫名柔软。

“姐,你来看我了?”岑楠弯了弯唇。

岑安却瞬间红了眼。

她永远都忘不了,上一辈子她最后见到弟弟时的场景。

冰冷冷的手术台上,身材消瘦的少年面色惨白到让人心底发寒,身子早已冷硬没了温度,胸口处血淋淋的一个大洞看起来怵目惊心……

事后医生告诉她,手术出了意外。

她当时差点崩溃,很长时间内都沉浸在悲伤之中,以至于错过了得知真相的最好时机。

后来才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源自于岑曦。

那时候岑曦不知道抽了什么风,正致力于重新勾搭陆忱,甚至嫉恨她占了陆忱妻子的位置,于是让人在手术当天,截留了原本用来给岑楠替换的心脏……

手术中啊,没了替换的心脏会是什么结果……岑安恨的牙痒痒。

“姐,你怎么了?”

疑惑的声音突兀在耳边响起,也唤回了岑安飘远的思路。

她回过神,看了眼面前脸色苍白到几乎透明却温煦笑着的弟弟,唇角扯出一抹灿烂笑弧来,“没事。”

你还活着,真好。

这辈子,姐姐一定会保护好你。

岑楠有些疑惑的看了她一眼,正要说话,岑安却先声夺人,责问道:“你刚才在干什么?明知道自己身子不好还敢把自己捂到被子里?”

“没事的,姐。”岑楠勾勾唇,“我只是有种预感,掀开被子的第一眼一定能见到自己最想见的人。”

“这不?姐你就来了。”

“嘴倒是挺甜。”岑安瞪了他一眼,把手里的东西递了过去,“喏,特意给你买的,吃吧。”

岑楠笑弯了眼。

明明医生告诉他情绪起伏不能太剧烈,可每次姐姐来看他都很高兴怎么办?

他悄悄捂了捂胸口,觉得连平时不好好工作的心脏都咚咚跳了起来,忙深呼吸,平复了下情绪。

对岑楠来说,他们只是几天没见,对岑安来说却隔了一辈子,姐弟俩好像有说不完的话,直到下午,离开前她才去了趟缴费处,查了下岑楠的账单。

不出意料的,岑家停了岑楠的医药费供应。

岑安捏着手里的单子想,她这个的私人助理是不是应该走马上任了?

顺便催一下陆洺深帮自己弟弟转个院什么的……

小说《重生娇妻甜入骨》 第7章 我怕我会忍不住打死你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小涵真吖点评:

《重生娇妻甜入骨》这本小说越是到后面越是好看 但小金鱼大大你是不是要越是到后面就越不要吊我们的胃口,赶紧更新的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