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郁少,放肆宠

郁少,放肆宠

作者:桃子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10 09:35:55

这本书《郁少,放肆宠》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离间来离间去,受益者都是薛雨薇。 “郁岑然,你个混蛋!” 霍庭当然不傻,横空出现在南桥房间的领带,南桥红着的眼眶和突然提出的分手,郁岑然三番四次跟南桥一块发生的‘意外’…… 他的拳头还未打下去,就被郁岑然半空截住。 两人势均力敌,僵持不下。 薛雨薇看不下去了,她怒道:“南桥,你看看你做的好事!” “不关她的事!” “不关她的事!”
展开全部

郁少,放肆宠:南桥,我恨你

薛雨薇正要上前,电话这时却震动了一下,看到是顾巧巧后,她更是不爽。索性信息也未看,便拨了电话过去。她现在很需要一个发泄的出口,顾巧巧倒自己撞上门来了。

  是因为她把郁岑然抢过来了?

  “顾巧巧,怎么?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你可别忘了,我跟郁少是有婚约的,而你不过是他的玩物。”

  一纸婚约,撑起来薛雨薇的骄傲。

  “我不是要跟你吵的,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你没有看信息吗?”

  薛雨薇往角落里走去,低声道:“什么事?”

  “我们现在有共同的敌人,我还不知道她是谁,所以需要跟你合作。”

  讲了半天,薛雨薇算是明白了,但是她也怒火横生。南桥这才回来几天,就跟郁岑然上了床,她这个未婚妻算什么?南桥究竟是在演戏,还是真的忘记了郁岑然?

  跟她有着一样困惑的,还有郁岑然。

  薛雨薇压着火气,走到郁岑然身边,看着霍庭扶着南桥到一边坐下,她语气里满是不痛快,“郁少,我真后悔打电话告诉你南桥会来参加宴会。”

  郁岑然冷冷睨她一眼。

  “呵,你瞪我也没用,她现在可是别人的女朋友了,你也有了婚约,难不成你郁少还想要抢人?”

  “如果能让她回来,我不介意。”

  郁岑然从不掩饰,对她这个未婚妻的感受也不在意。

  薛雨薇放在身侧的手捏紧了拳头,讽刺他,“刚才南桥告诉我,她不认识你是谁,而且,她还很讨厌你。”

  “噢,我忘了,你刚才听见了。”薛雨薇一副慌张的样子捂着嘴巴惊叹。

  郁岑然能看出来她分明是故意的,声音更寒上几分,“闭嘴!”

  薛雨薇楞了一下,气得想要杀人。

  哪怕对顾巧巧那个替身,他也不会这般凶横,对她却从来没有好脸色。薛雨薇何等聪明,郁岑然不过是用顾巧巧来钳制她,用她来让顾巧巧安分,而他在中间,任她俩为他动情,他毫不在意。

  “郁岑然!你别忘了,我们的婚事是郁老爷子亲自订下的,你包养情人就算了,想要南桥,你做梦!”

  倘若不是在人多的地方,郁岑然的手恐怕已经掐上了薛雨薇的脖子,他五官的线条一寸寸冷了下来,说话似笑非笑,“原主回来了,你觉得你跟顾巧巧还有多少利用价值?”

  噔!

  薛雨薇只觉得脑袋里一根紧绷的弦轻易就被郁岑然无情的剪断!

  她以为顾巧巧因为跟南桥长得相像,顾巧巧才是最可怜的替身,她不知道自己也是。

  郁岑然笑了起来,他惯常冷漠的眉眼带着一种邪魅,让薛雨薇有些害怕。他靠近她,模样亲密,却说道:“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地方吗?”

  薛雨薇抿唇,不敢说话。

  “南桥的耳朵后面又一颗小小的痣,你也有。”

  等到薛雨薇缓过来胸口的疼痛,再去看郁岑然时,他已经消失在了宴会上。

  南桥也不在。

  方才摔倒,霍庭不放心南桥,把她安排到了贵宾室休息。

  当当两下敲门声,南桥在床上侧身躺着,以为是霍庭,应了声:“进来。”

  听到反锁的声音,南桥平躺着侧脸看了一眼,脸色一变,“怎么是你?”

  “不是我,你希望是谁?霍大少爷?”

  郁岑然一边朝他走过来,一步步都好似踩在她的心口上,让她难以呼吸。他现在的样子的确可怕,黑眸幽深望着她,像要吃人的猛兽。

  “郁岑然!麻烦你出去!”

  南桥坐了起来,命令道。

  可是她的命令哪里有用,对他而言就是打在空气里的拳头,毫无作用。

  领带已被他扔到一边,他骨指分明的手正解着纽扣。

  南桥嗅到了危险又暧昧的讯息,她掀了被子要下床。郁岑然见她动作快步走过来,将南桥禁锢在床与他的胸膛之间,不得动弹。

  “南桥。”

  他轻声唤着她的名字,像蕴含着许多辛酸的故事,让人动容。南桥却厌恶这一份动容,她没法控制自己的感觉,郁岑然那样霸道,偏偏又让她觉得熟悉,她一面讨厌他,一面却因为他的种种心跳加速。

  “不要叫我。”

  她对霍庭,说起来其实没有多少喜欢,只是因为在英国见到他觉得很熟悉,两人交往以来,她也很抗拒跟霍庭肢体接触。现在,她是害怕被郁岑然蛊惑。

  “南桥,我恨你。”

  郁岑然用温柔的语调,捧着南桥的脸,轻轻吻着她的脸颊,却说着无情的话。

  南桥心口骤然一紧,她觉得心疼了……

  太奇怪的感觉。

  “你放开我!”南桥挣扎起来,却更加激起郁岑然的征服欲,他一把按住她的肩膀。

  南桥吓得眼睛陡然瞪大,气得脸色绯红,“郁岑然,你要是再敢碰我,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也没有打算放过你。”

  郁岑然心里在滴血。

  她是真的忘了,她现在像一只小刺猬,竖起了浑身的刺,把他们青梅竹马的情谊,把他对她矢志不渝的爱,统统的抛到了九霄云外。她现在,甚至还有了别的男人。

  他呢?

  允许薛雨薇和顾巧巧待在他身边,不过是因为,她们跟南桥有着某一点相似。

  他的强势让南桥无法招架。她被他霸道的气势压得透不过气。

  在南桥害怕得浑身哆嗦的时候,郁岑然却停了下,温柔的吻着她。

  他当真是恨她这样无情无义的,临到了了,还是不愿意伤害她。他只对她这么耐心,女人心思细腻敏感,她心里落差多半会很大。

  南桥却不知他在爆发前停住的艰难和呵护,只觉得侮辱。他堵着她的唇,他像对待一个木偶一样操纵着她,南桥的眼泪唰的流了出来。

南桥哭出声,咬住郁岑然的肩膀,“我恨你,郁岑然!”

  她说她恨他……

  郁岑然冷道:“那就恨吧。”

  总比忘了他要好得多。

  他的心酸,大概没人会懂了。她毁了他,也成就了他,但是现在她全都忘记了。

  “宝贝儿。”

郁少,放肆宠:她觉得他恶心

终于,郁岑然在南桥耳边低喃一声,两人平躺下来。

  南桥累极了,心也是空空的。

  郁岑然低头吻她脸上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他心疼,也无可奈何。他总会找出她失忆的原因的,他相信。

  半晌。

  南桥哑着嗓子开口,“郁岑然,你让我觉得恶心。”

  她能够感觉到抱着自己的怀抱抖了一下,不过,郁岑然那个恶魔,他怎么会为了她的话感到惶恐?南桥微垂着眼睛,继续道:“你的未婚妻让我离你远点儿,却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禽兽。”

  从未这般酸涩的对她开不了口,他沉沉叹了一声,“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南桥,我只希望,将来有一天,你不会后悔。”

  “不,我现在就后悔了。”

  “嗯?”

  “我后悔当天在酒店没有揭发你的恶行,我后悔三番四次的让你得逞!”

  “你现在也没有,即便你揭发了,谁会信你?”

  南桥心口一凉,是,她人微言轻,即使参加了霍庭的宴会,霍庭也未曾向大家公布她的身份,她跟郁岑然上了床,别人会怎么说?荡妇淫娃,为了爬上郁岑然的床用霍大少爷做跳板?

  呵……

  不知道躺了多久,南桥渐渐有了睡意。

  这时,外头敲门声突兀的响了起来。

  南桥翻身,惊坐起来,再看身边,哪里还有人。如果不是自己身上还残留着郁岑然的味道,她几乎要以为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南南,你怎么把门给锁了?”

  是霍庭。

  南桥掀被起来,急忙整理了一下自己,这才开了门,却没有让霍庭进来,她倚着门框,有些不敢抬头看霍庭。

  她出轨了。

  没法面对霍庭。

  “宴会都散场了,我们也走吧,晚上去我家。”霍庭牵着南桥的手,一脸认真。见南桥不说话,他急忙道:“宴会上太忙,我还没来得及向我爸妈介绍你。”

  “霍庭……”

  南桥难受极了,她现在这样,还怎么跟霍庭相处?

  领带?

  希望是他看错了。

  南桥心里不是滋味,微垂着头,左边的头发垂下来挡住半边脸,她脑袋里全是郁岑然,那个混蛋!她觉得愧疚难当。

  “霍庭……”

  酒店门口,夜已深了,她停下脚步,叫住霍庭。

  霍庭侧身看她一眼,眉头轻拧,灯光从他头上倾泻下来。他还是那个美好干净的霍庭,可她不是了。南桥无法理清自己内心的感觉,她松开霍庭的手,“霍庭,我们分手吧。”

  “南桥……”

  他是霍家大少爷,在英国任职期间认识了南桥,两人一见如故,眉目成书,以为回国后感情会更进一步。霍庭总觉得,南桥不属于他,这种感觉让这个惯常运筹帷幄的男人很不爽,他想征服南桥,得到她的心。

  用商量的语气,霍庭耐着性子,试图抱了抱南桥,但南桥往后退开,红着眼睛看他。

  “对不起……”

  “发生什么了?你告诉我。”霍庭脸色渐渐冷下来。

  薛雨薇和郁岑然这时候从里边走了出来,薛雨薇率先问道:“这是怎么了?小两口吵架了?霍少,你还不赶快哄哄。”

  她挽着郁岑然的手,在人前维持着未婚夫妻的亲密模样。

  南桥心里一惊,默不作声地侧开头。

  她想她现在一定狼狈极了,一定让郁岑然很得意。

  当霍庭的目光落到郁岑然解开两颗扣子的衬衣领口上时,俊脸陡然变得阴鸷,他半眯着眸子,寒声问道:“郁少,你的领带。”

  “噢,掉哪里去了?我记性不太好,忘了。”郁岑然一副无所谓的口吻,眼神却是挑衅的。

  薛雨薇嗅到了火药味,她心里吃味又不好表现出来。早前同霍庭跳舞的时候她就误导过霍庭,南桥跟郁岑然的情人长得很像。在南桥那里,她也误导过南桥,告诉南桥郁岑然之对她有意思,是因为顾巧巧。

  离间来离间去,受益者都是薛雨薇。

  “郁岑然,你个混蛋!”

  霍庭当然不傻,横空出现在南桥房间的领带,南桥红着的眼眶和突然提出的分手,郁岑然三番四次跟南桥一块发生的‘意外’……

  他的拳头还未打下去,就被郁岑然半空截住。

  两人势均力敌,僵持不下。

  薛雨薇看不下去了,她怒道:“南桥,你看看你做的好事!”

  “不关她的事!”

  “不关她的事!”

  两个男人异口同声。

  薛雨薇气炸了,“你们一个个的被一个女人玩弄于鼓掌之中,反倒为她说话,厉害,呵,真是厉害!”

  她在鼓掌。

  南桥听在耳里却像是在打自己的耳光。

  她捏紧了粉拳,转身对郁岑然说:“你别太过分了,郁岑然!”

  “这个时候了,还紧张你的男朋友?南桥,你是不是该想想你自己?”郁岑然毫不费力的甩开霍庭的手,站到南桥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南桥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如果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可以现在看一下手机,你的家里人有没有联络你。”

  郁岑然笃定的口吻,让南桥一愣。

  她拿出手机一看,脸色轻变,她妈妈刚刚被送进了医院。

  疑惑更深了,她家里出事,郁岑然怎么会知道?

  “你监控我?”南桥问道。

  郁岑然把手机放到她眼前,语气寻常,“你爸爸的号码,你应该能够清楚记得。”

  南桥狠狠皱着眉头,她爸爸刚才给郁岑然电话了,还一打就是十几分钟,如果不是特别的交情,照她爸的脾气,没有耐心跟谁讲电话讲这么久。

  “南南,家里出什么事了?”霍庭见状,连忙关心道。

  郁岑然手臂一伸,拦住霍庭靠近南桥,唇角笑意戏谑,“如果我没有听错,刚才南桥已经跟你分手了,请你以后不要再来纠缠她。”

  “郁岑然!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你的未婚妻还站在这里。”

  “未婚妻?那是别人的说法,我现在已经找到了我的妻子,并不需要什么未婚妻。”

  妻子?

  他说的是南桥?

  就连南桥本人,都愣住了。

  郁岑然只是一笑,温柔的搂着南桥,“走吧,去看咱妈。”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琪华呀点评:

《郁少,放肆宠》这本小说强烈推荐,难得的一本好书。情节新颖,人物个性鲜明,内心世界刻画细腻。作者桃子文笔深厚。虽然急着想着""更新的快点"",但也理解作者写出好文章的不易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