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十里桃花待君来

十里桃花待君来

作者:郑团团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0-11-18 19:57:24

快看看郑团团的新书《十里桃花待君来》:她晃了晃身上的铁链,冲着李解笑的如孩童:“君上没真要我的命,你看,我不是好好的么。” 她不在乎受伤,若是满身累累伤痛,能换得他一丝怜悯,她也是欢喜的。 她是意气风发的女将军,也是萧国建朝以来的第一个女将,将士面前英姿勃发,可在他面前却卑微到了骨子里,她怕他不喜欢自己这样的强悍女人。 早在四年前的那个雪地寒洞里,他称呼她为姑娘,他微凉却炙热的吻落在她额头,就注定了她今生逃不脱萧天绝的魔障。
展开全部

6-心魔

  “许长安,你当朕真不敢杀了你!”萧天绝眼眸猩红如血,近乎咬牙切齿地说道。

  铁链一而再再而三的收紧,残忍的撕扯出她的血肉,许长安痛的几欲昏厥。

  “给朕跪着去容华宫请罪,若是容儿有事,朕不只诛了你许家满门,朕更要你整个长安军陪葬!”

  “是。”许长安垂下眼睫,只觉呼吸都是苦的。

  萧天绝愤而甩袖,抬腿往外走。

  许长安仰头盯着他挺拔的身姿,用只有自己听到的声音低语,“君上,你的臣不好做,你的女人更不好做!”

  萧天绝步伐未停,掩藏在衣袖中的手却微微颤了一下。

  阴暗昏沉的地牢只余满室的血腥气息,以及苟延残喘的许长安,她轻轻靠在墙壁上,仍旧痴痴地看着萧天绝远去的方向。

  她是臣,他是君,臣向来都不会违抗君的命令。

  她对他,从来都是如此。

  亦如战场上,哪怕是必败的局面,只要他想赢,她就是破釜沉舟将三军将士连同自己的命,也会让他得偿所愿。

  可成为他的皇后,成为他的女人后,她几次三番挑衅君威,他却没有杀了她,她是不是该欢喜?

  她的肩胛被铁链勾着,尖锐的铁钩刺入骨头里,鲜艳的血顺着绵薄的衣服往下流,她蹒跚走过的地方留下一条绵延的血流。

  她曾经的副将,现任长安军的将军李解等候在牢房外。

  “将军。”李解触目惊心地看着许长安浑身的伤,那锐利的钩子更是深入血肉,教人看的心惊胆战。

  她晃了晃身上的铁链,冲着李解笑的如孩童:“君上没真要我的命,你看,我不是好好的么。”

  她不在乎受伤,若是满身累累伤痛,能换得他一丝怜悯,她也是欢喜的。

  她是意气风发的女将军,也是萧国建朝以来的第一个女将,将士面前英姿勃发,可在他面前却卑微到了骨子里,她怕他不喜欢自己这样的强悍女人。

  早在四年前的那个雪地寒洞里,他称呼她为姑娘,他微凉却炙热的吻落在她额头,就注定了她今生逃不脱萧天绝的魔障。

  他是她的心魔,是她杀生万千至死也走不出的迷障。

  许长安眼前恍惚出现当年的那一幕,她的唇角勾起暖阳的笑容,颤巍巍地跪了下去,他叫她跪着去谢罪,她便三跪一叩去谢罪。

  李解看的一阵心酸,忍不住出手去扶她:“将军,我去向君上求情。”

  许长安睁开李解的手,执拗的执行着萧天绝的命令,每挪动一步,铁钩便撕裂一分血肉。

  生死于她早已置之身外,她只想继续固执地坚持下去,哪怕不知道这份坚持最终会换来什么。

  宫道边围着许多指指点点的宫人,纷纷观望着这位将军皇后的狼狈。

  不知道跪行了多久,许长安的身体已经达到极限,她的双腿肿胀疼痛,仿佛千斤重再也无法挪动半步,眼前的容华宫近在迟尺,她似乎看到台阶上明黄的身影,想要看清是不是萧天绝时,一阵天旋地转,猛地栽倒了下去。

  七天后,许长安终于转醒。

  宁碧在她床边抹眼泪,“将军,你终于醒了?”

  许长安怔怔地盯着头顶帷幔上的珠花,身上疼的几近崩溃,尤其是胸前被铁链穿刺过的部位,她的意识还未完全回笼。

  忽然,殿门被人一脚踹开。

  “滚出去!”

  萧天绝冷冽的身影骤然窜到床前,许长安未及反应,宁碧已经被他的掌风扫出了门,而她的脖子也被他的大掌掐住,粗鲁地将她从床上提起摔到了地上。

7-孽种

  “许长安,孩子是哪个野.男人的种?”萧天绝脸上浮现出一抹狠绝,手中力道大的几乎将许长安脆弱的脖颈拧断。

  “什么孩子。”许长安双眸迷茫,出口的声音极其虚弱。

  谁家的孩子?

  “你肚子里怀的是谁的孽种!”萧天绝怒不可遏,眼神像要杀人,一再逼问。

  “我、我怀孕了。”许长安似不敢相信,苍白的脸却渐渐溢出一抹喜悦之色。

  是他和她的孩子!

  萧天绝冷眸睨着她,磨牙切齿地说:“朕最后问你一次,孽种是哪个男人的!”

  许长安脸上的喜色尽数褪去,脑海里轰的一下,怔怔地说道:“孩子是君上的,臣此生也只有过君上一个男人。”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大婚之日,他污蔑她的清白是要她知难而退,自请废后,可这个孩子毕竟是他的,他厌恶她竟厌恶到连孩子也要抛弃?

  看着他冷漠厌弃的表情,她的心一寸寸冷了下去,“君上,就算你讨厌臣,可孩子是无辜的,他是你的,真的是你的,臣也......”

  臣也是你的啊。

  在她少女怀春时期,她就只认定了他。

  “皇后姐姐,你腹中的孩子已经五个多月了,而你与君上成婚不过三个月,你腹中的孩子怎么可能是君上的?!!”

  空气凝滞之间,成群宫女拥着身穿紫色宫装的洛婉容缓步走了过来,洛婉容姿容娇媚,珠钗摇曳,贵气逼人。

  五个多月!

  萧天绝视线落在许长安的腹部上,虽不见明显显怀,但御医诊出的结果确是五个多月,只是许长安身体极其虚弱,胎儿比正常五个月的胎儿要小的多,是以才看不出来。

  想到许长安曾属于过别人,萧天绝眼中厉色更甚,一掌挥落在许长安惨白的面颊,“践妇,怎堪做一国之母?朕要废后,废后!”

  五个月前,许长安还在边关与敌国浴血奋战,直到大婚前夕击败敌军才归来,萧天绝还记得召见她时她脸上艳如晚霞的红晕,眸眼里的娇羞之意,他当时微怔,并未多想。

  却不曾想到,她早已是不洁之身。

  一个银女荡.妇竟敢伙同整个许家以军权逼他娶他为后,可耻可恨可杀。

  萧天绝胸腔里憋着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他恨不得将许长安大卸八块,“落胎,打入冷宫!”

  “不要!”许长安痛苦地拉住他的衣摆,眼带祈求,“臣是清白的,孩子也是清白,他是您的,不是别人的,求你不要放弃他,不能不要他啊。五个月前,臣曾偷偷从战场潜回京城,因为君上三年前所中的枯骨红颜之毒还需最后一味……”

  处子之血。

  “朕的毒早已得解,你为了将孽种污蔑到朕头上还真是煞费苦心,竟然编造出这般大逆不道的谎言。”萧天绝气的额头青筋暴起,一脚将许长安踹翻在地。

  战场瞬息万变,做为主将的许长安消失,他怎么可能没听闻半点风声?

  洛婉容眼里闪过一抹狠戾之色,她轻掩唇角低声啜泣:“君上,或许其中真有什么隐情呢,妾身同姐姐皆出自许家,与姐姐情同姐妹,妾身也不想看着姐姐蒙受不白之冤。”

  许长安骤然瞪大眼,眸中倾泻的杀意迸射而出。

小说《十里桃花待君来》 第6章 心魔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朱莉小公主点评:

《十里桃花待君来》是由郑团团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文笔很好,情节也不错,但是对于感情部分描写太过小白,作者感情经历应该不多对于女性心理描写太过主观。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