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让我爱你,始终如一

让我爱你,始终如一

作者:昔如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3-04 10:15:16

昔如的书《让我爱你,始终如一》主要讲述了:李如依摇头,迅速将单子撕碎扔在地上,像是凋谢的玫瑰摊开在地板砖上,孤零零的。宫雅生气地看着动作迅速的李如依,心底已经计较起那可能是个大秘密,伸手愤怒的抓起李如依的头发。“你撕什么撕!你个贱人!不知道被哪个男人搞怀孕了!恶心的女人,幸好夏岩和你分开的早!”要是晚分开点,这孩子还不赖在夏岩身上!李如依疼的眼泪直流,任凭宫雅抓挠,不反抗也不求饶。
展开全部

002:那个女人

男的一脸笑容的搂着怀中的女人,高高瘦瘦的,就像是个竹竿,可是笑起却异常有感染力,使周围的人不觉都驻足观望。

女的也是一脸笑意,好看的酒窝晃的李如依眼睛生疼,金褐色的微卷发慵懒地披散在肩头,踩着一双恨天高。

李如依欲哭无泪,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向后跑去,不想身后的二人根本就没打算放过她。

“李如依——”女的疑惑地大喊起来,“李如依,你跑什么?”

声音里透着得意,一脸笑意地在后面嘲笑起来。

“夏岩,她是李如依吧?这么土我还真差点没认出来,”宫雅步到李如依身旁,精致的妆容让她绯色动人,肌肤吹弹可破。

“夏岩,快过来看看你前女友,这头发多久没洗了?这衣服这鞋子还能穿吗?我们要不要接济接济她?”

宫雅挽着旁边的男子,一脸温柔,“我家里还缺个保姆,不如让她去帮忙吧,她一个人也挺不容易的。”

李如依低着头,她想逃,可是来来往往皆是人,她无处可遁。

头顶上夏岩的目光只是停留在她身上一刻便离开了,只是那一刻就让她如若针毡,战战兢兢。

冷汗爬上额头,李如依攥着手中的单子。

宫雅明显发现了不对劲,伸手就去夺她的单子,李如依赶忙后退,惊叫,“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当然是看看我们中文系的清纯女神来妇科医院做什么?”宫雅好笑起来,笑得温柔如水,宛如三月春风,让人不由得神清气爽。

“宫雅,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李如依不解地抬头,带着一丝祈求,露出一双澄澈的眼睛。

她不懂,不懂为什么世界上总有一些充满恶意的人,明明各过各的不好吗?为什么要去揭开别人的伤疤!

她已经把夏岩让了出去,她已经退到去做酒吧调酒师,她已经不在中文系和她争,甚至堕落到去住最差的宿舍,宫雅想要的,她都让了出去,她为什么还不放过自己。

夏岩皱眉,淡淡开口,“雅儿,行了。”

宫雅生气,用力将李如依推倒在地,愤恨起来,“我就知道你对她没死心,她一个皱眉一个委屈你都放在心上!”

“夏岩,我才是你女朋友,”

夏岩搂过宫雅,安慰起来,“就因为你是我女朋友我才让你住手,这里那么多人,随便一个把你拍进去说你欺负同学,日后你还怎么在汉森大学混,况且她已经这样了,我们没必要落井下石。”

李如依躲到角落里,低着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那方的谈话,她一直都是局外人,一直都是。

明明和夏岩先认识的是她,明明他们的老家离的那么近,明明相恋的也是她,最后先离开的却是他。

李如依自认不差,学习不差,长相不差,努力不差,差就差在家境上,这个世界一直都是戴着有色眼镜,那些生来富贵的人永远被偏爱着。

她不是抱怨,她只是缺钱又缺爱,如果这两样都有,她肯定敢和宫雅一较高下,甚至敢和她叫板,夏岩也不会离开。

就是因为认得清这些现实,所以她才不想面对,就算努力又如何,到最后她的终点不过是别人的起点。

宫雅撒娇地冷哼一声,“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今天就不计较了。”

夏岩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如果你家里真缺保姆就让她去试试,她虽然不喜欢说话,但是做事勤快,最重要的是她缺钱,肯定能把你家打扫的干干净净。”

宫雅嬉笑起来,梨涡甜甜的,依偎在夏岩怀里,“也是,都是同学,能帮的我肯定帮。”

李如依握拳,低着头,长发遮盖了她所有的情绪。

她不能反抗,因为吃过亏,所以现在的她比谁都聪明,宫雅只要动动手指就能弄死她,留着她不过是为了满足她内心的恶趣味,看着她一步步走向深渊。

“咦~孕检单?”宫雅看着地上丢落的单子,“已孕两月?”

李如依赶忙去捡,生怕被发现了什么,宫雅皱眉,“给我拿出来。”

李如依摇头,迅速将单子撕碎扔在地上,像是凋谢的玫瑰摊开在地板砖上,孤零零的。

宫雅生气地看着动作迅速的李如依,心底已经计较起那可能是个大秘密,伸手愤怒的抓起李如依的头发。

“你撕什么撕!你个贱人!不知道被哪个男人搞怀孕了!恶心的女人,幸好夏岩和你分开的早!”

要是晚分开点,这孩子还不赖在夏岩身上!

李如依疼的眼泪直流,任凭宫雅抓挠,不反抗也不求饶。

“活该被父母丢弃!真丢人,我都替你害臊!”

李如依不可置信地看着夏岩,她父母的事她只和他说过,没想到,最后连这事都没能瞒得住宫雅。

“没有,我爸妈没有丢弃我,”李如依反驳道,他们只是走了,只是失踪了。

“哦对,你的养父母好似是没丢弃你,”宫雅好整以暇地看着李如依,“不知道你养父母知道你在大学厮混,未婚先孕,会不会后悔将你捡回家,气的吐血,哈哈哈。”

“不要不要,”李如依摇头,她真的是招麻烦的体质,到哪里都能给他们添麻烦,“不要,宫雅。”

她已经进大学了,不能再连累他们,尽管他们并没有把她当女儿看。

“可以呀,磕三个头,我就放过你,这件事也当做没发生。”宫雅挎着夏岩,嘟着嘴卖萌起来。

磕三个头?李如依嗤笑,握着拳头,长发遮掩了她所有的情绪。

夏岩嫌弃地看了眼李如依,这个女人曾经在他这里是高冷优雅的存在,如今不过是条流浪狗,当一切背景被挖出,才发现不过是披着一层美貌的花瓶,如今更是惹人嫌弃。

003:我是人,你是为了生存奔波的狗

彼时,围上来的人渐渐增多,形形色色的病人,还有一些护士医生。

宫雅丝毫没有收手的打算,事情已经搞得那么大了,收手多没意思,回去让爸爸出手把事情压下去,此事也不会传出多大。

宫雅好心道,“人越来越多,李如依,我劝你趁早磕趁早完,否则闹大了,我可不敢保证会不会给阿姨打电话。”

“只要磕三下吗?”李如依环抱起自己,小声问道。

“当然,只要三下,我就当没在医院见过你。”宫雅趾高气昂,眼中闪过一抹狠毒。

李如依犹豫着,男儿膝下有黄金,她不是男儿,也没有多么高贵,只要磕三个头,一切都能解决,如此好事,何乐而不为。

可是深入骨血的倔强告诉她不能轻易认输,这次低头,下次宫雅不知又会整什么把戏害她。

“磕!”

“你要是不磕,我现在就打电话给阿姨!”

宫雅掏出手机,看着磨磨蹭蹭的李如依,低着头,一副可怜样,不觉心底烦闷。

“别以为装可怜就能逃过一劫,我现在就能去挂号处问问护士你来这是干什么的!”

李如依心惊,她怎么忘了挂号的地方是有留单的,环抱起自己,指甲渐渐陷入肉里。

没事的,只是磕头而已,又不是要了她的命,只要活着这些都不是事。

李如依渐渐弓起身子,将握的拳松开,低着头,闭上眼。

“只是磕头,死不了的。”李如依喃喃起来,今天也算她倒霉,出门没有看黄历,碰到宫雅真是倒霉透顶。

众人对着中间双膝着地的女孩指指点点起来,一个个既同情又捂着嘴偷笑。

日后必然成为他们茶余饭后的笑谈。

宫雅居高临下地看着跪下来的李如依,冷声道,“磕!”

李如依认命地闭上眼,低着头,瘦弱的娇躯被长发包裹,整个人仿似都埋在头发之下。

江晔拨开人群便看到中间跪着的李如依,身形瘦小,不耐烦地皱眉,“怎么是那个胆小的女孩?”

他没有做圣人的习惯,对于只有一面之缘还发生不愉快的人,他没什么好感,而且多管闲事也不是他的风格,所以只是在人群中静静看着。

李如依犹豫了大约30秒,想着磕就磕,反正也没人认识她。

刚抬起头便看到人群中的江晔。

两人双目碰撞,一人幽深灰暗,一人明媚阳光。

李如依别开脸,低着头,果然内心还是不想认命的,那样的人儿,是多么美好幸福,却和她的人生毫无关系。

宫雅气急,明明刚刚都想要磕的,如今又别过头去,拉着个脸给谁看?

宫雅走到李如依面前,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温柔地笑道,“李如依,不要给脸不要脸!”

“都是人,为什么你就不能放过我?”李如依挣扎着,奈何宫雅的力气大得吓人,像是一把铁夹,钳的她不能动弹分毫。

“因为我们不一样,”宫雅一字一句道,“我是人,而你是为了生存奔波的狗,我过的是生活,你过的是生存!”

血淋淋的话让李如依一瞬间认清现实。

既然她不肯磕头,宫雅也不客气起来,揪着李如依的头发大喊道,“来,大伙儿都看看,这个女人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才大二就怀孕了,被我发现了还死不承认。”

“本来我也顾及同学之情准备和平解决,不想这女人倔的跟头驴样,让她打胎就是不听,现在竟然求我给她保密,你们说这样的事怎么保密?”

“我们可是汉森大学的学生,国内一等一的名校,竟然出了这样子的丑事,我想保密能保的起吗?最重要的是,她肚子里不知道怀的是哪个人的贱种!”

宫雅越说越得意,一把将李如依的头发撩开,“大家都过来认识认识,这个人不仅浪荡到怀孕还在酒吧上班,一有时间就跑酒吧,听同学说做的是陪酒的工作。”

头发之下,是一张清纯略显苍白的小脸,嘴唇毫无血色,眼睛清澈却又灰暗闪烁。

众人瞥眉,实在没想到小姑娘长那么清秀,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形容她的美正正好。

娴静犹如花照水,行动好比风扶柳,娇躯瘦弱,脸上带着两分痛苦七分漠然,最后一分给在她娴静的气质上。

宫雅看着众人的神色,不爽地攥紧李如依的头发,李如依咬着嘴唇,愣是没让自己痛呼一声。

偏偏她这忍耐的样子激起了众人的同情,一位大约二十多岁的护士开口道,“这位女士,无论这个女人因为什么原因怀孕工作,那都是她的事,你是她的同学,好像没有义务管到她的事。”

“就是,”众人赶忙附和,这女人再不堪也轮不到她一个外人管教虐待。

宫雅感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就像是个猴子一样被人观看评论,心中气急。

“你们不要被她给骗了!她就是一个贱人,靠着一张脸犯贱!”

李如依的那张脸,那身气质,都太过娴静清澈,让人不由得想要同情。

这也是宫雅一直不喜欢她的原因,她感觉李如依就是喜欢扮可怜,博同情,除了软弱无能一无是处,夏岩以前就被她迷惑,如今这些人也被她迷惑。

“她不知爬过多少人的床,就连,就连我男朋友她都不放过!”宫雅尝试着解释,“夏岩,夏岩你过来说是不是。”

她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夏岩身上,她不是愚蠢的女人,自然明白现在这个情况对她是不利的。

夏岩走过来搂着她,看了眼地上的李如依,柔声道,“放心,除了你,我眼里再也容不下别人,任何人都勾引不了我。”

一句话,推翻了众人对李如依的好感,原来真是个!

刚开始看她的长相还以为是富家女上演欺负穷家女的戏码,本着同情,替她说了几句好话,原来是罪有应得。

抢人男朋友,去混乱的地方工作,小小年纪未婚先孕,这些都是他们不能接受的,所以再看李如依不免感到她清秀的脸皮下是张肮脏的嘴脸。

替李如依出声的护士嫌弃地看了她一眼,摇摇头,再次步入人群。

宫雅一占上风便开心地环起夏岩的胳膊,一脸温柔地看向众人,“我也想放过她,若不是抢我男朋友,我也不至于拦她至此。”

李如依低着头,闭上眼,将长发尽数散在前面。

外界一句句诋毁的声音她已不想再听,她能做的只是无动于衷。

“李如依,我刚刚说的还作数,只要你磕三个头,我就放你一马,你勾引我男朋友的事我也一笔勾销。”宫雅自认为大发慈悲,卷着自己的金褐色发尾。

她不担心李如依会反抗,她一没钱二没势,三没人脉,她斗得过自己吗?答案显而易见。

李如依声若蝇嗡,“但愿你说到做到。”

她早已不知反抗是什么了,只知道只有不停的认命才能免受无妄之灾。

静静地跪在宫雅面前,迅速磕了三个头后就赶忙向外跑去。

周围人的眼光与议论她已不想知道,她只想逃离,去属于她的地方,这个世界太多恶意,她不喜,很不喜。

第一次李如依佩服自己的勇气,原来她的速度可以这么快,原来她也怕丢人,她也知道脸面,原来她可以懦弱自卑到给人磕头。

眼泪悄无声息地流了下来,李如依摇摇头,泪水便混合在头发里,宫雅说的没错,她的头发已经很久没洗了,她的衣服也好旧,她好脏,好邋遢。

江晔看了眼逃出去的李如依,不满地嗤笑起来,“懦夫!”

这样的女人活该被践踏,不懂反抗,不知道上进,还不如直接去死,活着还真浪费!

原谅他不是圣人,不仅不是圣人,还是个彻头彻尾的自私者,对于李如依的退步懦弱真是一丁点也喜欢不起来。

小说《让我爱你,始终如一》 第2章 002:那个女人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涵雁丶小可爱点评:

强烈推荐一下《让我爱你,始终如一》这本书,就是喜欢昔如大大加油,非常好看哦!人物情感描写的非常细腻!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