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奈何情深,无奈缘浅

奈何情深,无奈缘浅

作者:yeninglei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18 15:50:39

yeninglei的书《奈何情深,无奈缘浅》主要讲述了:赵安南对杨母点点头,“我和明月之间闹了点小矛盾,她不高兴跑了回来,所以我过来接她回去。”“明月真是个不懂事的孩子,新闻我们都看到了,你千万别怪明月,都是那个姓林的错,他一直不死心地缠着明月。”杨母对于赵安南这个女婿是十分满意的,因此她主动替杨明月开脱,不希望自己的宝贝女儿和这么优秀的女婿离婚。“妈,我知道的,我也不会怪明月,她人在楼上吧?我可以上去见她吗?”
展开全部

11-一味忍让,咄咄逼人

赵安南对杨明月简直是爱惨了,一般男人哪受得了自己的老婆给自己戴绿帽子,可他偏偏把这口恶气给忍了下来,还把杨明月带回了家,只是狠狠地警告了她一番,并没有对她动手。

“好啊,你现在就找根棍子直接打断我的腿,不然我还是会偷跑出去见林邵洋的!”

可杨明月偏偏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主,偏要和处在暴怒中的赵安南对着干,姿态很是嚣张跋扈。

“杨明月,你不要逼我!”

赵安南拽着杨明月的手把她拖进了屋子里,一把将她扔进了沙发里,并把家里的佣人全部叫了过来。

“今天你们看管不利,这个月的工资全部减半!如果你们明天还让少奶奶逃出去的话,你们自己滚回家去吧!”

赵安南冷冷看着面前站成一排的佣人,阴郁地开口训斥他们。

管家和一干佣人吓得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你骂这些佣人有什么用,是我自己跑出去的。”

杨明月忍不住讥笑了一声,一双丹凤眼里尽是嘲弄。

“他们是看不住我的,我想逃出去的时候,还是会逃出去,除非你用链子栓住我!”

“杨明月!”

赵安南回头狠狠怒瞪了她一眼,那凶狠的眼神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

杨明月一再挑战他的底线就是想要激怒他,让他在盛怒之下主动跟她提出离婚,他不会上她的当!

“安南,你怎么还把这个扫把星带回家来,还嫌你自己丢脸丢得不够吗?”

这时候,赵母赶回了家,看见自己的儿子正跟杨明月紧张对峙着,她的怒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个扫把星把他们赵家搅得家无宁日,可自己不成器的儿子偏偏把杨明月当成了一个宝,简直要气死她了!

“赵安南,你妈回来了,她不想看见我,你还是让我走吧!”

杨明月得意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十分挑衅地看着脸色铁青的赵安南。

赵安南的母亲一直不喜欢她,这次她做出了那么不要脸的事情,他母亲肯定是容不下她了。

“我没说让你走,你就不能走!”

赵安南伸手把杨明月推回沙发里坐着,随即转头看向自己的母亲。

“妈,杨明月是我的妻子,她不在家里待着,还能去哪里?”

赵安南对赵母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语气显得十分的温和。

“给我点时间,我会让杨明月回心转意的。”

只要把林邵洋弄死了,他有一辈子的时间让杨明月回心转意。

“安南,你别犯糊涂了,这个人的心不在你的身上,她……她今天还做出那么丢脸的事情让你在众人面前那么难堪,你还留着她干什么,赶紧和她离婚,我们赵家不需要这样的媳妇!”

赵母怒指着杨明月的鼻子,恼怒地把赵安南痛骂了一顿。

“妈,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你别插手行吗?”

赵安南还是那样的一意孤行,自己母亲的话根本听不进去,结果惹得赵母大怒,狠狠给了他一巴掌。

“赵安南,你真是魔怔了,气死我了,随便你怎么样吧,我不管了!”

恼怒地吼完,赵母气得立即离开了。

冷眼看着赵安南脸上清晰的五指印,杨明月将自己的心疼很好地隐藏在了眼底,不屑地轻哼了一声后,起身朝楼上走去。

“赵安南,我累了,先去睡觉了,你别上来吵醒我!”

赵安南侧头看着杨明月上楼时摇曳生姿的背影,一抹深沉的杀意在他黑曜石般的眸子里渐渐晕染开来,如同漆黑的夜幕一样,看不见一点的光亮。

杨明月,你爱林邵洋是吧?那我就彻底毁了他!

翌日,杨明月所期盼的新闻并没有刊登出来,反而刊登了林邵洋的爆炸新闻。

杨明月不用猜也知道这是谁的手笔,不禁冷笑一声,拿起手机立即给人打了电话。

“把之前被赵安南压着不能发的新闻爆出去,事成之后我给你五百万,你也不用在那家报社继续工作了,完全可以自己另起炉灶单干。”

杨明月给钱给得爽快,对方答应也答应得十分的爽快,毕竟五百万可不是天天有从天上砸下来的。

于是在第三天的时候,杨明月和林邵洋的新闻被曝光了出去,而且在报导中杨明月主动承认是自己和林邵洋在一起的,因为他们之前在一起过,是彼此的初恋。

另外,赵安南在外面生了孩子的事情杨明月也叫那人曝光了出去,一石激起千层浪,一瞬间的舆论导向都偏向了杨明月,同情她被赵安南辜负了,心灰意冷之下也不可厚非。

赵安南看到新出来的新闻简直肺都要气炸了,用力砸着办公室里所有能砸的东西出气。

杨明月,你真够了不起的,居然来了这么一招!

狠狠发泄过后,赵安南拿起唯一完好的手机给杨明月打电话,可杨明月始终不接自己的电话,气得赵安南把自己的手机也给砸了。

“杨明月!”

龇目欲裂地低吼了一声,赵安南最后把办公桌都给掀翻了,原本洁净的办公室里变得一片的狼藉。

杨明月是故意不接赵安南电话的,因为她知道赵安南肯定是打电话找她兴师问罪的。

她不怕赵安南找她兴师问罪,如果她怕的话,根本不会这么做。

她只是不想跟赵安南吵架,吵架太累了,会消耗她身体里已经为数不多的元气。

“杨明月,你真是个傻瓜。”

看着镜子里那个脸色一天比一天苍白的自己,杨明月缓缓勾起嘴角,自嘲地苦笑着。

她多么希望自己的时间能够多一点再多一点,这样一来,她用不着用如此极端的方式逼着赵安南主动和她离婚,还把他的名声搞臭了,同时把他的男性尊严狠狠踩在地上碾压。

赵安南现在一定恨死她了吧,呵!

12-爱与不爱是不一样的

赵安南憋着一肚子的怒火下班回到了家,上了楼,直接一脚踹开了房门,要找杨明月好好算账。

可杨明月的人根本不在房间里,赵安南心里一惊,连忙跑下楼叫来管家质问。

“少奶奶人呢?”

赵安南质问管家的声音很大,几乎是用吼的。

“今天下午夫人过来了一趟,叫……少奶奶滚出去,少奶奶便离开了。”

管家不敢直视赵安南怒红的眼睛,战战兢兢地低头回答。

“我不是叫你们看住她的吗?”

闻言,赵安南怒不可遏地捏紧了拳头,恨不得把面前年迈的管家给撕碎了。

“夫人的意思,我们不敢违抗。”

管家很委屈,说话的声音变得越发的小了。

“那少奶奶有说她去了哪里吗?”

赵安南定了定心神,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冷冷问管家。

“少奶奶没说,她也没拿任何的东西便离开了。”

管家不敢有任何的隐瞒,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赵安南。

什么东西都没带,不会直接去找林邵洋了吧?

思及此,赵安南阴郁的脸色更加的不好看,立即掏出手机给监视杨明月的那个人打电话,从那个人的嘴里得知杨明月回了娘家,赵安南竟莫名其妙地松了一口气。

只要杨明月不去找林邵洋,她去哪里都可以。

“我出去一趟,把晚饭准备好。”

朝管家丢下一句话,赵安南拿着车钥匙出去了。

驱车赶到了杨家,赵安南深深吸了一口气,大步走了进去。

“老爷,夫人,姑爷来了。”

杨家的管家看见赵安南前来,急忙跟杨明月的父母通报。

“安南,你是来接明月回去的吧?”

杨母一脸笑容地迎了出来,态度十分的亲切。

“是的,妈。”

赵安南对杨母点点头,“我和明月之间闹了点小矛盾,她不高兴跑了回来,所以我过来接她回去。”

“明月真是个不懂事的孩子,新闻我们都看到了,你千万别怪明月,都是那个姓林的错,他一直不死心地缠着明月。”

杨母对于赵安南这个女婿是十分满意的,因此她主动替杨明月开脱,不希望自己的宝贝女儿和这么优秀的女婿离婚。

“妈,我知道的,我也不会怪明月,她人在楼上吧?我可以上去见她吗?”

赵安南对杨母说话客客气气的,不见他平日在商场上的冷酷无情。

“她在楼上,你自己上楼去找她吧。”

杨母主动让出道让赵安南上了楼,一双眼睛里掩饰不住的担忧。

依照明月那个臭脾气,她肯定是不会乖乖跟安南回去的。

“安南上楼了?”

杨父走了过来,望了一眼楼上,也是一脸的担忧。

他的宝贝女儿真是不知道珍惜啊,非要那个穷小子,也不要一个让她一辈子衣食无忧的富家少爷。

“嗯,你等下好好劝劝明月,让她别再跟安南闹了。”

杨母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

明月一直很喜欢那个姓林的穷小子,嫁给安南是他们逼迫她的,她当时是多么的不愿意,如今那个穷小子回来了,明月就急着跟安南离婚,目的已经很明显了。

赵安南上了楼,走到杨明月的房门前,抿了抿薄唇,直接推门走了出去。

房间里很安静,杨明月正在睡觉,她的床上乱七八糟地放着一大堆的照片。

走过去一看,赵安南发现散落在床上的照片都是他和杨明月的合照。

那一张张照片记住了他们曾经甜蜜的时光,是最美好的回忆。

可如今看来,不过是讽刺罢了。

杨明月不爱他,她爱的是林邵洋。

修长的手指捡起了床上的一张照片看着,赵安南觉得照片中的自己简直笑得像个傻子。

他爱的女人不爱他,这不是个笑话吗?

眸光突然一寒,赵安南突然把那张照片撕了个粉碎。

他和杨明月的婚姻再也回不去了!

撕了一张无法消除赵安南心里的疼痛与怒气,接着他又拿起其他的照片撕了个粉碎,纯粹是在发泄。

杨明月被赵安南撕照片的声音给吵醒了,她立即从床上坐了起来,怒瞪着阴沉着俊脸的赵安南,一把将他手中的半张照片给抢了回来。

“赵安南,谁让你乱动我的东西!”

杨明月的叫喊声很愤怒,一双妩媚的凤眼瞪得溜圆。

该死的,她怎么会睡着了,还让赵安南过来看见了这些照片,他不会怀疑什么吧。

“你的东西?”

赵安南嗤之以鼻地冷笑,“既然你爱的人是林邵洋,那还留着我的照片做什么,还不如直接毁掉好了!”

赵安南越说得无所谓,他的心就越痛。

“我本来是要把这些照片一起烧了的,现在你帮我把照片撕了,我真该谢谢你的帮忙。”

闻言,杨明月突然冷笑一声,快速地将手中的那般张照片也撕了个粉碎,用十分挑衅的目光怒瞪着他。

“你来找我做什么?你妈已经让我滚出来了,我不会跟你回去的。”

“我妈是我妈,我是我,我没有让你滚,你就必须跟我回去!”

冷冷注视着杨明月那张倨傲的精致小脸,赵安南阴沉无比地开口。

“你爸妈不希望我们吵架离婚,他们年纪大了,你能懂事一点吗?”

“赵安南,我懂不懂事跟要和你离婚没有什么关系!”

杨明月掀被下了床,一脸的愤怒。

“既然我从赵家出来了,就不会再跟你回去了,你让律师准备好离婚协议书吧,我等不及要嫁给邵洋了!”

“杨明月,你该死的能不能不在我的面前提林邵洋!”

杨明月的这句话很成功地挑起了赵安南积压了许久的怒气,他用力扯住了杨明月的一只手腕,暴躁地冲她怒吼着。

她的眼里只看得到林邵洋对她的爱,难道就看不见他对她的爱吗?

“不能!”

杨明月非常用力地抽回了已经被赵安南捏得发红的手腕,冷冷地勾唇一笑。

“我爱他,而你不过是我商业联姻的对象,爱与不爱,意义是不一样的。”

赵安南,你那么聪明,怎么会不懂呢?

小说《奈何情深,无奈缘浅》 第11章 一味忍让,咄咄逼人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邦威mio点评:

《奈何情深,无奈缘浅》的内容很精彩,好评,结尾写的也挺好,基本上都交代了,意犹未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