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危爱秘恋:嘘,离他远点

危爱秘恋:嘘,离他远点

作者:韩雪霏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03 11:33:44

作者韩雪霏给大家带来了《危爱秘恋:嘘,离他远点》的主要情节:闭着眼睛都知道是他,华远山。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向他“投怀送抱”了,有点窘,但更多的好像是一种甜丝丝和慌乱的感觉。但他很快就放下了我,看都不看我一眼,转身沿着长长的走廊,匆匆地离去,剩下我好傻地站在那里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发呆。他不言不语,放开我后就再也没有多看我一眼,但我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他的怀抱远比他的眸子要温暖的多。回过神来,才发觉还有另一双充满敌意的眼睛在盯着我,那就是站在病房门口的筱玉,
展开全部

危爱秘恋:嘘,离他远点第6章试读

一大早我刚到办公室,人还没坐下来呢,许翘的电话就来了,在那头噼里啪啦的是一阵子狂吼。

“冷然,你都写了什么呀?赶快把稿子撤了,华总都摔杯子了。”

“撤?为什么?华总觉得我写的不够好,还是别的什么?”

我已经是极尽所能地把他写成一个又帅气又事业有成又有情有义的大好人了,这还不够呀?他为什么生气?他有什么理由生气?

许翘也不说华远山为什么摔杯子,就是一个劲地骂我“不懂就别乱写”。

这简直就是对我这个有着四年资历的小记者的极大侮辱嘛。

我压下了心中的不满,对许翘说我没乱写,我写的全都是我看到的,以及从医生护士那里了解到的。而且,华远山在精神病院里照料那个疯女孩也是有目共睹的,我只是把这些不为人知的一面写出来而已,除了歌功颂德还是歌功颂德呀。

可是许翘还是坚持让我撤稿,电话都让差点要爆了。

“不可能,样刊都出来了!”我着急得直跳脚,这时候要求撤稿,还不如让王总编直接拿刀劈了我。

“冷然,现在也不是怪你的时候,你还是想想法子把稿子撤下来吧。”许翘的语气软了下来,换成了商量,但也还是不可能的事,我再跳脚也没有用。

这是我的自作自受,没有在王总编面前坚持在发稿之前先让对方过目,犯了记者这一行的大忌。

但这时候让王总编撤稿的话,非把他气得砍了我不可。一想到王总编那张驴脸,死的心都有。

其实最想撤稿的应该是此时此刻的我冷然才对。

华远山在外面明明另有女人嘛,我这稿发出去,脸被打得啪啪的,现在就已经火辣辣地疼了。

同事小王说:“冷然,你还是赶紧想办法撤吧,华远山不想你发这篇稿子,是怕别人知道了以后,他再想甩掉疯女孩就麻烦啦,惹毛了他可能会找黑社会砍了你哦。”

小王的眼睛不停地往王总编地办公室里瞟,其实她比我更怵王总编,如果让她在饿死和被王总编砍死之间做选择题的话,她一定选择饿死。当然,我也选择饿死。

撤稿和死亡,这是个大问题。我想我必须找许翘再商量商量了,为了给自己壮胆,特意拉了袁圆一起去。

没想到许翘的口气比电话里还要生硬难听,说如果杂志社不撤稿的话就写声明公开道歉。

“你根本就不了解情况,在这儿瞎掰什么?企业专访怎么写难道你一个大记者不知道吗?添油加醋的干嘛?华总已经够烦的了,你还来添乱。当初我就不该答应帮冷然这个忙,现在瞧,我肠子都悔青了我!”

看许翘的样子,我想不被王总编砍死,也会被她骂死恨死。

不过我还是没有搞懂,华远山如此大发雷霆,难道真的如我想像的那样,为了那个大热天包着丝巾的怪女人?

据我所知,华远山目前还是个钻石王老五,多交几个女朋友也正常,我的专稿添油加醋也只不过给他贴满金的脸上再锦上添花而已,至于发那么大的火吗?

“许翘,我还是没搞懂,华远山到底要我道歉什么?发稿之前没让你们过目是我犯了大错,可我真没搞懂这篇稿子是哪不对劲了?”

“哪不对劲?哪都不对劲!”许翘还是气呼呼的,“人家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筱玉只是他养母的女儿,是妹妹,根本就不是恋人呀!”手上的卷成筒的样刊毫不客气地砸我脑袋上。

“啊?”我跟袁圆顿时都傻了眼。

妹妹?!

我觉得我现在必须找一块豆腐当场撞死算啦。

许翘说华远山九岁那年父母因车祸双双去世,是筱玉的母亲收养了他,还供他与筱玉一起出国留学,两个人学成之后刚刚回到国内不久,不想就出了母亲坠楼的事,筱玉精神受到刺激,就那么疯了。

我承认自己闹了一个大乌龙,但还是心有不甘,直觉告诉我,即使筱玉是妹妹,也一定是个不平凡的妹妹,他们一起长大一起出国又一起回国,而他又那么坚持不懈地照顾着她,这其中如果没有发生什么故事,打死我一百遍我也不相信!

最起码也是一个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小浪漫。我的虚荣心又开始作崇,打肿脸也要充胖子似的也要坚持为自己的专稿找一个合理的台阶,就不信我这份专稿一无是处了。

那也对不起我硬着头皮一次又一次地上精神病院那鬼地方呀。

“其实,华总没摔杯子,摔杯子的是我。”

许翘在喝了我一百块钱一杯的咖啡之后,吞吞吐吐地道出了实情。

华远山看完样刊,脸色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阴沉,只对许翘说了两个字:“撤稿。”

我怀疑现在撤不了稿的许翘回到华远山的面前,他会不会冷冷地对她说两个字:“去死。”?

然后再找到黑社会把我的照片朝桌上一扔,说两个字:“砍了。”?

我不由得一个激灵,虽然这种概率微乎其微,但与华远山这个杠子算是结上了。想到那天在酒吧门口那伙流氓一见到他就灰溜溜地滚开,手心里直冒冷汗。

充其量从此山高水长互不往来而已,本来就没多大的关系,若不是因为这个该死的专访,我和他只不过是大海里两粒永远也遇不上的沙,犯不着为他伤脑筋。

可是,为什么我总觉得一种很强的失落感在心里作崇?这种感觉令我很是不爽,却没有发现,自己是一步一步地被华远山这个迷给牵住了鼻子,等到被一场又一场的麻烦缠得喘不过气的时候,为时已经太晚了。

稿子最终还是发出去了,我也没有被砍死,相反,王总编还奖励了我一个更大的任务,那就是继续跟进精神病院免费收治孤寡痴呆的项目,等基础资料收集好了争取与电视台联合做一个本市最大的中秋专题报道,以提高我们小报的知名度。

说实在的,那一刻的我不是害怕王总编砍了我,而是我有一颗砍了王总编的心。

危爱秘恋:嘘,离他远点第7章试读

这些日子我一直在琢磨,从小到大我这人运气还是可以的,从小学到中学然后大学,那么多场惊心动魄的考试都闯过来了,除了“在二十六岁之前把自己嫁掉”这个科目不及格之外,其他都还好。

可是,自从做了华远山这个专访之后,霉运就缠上了我,比如相亲被人放鸽子啦,比如忘交电费被停电啦等等,满满的都是眼泪啊。

最让我深恶痛绝的是,为了王总编的突发奇想,公益专题里有一个最坑爹的项目,就是收集百名孤寡患者的故事,让全社会都来关注这些孤老无依又患有精神疾病的人。

丫蛋的,在中秋大型公益项目结束之前,我算是把大好的青春年华耗在这个精神病院里了。

邢院长一如既往地温和友善,但我能感觉得出,他似乎对这个项目并没有多大热情,相反,一种被外界打扰的不满在他压抑的眼神里悄然滋生。

也包括对我这个每天在疗养院的医生护士以及精神病患中来回穿梭做采访收集资料的记者,怀着的一种隐藏着于的戒心。

没办法,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报社这碗饭,打死我一百遍我也还得来。

有时也会遇见华远山,他总是匆匆而来,陪秦筱玉坐坐说几句话,之后又匆匆而去。见

到我的时候,依然是那副万年冰霜的样子,偶尔会稍稍点个头,算是礼貌吧。

我原本想为了专稿的事向他道个歉,可每次看到他就象我欠了他八块钱没还的样子,想

想还是算了,既然他未提起,许翘也没追着我要公开声明致歉,我又何必再自找没趣?

记住,如果一个无赖欠了你八块钱不还的话,你一定不要再追讨,因为她很可能为了这八块钱的债务上吊,到时候你反而欠了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反正我觉得我和他之间不会再有交集,直到那天我被逼着和患者一起玩木头人的游戏。

“山山水水谁是木头,嘻嘻哈哈谁是哑巴。”

来了无数次,我对于这首时不时在走廊响起的童谣早已习以为常了,不过,我从来没有

见到过这个唱歌的小孩。

有一次我试图在每个病房里去找这个唱童谣的小孩,但没有找到。这个小孩就象一个幽

灵一般,声音也飘飘忽忽的,在走廊里以及整个精神病院的上空回荡。

奇怪的是,每当童谣响起,患者就会自觉地开始游戏。

输掉的那个人会被一群患者簇拥着,往走廊的另一个方向而去,我不知道最后去了哪里,

只是觉得好像总要过好几天才能再看到那个人。

但也不是每一次都这样,有时候他们会把输掉的那个人放在护士站的高台上,当场“开膛破肚”。

由于我每日在精神病院里进进出出的,大概患者已把我当成了他们中的一员了吧。我一

直在想,要不要借一件医生的白大褂来穿上以示区别?但那样的话,很可能与偷了医生白大褂的那位何顺更象。

我大天朝有一句至理名言:入乡随俗。即使在精神病院里,这句话还是不容忽视。

我成了那个严重犯规的人。

何顺又偷了医生的白大褂,从走廊的另一头朝我猛扑过来,抓住我兴奋异常:“犯规犯

规犯规,输的人开膛破肚哦。”

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他永远都扮演大灰狼?难道精神病院里也有潜规则吗?

走廊里所有的病患一起起哄:“输的人开膛破肚。”

何顺笑嘻嘻的,把我放在护士站的高台上,抻直了手掌假装手术刀在我身上来回地比划,

做出就要就要开膛破肚的动作。

其他患者围成一个半圆圈远远地站着,象是在观摩一场真正的医学解剖,个个表情严肃

认真,而且紧张得发抖。

我看过多次他们玩这个游戏,解剖的人很认真,学习的人也很严肃,被开膛破肚的人还

会假装惨叫然后昏迷。

明白只是一个游戏而已,可在那种情况下,被一个精神病患者放在高台上要开膛破肚,

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我想我的尖叫声足够震动整座疗养院了,可是医生护士大概习惯了患者的自娱自乐,根

本没人来英雄救美。

虽然我不是个天姿国色的美女,但我确定没有对不起这个世界。

世界末日大概也就跟这差不多吧?

在何顺的手掌就要“切”向我的肚子的时候,我只有下意识地往高台下滚。

那一瞬间有个人冲了过来,推开何顺,我的身体就堪堪落入他的怀抱,而我惊恐无助的

眼神正好面对着他的双眸。

四目相望时,我觉得全世界在霎那间安静下来,耳边听不到精神病患者的嘈杂,也没有

鬼魅一般的童谣,只听到他的呼吸和我自己的心跳。

什么叫“怦然心动”?什么叫“小鹿乱撞”?丫蛋的,我二十六岁了才真正理解这些初

中就学会的成语,那时候的填空题好像都得满分来着。

闭着眼睛都知道是他,华远山。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向他“投怀送抱”了,有点窘,但

更多的好像是一种甜丝丝和慌乱的感觉。

但他很快就放下了我,看都不看我一眼,转身沿着长长的走廊,匆匆地离去,剩下我好

傻地站在那里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发呆。

他不言不语,放开我后就再也没有多看我一眼,但我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他的怀

抱远比他的眸子要温暖的多。

回过神来,才发觉还有另一双充满敌意的眼睛在盯着我,那就是站在病房门口的筱玉,

毫不掩饰地朝我射来怨毒的目光。

那绝对不是一个纯粹的妹妹该有的目光,如果说她与华远山之间没有秘密的话,我宁可

再一次被放在台上玩开膛破肚也不会相信。

只是突发状况下抱一下而已,至于嘛!

我朝着筱玉笑了笑,但她没理我,转身进了病房。

可我为什么还一直捂着自己的胸口,抑制着突突狂跳的小心脏?甚至不敢再去回味他那双深邃的眼眸,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淹死在那一潭冻死人的深潭里。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芳洲小娘子点评:

《危爱秘恋:嘘,离他远点》的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让人欲罢不能!确实是一本好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