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独宠挚爱:老公请跪安

独宠挚爱:老公请跪安

作者:花舅姥爷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23 10:05:41

作者花舅姥爷的小说《独宠挚爱:老公请跪安》主要讲的是:接着她不等他反应过来就继续道,“不如你这样考虑一下,跟着我干,以后保准有肉吃,有妞儿泡,有我的一口肉,就不会让你喝汤!”“考虑好以后再来找我。”直到步千凝离开,周谕还没缓过神来,有肉吃,有酒喝,有妞泡,这不就是追求一辈子的事吗?“怎么都等着,走吧。”步千凝习惯性的抬腕,却发现根本没有表,她皱了皱眉,得买一块了。孔依波不动声色的上前,“步千凝,那个人是谁啊?”
展开全部

独宠挚爱:老公请跪安第8章试读

“哇塞,千千,这、这真的是你啊!”权忆之看到她后足足愣了一分钟才认出是她,然后直接从病床上一跃而起。

步千凝连忙大步过去按住了她那一条还打着吊针的胳膊,“你应该谢谢你老爹,非要谢我救了你,这钱你拿回去。”

“不行,千千,本来就是你救了我,这钱给你你就拿着嘛,咱俩有了这笔钱,就不用天天吃食堂了呜呜呜——”权忆之看到她变的好看,简直比她自己都高兴。

“好吧。”步千凝点点头,重新收了回去,以后再把这个人情还回去就行了。

“其实我根本没事,我爸非让我在这里。”权忆之开始碎碎念,“还有啊,千千,他们根本没伤我,没有恶意的,只是我爸爸的下属欠了他们工资而已。”

步千凝点点头,安抚她道,“相信我,你爸爸会处理好的。”

权忆之点点头,等她吊完点滴之后还不到四点钟,两人闲着没事打算回学校,因为马上就要月考了。

对于步千凝,他们已经想不出词来形容了,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有点不合适,扮猪吃老虎逗他们玩,有点这个意思。

易烊看着‘焕然一新’的她来到座位上,扯了下嘴角,“你这样比较好看。”

“嘁——”宋继瑶从她进来就看着她,此时听到易烊跟她说的话,心里极度不平衡的哼了两声。

步千凝把包放到椅子后面,把书本从课桌里拿出来,冲他笑了笑,“我也这么觉得,姜乐贤呢?晚上一起回去怎么样?”

“他……挺倔的,可以不用跟他说。”易烊想起他就嘴角直抽眼角直跳。

“步千凝,吴毅给你的。”还不待她说话,身后的杭博茧伸手拍了拍她,递过来一张纸条。

她往后看了一眼,只见角落里坐了一个穿着很是‘个性’的男生正朝她眨眼。

步千凝心里一阵恶寒打开了纸条:宝贝,需要我送你回家吗?

“卧槽!”她没忍住爆了句粗口,易烊有些好奇,就偷瞄了一眼,然后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她想着之前的情书一事,扭头对杭博茧道,“你跟他说,那封情书送错了,我是给姜乐贤的。”

易烊愣住了,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奔放的女生。

最后一节课是自习课,步千凝从窗子旁边往下面看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姜乐贤跟一个穿着裙子的女生走在一起,有说有笑的。

姜乐贤性子清冷,前世除了她还没有哪个异性能跟她那么靠近过,一时间,她的心里灌满了醋意。

看着烦人她索性不看了,拿出作业准备好好发泄一下,结果二十分钟不到就写完了。

“还一起吗?”易烊收拾好东西,把包背在了肩上。

步千凝点点头没有说话,单肩背着包往外走,“忆之,你跟我一起,你爸不来接你了。”

“啊?”权忆之原本就在班级门口等她,因为一般都会有家里的司机来接她,此时听到她说爸爸不来接她了,有些奇怪,“明明以前死活都不同意我单独回去的。”

“走吧。”步千凝还特地等了一下易烊,看着他干净利落,走路却是特比慢。

步千凝经过下午这件事,早已成了学校里的红人,受了一路的目光洗礼才到校门口,权忆之一眼就看到了她爸爸的车,拉着步千凝小跑过去。

“爸,你怎么老是说话不算话,明明说了让我跟千千一起回去的。”权忆之不满的嘟了嘟嘴。

权新力过来其实就想看一下步千凝是什么态度,毕竟她今天再怎么厉害,到底都只是一个孩子,不过此时,他总算欣慰的点了点头,“爸爸只是顺路过来看看你,我等下还要办事,你在家乖乖的不要出来。”

走前他还特地看了一眼步千凝的样子,跟司机叹道果然女大十八变,这不过几个小时不见人就变了个样。

步千凝朝她努努嘴,“走吧娘娘,小的亲自把你护送回宫!”

“噗——小千子,起驾吧。”权忆之扑哧一笑,学着看的那些话本里的娘娘们摆起了腔子。

“嗻!”步千凝说完也大笑起来,踏着初夏的夕阳,呼吸着年轻的空气。

几人没走多远,就看到了跟一个女生站在一起的姜乐贤,那女生见几人过来,看了一眼姜乐贤,随后道,“易烊,你就不会快一点啊,还要写作业呢。”

“我写完了。”易烊道。

步千凝在此时认出了这个女生是谁,是他们白城中学校花一样的人物孔依波,学习好,长得好,家境好,简称三优学生,不,她人缘还好,特别是在男生这一块。

看到她跟姜乐贤在一起,步千凝心里虽然不是滋味,但也能理解,这个年纪正是青春懵懂的时候,对异性产生一些好感是应该的。

这一世姜乐贤做什么样的选择都好,总之她会主动一点,他想跟她在一起,她就同意,如果还想做一辈子的朋友,那她亦会一辈子陪在他身边。

所以,早恋什么的,没问题。

“步千凝,你今天真是好样的,学生会已经决定对你点名表扬了。”孔依波打量着跟记忆里不一样的步千凝,捏着下巴道,神色中有几分倨傲。

“别……”

“可算是找到你了!”

她刚说了一个字,就被从一旁车子上下来的周谕逮了个正着。

“走!”周谕说着就上前拉她。

权忆之立刻挡在步千凝身前,“你干什么!”

“你就是那个小姑娘吧,我告诉你,今天救你是靠她一个人嗷——”周谕话还没说完就捧着脚哀嚎起来。

“说话之前想着点,找我什么事那边说。”步千凝收回脚,小声道,随后接着道,“今天就不跟你一起回去了,路上注意安全啊姜乐贤。”

她刚走了几步,随后又回头,“那谁,你帮我看着点权忆之,我马上回来。”

姜乐贤看着她一面跟自己道别,一面跟别的男人离开,拧了下眉。

独宠挚爱:老公请跪安第9章试读

“乐贤,那个男人你见过吗?好像是社会上的人。”孔依波看着周谕的穿着,皱了皱眉,没想到这个步千凝真的跟传言中一样。

姜乐贤没有回话,看了眼易烊,“……”

询问的话到嘴边被压了回去。

“乐贤还不走吗?”孔依波抱着书包站在站在树荫下,微风吹起她的长发,让人惊叹一声豆蔻年华。

姜乐贤摇摇头,“我跟易烊一起。”

易烊无奈的耸耸肩膀,想等人家还不直说,拿他做借口不要脸。

哼。

“找我干什么?”步千凝跟他来到另一条路上,因为行人甚少,也不用避讳什么。

“我就是想问问你的身手是跟谁学的。”周谕抓了抓脑袋,特别实诚。

“我师父,已经走了。”步千凝伸手拽了枝柳条。

“死了?”周谕大惊。

步千凝无语,“云游四海去了。”

“吓我一跳。”周谕舒了一口气。

步千凝白了他一眼,眼睛一直注意着权忆之的方向,既然权新力都为她女儿这样了,肯定是有原因的,她不能松懈,万一出现了意外,就不秒了。

周谕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接着道,“你现在年纪这么小身手竟跟我不相上下,我们可以考虑一下特殊聘请你。”

“没开玩笑吧你。”就在周谕以为她是惊讶的不能自已的时候,她丢给他了个大大的白眼,“拿着死工资,做着最危险的工作,闹呢大哥。”

接着她不等他反应过来就继续道,“不如你这样考虑一下,跟着我干,以后保准有肉吃,有妞儿泡,有我的一口肉,就不会让你喝汤!”

“考虑好以后再来找我。”

直到步千凝离开,周谕还没缓过神来,有肉吃,有酒喝,有妞泡,这不就是追求一辈子的事吗?

“怎么都等着,走吧。”步千凝习惯性的抬腕,却发现根本没有表,她皱了皱眉,得买一块了。

孔依波不动声色的上前,“步千凝,那个人是谁啊?”

“朋友。”步千凝把黑色的帆布包单肩背在身上,一手插在裤兜里,竟是十分帅气。

“真是没想到你还有社会上的朋友呢。”孔依波的这句话让几人均是皱了下眉头,特别是权忆之。

“你怎么说话呢?”

孔依波立刻换上一副单纯无害的表情,“我说什么了?”

“忆之,赶紧吧,我把你送回家还得赶快回去呢,不然我妈你懂得——”步千凝对她使了个眼神。

权忆之立刻神会,浑身抖了一下,“咦——走走走,赶紧走,等下阿姨又要揪着咱俩背课文了。”

“我们就先走了。”步千凝点点头,暗下为她点个赞。

“拜拜。”易烊挥挥手,姜乐贤则没有表示,孔依波也跟着他挥了挥手。

看着两人的身影慢慢远去,几人才开始说话。

“你确定要跟我一起过去?”易烊把视线从步千凝的背影上收回,转头问道。

“嗯。”姜乐贤轻轻颔首,这些事情已经安排好了,况且,他不可能一辈子都呆在这里,不会有人同意的。

孔依波听着两人的对话,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步千凝离开的方向。

步千凝直到看着权忆之到家,听到她把门反锁上后才离开。

想了一路该怎么跟陆友琴解释她的衣服。

“哎呀千千!你怎么才回来!”她刚到小区门口,就看到了在下面焦急等待着的步民生夫妇。

“怎么了妈?”步千凝心中思索着,实在想不起来要干什么。

陆友琴伸手点了下她的脑袋,“今天不是给你说了吗,要去吃饭,咦,你这衣服是怎么回事?”

“我今天上学的时候捡了个钱包,谁知道恰好是权叔叔的,还给他之后他非得带着我跟忆之去买衣服。”步千凝想起来了,的确有这么一个饭局,是他们一大家子的饭局。

“行了行了,赶紧走吧!下次可不准再要了啊!”陆友琴连忙把自行车推出来,又接着道,“改天让忆之来家里吃饭,给你们做好吃的。”

步民生招呼步千凝坐他的自行车后座上,载着她往定好的饭店去。

一路上,步千凝感受着风拂面而过的感觉,紧紧抱住父亲的背,这个背很宽阔,承载着她儿时的梦想,直到现在,这个脊背的主人还是她的英雄。

他们一家人来到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就坐了。

“千千来了,赶紧赶紧,坐姑姑这里。”开口说话的是她小姑步秋玲,她看着步千凝的一双眼睛里满是喜爱。

步千凝连忙过去,坐到了她身边,“小姑!”

“咱们千千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就是有点瘦,可要多吃点!”步千凝的大伯母黄元琴打量着步千凝,笑道。

“就是就是,你看千千现在多漂亮。”黄元琴有三个儿子,大儿子步天泽,二儿子步星俊,小儿子步正真,此时开口说话的就是大儿子步天泽。

步千凝看着自己的几个表哥,心情奇好无比,“大表哥,你的意思是我以前不好看咯?”

“我的意思是你以前也好看,但是现在比以前更好看了。”步天泽喝了一口桌上的水接着道。

一餐饭吃的其乐融融,付账的时候几个男人争着抢着,几个女的坐在里面说妯娌之间的悄悄话,小辈门都是围绕着哪里好玩的话题聊的开心。

回去的路上,步千凝自己单独骑一辆自行车,步民生载着陆友琴在后面慢慢走,她骑得快,十分钟左右就到家了。

回到家里,确认好家里没人,她回到自己的房间把门反锁好,打开系统,看着出现在眼前的蓝幕,她的眼睛亮了一下,手指有些微颤的划上去。

“系统034号九月为凤王服务。”

冰冷而机械化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一瞬间,她竟是热泪盈眶。

“你怎么跟过来了。”

“九月永远为凤王服务。”

步千凝摇摇头,关闭了系统,她再也不是那个凤王了,这一世,她只是步千凝。

冲个澡,跟到家了的步民生夫妇打了个招呼,她就休息去了,第二天一早,带着饭盒出去跑步,把饭盒还给那位大婶之后,她回家,吃了陆友琴精心准备的营养早餐,嘴里叼着袋牛奶去上学。

她到学校要经过一个胡同口,而这个胡同口是她从家到学校的必经之路,今天,那里的人似乎有点多而且有点面熟呢。

小说《独宠挚爱:老公请跪安》 第8章 :情书是给姜乐贤的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纳利吖点评:

第一次给评论,真心的觉得《独宠挚爱:老公请跪安》写的不错,轻松,搞笑,很好看,一晚上没睡追完了,作者花舅姥爷大大快快更新吧~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