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时光深许情掩埋

时光深许情掩埋

作者:澜清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0-11-16 15:03:26

《时光深许情掩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澜清,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小舒你怀孕了?我的天呐。”孙雅茹惊讶的捂着嘴巴看着我,“孩子的父亲是谁?你未婚先孕吗?打算结婚吗?”她跟倒豆子一样问了我一连串的问题。“多少个月了?”安静了一会,她又问我。我睁开一直闭着的眼睛。“我真羡慕你可以有自己的孩子,你还记得高二那年寒假我们去北湖玩,我掉下湖吗?”她幽幽的说,我不想听也得听。那年寒假去北湖玩,她非要去湖中间的岛写生,这些文艺生的想法我不懂,她嚷着要去,我只能想办法,我找到一条小道,只够两只脚的宽度,很泥泞,却看着好像能一路通到小岛,结果我们已经走了一大半了,那路中间却是断开的,看着是能跳出去的距离,但是路只有两脚宽,跳过去以后能不能站稳还不好说。
展开全部

008 远走高飞

他不如以前精神,大概最近被孙雅茹折腾的不轻。

孙雅茹向来不是善茬,给自己制造了这么个委屈她肯定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的。

我想把手抽出来可他不让。

他摸着我手背,摩挲过去我一阵的颤抖,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雅茹说要你手上的皮移植给她,何舒,你伤了她,这是你欠她的。”

果然!

我奋力把手抽回来捂的好好的,从躺椅上跳起来退开好几天离他很远。

我惊恐又愤怒,感觉腿都有些哆嗦了。

“我不。”我坚定的看着他直摇头,可他面色如常,显然不会因为我而动摇。

我轻如鸿毛,而孙雅茹重如泰山。

“我怀孕了,我不可以打麻醉。”想到这个我好歹多了一丝底气,孩子以后他们要养的,如果出了问题倒霉的也是他们。

他一步步朝我逼近,靠近一步我就后退一步,心如擂鼓,心脏都要从喉咙口跳出来了。

最后他把我困在墙面和他胸口之间,冷冽的薄唇轻靠在我的发丝上,声音落下,砸的我晕头转向。

“我请了国外最专业的医生,不会让孩子有事的。”

我双手颤抖,忍不住推开他,他被我推了个措手不及,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

“再好的医生也没法让麻醉对孩子没影响,为什么非要我的,她不知道我怀孕,你还不知道吗?”对,我生气,他对孙雅茹的言听计从到了让我瞠目结舌的状态。

我好想知道他是有多爱孙雅茹?居然她要什么给什么,就连我可望而不及的婚姻也都给了她。

“谁做的孽谁还债,你没有拒绝的权利。”他说出的话冰冷的像刀子刺痛着我,我顺着墙面蹲下去,捂着脸痛苦万分。

“我没有烫伤她,我走的时候连桌角都没有碰到。”我自言自语,像是说给自己听的,“你关着我,我没有拒绝的权利,让我怀孕我也没拒绝的权利,现在就连要取走我的皮,我也没有拒绝的权利,任天临,我凭什么没有权利?我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要这么对我?是因为我爱你吗?你觉得我爱你就可以肆意欺辱我是吗?”

他被我问的哑口无言,甚至不想看我悲痛欲绝的眼神。

“我多渺小啊,就算没了孩子没了皮,离开这座牢笼,我也只能闭上嘴巴安安分分的过日子,想跟你们做对想为自己讨个公道根本不可能,这世道,我一个小百姓能翻出多大的浪来呢。”我说着这些残忍的现实,居然把自己给说服了。

是啊,我怎么可能斗的过他们,只求安稳度过这十个月之后,带着我破碎的心和残缺的身体,远走高飞吧。

“什么时候手术?”我眼睛干涩,看向站在阳光下的他都感觉眼睛刺痛。

“后天。”冰冷的两个字,依旧没有温度。

而我的心,也没有温度了。

护士把我推进手术室,我和孙雅茹齐齐的躺在左右两边。

她侧首看着我,轻笑了一声。

“小舒,我让医生也取你右手上的皮,我们以前那么好,以后难看也是难看的同一只手,也是缘分,对不对?”她眼中带光,看似在笑,我却看到了满满的恨。

她恨我什么呢?

她已经让任天临那么厌恶我了,她要的她都得到了,而我明显输的一塌糊涂,有什么好恨的。

我没再看她,也没理她。

心累。

“她怀孕了,剂量一定要把握好。”进来的医生特地关照了麻醉师,麻醉师看了我一眼,下手都变得有些迟疑了。

“小舒你怀孕了?我的天呐。”孙雅茹惊讶的捂着嘴巴看着我,“孩子的父亲是谁?你未婚先孕吗?打算结婚吗?”她跟倒豆子一样问了我一连串的问题。

“多少个月了?”安静了一会,她又问我。

我睁开一直闭着的眼睛。

“我真羡慕你可以有自己的孩子,你还记得高二那年寒假我们去北湖玩,我掉下湖吗?”她幽幽的说,我不想听也得听。

那年寒假去北湖玩,她非要去湖中间的岛写生,这些文艺生的想法我不懂,她嚷着要去,我只能想办法,我找到一条小道,只够两只脚的宽度,很泥泞,却看着好像能一路通到小岛,结果我们已经走了一大半了,那路中间却是断开的,看着是能跳出去的距离,但是路只有两脚宽,跳过去以后能不能站稳还不好说。

我不肯再走,可她却一定要过去。

我们的友谊,总是我在迁就她保护她,看她那么想去,我就尽力一试。

结果我跳过去了,她没跳过去,我就差半厘米就能拉住她了,可是我却只能看着她掉下了湖。

她被救上来送去医院抢救的时候已经快冻僵了,但是她拉着我的手一再强调不能给她家里打电话,如果我打了她就去死。

我害怕,就没打,可医生却跑出来跟我说她怀着孕,这么一这折腾孩子肯定保不住,而且这么寒冬腊月掉湖里,以后还能不能怀就更不好说。

当时我彻底懵了,直到她被推出来我都没缓过来。

“小舒,我是真爱他的,可是他却跟我说对我没感觉了,孩子都快四个月了,我一直不知道怎么办,这次大概也是老天的意思,没了就没了吧,在没有爱的家庭里长大也是对他的不负责任。”

我记得当时的她哭的伤心欲绝,可是才高二就怀孕,我对她不爱惜自己身体的做法很不赞同。

“可是医生说你以后可能没法怀孕了。”这对女人来说是晴天霹雳的。

“以后的事谁知道呢,我找个好医生调养调养应该可以的,没那么严重。”她当时不以为意,并且让我发誓一定要守住这个秘密,就连我妈都不能说。

没想到年轻的时候造的孽,如今报应都来了。

她的确没法怀孩子了,可却要来夺走我的孩子。

“你那时候和任天临有婚约,为什么却怀上了别人的孩子?”我看向她,却看到她脸色变了又变。

“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怀过孩子,我当时说那条路没法跳过去你非说能过去,还说会拉住我,结果我掉进了冰湖里伤了身体没才没法再怀孩子的,你当年是不是故意的?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所以故意那样子对我,好让我以后就算嫁给天临也会因为没法要孩子而过的不幸福。”

我冷笑,从她开口跟我说话的那一刻起我就不该搭茬,分明就是在给我下套。

我和孙雅茹,明眼人都会向着可怜的她,我已经感觉到手术里的医护人员看我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009 他在踢我

“还好天临并没有嫌弃我,说等我们两人世界过够了就领养一个孩子回来养,他对我是真的好,我很幸福。”她声音轻飘飘的,我听的出来是幸福的。

此情此景,我并不想听到她秀恩爱,因为每句话对我来说都是凌迟。

手术进行了很久,大概为了让孙雅茹的手背尽量看不出来有疤痕,医生用尽了毕生所学,而我这边就粗糙了许多,手术结束以后我甚至没再医院再待一秒就被送回了臻园。

我孕吐依旧,甚至是无油无盐的东西我看一眼也能吐掉,张妈这段日子也是愁的头发都白了许多,两个月后要产检,是任天临来接我的。

他的眼神落在我戴着弹力套的右手,然后为我打开车门。

我没有在白城产检,可能白城认识的人太多没法避人耳目,他带我去的是隔壁南城的红房子,一对一的VIP服务,很是奢华,他说我的孩子也会在这边出生。

“太瘦了,你一点东西都没法吃进去吗?”医生看着我的产检单子一阵的叹气,“你作为丈夫要上点心啊,这样子下去可能随时会终止妊娠的。”

丈夫?

我和任天临的脸上同时闪过不明所以的尴尬。

“你能吃进去东西尽量吃,实在不行只能挂吊瓶了,总不能让宝宝每天饿着肚子是不是?”医生看着我,非要我点头才算满意,“有出血症状吗?”

我愣了下,“有褐色的东西,是血吗?”

医生推了下眼镜,用笔戳了戳桌子,“那就是血啊,你过来我检查一下。”

医生嘀嘀咕咕的,给我检查完摇了摇头,“回去尽量卧床,而且一定要保持轻松愉快的心情,配点药回去吃吃,如果感觉不太好记得随时来医院了。”

任天临一一记下来,就这么一折腾过去了半天,走的时候有几个小护士对着这边指指点点,我隐约听到任太太几个字。

我有些怀疑,看医生的态度并不认识任天临,可却又小护士知道任太太,里面有什么缘由呢?

我想不通,就没去想。

破天荒产检结束以后任天临没把我送回去,而是带我去了南城有名的农家乐吃饭,有湖有田还有许多胖鸭子,我双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罩着还不怎么显怀的身体跟在他后面走。

他脚步停在了湖边,冷风吹过,波光粼粼。

我在他五米远的地方停下了。

“你说这大冬天的湖,掉下去该有多冷呢?”他声音传来,我浑身发冷。

那天手术室里孙雅茹说的话他果然知道了,他会这么问,显然是选择相信孙雅茹。

那么小的路,那么冷的湖,柔柔弱弱的孙雅茹怎么会非要过去呢?肯定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我吵着要过去才让孙雅茹掉湖的。

“本来说要你的孩子只是因为对你知根知底,没想到这却是你的报应。”他呵呵一笑,“造化弄人。”

当年的事谁也没法翻回去看真相了,我说再多他也不会信我。

“再过七个月什么都结束了。”我看着他高大的背影,痴痴恋恋,这么一个人,我爱了十年,爱的伤痕累累啊。

他回头,我把眼神收起,只留下冷酷无情。

我在臻园安分许多,不吐了以后反而能吃起来,一天恨不得照六餐去吃,张妈见我肯吃再晚爬起来都乐意,而任天临来臻园的次数也明显开始变多。

我并不希望他来,会破坏我努力撑起来的满足感。

可他却浑然不觉,甚至有时候开始留宿。

我躺在床上看着书,他突然把手伸过来放在我明显大了许多的肚皮上,我一紧张,肚子一缩,感觉有什么东西踢了一下。

他诧异的收回手,看看同样懵掉的我,又把手放了回去。

又踢了一下,这次很明显了。

“他在踢我?”他那么个成熟稳重的人现在却惊喜的像个孩子,把耳朵靠在我肚子上听了又听,欢喜的不得了。

我慢慢收敛起刚才情不自禁露出来的微笑,他看到我没什么表情,讪讪的躺了回去。

肚子咕噜叫了一声,我尴尬的把书合起,准备躺下睡觉了。

他在这边的时候我连气都不想多喘一口。

可是我饿的实在睡不好,翻来覆去的难受的很,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下的床,我掀开被子起身准备去厨房的时候,却见他端了碗过来,是热腾腾的鸡蛋面,很香。

“快吃吧,别饿着我孩子。”他没看我,钻进被窝继续看电脑。

我想矜持可矜持不了,斯斯文文的吃着那面,可架不住实在是饿狠了,没一会就见了底,看着空空的碗底,我还不能相信任天临居然会给我下面?

吃饱了才能睡的满足,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但是这个月份我半夜总是醒,看着黑漆漆的房间,我发了好一会的呆,又困的时候任天临翻到了我身上。

我赶紧闭上眼睛装睡。

他双手撑在我身侧没动,我尽量让呼吸平缓,感觉身体都紧张的僵硬了。

他要干什么?

我手指紧张的缩了一下,正准备悄悄睁开眼睛瞄一眼的时候,他低下头,含住了我的双唇。

脑袋里好像炸开了烟花,乱七八糟一团乱麻。

他吻的很轻,大概怕把我弄醒,可是那摩挲的触感在唇上游离却让我心神无比荡漾,我心里很疑惑,他为什么要吻我?

想着我故意哼了一声,他跟触电一样离开了我的唇,我嗯了嗯,侧过去了身子。

我以为他就这么回去睡觉了,可谁知道他又从后面贴着我,我睁开眼睛瞪着被单。

见我醒了他干脆开了灯,直接把我按进被单里狠狠的吻着。

一吻结束,他从后面抱住我,圈起我的肚子,下巴搁在我颈窝。

“何舒,孩子生完以后,你打算去哪里?”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元洲小仙女点评:

看完《时光深许情掩埋》这本书,我长呼一口气,柔和的日光温柔的洒照在我的头顶,形成一个光圈,澜清的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