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婚然天成:总裁追妻36计

婚然天成:总裁追妻36计

作者:秋千飞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0-12-30 13:19:25

最新小说《婚然天成:总裁追妻36计》是秋千飞的书,主要内容为:霍瑾年轻描淡写的回一句:“虐的就是你。”权相宇吃瘪,尴尬扯唇:“情场上输给你,也就罢了,牌场上,你休想再占上风。”他们三人玩的是“跑的快”。跑的快,顾名思义,谁先出完牌,谁就是赢家。第一局,权相宇有红桃2,优先出牌。只见他一波又一波的往桌子上扔牌,霍瑾年和冷厉却连一张压制的王牌都没有。权相宇放下最后一张牌,兴奋的说:“我赢了,快给钱。”
展开全部

:盛世娱乐,打牌

浅蓝色的天幕,像一幅洁净的丝绒,镶着如白色羽毛般的浮云,美轮美奂。梦境中,余静好如愿以偿踩在了白云上,她幻想自己是孙悟空,一个跟头翻出十万八千里。可惜,头刚垂下,就不慎坠入凡间了……

咚!90斤的重物与地面亲密接吻,发出的声响,毫无意外惊扰了房间里的所有人。他们纷纷向沙发那旮旯望去。

沙发上已没有了人影,而余静好?正四肢仰巴着平躺在地上,呼呼呼的,低声痛吟。

睡觉不老实也就算了,连摔相都如此难看,简直污人眼球。见状,站在权相宇身边服侍的女人甲扯唇讥笑道:“那谁啊?这么丢脸。”

女人已接茬:“不认识,不过看她那样子,估计摔懵了吧。”

女人甲和女人已同时轻笑:“呵呵呵……”

沉浸在疼痛中的余静好,这才惊觉,原来房间里不止她一个人,还有霍瑾年,权相宇,冷厉,和两个陌生面孔的女人在。

霍瑾年欲起身,将余静好扶起来。只是他屁股还未离开椅子,她就欠身,单手撑着额头,一副讹人的架势继续躺在地上。

作为“熟人”,见她摔了个狗吃屎,霍瑾年,权相宇,冷厉,都没说话,这凭空冒出来的俩女人,叫嚣什么!余静好本就听不得莺莺燕燕之语,这会又是冲着自己来的,心里当即压不住了。

目光斜着向上,扫了俩女人一眼,锁定霍瑾年:“霍瑾年,我是不是你的女人?”

霍瑾年语气沉沉道:“是。”

“既然我是你的女人,看见我摔了,你怎么不过来扶我一把?不扶也就算了,她们对我冷嘲热讽,你也不教训教训!”

“……”

余静好摔倒,霍瑾年想扶来着,只是没机会表现。至于教训?他黑眸一瞥,瞪向女人甲和女人已。

他的女人也敢嘲讽,活腻了。

躺在地上的女人竟然是霍瑾年的女人?知道真相的女人甲和女人已,对视一眼后,吓的双腿打软。霍瑾年是老板权相宇的朋友,平日里就常冷着一张脸,此刻,虽没说话,但眸子里敛着火苗,唯恐不能把人烧焦了。

见状,女人甲和女人已也不想着向霍瑾年求饶了,直接求助于权相宇。

扑通一声,俩人跪下,扯着权相宇的胳膊哽咽道:“权少,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不知她是霍先生的女人。求求你,帮我们说说情。”

权相宇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能近身伺候他的女人,非长得漂亮就是身材好。如今美人落泪,他不禁心疼。

大手刚抚上她们的下颌,抬眸迎上霍瑾年敛深的眸子。女人而已,他想要,以后再寻就是,霍瑾年可就一个。只见,权相宇一脚踹开女人甲和女人已。

“权少……”

“来人,把她们赶出盛世娱乐。”

盛世娱乐,权相宇个人持股性大型娱乐会所,传言,它是江城有钱男人的圣殿。内部兼具棋牌室,台球室,拳击室,攀岩,游泳,以及KTV,泡吧等娱乐项目。

只不过睡了一觉,没想到又挪地方溜达了。

余静好环顾四周,一番打量后确定,这里是棋牌室。而刚刚她没摔下来之前,霍瑾年等人正在打牌,男女搭配,玩的还挺嗨。

哎呀,说到底,还是她坏了他们的好事。不知,被赶出的俩女人是不是恨死她了。算了,恨就恨吧,谁让她们先招惹她的,活该。

多事的人已经走了,余静好还赖在地上。莫非,是哪里还不顺畅?霍瑾年起身,奔着她去。

近身,半蹲下来:“人已经教训了,还不起来?”

余静好迎上霍瑾年,语气一贯的横:“霍瑾年,你别高兴的太早,刚刚那是一笔账,现在我要跟你算另外一笔账。”

权相宇悄悄向冷厉递了个眼神,示意,接下来有好戏看了。伙伴们,搬好小板凳,千万别错过。

“哦?”霍瑾年竖耳倾听自己的第二罪状。

余静好轻哼一声说:“你明知道我睡觉不老实,还让我睡沙发,你是不是存心让我难堪?”

“摔疼了?”

“嗯。”

“哪疼?”

“哪哪都疼。”

“是吗?我看看。”

余静好抬头,干净的眸光撞上一束犹如烈火般炙热的目光。看看,看什么?看哪里?满肚子色水的臭流氓。

“不要你看。”余静好微皱着眉头,从地上爬起来。

拍拍手,站好。

男神霍瑾年也有被女人拒绝揩油的时候……权相宇秉承看笑话的原则,在一旁笑的欢腾。

呵呵呵……

霍瑾年回眸,警示的眼神瞪了瞪他,他立刻止声。

女人甲和女人已是权相宇的人,她们惹怒了余静好,不看僧面看佛面,权相宇也该给余静好道个歉。

他看向余静好,温声说:“余小姐,刚刚的事情,我向你道歉。”

堂堂东城霸主权相宇竟然向余静好道歉?余静好差点被吓着,尴尬扬唇:“没关系,我这个人,向来大方,不愉快的事,一般记不太久。”

向来大方,不愉快的事,一般记不太久?

霍瑾年思量着余静好的话,蹙眉。早上,他对她那样,她打算记多久?现在是不是已经忘记了……

霍瑾年,余静好,权相宇,冷厉,四个人站着的方位,估摸着也算是把东西南北占完了。大好时光就这样浪费了,实在是亏得慌。

权相宇提议,继续打牌,拉着霍瑾年和冷厉又围着牌桌坐下。

他们三个人打牌,剩下余静好一个人,挺无聊的。满屋子转悠,瞥见一本杂志,拿着,躺沙发上积极去了。

只是,杂志刚翻开,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就被霍瑾年喊了去。

“过来,看我打牌。”

霍瑾年不是有意的,着实是因为上半圈打牌的时候,女人甲和女人已分别伺候着权相宇和冷厉,唯有他单着。现在余静好醒了,也是时候将这这份孤单还回去了。

霍瑾年旁边有一个闲着的凳子,余静好刚想坐下,许是霍瑾年不满意,一脚将凳子踢出很远。

余静好不高兴了:“你把凳子踢走了,我坐哪里?”

霍瑾年拍了拍他的大腿:“坐这里。”

“啊?”余静好一脸的嫌弃。

霍瑾年单手揽上她的后腰,强迫她坐下。

余静好身材娇小,坐在霍瑾年腿上,后背微微后倾,像极了霍瑾年怀里的小心肝,二人暧昧的不行。

在帝豪酒店也就算了,现在权相宇和冷厉都在,这么暧昧,是不是不好?

余静好动了动身子,小声嘀咕说:“我还是自己坐吧。”

:我是她的男人

霍瑾年按住余静好的肩膀,微扬着眉,俊逸的脸庞忽的向她逼近,浑身上下透着野兽般的狂妄,鼻翼摩擦间,薄唇看似吻上,又没吻上。

“如果你不介意被他们看见更劲爆的画面,可以试试自己坐。”

权相宇长这么大,还从未看过霍瑾年与女人玩激情,这会兴趣匪浅。一边起哄说:“我不介意,快让我们开开眼界。”

你妈的,有你什么事!

余静好倏的皱眉,睨权相宇一眼:“我介意。”

回过眸来,又冲着霍瑾年怒呲:“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霍瑾年幽深的目光迎上她:“然后呢?”

然后……权相宇是色货,你跟他是朋友,兴趣相投,说明你也是色货。

原本的振振有词,想到早上被凌辱的那一幕,余静好悄悄打了个哆嗦。算了,还是老实点吧。否则,霍瑾年兽性大发,当着权相宇和冷厉的面,将她扑倒,她真真是没脸见人了。

“……乖乖坐你怀里,看你打牌。”

“肺腑之言?”

“当然。”

余静好巧笑嫣兮,嘴上努力上扬的弧度,怎么看,都像是……装的!但是霍瑾年不仅没拆穿她,还顺势揽过她的肩膀,彻底将她圈在怀里,呵护着。

话说回来,若不是霍瑾年横插一杠子,余静好早就是权相宇的女人了。霍瑾年光明正大抢了他的女人不算,现在还当着他的面,秀恩爱。权相宇忍不住吐槽说:“瑾年,你们这样,不纯心虐我吗?”

霍瑾年轻描淡写的回一句:“虐的就是你。”

权相宇吃瘪,尴尬扯唇:“情场上输给你,也就罢了,牌场上,你休想再占上风。”

他们三人玩的是“跑的快”。跑的快,顾名思义,谁先出完牌,谁就是赢家。第一局,权相宇有红桃2,优先出牌。只见他一波又一波的往桌子上扔牌,霍瑾年和冷厉却连一张压制的王牌都没有。

权相宇放下最后一张牌,兴奋的说:“我赢了,快给钱。”

有钱人之间玩牌,从不拿现金,都是换成标志为不同价格的筹码。输了就是输了,冷厉啥也没说,利索的推了一枚筹码给权相宇。

霍瑾年的筹码全摊在余静好面前,许是将她当成了“钱管家”,语气温柔的说:“丫头,拿钱。”

“多少?”

“五万。”

“好……五万?”

余静好惊得目瞪口呆!只不过一局而已,怎么就输了五万?合计好五之后的零的个数后,她摸着筹码的手蓦地收紧。

“你今天一共输了多少钱?”

霍瑾年拧眉,像是在思考:“不多,八十万。”

不多……八十万?

余静好猛咽了一口唾液,又问冷厉:“你呢?”

“七十万。”

八十万,七十万,加在一起有一两百万了。关键是,这两个人输了钱,竟然毫不在乎。仿佛,几百万于他们而言,只是几毛钱。

权相宇是大款,余静好早就知道。冷厉是中环医院院长的儿子,也有钱。霍瑾年嘛?她只知道他是权相宇和冷厉的朋友,背景一无所知。她从小在江城混,无疑,霍瑾年不在富豪榜上。既然不是富豪,那准是暴发户。暴发户发起来,实属不易,更得好好劝说劝说了。

不想被权相宇和冷厉听见,余静好倚着霍瑾年的胸膛,很小声的问他:“你会打牌吗?”

霍瑾年应:“会啊。”

“会?那还输了那么多钱。”

“多吗?”

“八十万!当然多。”

她铿锵有力的话,刚落下,紧接着,又向霍瑾年送去一记败家子的眼神。

余静好的眼睛圆圆的,而那记败家子的眼神需往上翻翻眼皮。霍瑾年还是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很是喜欢。一时高兴,情不自禁抱紧她。

“丫头,别心疼钱,我有的是钱。”

霍瑾年和余静好一唱一和,权相宇似了解了情况,调侃说:“余小姐,瑾年说的对,他别的没有,就钱多。”

余静好硬是扭过身来,神色清冷的看着权相宇:“权少,你好歹也是盛世娱乐的老板,身为老板,总是赢钱,是不是纯心欺负人。”

权相宇摆出一脸无辜相:“我欺负谁了?”

“他……和他啊。”

其实,余静好想说的是霍瑾年,说过之后,觉得不妥,又把冷厉带上了。讨公道嘛,多说几个人,才好避嫌。

即便如此,权相宇还是见缝插针:“余小姐,瑾年是你什么人?你这么护着他。”

“他……我……”

她什么时候护着他了!

一时窘迫,余静好耷拉着脑袋,脸颊红扑扑的。

就在余静好自觉很丢脸的时候,霍瑾年忽然爆出来的一口情话,酸涩的一屋子人,顿时说不出话了。

“我是她的男人,她护着我,天经地义。”

呜呜呜……好恶心啊!

要不是给霍瑾年面子,余静好真想现场把午饭都倒出来。

不过,恶心归恶心,霍瑾年说的话,道理却是存在的。他是她男人,那他借她些钱,总行吧?

余静好抬头看向霍瑾年:“我……男人,你能不能借我些钱?”

“你要打牌?”

“嗯。”

霍瑾年毫不吝啬的将筹码都送给余静好,还说:“随便玩,不用替我省钱。”

余静好有了钱,后背也多了光芒,提议:“跑的快太简单了,不如我们玩斗地主吧。”

权相宇和冷厉觉得妥当:“好。”

第一局,余静好就摸到了地主,她拿起地主牌,神采奕奕的迎战权相宇和冷厉。

霍瑾年以为余静好想玩牌,纯粹是打发时间,并不是真的在行。所以,还未正式交手前,他就用眼神警示了权相宇和冷厉,让他们对余静好手下留情。

说心里话,权相宇和冷厉也没想着太挤兑余静好,就应了霍瑾年这个请求。

可是一来二去的,余静好没输,反倒将权相宇和冷厉轰了。

她摊开双手向他们要钱:“一人五万。”

权相宇在棋牌室混了那么久,还是第一次输这么快。他不服,给了筹码之后,要求来第二轮。

他还想着第二轮,要动真格了。

可惜……又输了。

接下来的每一轮,虽然地主都在变,但是余静好却总是赢钱。不知不觉中,霍瑾年竟真的沦为了收钱的“小男人”了。

输钱是小,面子是大,权相宇生无可恋的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呻吟道:“瑾年,你还请我对你的女人手下留情,依我看,应该是我请她对我手下留情。”

权相宇搞笑的样子引得霍瑾年,余静好,冷厉,三人捧腹大笑。

小说《婚然天成:总裁追妻36计》 第17章 :盛世娱乐,打牌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傲霜吖点评:

很好看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很温馨很搞笑 赞赞的,加油^0^~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