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撩妻上瘾:薄少请自重

撩妻上瘾:薄少请自重

作者:yeninglei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17 12:15:13

《撩妻上瘾:薄少请自重》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在进入办公室前,薄丝承冷冷问自己的秘书。“许小姐还在里面呢。”艾米微笑地说。“艾米,好久不见啊,又变漂亮了。”花花公子宋濂每次来薄丝承这,总免不了在言语上调戏艾米一番,用宋濂自己的话说那就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本公子这是风流而不下流。“多谢宋少的夸奖,您也越来越帅了。”艾米是公关界的一把好手,这样的场面她自然能很轻松地应付过去。“艾米,你真会说话,本少最喜欢你这样聪明嘴甜的可人儿了。”
展开全部

撩妻上瘾:薄少请自重第14章试读

“是哪只小野猫那么野,把你给咬伤了?”

据他所知,丝承这些年来身边一个女人也没有,如今这是要闹出大动静啊!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可不是你!”

闻言,薄丝承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准备看好戏的宋濂,细长的黑眸里很好地掩饰着一抹晦涩的暗光。

都怪许如约那个死女人,害他在宋濂面前出丑!

“啧啧,像我有什么不好,成天有美女投怀送抱,多快活!”

宋濂要笑不笑地斜睨了薄丝承一眼,转手在陈思思的细腰上掐了一把。

“宋少,你好讨厌!人家才没有对你投怀送抱呢,是你主动追求人家啦!”

宋濂怀中的陈思思被他这么一掐,立即嗲声嗲气地和他暗送秋波。

“好好好,宝贝儿,是我主动追求你行了吧?”

宋濂对陈思思的媚功全盘接受,并低下头去在她的侧脸上重重地亲了一下,完全是一个典型浪荡公子哥的形象。

“宋濂,如果你是约我出来吃饭的,我很乐意,如果你约我出来是让我看你和女人打情骂俏的,我不奉陪!”

薄丝承虽然和宋濂是很要好的兄弟,但很看不惯他风流成性,眼下宋濂和陈思思在自己面前公然打情骂俏,薄丝承的心里便不痛快了。

“哟,生气了?”

闻言,宋濂笑着转头看向脸色阴沉的薄丝承,好看的桃花眼眯成了一个特别邪魅的弧度。

“我很久没见过你生气的样子了,看来咬你的那只小野猫爪子很锋利啊,能让千年冰山的你裂出这么一大条缝来。”

自从嫣儿死后,丝承便把自己的情绪全部隐藏了起来,变得不喜不怒,活像个行尸走肉。

“宋濂,我警告你,别再胡说八道了!”

宋濂的再三提醒让薄丝承想起了今天早上咬他一口的许如约,这令他体内的火气蹭蹭蹭地往上冒,脸色也越发的难看。

“行,我不说了。”

见状,宋濂很是无奈地耸了耸肩,识相地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惹毛了丝承这个家伙,他肯定会抡起拳头把自己狠狠揍一顿,他可不想挨揍。

一顿饭吃得薄丝承心里不是滋味,他随即想到了被他关在办公室里的许如约,心里才好了那么一点。

那个该死的女人一定饿坏了吧?

哼,那也是她活该,谁叫她对自己下口那么狠!

“你上我车干嘛?”

薄丝承上车后,宋濂紧跟着上了他的车,这令薄丝承的心里又不痛快了。

“我的宝贝儿下午要去赶通告,没空陪我,我去你那里坐一坐,你不会不欢迎我吧?”

宋濂四仰八叉地靠坐在后车座上,斜眼看着薄丝承笑。

“顺便去见见你家厉害的小野猫长得漂不漂亮。”

“宋濂,你再多说一个字,我一定会把你丢下车去!”

宋濂这话让薄丝承心里膈应得慌,至于慌什么,他也不知道。

“你啊,就是太严肃了,一点也不好玩!”

宋濂无奈地扶额,露在指缝外面的一只桃花眼中却充满了狡黠之色。

啧啧,他说说丝承就这么紧张了,看来真的是养了一只非常厉害的小野猫呢。

接着,两人大眼瞪小眼地没再说话,直到进了薄丝承的公司。

“艾米,人还在里面吗?”

在进入办公室前,薄丝承冷冷问自己的秘书。

“许小姐还在里面呢。”艾米微笑地说。

“艾米,好久不见啊,又变漂亮了。”

花花公子宋濂每次来薄丝承这,总免不了在言语上调戏艾米一番,用宋濂自己的话说那就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本公子这是风流而不下流。

“多谢宋少的夸奖,您也越来越帅了。”

艾米是公关界的一把好手,这样的场面她自然能很轻松地应付过去。

“艾米,你真会说话,本少最喜欢你这样聪明嘴甜的可人儿了。”

宋濂邪笑着靠近艾米,微微倾身,小声地开口。

“刚才你说的许小姐是谁呀?丝承的新欢吗?”

“宋少,许小姐是老先生请回家借住的,其他的我不清楚。”

艾米知道宋濂和薄丝承的感情很好,所以没有隐瞒地告诉了他一些关于许如约的事情。

“薄丝承,你这个混蛋!”

正当宋濂和艾米在小声说话的时候,薄丝承打开了办公室的门,把门半敞着,还没走进去呢,迎面就飞过来一个玻璃烟灰缸,伴随着许如约气若游丝的怒吼声。

幸好薄丝承反应够快,在烟灰缸砸向他脑门之际,他谝头险险地躲过了,不然这一砸非闹出人命来不可。

“许如约,你疯了!”

薄丝承勃然大怒,冷着一张铁青的脸色大步走了进去冲趴在玻璃茶几上的许如约怒吼。

该死的,他刚才差点没命了!

“我没疯,是你疯了才对,午饭时间把我关在你的办公室里,你想饿死我才能解你心头之恨是吧?”

许如约惨白着脸色,捂着一阵阵抽痛的胃部,怒吼的声音比刚才更弱了一些。

好痛!

“丝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还没等薄丝承出口反驳许如约的话,宋濂那幸灾乐祸的声音便插了进来。

“这位许小姐明显是饿得不行了,你快叫艾米点份外卖送过来,不然饿出人命来,哭的还不是你自己。”

想不到丝承圈养的小野猫是这么的其貌不扬,不过爪子倒是挺锋利的,很有趣。

“这里没你的事情,你给我闭嘴,不要多管闲事!”

薄丝承正在气头上,又听宋濂第一次见许如约便帮着她说话,这气就更不打一处来,回头狠狠瞪了一眼多管闲事的宋濂,随即转过头来怒斥许如约。

“许如约,为你刚才的行为给我道歉!”

这个该死的女人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不好好教训她,说不定下次她会拿刀来割自己的脖子。

“我不道歉!”

许如约费力地撑着玻璃茶几的桌面勉强站了起来,惨白着脸色,万分倔强地怒视着他。

“是你把我关在你的办公室不让我去吃饭,是你做错了,我不会道歉!”

胃部传来的一阵阵抽痛令许如约白皙的额头上冒出了冷汗,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此刻身体不舒服,可盛怒中的薄丝承却看不到。

撩妻上瘾:薄少请自重第15章试读

“你给我道歉,许如约!”

宋濂在这,许如约对薄丝承所做的一切令他的面子很挂不住,因此薄丝承加大了音量,更加阴沉地冲许如约怒喝。

“我说了,不道歉就是不道歉,除非你先跟我道歉!”

许如约的双手死死捂住疼痛不已的胃部,疼得额头上已经冒出了涔涔的冷汗,站不稳的身体似乎随时会摇摇欲坠。

“丝承,你一个大男人跟个女人计较些什么,你也太小气了吧?”

正当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宋濂噙着邪笑走到了许如约的身旁,自然地伸手搂住了她的腰,并用责怪的眼神瞪着脸色无比阴沉的薄丝承。

“你难道没看见许小姐身体不舒服吗?”

丝承这个家伙太不懂怜香惜玉了!

许如约不喜欢被一个陌生男人亲密地搂着自己的腰,当即就开始挣扎起来。

“宝贝,不要动,我不搂着你,你肯定会摔下去的。”

宋濂平常遇见的女人对他都是投怀送抱的,难得遇到一个不被他俊美外貌迷惑的女人,顿时引起了他浓烈的兴趣,不顾许如约那微弱的挣扎,更加用力搂紧了她,并俯身用无比磁性魅惑的声音在许如约的耳边暧昧低语。

真是只有趣的小野猫呢,身体不舒服还亮出锋利的爪子来挠人。

“宋濂,放开她!”

薄丝承见状,细长的黑眸立即危险地眯起,暴喝出声。

宋濂喜欢玩女人,凡是对他胃口的他一个也不会放过,但他玩女人不能玩他想教训的女人!

薄丝承此刻的心里十分的愤怒,有种自己的玩具将要被抢的感觉。

“丝承,我好心帮你扶着许小姐,你对我吼什么!”

宋濂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完全不把薄丝承的怒吼与警告放在心上,将许如约直接搂进他古龙水浓烈的怀抱里,搂住许如约腰的那只大手还很不安分地隔着布料摩挲了两下。

啧啧,这小腰真够细的,说盈盈一握也不为过。

“你干什么,放开我!”

许如约很明显感觉到了宋濂大手的不安分,而且被一个浑身上下充斥着浓烈香水味的男人强抱,即使这个男人长得很帅,她也不喜欢。

“宋濂,你够了!赶紧滚回去吧,我这里不用你瞎掺和!”

眼见着宋濂的行为越来越过分,薄丝承忍无可忍地走过去将人抢了过来,面色十分阴沉地对他下逐客令。

“别啊,我觉得你这里挺有意思的,想多玩一会。”

宋濂好看的桃花眼半眯,性感的薄唇扯出一抹异常邪佞的弧度。

啧啧,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有意思!

“薄丝承……我现在不跟你计较,快送我去医院,我胃痛……”

许如约已经疼得半弯着身体,一手指尖泛白地抓着薄丝承的肩膀,双眸十分痛苦地盯着他。

“如果你让我活活疼死了,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今天的事情全是薄丝承这个混蛋不让她吃午饭引起的,如果她真的活活疼死了,她一定做鬼日日夜夜地缠着他,叫他永世不得安宁!

“你……”

薄丝承这才发现许如约那比纸还白的脸色和她额头上不断冒出的冷汗,到口训斥的话顿时咽了下去,抿紧薄唇看了她半晌,才伸手抱住了她的身体,直接打横抱起大步朝办公室外面走去。

这个该死的女人事情怎么这么多,万一要住院,他爷爷一定会臭骂他一顿的。

许如约第一次被个男人公主抱却在这样的情形下,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讽刺意味。

“丝承,你等等我啊,我跟你一起去。”

见状,宋濂十分玩味地摸了摸自己性感光滑的下巴,边喊边追了出去。

这么好玩的事情怎么会少了他呢。

办公室外的艾米见薄丝承抱着许如约走出来,不禁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了,总裁怎么会抱着许小姐,总裁可从来没有和一个女人如此亲密过。

“总裁,您需要备车吗?”

艾米愣神了一会儿,很快反应过来,起身询问薄丝承。

“下午一点的会议推迟,等我回来再说,另外给我备车,我要出去一趟。”

薄丝承简短地朝艾米扔下了命令,抱着疼得已经睁不开眼的许如约进了电梯。

乘电梯直接去了停车场,不然薄丝承抱着许如约出去的事情准会成为公司里的头条八卦。

“你自己回去吧,不用跟来瞎搅和了!”

将许如约抱到了后车座坐着,薄丝承随即也坐上了车,拒绝宋濂厚脸皮地挤上车。

“开车!”

司机不敢不听薄丝承的,立即发动引擎,把车开出了停车场,把宋濂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真是小气的家伙。”

被甩的宋濂也不生气,把双手放在了自己的脑后,吹着响亮的口哨慢慢走出了停车场。

来日方长,他有的是时间来丝承这里逗猫。

到了医院,薄丝承也是抱着许如约进医院的。

别以为薄丝承抱许如约进医院是他心里内疚了,他纯粹是不想让自己爷爷找他麻烦而已。

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医生说许如约饿得胃痉挛了,需要好好休息和吃东西。

“你们这群小年轻就是仗着自己年轻不爱惜自己的身体,等你们老了才知道要后悔。”

医生是个五十开外的女医生,显然把薄丝承和许如约之间的关系给误会了。

“你这个做男朋友的不要只忙着自己的工作,也要多多关心自己的女朋友,叮嘱她按时吃饭,不然得了胃病就不好治了。”

“他不是我的男(女)朋友!”

随着医生的话落,两人几乎异口同声地愤恨出声,说完之后,还不解恨地相互瞪了一眼。

如果她有薄丝承这样一个男朋友,她肯定分分钟弄死他!

“行,你们可以去拿药了!”

这下女医生倒是尴尬了,开了药单,立即赶人。

“要不要我抱你出去?”

薄丝承先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睨着明显恢复了不少生气的许如约,冷笑。

中气那么足,看来是不需要他抱了!

“谁要你抱,我自己会走!”

许如约最讨厌薄丝承用轻蔑的眼神看低自己,即使自己没力气,也要自己走出去。

小说《撩妻上瘾:薄少请自重》 第14章 许如约,你疯了!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语云姑娘点评:

《撩妻上瘾:薄少请自重》这本小说作者yeninglei大大你要是不更新快一点的话,我就要寄刀片了。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