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玄幻奇幻 萌狐嫁到:千岁大人宠上天

萌狐嫁到:千岁大人宠上天

作者:故柳在夏

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3-05 18:53:06

《萌狐嫁到:千岁大人宠上天》的主要情节是:花广香甩着丝帕,对着踊跃的人群笑得呀,那叫一个灿烂,胖胖的脸上都起了褶子。一百两银子只是进青楼的门槛价,对京中的普通人家来说可以说是非常的贵了。但是对于达官显贵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事。沐盏盏在房中吃了点东西,休息了一个时辰,很快天色就暗了下来。秋儿正忙着给她补妆,花广香就忍不住上来催促:“哎哟我的小仙女啊,你倒是快点,那些贵公子们可都在下边等着呢!”
展开全部

 不平静的湖面-故柳在夏

“喂!我跟你说话呢!你是耳朵聋了还是哑巴了?”

醉容见她根本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愤怒地上前去推她,在这个狐媚子来之前,她可是妈妈的心头宝,所有来倚翠阁的男人都围着她转,有的人甚至为了见她一面,不惜砸下千金。

可是现在呢?她在倚翠阁中的地位一落千丈,所有人几乎都忘记了醉容的存在,就是这个狐媚子抢走了她所有的光环!

眼中闪过一丝恶意,对着沐盏盏的后脑勺抬起了手。

这一掌下去,她的额头必定磕在梳妆镜上,血是免不了要流的了,说不定还会破了相。

沐盏盏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样,身子一旋,躲了过去,一回脸,露出一张惊世绝美的容颜,醉容来不及反应,手掌直直拍在了铜镜上,疼的她眼泪都快掉了出来。

沐盏盏捏着帕子抿唇一笑,细长的眼线愈发的妖娆勾魂:“醉容姐姐这是何意?若是喜欢这面铜镜,妹妹我就送给你了,今日过后,我就要寻一个好人家嫁了,反正也用不上这面镜子了。”

“找个好人家嫁了?哈哈哈!你以为妈妈给你办一个什么寻郎酒会,京中这么多贵公子任你挑选,你就能一举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吗?我呸!”

“知道入了倚翠阁代表什么吗?就代表你已经入了风尘,不管你是不是清白之身,名声已经毁了,嫁了人只有做妾的命!”

醉容在铜镜中看着自己明显比沐盏盏年长的脸庞,声音渐渐变得尖锐,甚至有些癫狂:“等你年老色衰,被男人抛弃了,处境不一定比我好!”

她现在的样子,在沐盏盏眼中只是人类中一个可悲的女人罢了。

秋儿端着糕点进来,沐盏盏走过去顺手拿了一块儿放在嘴里,含糊不清地拍拍手上的残渣,向醉容讽刺一笑,戴好面纱:“走吧,可不能让她们久等了。”

刚一下楼,花广香就带着楼中几个出挑儿的姑娘们迎了上来:“哎哟!我的小祖宗哎,你总算下来了!今日我们先去留仙湖游船,让那些文人公子们感受一下你的才气,展现出你色艺双全的形象,晚上开始寻郎酒会,你到时候必然成为众星捧月的明珠,福气在后头呢!”

沐盏盏暗中翻了一个白眼,真是够瞎折腾的,这老鸨为了多赚银子,当真是拼了命的计划着一切。

想想君安之体内的灵珠,沐盏盏硬生生的压下不耐烦,扯出一个僵硬的笑脸,她忍!

“大人,还记得一年前你带我到这里来垂钓吗?那时候只有一叶扁舟和两个侍卫,想过再他日故地重游,却没有想过以后会成为一起过日子的人。”

竹箬倾身上披着一件白色披风,站在低调而不失奢华的船头,望着湖面,笑容带着淡淡的青涩和倾慕。

她身边静静站着一个身形颀长、容颜绝世的俊美男子,尽管他的容貌引来两岸和游湖的姑娘们的频频探望,却是无人敢靠近,因为锦旗上写着一个大大的“君”字。

司礼监兼东厂督主君安之的船,谁敢靠近?除非不要命了。

嘿!偏偏还真有一艘船不怕死地驶向君安之这边。

明德海在边儿上看的最清楚,眉眼一挑,尖细着嗓音吩咐道:“下去看看,别让哪个不长眼的打扰了督主雅兴!”

立刻有两个锦衣卫放下小船过去查看,回来的时候,战战兢兢地交给了明德海一件东西。

明德海看着手中的空白宣纸先是一愣,随后神色大惊,连忙上楼拿给君安之。

君安之淡淡看了眼,将目光挑向离自己不远不近的大船,拱了拱手淡淡道:“不知太子驾到,有失远迎。”

顾祁然从屋中走到船头,讽刺一笑:“从不想司礼监大人竟然有这般雅兴,竟然携尚荣郡主游湖,只是不知尚荣郡主面对一个太监,是否也能同样提的起雅兴?”

他看似在对君安之说话,目光却是一直不离竹箬倾,那嘲讽的意味也好像完全在针对她。

竹箬倾微微一抖,身子往君安之身后躲了躲,语气微怒:“小女子能和心仪之人一起游湖自然心中欢喜,不劳太子忧心!”

顾祁然冷冷一笑:“呵!心仪之人?你可想过你已经是谁的人了?”

“你无耻!”竹箬倾面色羞红,身形彻底隐在了君安之的身后,不想和他说话。

顾祁然眼中闪过一抹苦涩,为什么越是得不到的女子,他越是在意,甚至到了日思夜想的地步,方才竹箬倾的“心仪之人”四字,犹如一把尖刀狠狠地插在了他的心口上,痛得喘不过气来。

君安之抬头淡淡看了顾祁然一眼,明德海已经明显感受到自家主子周身不耐烦的冰冷气息。

就在双方剑拔弩张的时候,突然不远处一艘船上传来悠扬的琴声,这琴如一股春风,吹走了深秋的清冷萧瑟和人们心头的浮躁。

所有人都望向那艘船,两层船楼,窗户上垂着淡粉色的帐幔,船周身坠着着各种漂亮华丽的流苏,船头船尾挂着一排精致的风铃。

是青楼的花船。

可是青楼的花船不是一般都在春天的时候出现的吗,那时候才子佳人踏青游湖是最热闹的时候,为何深秋还有花船出现?

悦耳的琴声渐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湖面上的游船不知不觉都跟在那艘花船身后,人们纷纷猜测,定然又是哪个楼的花魁出来游湖了。

有的人说是环采阁的燕梦儿姑娘,因为她的琴技最高。

有的人猜测是金风楼的虞娘子,因为燕梦儿姑娘最近几日抱恙。

还有人说是满春院的元诗姑娘……

君安之的目光一直放在那琴声的来处,微微眯眼,这首曲子正是那晚处置紫潇贵妾的时候弹奏的《广陵曲》!

曾经弹奏这首曲子的人已经死了,知道这首曲子的人也是寥寥无几,他就不信会出现这么巧合的事情!

和他有关的巧合,不得不提防!

淡淡看了明德海一眼,明德海立刻会意,立刻下楼安排人去打听了。

“大人,请喝茶。”

一双纤纤玉手端了一杯茶盏过来。

顾祁然也一时之间被那琴声吸引住了,当回过神来的时候,船头已经不见两人的身影了。

 可不能出了岔子-故柳在夏

“督主,那艘花船是倚翠阁的,弹琴之人正是这几日传得沸沸扬扬的白沐姑娘。倚翠阁今晚会为白沐姑娘举办一个寻郎酒会,此次游船就是为了制造名声,力求宾客满门。”

楼船前厅中,竹箬倾正坐在君安之的身旁沏茶,明德海将搜寻来的消息完完整整地禀报出来。

君安之端起茶盏轻轻抿了一口,眼眸微垂,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明德海悄悄看了一眼他的面色:“督主若是感兴趣,小的立刻让人将人带过来。”

君安之放下茶盏,眼底闪过一抹晦暗不明的光:“不必,既然倚翠阁今晚有热闹,本督怎么说也不能错过了。”

竹箬倾微笑看着他:“大人,倾儿可以跟你一起去吗?”

长眉微挑,君安之睨着她:“你是女子,怎么能去青楼?”

竹箬倾抱着她的胳膊,轻轻靠在他结实的肩头上,笑容难得的俏皮:“倾儿自有办法!”

倚翠阁的花船中。

沐盏盏一曲弹完,将目光眺向窗外,看着渐渐靠岸的“君”字旗帆,抚摸着手下的琴弦,故意选了那首让她记忆难忘的曲子,应该能引起君安之的注意了吧?

嘴角勾起一个冰凉的弧度,但愿这些日子的努力没有白费,相信她很快就能摆脱头上的莲花白玉簪子了!

就在沐盏盏有些小兴奋的时候,突然一道阴冷贪婪的目光从岸边的人群中射了过来,当她看过去的时候,那道目光又消失了,人群中看不出任何异样。

沐盏盏的心噗噗直跳,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隐隐在围绕着她。能让她有这种感觉的,除了修为高深、心性邪恶的妖类,再就是有点道行的道士。

天道之罚何其厉害,若不是有不得已的原因,没有妖类或者神仙愿意出现在人间中,那也就是说,最大的威胁只有捉妖的道士了!

将窗帘拉上,遮住了外面的光线,靠在椅子背上,努力平息刚刚慌乱的感觉。

修为尽失,现在唯一能仰仗的只有自己聪明灵光的小脑袋了。

“白沐姑娘,你是不是病了,为什么脸色这么难看?”秋儿端着一杯热茶给她:“喝点暖暖手吧。”

沐盏盏接过茶盏,向她咧嘴笑笑:“没事,只是想到今晚的事情有点紧张罢了,我稍微休息一下就好了。”

秋儿仔细看了看她,确实没有大碍才放下心来:“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撑住,妈妈花了大价钱为你制造名声就是为了今晚,你要是出了岔子,以后一定会吃苦头的。”

“嗯,我知道了。”

花船归岸,戴着面纱的沐盏盏在花广香和一众姑娘的护送之下,从众人热烈的目光中走进了倚翠阁。

“各位官人,今晚就是白沐姑娘的寻郎酒会,入场银子是一百两,到时候官人们一定要多多捧场了啊!”

花广香甩着丝帕,对着踊跃的人群笑得呀,那叫一个灿烂,胖胖的脸上都起了褶子。

一百两银子只是进青楼的门槛价,对京中的普通人家来说可以说是非常的贵了。但是对于达官显贵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事。

沐盏盏在房中吃了点东西,休息了一个时辰,很快天色就暗了下来。

秋儿正忙着给她补妆,花广香就忍不住上来催促:“哎哟我的小仙女啊,你倒是快点,那些贵公子们可都在下边等着呢!”

沐盏盏理了理衣袖,坐在梳妆台前没有动:“都来了哪些人?”

“有礼部尚书家的三公子、工部侍郎家的五公子、常将军家的两嫡这孙……”

花广香一连说出了一串人的身份,就是没有沐盏盏要听见的人。君安之权倾朝野,他若是来了,花广香要说的第一个人必然是他。

不过君安之也有可能隐藏了身份,算了,她还是出去看看吧!

舞台上方缓缓飘下了一阵花瓣雨,台下的人不住惊呼:“白沐姑娘要出来了!”

先是一片白色的琉璃裙摆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当中,紧接着一个纤细摇曳的身影从花瓣雨中缓缓走出来。

怀中抱琴,脸上仍然戴着长长的面纱,那张面纱遮住了她的大半张脸,唯有一双清亮懵懂的眸子露在外面,垂及脚踝的墨发随着她的走动,荡起淡淡的黑色涟漪,犹如不小心落入凡尘的仙子。

她完全走出来的那一刻,在场的人都不由地屏住了呼吸,生怕惊着了她,仿佛不是身在青楼,而是在一个世外桃源中。

沐盏盏勾起一根琴弦,心随着琴弦微微颤抖了一下,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又来了!

心下恐慌,再勾下一根琴弦的时候,指尖仿佛不听使唤了一般。

一抬眼,对上了台下夏朗的温润的笑容。沐盏盏又想起了他的话:“姑娘弹得甚好,只是心态不稳。”

眼底闪过一抹冷光,不管君安之那个臭太监会不会出现,这曲结束后,她都要立刻离开这个鬼地方!

音弦再次响起,沐盏盏彻底摒除外界的杂念,琴声袅袅响起,刚刚小小的失误很快就被众人抛到脑后,如痴如醉地跟着她的琴音洗涤自己的灵魂,飞去了想去的地方。

曲终,众人还在陶醉中。

直到单调清脆鼓掌的声音在这一片寂静中响起的时候,众人才回过了神来。

身形清瘦得如竹竿子一样的男人从座位上站起来,青色白边的宽大衣袍穿在他身上显得有些空荡,腰间还挂着一个不知道是什么质地的罗盘。

那男人眯着一双细小的眼睛,一手捋着下巴上的一小撮山羊胡子,笑容阴沉:“此曲不应该是人间所有,姑娘也不应该是人间之人!”

他一说完,众人连忙附和道:“白沐姑娘真乃仙女下凡啊!”

“我等俗人听曲,真怕唐突了仙女!”

“不知能否有那个荣幸见一见姑娘真容!”

花广香连忙上台喊道:“白沐姑娘可是个清倌呢!姿容如她的琴音一样,人间罕有,绝色倾城,现在开始喊价,价高者可以去后台一睹姑娘芳容,若是有意为白沐姑娘赎身,依然是价高者得!”

小说《萌狐嫁到:千岁大人宠上天》 第18章  不平静的湖面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从卉少女点评:

《萌狐嫁到:千岁大人宠上天》的内容丰富,情节精彩,生动有趣,我这么没有耐心的人的看下来了。不得不说是一本好书。推荐观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