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傲娇总裁很专情

傲娇总裁很专情

作者:傲娇小公举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21 19:27:25

在《傲娇总裁很专情》里面是一波三折,傲娇小公举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轿车的车门被打开,一双被擦得锃亮的皮鞋闯入了她的眼帘,紧接其后的,是熟悉的、男人怒气冲冲的声音。“苏西晨,你找死?!”虽然他早就看到闯过来的苏西晨了。这个声音让她不可置信地抬起了头,当看清面前男人的面容时,她顾不得其他,直接扑了上去。“陆项霖!求求你,帮我一次!”“求求你,救救我女儿……”她看上去太过脆弱,求救时,豆大的泪水从眼眶里滚落下来,打湿了惨白的脸庞。
展开全部

傲娇总裁很专情第6章试读

  陆项霖狠狠地把吐的昏天地暗的女人丢回了后座上。

  这个混账女人,就算喝醉了也不能安分一点!

  陆项霖还没有嫌弃完,就听见一段异样的哼声。他低下头,苏西晨正蜷缩在轿车的后座上,原本胀红的脸变得惨白。她纤细的手死死地捂着自己的肚子,贝齿咬着下唇,几乎要咬出血来。

  “苏西晨?”陆项霖皱着眉喊出声,

  “痛……项霖,我好疼……”苏西晨无助地张着口,她睁着朦胧的泪眼,可怜兮兮地对男人发出求助。

  陆项霖只觉得自己的心脏揪了一下,竟是不自觉地慌了起来:“你怎么了?”

  “项霖,好疼,好疼……”

  苏西晨哀嚎着,陆项霖哪里坐得住,立即冲上驾驶座,向医院飞驰而去。

  ……

  苏西晨醒来时,发现自己在病床上。

  喝了十四杯深水炸弹,她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炸掉了。她缓缓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感觉肠道都纠缠到了一起。

  一旁看守的小护士见她醒来了,连忙道:“醒了?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事,谢谢你。”苏西晨摇摇头。

  “医生说你是胃出血,原因是喝了太多的高浓度酒精。”护士道,“你是个女孩子,可不能喝那么多酒。”

  “我知道了,谢谢。”苏西晨愣了一下,最终问道,“请问,是谁将我送来的?”

  她明明记得自己是在夜总会喝酒,怎么一睁眼,就出现在了这里?

  “是一个男人,长得特别高,特别帅!”说到这里,小护士的眼睛都亮了起来,“那是你的男朋友吗?你可真有服气,昨晚他是公主抱将你抱过来的呢!医药费他也付了,不过有事先走了。”

  在小护士手舞足蹈的描述下,苏西晨勉强认出,正是陆项霖。

  “对了,他临走前让我转告你,钱已经打到你的账户上了。”

  小护士临走前,这般说道。

  苏西晨唯恐住院浪费钱,觉得身体差不多了,就连忙办了出院手续。接着她去银行查了下账户,一万四,果真一分不少。

  她抿了抿唇,想必,陆项霖之所以将自己送过来,只是不想摊上事儿吧!

  毕竟,自己好歹也算是条人命呢!

  想到这里,苏西晨不由得自嘲地笑了起来。

  她刚走出银行,包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点开屏幕,竟是苏母。

  她愣了愣,最终接了电话:“喂?妈,怎么了。”

  “你在哪?”苏母的语气并不好,“你赶紧回家一趟,我有事找你。”

  虽然心急去看女儿,苏西晨还是打了一辆的士,前往苏家所在的筒子楼。

  苏家的家境并不好,简简单单的小康水平,住的地方也是四方拥挤的筒子楼。这种地方往往是最热闹的,家家户户敞开门窗,锅碗瓢盆的声音叮叮当当响个不停。

  苏西晨刚踏进家门,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脸色异常憔悴但依旧跋扈的母亲,还有自己的弟弟和弟媳。

  “妈,这么急匆匆地叫我回来是做什么?”苏西晨问道。

  苏母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夏夏最近身体怎么样?”

  对于苏母的关心,苏西晨可谓是受宠若惊了。

  要知道,苏母在重男轻女,特别是对于父亲来历不明的夏夏,恨不得指着鼻子骂她野.种。可是现在,她竟然关心夏夏?

  “夏夏最近状态很好……”苏西晨小声道,“虽然一时半会儿恢复不了,但是也稳定下来了。”

  “这样啊——”苏母意味深长地拉长了尾音,“这样也好,也不耽误小勇的治疗。”

  “小勇?”苏西晨愣了一下,小勇是她弟弟的孩子,也就是她的侄子。

  “小勇昨天刚被检查出肾出了点毛病,医生说要换肾。”苏母淡淡道,显然已经无奈接受了这个事实:“所以我们打算让夏夏给小勇捐肾。我们已经让医院那边查过了,夏夏肾源符合。”

  “妈?!”苏西晨惊呼出声,“夏夏有心脏病,不可能做手术!”

  “我管她有没有心脏病!我的孙子才是最重要的!”苏母骂骂咧咧起来,“不就是个来历不明的野.种,凭什么姓苏!我告诉你,这件事你不答应也得答应!”

  “可是……”苏西晨不敢想象,让自己女儿捐肾?!

  那之后的夏夏,要面临怎么样的痛苦?

  她越想越慌,转向了坐在一旁的弟弟和弟媳:“弟弟,你快劝劝妈,怎么能让夏夏捐肾呢?夏夏还那么小……”

  “姐,你别求我,没用的。”苏弟横着眉毛,“你女儿是女儿,我儿子就不是儿子啊?我家的还是男的呢!”

  “是啊,大姐。”弟媳在一旁附和道,“我们问过医生了,捐一个肾不会死的。反正我那侄女也有心脏病,早死晚死都得死,不如做点贡献,也算给你积点德。”

  听听这话,算什么话!

  苏西晨的十指发凉,她的双腿发软,险些要跪在地上。

  明明夏夏也是苏家的孩子!为什么,要被这样对待?

  就是因为她有心脏病?!

  就是因为她是女孩?!

  “我不同意!”明明心里格外慌乱,苏西晨却强行冷静了下来。她张着发白的嘴唇,眼里满是坚定,“夏夏是我的女儿,我是不会同意我的女儿捐肾的!”

  她侧过身:“小勇的病我可以出钱,但是,想要夏夏的肾,不可能!”

  她的话语格外果断,让其余人顿时变了脸色。看着神色难看的假人,苏西晨的眼底黯淡了一下,接着利落地转过头,迈腿就想走。

  却没想到,她还没来得及走出门,后脑勺忽然一痛。

  意识开始朦胧,隐隐约约之间,她听到了自己母亲的声音:

  “我就知道这个践人肯定不会答应!不过是个践种而已,哪有我的孙子重要……”

  ……

  苏西晨沉着脸躺在床上。

  她之前被砸晕,醒来后,不仅后脑勺疼得厉害,就连自己的手和脚都被用麻绳绑在了床头。

  虽然可以活动,但是不能离开床半米!

  而周围,也没有什么剪断绳子的东西!

  怎么办?

  苏西晨的大脑里一片混乱,她无法忘记母亲在自己昏迷前说的话。

  如果,他们真的对夏夏下手,如果……

  就在这时,原本紧闭的门被推开了,弟媳扭着腰肢,端着一个瓷碗走了进来。

  “大姐,你醒了啊。”瓷碗里撞着一碗白粥,弟媳随手搁在了床头柜上,“赶紧吃吧,我们可不想你饿死呢。”

  她说着,一双眼睛在苏西晨的身上乱瞟。

傲娇总裁很专情第7章试读

苏西晨能做陪~酒~女,硬件条件肯定不差。

特别是她的那张脸,白皙细腻,眉眼精致,相比比较粗俗的弟媳,可以说是一个天一个地。

弟媳边看着,边在心里嫉妒地嘀咕道:长得好看又怎么样?生不出男孩就算了,还是个万人骑的东西。

“小邱,你告诉我,妈妈和旋子去哪了?”即使饿的厉害,苏西晨也没有心思去碰那碗加了榨菜的白粥。

“妈和旋子当然是去医院了。”弟媳边说着,边扬眉笑道,“大姐,你就认命吧!谁叫你生的是女孩,我生的是男孩呢?”

“你什么意思?”苏西晨的脸色煞白。

“这你都不懂?”弟媳挑眉,“妈和旋子这次去医院,就是去办手术的协议。反正他们也是苏天夏的血亲,可以签下换肾合同。”

“你们怎么能这么做!”苏西晨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喊出在这句话,她疯了般地大喊,如果不是有绳子束缚,她恨不得冲到弟媳的身上。

他们不是亲人吗?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从小到大,母亲对她都是极为苛刻,对弟弟却是极为偏爱。她并不在意,她觉得他们是家人,而家人就是要互相帮助的,当初她离开陆项霖,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她们不受到伤害!

可是现在,他们竟然要对自己的女儿下手!

弟媳被苏西晨疯魔的样子吓了一跳,她边说着边转身:“这件事我做主不了,姐,你就认命吧……”

她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只听啪的一声,一口瓷碗砸到了她的后脑勺上,接着摔落在地上化为满地的碎片。

白粥溅出了破碎的瓷碗,而弟媳也摇摇晃晃地倒在了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苏西晨小声念叨着,她捡起了地上的碎片,不顾手被割伤的疼痛,割断了绳子。

临走前,她将弟媳搬到了床上,确定伤没有多严重后,头也不回地冲出了筒子楼。

她要赶紧去医院,去救夏夏!

只是她大病初愈,再加上没有吃东西,不过是跑了一会儿,就浑身使不上力气。她踉踉跄跄地走到了马路上,双眼的视野愈来愈为朦胧。

夏夏、夏夏……

她缓缓地念叨着女儿的名字,感觉到自己的双脚愈发愈为沉重。

就在这时,一辆刻意在附近烦躁徘徊的黑色的轿车向她冲了过来!

那车子的速度很快,当苏西晨反应过来时,车子几乎要撞到自己的脸上!

悠长的刹车声响起,就在苏西晨以为自己要被撞飞时,车子终于停了下来。而她的腿也彻底软了,狼狈不堪地跪在了地上。

轿车的车门被打开,一双被擦得锃亮的皮鞋闯入了她的眼帘,紧接其后的,是熟悉的、男人怒气冲冲的声音。

“苏西晨,你找死?!”虽然他早就看到闯过来的苏西晨了。

这个声音让她不可置信地抬起了头,当看清面前男人的面容时,她顾不得其他,直接扑了上去。

“陆项霖!求求你,帮我一次!”

“求求你,救救我女儿……”

她看上去太过脆弱,求救时,豆大的泪水从眼眶里滚落下来,打湿了惨白的脸庞。

陆项霖鲜少看到这样的苏西晨,他先是愣了愣,接着蹙了蹙眉:“你说什么?”果然,刚刚看她冲出来时的样子就觉得不对劲,一定是出事了!

“带我去医院,求求你……”苏西晨说道,“有人要杀我的女儿!”

若是别人和陆项霖这么说,他估计会当做笑话。

可是,看着泪流满面的女人,他怎么都无法甩手。

“你觉得,我凭什么帮你?”陆项霖强忍着心中的异样,冷声道。

他这般说着,甚至意图甩开苏西晨抓住自己的手。苏西晨慌了,她死死地攥着男人的袖子:“求求你,带我去医院,帮帮我……”

“只要你愿意帮我,我什么都愿意做。”

陆项霖,我这辈子就没怎么求过你,眼下,你连救我的女儿都不愿意吗?

或许是被苏西晨的话打动了,陆项霖的眼底竟是掀起了些许的波澜。他的长臂一伸,简单了当地拦住了女人的腰肢,将她抱上了车:“记住你的诺言。”

有了车子,苏西晨很快就到了医院。只是她前脚刚到,后脚医院的人就告诉她,苏天夏被人转院了。

而办理手续的自称是苏天夏的家人。

“不、不要……”苏西晨再也忍不住了,她的膝盖直接撞到了地上,敲得双膝发紫。

这里的医院这么多,她又该去哪里找夏夏?

等她赶到的时候,夏夏会不会已经……

苏西晨不敢想下去了,她低着头,指甲几乎要刺入掌心肉里。

忽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猛地抬起了头,看向了站在自己身侧的男人。

她知道,现在的自己肯定狼狈极了,这个男人看自己的眼神里,恐怕有的只有嘲笑。

可是,为了夏夏,为了她的女儿……

“陆项霖,我知道你能帮我……”苏西晨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她个头不高,只有仰着头与他对视,“只要你帮我,我什么都能答应……”

“苏西晨,你的承诺难道这么廉价吗?”陆项霖果然露出了讽刺的表情,“你不要忘了,来医院之前,你和我说过什么。”

“我知道!所以,只要你再帮我一次,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哪怕让我去死!”苏西晨瞪大着眼,她的眼白里充斥着细密的红血丝,“陆项霖,求求你了,救救我的女儿……”

这样的她,是这么卑微。

甚至刺痛着陆项霖的眼睛。

他明明记得,记忆中的苏西晨即使贫穷也自信乐观,她不怕任何困难,对待任何事情都带着温柔的笑容。就像三月暖阳,照落在人的心尖上。

而不是,想眼下这般……不堪入目。

而这么做,就是为了一个连父亲都不知道是谁的野.种?

“什么都能答应?”陆项霖垂下眸子,他的声音冰冷,“包括出卖身体吗?”

苏西晨的肩头颤了一下,然而沉默代表了她的答案。

“很好。”陆项霖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嘲讽的弧度,他捏住了女人的下颚,两道目光如寒冰般刺骨,“从今天开始,你就专门给我暖床,敢反悔或者违抗我,我一定叫你悔不当初,明白了?”

“只要能救夏夏……”

“苏西晨,你还真是个好母亲啊。”陆项霖嫌弃地松开了手。

夏夏,夏夏,永远是夏夏!

苏西晨,你这个女人,难道忘记当初对我做了什么吗?

“半个小时。”陆项霖回过头,看向身后的保安,“半个小时内,我要知道苏天夏的消息。”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山蝶mm丶点评:

怎么说呢,看过辣么多现代言情文写的很好的也有很多 ,但是这个是我最喜欢的女主了,她爱憎和恩怨都分明得很,懵懂无知的时候经历人间黑暗,独自面对人性的丑恶,却自始至终坚持心中的一份温暖和真诚。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