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娇妻成长:韩少你要乖

娇妻成长:韩少你要乖

作者:知夕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09 10:23:58

独家现代言情小说《娇妻成长:韩少你要乖》由知夕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韩煜继续说,但是表情变得悲伤了。“我知道爷爷已经快要撑不住了,所以我需要找到一个人快点去爷爷那告诉他我已经找到妻子了。”林夕有看到韩煜露出之前那种悲伤的无奈的表情。“所以,你知道吗,我叫你去爷爷的葬礼有多么期待。”“爷爷的葬礼上我一直在等你,等你,却迟迟没有等到。”韩煜抬起头看着林夕去,林夕一脸愧疚,昨天一直在家里事情太多就忘了。“对不起……。”林夕低着头,她完全不知道这件事韩煜会当真,而且自己完全不记得了。
展开全部

:是谁救了自己

很快,又一饮而尽了,一杯两杯,三杯……林夕渐渐有了醉意,有种飘飘然的感觉。

模模糊糊林夕看见有个男人朝自己走路过来,灯光晃的林夕的眼睛有些不舒服。看不清是谁。

“小妞,一个人?”林夕只听到一个油腻的声音,让人感觉十分不舒服,林夕转身就离开了这个地方,男人依然跟在林夕后面。

一把把林夕的手拉住了,林夕只觉得一阵恶心,手一反,把男人的手挣脱开了,继续往前走,男人反而一把从后面抱住了林夕的腰。

加上刚刚的醉意,林夕没有力气挣脱,脑袋也昏昏沉沉的,感觉身上的力气使不上来。男人一打把林夕抱起来,看着面前这个肥头大脑,林夕只想把他打成猪头,可是现在……。

林夕用力挣脱,可是一点用都没有,男人抱着林夕朝包厢的方向走去。林夕大喊救命,可是喧嚣的音乐把林夕的声音全部掩盖。

突然,一个男人冲出来对着猪头的脑袋就是一拳,猪头一下后腿了几步,手也放开了,林夕要掉在地上的时候被一双手抱住了。

林夕抬头看了看救了自己的男人,感觉……好像……有点眼熟。可是想不起来是谁。

“这个女人,不是你能动的。”猪头怔怔的看着这个男人,一脸害怕,也不敢反抗。“是是是,对不起先生,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过,放过去吧。”

“滚!”

猪头吓屁滚尿流的连滚带爬的离开了酒吧。男人把林夕抱到车上并没有急着上车,而是在外面打电话,林夕想着这个面熟的男人是谁,可是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林夕的头很痛,窗帘拉的很严实,林夕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自己又在哪里,想起来昨天男个男人,林夕实在想不起来了。

林夕拉开窗帘,看着外面,实在不知道这是哪里,门突然被推开了。

“是你?怎么又是你啊?”林夕惊讶的看着进来的人昨天晚上救自己的绝对不可能是这个男人,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男人没有说话,在领带口上随意拉了两下,把手放在大腿上,看着林夕。

“你这个女人怎么总是喝酒啊,没事一个女人家的泡夜吧还喝的醉醺醺的想干什么。”男人一脸严肃的看着林夕。

“不是,我喝酒关你什么事啊,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再说了,谁要你救我了。”林夕实在不能容忍这个狂妄自大的男人对自己说话的语气。

说完,林夕撩开被子就要下床,突然,她发现身上好像不是原来那件衣服了,身上穿了一件性感的小黑紧身吊带睡裙,领口有点低,春光乍现。

林夕感觉用手捂住胸口难道是这个男人帮自己换的衣服?林夕现在囧的恨不得找地缝钻进去这个混蛋。

男人玩味的看着林夕脸上变化多端的表情,心里多了一丝玩味,站起来慢慢逼近林夕,林夕被逼到一个墙角。

男人慢慢把脸凑过去,深情的看着林夕,林夕从小也算是见过很多好看的男人可是像这个男人一样的还真是少见。

霸道而邪魅,林夕不自觉的闭上眼睛,娇羞的等待着可能落下来的吻。

“哈哈哈哈。”男人大笑着,朝门口走过去。

“下来吃饭。”

林夕感觉自己被戏弄了,气不打一处来,生气的蹦哒了两下。“这个臭男人,这个仇,我早晚会报回来的。”

林夕的肚子响了,咬咬牙还是决定下去吃点东西。下去的时候男人已经坐在桌边开始吃了,林夕挑了个远一点的位置坐下。

“做那么远干嘛,过来。”林夕忽视了他的话,“不过来你的衣服待会别要了。”

林夕最讨厌被人威胁了,可是看着样子,要是没有衣服自己也出不去啊,“这个男人,以后找机会再收拾他。”林夕悻悻的坐回男人的旁边。

“韩总,公司的文件准备好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从外面进来,林夕认出来那是昨天晚上救自己的男人。

林夕愣愣的指着进来的人。“林小姐你好,我是韩先生的助手兼司机,我们以前见过的。昨天我和朋友在酒吧喝酒,想着你是韩总的朋友,就出手啦,没关系的”这个人皮肤黝黑,可是笑容却是很真诚。

“哦,对对对,我想起来了,那个,谢谢你啊。”

进来的人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傻傻的呵呵两句。

“好了,刘力,没事了你出去吧。”这个叫刘丽的男人鞠了个躬退了出去。

“韩总?韩总?不会……”林夕觉得很惊讶,嘴巴张大的半天说不出话来。“你不会是韩煜吧?”

男人挑挑眉没有说话。

韩煜,韩氏集团的法定继承人,外国留学回来,五年的时间内把韩氏集团打造成了M市最大的上市公司,通吃黑白两道,没有搞不定的合同,各个公司都巴不得巴上这个金主然后提高自己的地位。

而且传说韩煜这个人不近人亲,冷酷的很,从来没有和谁闹过花边绯闻,但是由于韩煜的身份成了无数女人的梦中情人,才二十八岁,提起来就让人敬畏不已。

可以说是商业奇才,林夕呆呆的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实在不知道说什么。

“吃吧,吃完我叫阿姨给你拿一套新的衣服。”林夕一想到自己身上的衣服是被眼前这个男人换下来的心里就一阵小鹿乱撞。

林夕低着头赶快把碗里的食物扒拉完就要离开,“韩总,谢谢你救了我,我先走了”林夕逃也似的离开了这个让她窒息的地方。

林夕完全不知道身后的男人现在心里有多开心,当然,韩煜自己也没有察觉到。

“等会。”林夕刚打门就被韩煜叫住了,韩煜走到林夕面前。“昨天我爷爷的葬礼你没有来。”韩煜看着林夕的表情突然又有些冰冷。

林夕想到这件事有些头疼。“对不起,我昨天……”林夕昨天的事情已经让她失去了理智,昨天什么都忘记了。

:故人重逢

“不用说了,你食言了。”韩煜重新把林夕拉回座位上。“你应该有惩罚。”韩煜凑到林夕的耳边,酥酥麻麻的感觉让林夕有一瞬间的恍惚。

“你知道吗,那天我把你带到爷爷那是为什么吗?或者说?为什么是你?”林夕摇摇头,她要搞不明白为什么韩煜就突然盯上自己了呢。

韩煜突然笑了出来。“那天,就是你进来我宾馆的那天,其实我是约了一个女人准备带回家给爷爷看的,谁知道你突然进来了,这一切就都被你打乱了。”

韩煜摇摇头笑笑。“那个人是谁我也不知道,你刚好进来了,看着你的样子大概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后来……你懂的。”

韩煜继续说,但是表情变得悲伤了。“我知道爷爷已经快要撑不住了,所以我需要找到一个人快点去爷爷那告诉他我已经找到妻子了。”

林夕有看到韩煜露出之前那种悲伤的无奈的表情。“所以,你知道吗,我叫你去爷爷的葬礼有多么期待。”

“爷爷的葬礼上我一直在等你,等你,却迟迟没有等到。”韩煜抬起头看着林夕去,林夕一脸愧疚,昨天一直在家里事情太多就忘了。

“对不起……。”林夕低着头,她完全不知道这件事韩煜会当真,而且自己完全不记得了。

“就一句对不起就有用吗?”韩煜面无表情,林夕又无法知道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了

“算了,你走吧。”听到韩煜的话林夕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

“啊……哦……好。”林夕拿起纸擦了一下嘴就马上离开了。

走在大街上,林夕想起来自己今天约了律师来解决林峰的事情,拍拍脑袋,拦住了一辆出租车往世贸大厦的方向去了。

“你好,我是来找周律师的,我已经预约过了,我叫林夕。”

“好的,林小姐,您直接上去吧,周先生已经在等您了。”

林夕推开门,里面坐着一个年轻的男人,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林夕觉得有些面熟。“你好,你是……周先生?”明明介绍上说周先生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啊,眼前这……。

“我不是周先生,我是周先生的实习生,刚从美国留学回来,在周先生手下熟悉国内的法律,今年二十二岁,还没有女朋友哦。”说着,这个大男孩还调皮的吐吐舌头。

林夕觉得悬,这个男孩,真的可以解决自己的大麻烦吗?“那个,你好,我还是希望周先生能亲自接手这个案子。”

“林姐姐,你这是不相信我啊。”大男孩撇撇嘴表示不满。

“林姐姐?从小到大只有一个人这么叫过自己。”林夕猛然抬头。

“张宇?”林夕大叫起来,一下抱住了这个大男孩,“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也不告诉我。”林夕在张宇的肩膀上捶了一下。

“姐,你还是没变啊,一个大姑娘了怎么还是喜欢动手动脚的。”张宇说着也抱紧了林夕。

“说说,你在美国怎么样啊。”林夕从小就把张宇当做自己的亲弟弟,也只有张宇对自己才是真的好,不管出了什么事张宇总是会站在自己这边。

“没什么特别的啊,就是学习了三年就回来了。”张宇把水杯递给林夕,又重新坐会到沙发上。

林夕觉得缘分这个东西真是奇妙啊十年没见了,现在又重新偶遇,在这个势单力薄的世界里,林夕觉得自己多了一丝慰籍。

“对了,林夕,你为什么找律师啊,出了什么事吗?”张宇一脸担忧的看着林夕,从小他就知道他的艰难处境,所以张宇尽量把自己有的都给林夕,他喜欢看着林夕开心。

“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林夕把下药和在宴会那天碰到的事都告诉了张宇,以及自己这些年来的寄人篱下的生活。

“林夕,这么多年,对不起,我没有保护你。”张宇一脸怜惜的看着林夕,伸过手抱住了林夕,林夕也没有拒绝,这种慰籍方式林夕已经习惯了。

“好了好了,没事了,这件事以后肯定要一直麻烦你的。”林夕不知道该怎么办,或许找律师交给律师是最好的决定。

林夕有些犹豫的把装在包里的材料拿出来,毕竟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父亲,这件事或许自己会把他送进监狱,可是……想到这些年,想到妈妈,想到外公,又觉得他或许罪有应得。

“好了,林夕,别想了,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张宇开车带林夕去了一家小时候经常去的餐馆,“张宇,还记得呢,我还以为你出国了都会忘记呢。”林夕开心的看着路边的小店,都是满满的回忆,那时候妈妈还在,什么都在。

“林夕,还记得我们……”林夕不解的看着面前这个挤眉弄眼的男人。随意的一挑眉。“什么?”

“哎呀,就那个嘛。”张宇的声音都变得更加酥麻起来。

“就是小时候你妈妈和我妈妈订的娃娃亲啊,你忘了。”

林夕抬起手在张宇脑袋上重重的拍了一下,“臭小子,还开这种玩笑,是不是太久没挨揍了。”

张宇吃痛的揉着脑袋,“还是一点都没变,凶巴巴的。”张宇小声的嘟囔着。

“你说什么呢,这种玩笑别开了啊,那都是家长的玩笑呢。”林夕点了一份她小时候最爱吃的盖饭,后来妈妈走了,因为这里太远了自己就再也没有来过这块地方了。

“林夕,你有男朋友吗?”张宇放下筷子拖着腮帮子一脸坏笑的看着林夕。林夕也放下筷子回看着张宇。

“小娃娃,你说你现在怎么那么八卦呢?在国外是不是学坏了。”林夕无奈的看着张宇这个大男孩,手里把啤酒啪的打开了一罐。

“才没有,你都是老姑娘了,还不愁嫁,实在没有那我就勉为其难遵循我妈的意愿喽你看怎么样。”

林夕对着张宇翻了个白眼,真是不知道说些什么了。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没心没肺啊。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和宜呀点评:

知夕文笔很好,让读者带入感很强。 好多时候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这本书可能会打开小说界的另一个大门! 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