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甜妻在上:总裁别闹

甜妻在上:总裁别闹

作者:金巧儿巧儿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0-11-21 17:08:10

独家现代言情小说《甜妻在上:总裁别闹》由金巧儿巧儿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岂料方莹倾的动作更快,直接从椅子上跳了下来,伸手直接扣住了何凤仙纤细的手腕,语调冰冷地道:“何小姐你这就想走了?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刚才我都已经告诉你了你哥哥的公司今天有记者闹事,记者爆料你跟你二哥的变态恋情了。如果我是你,我就会动脑子好好想想到底是谁让这个记者去砸场子的。”“你什么意思?”何凤仙这才反应过来,诧异地看着方莹倾,眼底的戒备转变成了疑惑。
展开全部

8-大闹

“有话我们好好说,不要动不动就威胁谁。我现在只是好心告诉你你们公司今天发生了什么,又不是我去现场爆料,你骂我干什么?”方莹倾嗤笑着,“我只不过是听说了这件事所以很好奇,才问你那些问题的。你应该记得我跟向北之间有过合作关系,他那会有多么关心你我都是亲眼看见的,所以我完全有理由相信向北就是喜欢你,他是个大变态!”

“你不要在这里信口雌黄!我知道你想羞辱我,可你犯不着说这么难听的话。我跟我二哥什么都没有。我们的确是关系好,但那只是因为我们俩年龄相仿一起长大的原因,没有你们想的那么龌龊。”何凤仙收起指着方莹倾的手,眼中的戒备只增不减。

“我知道你不会承认的,毕竟这不是什么好事情,而且我跟你也不算是朋友。不过人在做,天在看,你究竟有没有干我说的那些事情你自己清楚。你敢摸着你自己的良心赌咒发誓你没有跟向北上过床吗?”

“你真有意思,我为什么要跟你赌咒发誓,你是我什么人?”何凤仙故作镇定,小手不自觉的攥成拳头,冷冷哼了一声,“如果你已经把你的这些屁话说完了,那么我要走了。”

“站住!”

何凤仙刚刚绕开椅子,还没走出两步,坐在椅子上的方莹倾就伸手拦住了何凤仙的去路。

“你还想说什么?你不要以为你现在嫁给大马海运的负责人,就真的是当成豪门太太了。像你这样没有素质,口无遮拦的女人也配做豪门主母吗。除非大马海运的董事长脑袋里长包了,不然怎么会要你这种女人做儿媳妇?”不满地瞪了一眼拦住自己去路的方莹倾,何凤仙没好气地说道,“你还有心思管我这么多事情,不如好好管管你自己算算你还能做多久的少夫人!”

说完,何凤仙就挥手打开了方莹倾横在自己面前的那只手,准备离开。

岂料方莹倾的动作更快,直接从椅子上跳了下来,伸手直接扣住了何凤仙纤细的手腕,语调冰冷地道:“何小姐你这就想走了?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刚才我都已经告诉你了你哥哥的公司今天有记者闹事,记者爆料你跟你二哥的变态恋情了。如果我是你,我就会动脑子好好想想到底是谁让这个记者去砸场子的。”

“你什么意思?”何凤仙这才反应过来,诧异地看着方莹倾,眼底的戒备转变成了疑惑。

方莹倾斜勾起一侧嘴角,冷笑道,“你可真是够蠢的,心脏不好连带着脑子也不好使了吗?你好好想想你跟何成北的事情有几个人知道,怎么那个记者会挑选你大哥公司开业的时候才去爆料呢?你大哥何成前可真是心疼你这个妹妹,公司开业当天出了这么大乱子也好心瞒着你。是怕你知道了会受刺激吗?”

“你……”何凤仙抖着纯,别说是脸上没有血色,就连唇瓣都没有一丝红润了,整张脸惨白的像个幽灵一样,错愕地看着方莹倾。

“你看你这个表情,是我被说中了吧?”方莹倾嘴角的弧度加深,得意地看着她。

“你够了!你给我放手!”许久未言的何凤仙陡然暴喝一声,用力甩着胳膊挣脱了方莹倾的钳制,“我知道是谁爆料,是你肯定是你!”

不用猜了,知道她的事情最清楚的人就是严宽。

可严宽不会这么无聊去找个记者在大哥公司门前爆料,严宽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想羞辱自己的目的早就达到了不需要在这样做了。

唯一的可能就是方莹倾。

方莹倾把自己喊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些,就是想套她的话逼她承认!

“你太恶毒了!我是打过你一巴掌是骂过你,可是你上次也已经还回来了,你已经打回来了你还想怎么样,你还要去找记者在媒体面前爆料,你为什么要这么诬陷我?你就这么喜欢害别人吗?”何凤仙挣脱了方莹倾的禁锢的同时还狠狠推了方莹倾一把,在酒吧里愤怒地高声质问着。

霎时间,酒吧里面瞬间安静下来。

坐在后面卡座里的那些男男女女纷纷停下酒杯,抬起头不约而同的看向何凤仙。

方莹倾没有防备,不知道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何凤仙会突然出手,猝不及防被她推开两步,短暂的错愕了一下方莹倾就回过神来,一步重新跨到何凤仙面前,重新扣住了何凤仙的手腕恶狠狠地道,“你搞什么,你敢推我?你知不知道如果我刚才摔倒了,你会是什么下场?你知道当年凌杏陇是怎么进监狱的吗?难道你也想跟凌杏陇样在监狱里呆三年跟那些女人一样每天做苦工还要被人欺负?”

“凌杏陇当年是被你设计的,是你预谋好的,但是我不怕,我有我大哥,只要我大哥在你不敢把我怎么样。”何凤仙不甘示弱地看着方莹倾。

方莹倾眸光变冷,点点头:“是,你大哥是很能干,有他在我不能把你怎么样。可是你给我记住,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被记者堵在门口不敢抬头做人的模特方莹倾了,我现在是高雪涵!记住,我的名字叫高、雪、涵!你跟向北以前是怎么利用我的我不想多说,我现在只想告诉你一定要认清自己现在的身份。记者是我派过去的,我只是给你一个小小警告而已。你大哥很会来事如果不是他在,你现在绝对是议论焦点,会跟我当初一样被记者逼的很不去自杀!”

“方莹倾,你够了你不要说了,放开我!”

何凤仙不想再听下去,她使劲往回拽着胳膊使劲挣扎,可这一次方莹倾似乎是用了全力,紧紧攥着她的手腕没有一丝松动。方莹倾的眼神变得更冷了,像是冬日里寒风卷起的冰雪,视线冰凉入骨:“昨天你不是当着很多人的面给严宽下跪了吗,那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你见我最好毕恭毕敬客客气气,不然你第二个要跪下来求的人就会是我!”

这一次,听到方莹倾的警告何凤仙惊愕地连话都说不出了,一个音节也发不出来,就像是哑巴了一样只能瞪大眼睛,惊恐而诧异地看着方莹倾。

方莹倾很满意自己看到的表情,没错,这样才对,这才是何凤仙这个娇弱大小姐该有的神情!

看到何凤仙的脸庞苍白的跟纸一样,方莹倾心中无比畅快。

她当年被向北利用的时候,私生女的身份被曝光,又起诉许荣升强爆自己的时候,她那个时候不一样是夏海市的焦点人物吗?

那些媒体记者开着面包车堵在她的屋子大门口,24小时堵在那里吓得她连门都不敢出。

每天她只能躲在自己的房间里,还要拉上厚厚的一层窗帘,活的像个不能见人的鬼一样。这些滋味,此刻的何凤仙是不是也能体会到十分之一呢?

被那些人议论,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柄,这种滋味何凤仙终于可以感受一番了。

看到何凤仙许久都说不出一个字,再想到何凤仙心脏不好不能接受强烈刺激,方莹倾这才嫌恶地甩开了何凤仙的手腕,满意地微笑起来,仿佛刚才面庞可憎的是另外一个人,方莹倾笑靥如花地看着何凤仙,声音甜美地说:“好了,今天就先这样吧,我想说的都已经说完了,何小姐你不是赶时间吗,那我就不留你喝酒了,拜拜啦。”

娇笑的同时,方莹倾还顺带抬起手对何凤仙友好地挥了挥手,才转身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端起那杯已经冷落好久的深水炸弹,满意地抿了一口。

而何凤仙呆呆地站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她甚至记不太清自己是怎么走出酒吧回到车上的。

坐在宽敞的厢式轿车里,何凤仙仍旧有些呆怔,好像是很冷一样,两只手紧紧抱在一起,环抱住自己的双臂,纤瘦的身子蜷缩在后排座的角落里,头靠在冰冷的玻璃车窗上,双眼无神地望着前方,视线没有一丝焦距。

厢式轿车沿着柏油路开上了高架桥,高架上的车一辆一辆紧挨在一起,每一辆车的红色尾灯都像是两滴红色的泪,无数的泪珠混在一起像是河流一样蔓延到黑夜的尽头。

而何凤仙的心情,就像是车窗外那川流不息的车流一样落寞忧伤,如同书中所写的那样:悲伤逆流成河。

她没有想到今时今日的自己已经落魄到被方莹倾这个私生女这样教训了。

她就算没有戴丽丝那样出身贵族的显赫出身,但也是高干子女,她在许多人面前都像是一只骄傲漂亮的白天鹅,从来没有向任何人低下过自己漂亮的头颅。

就连追求欧千零这种事,她都是一种淡定傲然的态度,不断的逼迫欧千零去选择自己。

可现在,她所有的骄傲跟自尊已经被严宽踩成了稀巴烂,她在订婚礼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严宽下跪,这将是她一生的耻辱!

正因如此方莹倾才不可一世的站在自己面前,用订婚礼上的事情来羞辱自己。

9-赶出家

何凤仙眼睛有些酸,她很想哭。

自己怎么会从一个高干千金变成现在的样子,她又不是被赶出何家了,她到现在还是何家唯一的大小姐,他们何氏财团也没有倒闭破产,她明明从身份上还是跟以前一样是名流千金,是高学历的海归名媛,可为什么却有一种被人踩在脚底的感觉?

如果向北没有对自己做那种事,面对方莹倾刚才的言语羞辱她本可以郑重反驳回去。

可是……

向北也强迫了她,他的确是跟自己的亲哥哥上过床了,虽然不是她自愿的可她还是跟向北在一起做了!

一想到这里,她的脸颊就一阵发热,那天被向北摁在沙发上承欢的样子又浮现在了眼前。

向北。

她忽然想起了向北对自己一再的承诺。

向北说,会帮自己报复严宽的。

她现在不能嫁给严宽了,严宽根本就是打算好了耍她才故意准备订婚礼的,她跟严宽比真的太嫩了。而大哥那边也还有利益需求需要跟宝利集团合作,所以不会现在就跟严宽翻脸。

那她唯一能相信的也有向北了。

可是向北离开了何家,没有了家族庇护,也不要家族的资金支持,他能做成什么呢?

与此同时。

夜幕刚刚降临。

严宽早早的让人备好了晚饭,纪珍却没有吃几口。

严宽主动拿起一个莹白的瓷碗舀了一碗清淡的枸杞老鸭汤,恭谨地端到了纪珍面前:“妈,没有什么胃口吃饭就喝一碗汤把,您今晚吃的太少了。”

“阿宽,你应该知道何成前的分公司今天在蒲江区开业的事情吧。”纪珍看了一眼严宽端过来的汤,伸手接住却没有喝,而是直接放在了桌面上。

严宽轻轻颔首:“知道。虽然我跟阿晴的婚约取消了,但我跟向前哥仍旧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他分公司开业的事情我知道,不过今天我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开,所以没有到场,但是花篮我派谢英送过去了。”

“那你知道知道今天何成前的开业典礼上有人闹事吧?”纪珍一脸凝重地看着严宽。

“知道。您是说有记者在典礼上造谣的那件事情吧。”

“你怎么看?”纪珍探究地看着自己的儿子,想了解严宽的想法。

“没有什么看法。不过听说这件事是有人恶意竞争所以故意选择在这一天抹黑何氏财团,我没有在现场不好评价什么。”严宽的回答很是中肯,“不过听说那个爆料的记者已经提前从夏海日报社辞职了,应该是收了别人的钱,被人授意才这么做的。”

“你就是这么看的?”纪珍显得有些失望,轻轻摇头,“我不这么认为。虽然这件事有点捕风捉影,可别人能这么说那一定是什么根据的。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要是阿晴真的跟向北清清白白的怎么会有人编造这种话呢。”

“是吗?但也有可能是商业抹黑,同一个行业竞争力度很大。商场如战场,很多人企业人是没有什么道德底线的。”

“我问你,你跟阿晴在一起谈男女朋友的时候何成北在干什么?”纪珍上扬了一下眉尾,开始盘问起来。

“阿晴是主动找我,愿意跟我在一起的。向北那个时候跟向前哥闹了一些矛盾,妈您是知道的凌杏陇失踪就是向北派人劫持的,所以大哥对向北很是不满,向前哥为了保住向北花了不少财力。可向北却不懂得感恩,好像因为这个是事情跟家里闹掰所以离开了,那段时间他也没有跟阿晴联系。”

“当时你跟我说阿晴突然转了性,我不觉得有什么,现在想想这里面真的有大问题。怎么好端端的突然要跟你结婚,阿晴不是一直很喜欢阿俊吗?”纪珍脸上的疑虑更重了,想了想,揣测道,“该不会是阿晴真的跟向北发生了什么,然后才急着跟你结婚,让你当接盘侠做那个冤大头吧?”

“应该不会这样吧,我想是阿晴知道跟大哥没有可能,才会把心思放在我身上。”

“是吗,可你看看你订婚礼上向北出现的时候嘴里说的什么?你看他那个样子就差要把你给吃了,我看要不是有何成前拦着,向北肯定早就跟你动手了。他那个样子还有那个阿晴的态度,我现在越想越觉得不正常!”纪珍越说脸上的表情就越是严肃,脸上一点和蔼也见不到了,阴沉着脸道,“幸好那个阿晴悔婚了,要不然你做了冤大头,我们严家还不亏死了!娶了这样不干净的女人,要是你爸知道了不知道该有多生气。”

“妈,那只是记者收了别人的钱诽谤阿晴的。再说了您不是一直很喜欢阿晴吗,怎么现在又不喜欢了。”严宽表情如旧,脸部线条依然柔和温雅。

纪珍的脸上却明显流露出一抹嫌恶:“我喜欢阿晴还不是看何家根基比较深,何家有那么大的财团在后面,你娶了阿晴不会吃亏。而且双方又是知根知底的,两家也是故交了,阿晴当然是合适的人选。可是现在想想这里面问题太大了,万一向北真的跟阿晴有什么,你娶了阿晴以后这两兄妹还要背着你胡乱,到那时你怎么办。而且这种女人思想不正常,生出来的孩子也未必是什么好货色。”

纪珍在严宽面前口无遮拦地继续说道:“以前没有往这方面想过倒不觉得有什么,想在想一下向北都那个年纪了连个正经女友都没有,整天跟自己妹妹守在一块……这本来就不正常。你没跟阿晴订婚真是太好了,省得以后知道了真相恶心!那个何成前也算是明白事理,把之前你花的那些钱都退回来了,正好妈给你存着留给你下一个女友。”

“妈,什么下一个女友?”严宽平静如水的脸上终于泛起一丝波澜,微微蹙起了眉头,“我跟阿晴订婚取消的事情这才刚发生,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情,还是不要着急找什么女友了,等事情平息一些再说吧。”

“你这孩子,你现在也不小了,还拖着不找女朋友。一直拖来拖去,那好姑娘放在那里也要被人挑走了,等你想找的时候你就只能捡别人挑剩下的。你是宝利的总裁,难道还想要随便去外面找一个女孩结婚?”

纪珍的目光落在了严宽身上,语重心长地说道,“你是在咱们这个红色圈子里出类拔萃的孩子,你的结婚对象也一定要跟你旗鼓相当。像你大哥阿俊那样找那个凌杏陇,那能有什么作用?其实我原本就已经想好了,你要是实在看不上阿晴倒还有一个合适的人选。那家老爷子跟你爷爷就是过命的交情,到你爸这里虽然淡了一些,但也还是朋友。那家人的女儿和你也差不了几岁。而且我见过一次聪明又漂亮,好像是叫颜,听说正在读研究生,我看跟你很合适!”

“妈,什么叫跟我很合适?我连她面都没有见过我就跟她合适?!”严宽地眉头蹙的更甚了,温和的语调也有了一丝起伏波动,。

“阿宽,你怎么又不听话了,妈这是为你好!”

一看到严宽似乎有违拗自己心意的迹象,纪珍的脸色就马上变了,和蔼的神情变冷了一些,和缓的语气里增添了三分强硬:“我是你妈,又不是你的仇人,难道我还会害你?给你找一个不能要的女人吗?”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面对纪珍冷下来的脸孔,严宽微蹙的眉头稍微抚平了一些,轻声道,“我只是觉得现在又去见女孩谈朋友不太合适,我昨天才跟阿晴取消了婚约。”

“有什么不合适的。”纪珍悻悻地说着,“取消婚约跟咱们家有什么关系,又不是你要跟她取消,是阿晴自己主动取消的,而且还下跪求你了,那是多少双眼睛都看到的事情。你现在就算立马重新谈女友也没有会说你什么。要是你取消婚约,他们会说你是花心,可你是受害的那一个。这事儿要不是何成前办的还算漂亮,我可不会这么轻易的就算了。”

“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的。当初阿晴开口要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本来是犹豫地,但是想到您很喜欢阿晴,一直很中意阿晴做儿媳妇我才会答应的。”

“你的意思是阿晴跟你毁了婚约这事儿怪妈?是妈做的不对?”纪珍和蔼的神情立刻垮了下去,漂亮的一双丹凤眼哀伤地看着严宽,伤心地道,“我是有些心急了,毕竟你年龄也不小了,而且看阿俊那边连孩子都有了,你说我能不心急嘛,阿俊的孩子能跟你生下来的孩子比吗?阿晴我本来是很看好的,我也没有想到她会跟自己的哥哥不清不楚。”

严宽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轻轻走到纪珍身边,低下头,饱含歉意地道:“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说这一切事情都是上天注定好的,我跟阿晴没有那个缘分。我心里明白,所以我不怪任何人。至于阿晴跟向北之间,那已经不是我们要关注的事情了。我知道您是为了我好,关于阿晴跟我悔婚这件事,我不怪任何人。也不怪阿晴。”

“那你是同意了?”纪珍伤心的表情立刻消失的无形无踪,满含期待地看着严宽,“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见见那个女孩子,只要你抽一个空,妈会给你安排的。”

严宽似乎没有料到纪珍会这么快转变态度,但惊讶在脸上只出现了一瞬,不到一秒的时间严宽就恢复如常,脸部线条还是跟平时一样柔和,只是眼中没有平时温润清澈的笑意:“我并没有说我要见那个女孩。”

“什么?”这一次轮到纪珍诧异了,“为什么?那个女孩子的家庭条件真的很不错的,而且是高学历高素质,不管是从外貌还是家世上都跟你很合适,你为什么不去见见?”

“我跟她一面都没见过,怎么会合适呢?”严宽的语气淡淡地的,可声调却是有些低沉。

小说《甜妻在上:总裁别闹》 第8章 大闹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采亦小姐姐点评:

《甜妻在上:总裁别闹》这本书让你了解人间百态,值得彻夜未眠的欣赏,让你爱不释手,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