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痛彻虐骨,停手吧

痛彻虐骨,停手吧

作者:颇好道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0-11-20 14:51:18

作者颇好道的小说《痛彻虐骨,停手吧》主要讲的是:白花花的身子从莫城阳眼前晃来晃去,顶着莫城阳灼热的视线,苏如月脸皮臊的厉害,感觉浑身不自在。以前又不是没见过,不差这一次,不差这一次!莫城阳姿势慵懒的靠在沙发上,两条长腿叠在一起,支着下巴,目光不断的随着苏如月转动。该看的,不该看的,全部看的一清二楚。见到苏如月快步朝门口跑去,莫城阳这才缓缓开口,低沉暗哑的声音阻止了苏如月开门的动作:“苏小姐吃干抹净就这样拍拍屁股走人,未免也太没有责任心了吧!”
展开全部

冲动

莫城阳睡得正沉,半梦半醒间,鼻端突然弥漫上一股酒味,还夹杂着若有若无的馨香。

他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正要翻身之际,一条长腿砸在莫城阳身上,彻底将他砸醒。

莫城阳“刷”的睁开眼,警惕的坐起身,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攀上他的腰腹,随后一个女人磨磨蹭蹭爬上他的身体,双手挂在他脖子上,整个人如小猫一般窝在他怀里,嘴里咕哝着:“老公。”

莫城阳垂眸,冷冽的目光扫射在女人身上,呵,竟然是一个醉鬼!

这人是谁派来的?是怎么进入他家的?

莫城阳一把扯下女人挂在他脖子上的手,动作粗鲁,冷冰冰的问道:“说,你是谁?”

俊美如刀刻般的脸庞在黑暗中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他摄人的目光直逼苏如月,铺天盖地的压迫力随之而来,如高高在上的王者一般,让人不由得心里发颤。

苏如月小嘴一瘪,醉醺醺的小脸上全是委屈,她半眯着眸子,低声控诉,“莫城阳你就是个大混蛋,这么多年我那么那么努力的爱你,心甘情愿付出一切,结果你却背着我找小三,你个负心汉,凭什么?凭什么?”

一连两个凭什么,让莫城阳心中微痛,竟生出一种将这个女人抱进怀中,好好安抚一番的冲动。

莫城阳?这个女人是在说他?

莫城阳俊眉微蹙,“啪”按亮床头灯,女人娇媚漂亮的小脸近在眼前。

这个女人是……苏如月!莫城阳一眼就认出了面前醉的不省人事的女人的身份。

苏如月,莫氏集团主办的“新声代”中最有望拿到冠军的选手之一,还没出道,一首《如在梦中》就已经迅速在网络上走红。

莫城阳凉薄的眸子嘲弄的看向女人,呵,半夜三更喝成这样爬他的床,怎么?是为了冠军而来吗?

“女人,起来。”莫城阳将苏如月从身上推下去,一手抓住她的肩膀使劲摇晃。

手下的肌肤细腻滑嫩,莫城阳的喉结滑动了一下,动作慢了几拍。

玲珑有致的身子吸引着莫城阳的眼球,她领口微敞,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里面诱人的风光。

气氛渐渐有些暧昧,莫城阳的眸光暗沉了几许,亲自送上门的女人……

他手上的力气加大,苏如月被摇的难受,眼睛艰难的睁开一条缝。

看着熟悉的面庞,她慢慢的从床上爬起来,抱住莫城阳的胳膊:“老公,你别使这么大劲,你胳膊受过伤。”

她,她怎么知道?莫城阳眼底露出震惊,看向苏如月的目光变冷。

“我自己来。”苏如月咕哝着,伸手去扒身上的衣服,三两下将身上脱的一丝不挂。

莫城阳一愣,还没反应过来,苏如月已经重又爬到他的身上,娇娇软软的唇携着酒气堵上他的唇,女人的小舌探出口,不断的描绘着他的唇形。

“你。”莫城阳微怒,也不知道这女人力气怎么这么大,将他的手死死的按住,他想要反抗,却迎来女人更加猛烈的进攻。

莫城阳快要被吻的没有办法呼吸了,女人的小手不停的在他身上撩拨着,下面硬挺的难受。

他正等待着女人进一步的动作,哪料苏如月放开他,一头扎到床上,睡死了过去。

“该死的女人。”莫城阳咒骂一声,低头看着自己身下的昂扬,只感觉脑仁蹦蹦跳的厉害。他起身下床,忍着怒火想要将这个女人扔出去,却在看到她酣睡的小脸时,止住了动作。

“哼,女人,你是第一个不怕死的敢在我身上点火的人!”莫城阳冷哼一声,转身进了浴室。

夜幕深沉,别墅里时不时传来水声。

清晨,丝丝缕缕的阳光透过窗纱溜进屋子。

苏如月缓缓睁开眼睛,感觉头都要炸了,果然宿醉什么的是最难受的。嗓子干的快要冒烟了,苏如月朝着床头柜摸去,“水,水呢?”

这时,一杯温热的水递到苏如月面前,她下意识接过,咕咚咕咚灌了两口:“谢……谢。”

道谢的话还没说完,苏如月突然惊醒,她猛地抬头朝上看去。

一张熟悉的仿如刻入骨子里的俊脸映入眼帘,莫……莫城阳。

苏如月惊的后退两步,左右看看,这是她和莫城阳的家?还有,她怎么一丝不挂?

白色的床单紧紧的裹住娇驱,苏如月脸颊烧的厉害,恨不能有个地缝赶紧钻进去。

“昨晚……”她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莫城阳薄唇微挑,扬起一抹邪肆的笑,他闲庭阔步般的靠近床边,带着些许迫人的气势道:“你是不是想问我们昨晚有没有发生关系,不过在此之前,还请苏小姐先解释清楚,你,是怎么进来我家的?”

这个女人怎么会知道他家的密码,而且,貌似对他家很熟悉的样子。

苏如月眼眸心虚的躲闪了一下,一咬牙,不管了,反正前世和莫城阳睡了那么多次,也不差这一次,现在最紧要的还是赶紧离开。

“我当然是走进来的,难不成是飞进来的?”苏如月用最快的速度捡起衣服套在身上,一边耍赖的说道:“我昨晚醉成了那样,你最好什么都别问了,因为我什么都不记得。”

白花花的身子从莫城阳眼前晃来晃去,顶着莫城阳灼热的视线,苏如月脸皮臊的厉害,感觉浑身不自在。

以前又不是没见过,不差这一次,不差这一次!

莫城阳姿势慵懒的靠在沙发上,两条长腿叠在一起,支着下巴,目光不断的随着苏如月转动。

该看的,不该看的,全部看的一清二楚。

见到苏如月快步朝门口跑去,莫城阳这才缓缓开口,低沉暗哑的声音阻止了苏如月开门的动作:“苏小姐吃干抹净就这样拍拍屁股走人,未免也太没有责任心了吧!”

哈,责任心?苏如月好笑的转过头与莫城阳直视,风流的莫城阳大少爷,用的着她对他负责?

苏如月讥诮的道:“莫先生说笑了,昨晚的事情,莫先生不是也没吃亏吗?还希望莫先生以后不要再提了。我有男朋友,我们很相爱,马上就结婚了。而且……”说到这,苏如月顿了顿,勾起一抹冷笑,“而且我曾经和某个人有过一段婚姻,结果却后悔了一辈子,若是再让自己重蹈覆辙,除非脑子坏掉了。”

苏如月字字铿锵,不留任何余地。

她转身匆匆离开,在没有多看莫城阳一眼,周身的气息冷漠而又疏离。

莫城阳站在沙发前,想要追上去,拦下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却发现挪不动脚步,心微微微有着刺痛,还夹带着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这感觉,好像上辈子他们认识过。

苏如月从莫城阳的别墅出来,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了范穆杰家三年前的地址。

这一带全是出租屋,设施简陋,根本就不隔音,哪怕打个喷嚏,门外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苏如月刚走进门,便听到女人的娇喘声:“嗯啊,你好坏,快点……啊啊”

苏如月心里咯噔一声,顿时从脚底钻出一股寒气,瞬间流遍四肢百骸。

她怒气腾腾,红着双眼一脚踹开房门,“范穆杰,你这个瘪犊子,你竟然敢骗老娘你从来没碰过女人,那现在这又是什么?”

“啊……”女人惊呼一声,慌乱地拿过床单裹在自己身上,她扯住不断往被子里缩的男人,指着苏如月质问:“这个女人是谁?”

成名

“她,她是谁啊?我……我见都没见过她。”

男人秒怂,声音立马就弱了下来。恰在此时,苏如月也看清了男人的长相,这人根本就不是陆穆杰!

“对,对不起,我进错地方了。”苏如月一把将门关上,然后以风一样的速度迅速逃跑。

到底怎么回事?难道陆穆杰三年前不是住在这里吗?

苏如月转了一圈,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看到正在施工的工地,原来她真的记错了,陆穆杰住进来的时候,这地方已经施完工了。

她怎么这么傻啊!苏如月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现在才七点,太阳已经挂了老高,微微有些刺眼,街上的行人都迈着匆匆的步伐,赶往上班的路上。

处处彰显着这个城市的快节奏……

苏如月有些迷茫,不知此时该何去何从。

她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表上的时间。现在她唯一的办法就是去找顾漫。陆穆杰在酒吧工作,她根本不知道他住在哪,知道的仅仅只有这个住处。

苏如月无奈,抬步向顾漫的住处走去。

“师傅,麻烦送我去朝阳路36号,谢谢您了。”

“好嘞,姑娘。”出租车司机爽朗的应了一声,随后继续跟着车载音箱里飘出来的音乐哼唱。

熟悉的曲调,苏如月一听便知道这就是那首让她一炮而红的歌曲。正是因为这首歌,她拿到了年度金曲奖,也得到了别人的肯定。

然而,她现在只想离得娱乐圈远远的,离得莫城阳也远远的。

……

苏如月站在顾漫家门前,不断的按响门铃,片刻后,听到一阵脚步声。

顾漫一边讲着电话,一边指了指沙发的位置,用口型对顾漫说了句“随便坐。”

“真的吗?嗯嗯,答应答应,好的,明天下午四点,我们一定会准时到,真是麻烦您了。”

顾漫越说眼睛越亮,最后目光灼灼的射向苏如月,她将电话一扔,尖叫着扑到苏如月身上,兴奋的道:“月月,你知道吗?你之前唱的那首歌在网上爆火,啊……你成名了。”

她激动着摇晃着苏如月的肩膀,高兴的快要跳起来了。

苏如月稳如泰山的坐在沙发上,脸上看不出丝毫喜色,与顾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端起桌上的白开水喝了一口,只觉得寡然无味,果然,哪怕她退出了比赛,命运的轨迹依旧重蹈前世,只希望她这次能远远的躲开莫城阳,

前世,苏如月差不多就是在这个时候火起来的,已经享受过做明星的生活,她现在更向往平淡。

顾漫高兴了一阵,见苏如月没有半点反应,便无趣的撇了撇嘴,“月月,你怎么回事啊,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你要做明星了哎,努力了这么多年终于能实现你的明星梦了。”

苏如月眼中含着淡淡的笑,只是笑意不达眼底,微微勾起的唇角透着一丝落寞。

此时的苏如月与往日有些不同,顾漫发现自己竟然无法看透她。

“顾漫,我不在是从前那个做梦都想要红的苏如月了。现在我只想要过平凡人的生活,简简单单的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在生两个孩子,如此便好……苏如月脑中快速的闪过范穆杰的俊脸,露出一抹花痴般的笑。

顾漫红唇微张,吃惊的看着苏如月,根本就不相信这些话会是从苏如月嘴中说出来的,“月月,你是不是发烧了,还是压力太大,不是……你怎么……”

顾漫缠上来,抱着苏如月的胳膊,开始喋喋不休。

一番死缠烂打,苏如月最终无奈的败下阵来。

罢了罢了,她不想做明星了,但是不能拖累乐队里的顾漫,她作为队长出面拿下这个合约,等到顾漫签了约,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她再想办法离开。

苏如月在顾漫哀求的视线下点了点头,“好吧,不过我有条件,其他的都可以,就是不能签MC集团。”

顾漫眼神躲闪了一下,含含糊糊的道:“奥奥,我知道了。”

――

四点整,顾漫和苏如月准时出现在B市最豪华的饭店门外。

“慢着。”顾漫拉住正要进门的苏如月,手忙脚乱的从包包里掏出化妆品,要给苏如月补了补妆。

却被苏如月伸手阻止,她认真的看着顾漫,又将说了一路的话重复一遍:“顾漫,我现在真的对娱乐圈没有一点兴趣,你的发展潜力比我大,以后肯定比我红,一会就说你是主唱,好不好嘛?”

苏如月一直软磨硬泡,顾漫却没接她的下句,一路拽着她到了饭店门口。

顾漫也不是不想红,可人家看不上也没办法……

“行了,先看看别人怎么说吧。”

苏如月还在做着垂死挣扎,直到两人进了饭店。

门口小张好像已经等候多时,朝着两人迎了上去,“两位小姐跟我来吧。”

小张是莫城阳的私人助理,苏如月现在是不进去也已经知道了找她们的人是谁。

“如月,你这样不进去可没礼貌,都到这了。”顾漫游说着,最终还是讲苏如月拖到了雅间。

宽敞的雅间里,莫城阳版考砸沙发上,修长的指尖端着茶杯细抿了一口才抬头看去。

“小张,给两位那些喝的过来。今天荣幸能请到苏小姐,得好好说一说关于苏小姐以后的发展。苏小姐恐怕不知,我们公司正准备签下一位歌手。而苏小姐人美歌甜,是非符合我们公司的要求。

莫城阳语气没有任何的情绪起伏,就还像往日在敲定合同一样,但一双幽深的眼睛,一直没离开过苏如月。

苏如月也没什么好语气,她僵硬地笑了笑,还没坐下就回应道:“莫先生恐怕搞错了,我们还没有想要正式出道的打算。所以莫先生另请高人。”

她说完,回身拽上顾漫,“走吧。”

顾漫僵硬地赔着笑脸,小声在苏如月耳边说道:“你干什么?来都来了,签个约你又不会死。”

莫城阳扫过苏如月决绝地眸光,剑眉微挑。

这种大公司签约的机会,换了别的新人恐怕上争先恐后,这女人居然是这种态度?

“我看苏小姐是不是对我们公司有什么误会?还是在玩欲擒故纵?”莫城阳嘴边勾

着一抹弧度似笑非笑。

苏如月拳头一点点捏紧,恨不得上去给这丫的一拳,冷笑道:“莫先生猜错了,不过我可以给你再一次机会?让您也知道个清清楚楚。”

小说《痛彻虐骨,停手吧》 第2章 冲动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凡霜mio点评:

看完《痛彻虐骨,停手吧》这本书,我长呼一口气,柔和的日光温柔的洒照在我的头顶,形成一个光圈,颇好道的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