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邝少恋爱有点甜

邝少恋爱有点甜

作者:江米虾皮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5-04 20:13:41

《邝少恋爱有点甜》这本书的主要内容:“我?我可没那么大本事,木萍大学的事再有实力的人都插不了手。不过……应该还有一个人可以做到。”李毅禾扶着下巴。“谁?”“你同桌。”……难道是邝其华开除的英语老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给我报仇嘛? 难道……他喜欢我? 桃灼灼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连忙摇摇头不再胡思乱想。“你和冰山脸很熟嘛?”桃灼灼疑惑的问道。“冰山脸谁啊? 其华?”后者转过来看向桃灼灼。
展开全部

邝少恋爱有点甜第9章试读

……

木萍高校的天台上,一个脸上带泪的人和一个大背头酷似黑社会的人站在一起,正是李毅禾和邝其华。

“怎么了?又想起伯母了?”

“嗯,她也很喜欢给我做红烧肉。”

“我要是……要是早点回去……”邝其华低着头断断续续的说着。

“唉,逝者已逝,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人,但并不怪你啊。”李毅禾难得温柔一次,拍着邝其华的肩膀。

“再说,就算你回去,那么大的火,你能做什么?”

李毅禾叹息了一声,劝道。

只能说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老天爷是个看客,就像小说一样,总要有人死才有人喜欢看,老天爷就是这样的看客。

……

桃灼灼和邱如雪在教室继续吃着饭。桃灼灼夹起邝其华便当盒里的鸡蛋就吃了起来。

“灼灼,你怎么吃了。”

“哼,冰山脸家那么有钱,我吃穷他,还敢给我甩脸色。”桃灼灼鼓着个脸,一脸的愤愤不平。

“可是这可是十万块钱啊。”邱如雪有点担心的说道。

“没事的啦,冰山脸本来就不吃,估计回家也是倒掉。”

“哦……”

“如雪,你也吃,十万块钱一顿饭,有钱人的生活真可怕。我们一起打倒资本主义!”

“好。”邱如雪点头回应道。

“十万块钱的饭真香。”桃灼灼流着眼泪说着。

“哦,对了如雪,邝其华的便当盒要扔掉。”

“啊?为什么,多好看的便当盒啊?”

“有钱人的怪癖,扔了吧,免得他一会又拉着个脸。”

……

桃灼灼和邱如雪带着饭盒往下走的时候,正好遇见李毅禾正和几个小弟在楼底下吃面包,一看见桃灼灼走了过来,邝其华咧嘴一笑,冲着她跑了过去。

“灼灼,他跑过来干嘛,好吓人啊……”

“我……也……不知道”桃灼灼小声说着,脸上飞起来两块红霞。

“桃灼灼?你怎么在这?”李毅禾问道。

“我下来扔饭盒。”

“哦,我帮你扔吧。”李毅禾笑着接过了桃灼灼的饭盒。

“诶,这不是其华的饭盒嘛?怎么你来扔了?”

邝其华和李毅禾认识?桃灼灼心里想着,嘴上却说:

“我们吃了他的便当,帮他扔便当盒。”

“哦,这样啊,他竟然会把自己的便当给你们吃,他宁愿扔了也不喜欢别人吃他的便当。”

“我们也给他吃了我们的。”邱如雪说到。

等扔完便当盒,李毅禾跑过来直勾勾的盯着桃灼灼,后者脸又红了,邱如雪一看知道自己继续待着就是电灯泡了,还是超大瓦的内种,于是和桃灼灼告别,自己一个人返回楼上去了。

……

“英语老师被开除是不是你干的好事?”桃灼灼开门见山。

“什么开除不开除的?”

“英语老师被开除不是你做的?”桃灼灼有点不相信。

“我?我可没那么大本事,木萍大学的事再有实力的人都插不了手。不过……应该还有一个人可以做到。”李毅禾扶着下巴。

“谁?”

“你同桌。”

……

难道是邝其华开除的英语老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给我报仇嘛? 难道……他喜欢我? 桃灼灼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连忙摇摇头不再胡思乱想。

“你和冰山脸很熟嘛?”桃灼灼疑惑的问道。

“冰山脸谁啊? 其华?”后者转过来看向桃灼灼。

“对啊。”

“嗯,很熟。”

“哦,我给你说,冰山脸脾气可坏了,我给他吃东西,他还凶我!”桃灼灼挥舞着小拳头,激动的说到。

“他不是凶你,只是想起了些伤心的事情吧。”李毅禾神情黯淡,叹了口气。

“怎么不是凶我,我给他吃肉,扔便当盒,还冒着生命危险和他做同桌,结果他却天天对我耷拉着一张臭脸,想想我就来气!”

“你错怪他了,他其实人很好,可能是因为想起了他的母亲吧。”李毅禾安慰着桃灼灼。

“想就想,干嘛凶我,我还给他吃红烧肉了呢! 我桃家秘制红烧肉,还不知足!”桃灼灼撇了撇嘴。

看着眼前张牙舞爪表情丰富的桃灼灼,摇了摇头慢慢的说出了真相。

……

大概六年前,李毅禾还在美国读书的时候遇见的邝其华。当时的邝其华很开朗也很阳光,在当时的美国华人圈是很有名的社交能手。

李毅禾还记得邝其华每个礼拜天都会邀请很多人去他家,大家一起吃吃喝喝,谈谈人生聊聊理想。

邝其华的母亲每次都会热情的招呼李毅禾他们,并且亲自下厨给他们做饭。

“阿姨最擅长做的就是红烧肉,其华最喜欢吃的也是红烧肉。”李毅禾回忆道。

“那我给他吃红烧肉他还凶我?”桃灼灼疑惑道。

“问题就出在红烧肉身上。”

李毅禾抬起头闭上眼睛回想起来:

我至今还记得那天学校照毕业照,照完之后我们被邝其华邀请去他家聚餐,说阿姨做了红烧肉在等我们,在美国礼拜天聚餐是很常见的。

我们一路向邝其华家走去,说说笑笑。

正走着,突然前方火光大冒,整个天空被烧的一片火红,邝其华发了疯似的向前跑去,我们也反应过来那是邝其华家的方向。

等我们赶到时,整个别墅都被烧成了灰烬。

那时美国的消防员不像中国,他们只考虑自己的安全,阿姨没能活下来,甚至连尸体都没有。

讽刺的是,火灭了之后,消防车才慢悠悠的到了现场。收集了现场照片之后又慢悠悠的开回去了。

鉴定结果显示,阿姨是做菜时不小心引燃了厨房,再加上别墅全部都是木制结构,所以火势一发不可收拾,阿姨没能出来。

从那以后邝其华就变得寡言少语起来,没过多久就回了中国,直到两年前我才在木萍遇见他。

……

李毅禾讲完低头看向桃灼灼,发现桃灼灼眼眶已经红了一圈。

“你怎么了?”

“没怎么,就想到冰山脸原来这么可怜,我错怪他了……”

“其华他本性不坏,不要怪他了。快上课了,我送你上去吧。”

……

邝少恋爱有点甜第10章试读

……

刚到了教室门口,就撞见了邱如雪。李毅禾一看见邱如雪向她微微一笑,然后转身下了楼。

“灼灼,他说什么了?你怎么眼睛肿着啊?”

“呜呜呜,你不要问了,我对不起邝其华……”

“啊?不就是吃了他的便当吗?至于嘛,大不了我拿零花钱赔给他。”邱如雪显然误会了桃灼灼。

“不是便当的事,哎不对,就是便当的事。我不知道怎么给你说,反正我做了一件蠢事。”桃灼灼并没有给邱如雪说关于邝其华母亲的事情。

“先上课吧,不要胡思乱想了。”

桃灼灼坐回了座位,扭头看向了邝其华,邝其华冷若冰霜的脸上不带任何表情,他恐怕还不知道桃灼灼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一切。

被桃灼灼一直盯着的邝其华,转过头来冷冷的撇了她一眼:

“转过去!”

看着冷言冷语的邝其华,桃灼灼心里却并不生气,相反愈发感受到了邝其华心中的孤独。

“你其实很孤单吧?”桃灼灼默默看着。

邝其华没有回她的话,继续冷冷的盯着她。

“我知道你一直为伯母的死内疚,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伯母在天之灵会希望看见你这样继续下去吗? 她一定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坚强一点,而不是冷漠麻痹自己!”

邝其华眯着眼睛盯着桃灼灼,气温都降低了几分。

“女人,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戏演的特别好? 善良可爱善解人意的女主角靠近男主然后被男主喜欢上,最后嫁入豪门成就大圆满结局?”

邝其华深吸了一口气:“可惜你错了,生活不是戏,你也不是角儿,我不会和你有任何交集,无论这辈子还是下辈子,我们都注定是两条平行线!所以,请你收起你的怜悯,我不需要,你也不配怜悯我!”

整个教室静悄悄的,只能听见呼吸声。

“你有什么值得我不择手段的接近你?”桃灼灼平静的看着邝其华反问道。

“我并没有接近你的想法,也不想去了解你,我只是想告诉你,像个男人一样挺直腰杆直面困难,才是你应该做的。我没见过伯母,也不知道她长什么样,但是天下的母亲都一样!你以为你这样伯母会死而复生?不要像个废物一样让人瞧不起!”

“和你又有什么关系?”邝其华猛地站起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桃灼灼,眸子里带着一丝冷漠。

“你是李毅禾的朋友,所以我可以忍耐你的无礼,但并不意味着你可以打听我的过去并对我的生活指手画脚!木萍大学比你想象中的更黑暗,不要以为李毅禾照顾了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那你为什么还要帮我?”桃灼灼昂起头看着他,眼睛已经泛红了。

“我从来没有帮过你!”

“英语老师那次……”

“只不过是我不喜欢聒噪的人罢了!别自做多情!”邝其华挪开视线,不再去看桃灼灼,向门口走了出去。

……

“他们两个怎么了?”

“这你都看不明白,穷丫头勾引富家少爷想一飞冲天啊!”

“可惜了,麻雀就是麻雀,就算飞上梧桐树枝也变不成凤凰。”

“我还头一次见邝其华发这么大火!”

“别说了,桃灼灼不是那样的人!”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桃灼灼低着头一言不发,邱如雪赶忙跑过来安慰她。

“灼灼,别难过了,你以后不要招惹邝其华了。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是邝其华他不知道。与其被别人误会讽刺,不如和他撇开关系。”

“我明白的。”桃灼灼点点头。

哲学课老师很快就赶到了教室,桃灼灼收拾好了心情拿出来了书本。

哲学老师是个山羊胡的小老头,也是唯一一个不给邝其华面子的老师,一看见邝其华座位就吹胡子瞪眼睛。

“邝其华人呢?还把我这个老师看在眼里了嘛?学校是自己家的就不用来上课了吗?他什么时候出去的?”

“老师,邝其华刚刚才出去。”有人站起来回答道。

老头把哲学书摔在桌子上,冲着刚刚打报告的人吼道:“我不知道他刚刚出去了是吗?”

打报告的自知撞到了枪口上,讪讪的坐下不说话了。心里却在不断鄙夷着,擦,这个老头糟老头子坏的很!不敢拦着邝其华就对我撒气。

……

画面一转,邝其华一个人站在天台上,这是整个木萍最安静的地方,从上面往下看去,人就像蚂蚁一样不过是个小小的黑点。天台的门被打开,李毅禾走了出来,看见站着的邝其华走了过去。

轻轻拍了一下邝其华的肩膀,问道:“今天怎么逃课了,不害怕哲学老头给你哥告状啊?”

“为什么?”邝其华扭头看向李毅禾问道。

“什么为什么?”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邝其华直勾勾盯着李毅禾面无表情。

“你是说桃灼灼?”

李毅禾和邝其华并排站在天台上,一阵清风徐来,两人的衣服随风而动。

“桃灼灼很小的时候母亲就死了。大概十岁左右吧。”

邝其华诧异的看了李毅禾一眼,李毅禾继续说着。

“她是我见过最坚强的女孩,明明内心承受的比任何人都沉重却在安慰着其他人。她和你的经历很像很像,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成了冷漠的人一个成为了开朗乐观的人。我在想,如果你们两个一直争下去,是两个人都变得冷漠,还是两个人都变得乐观呢? ”

“你觉得她能影响我?”邝其华反问道。

“不能吗?”

“能吗?”邝其华冷哼了一声。

“不如我们立一个赌约吧。”李毅禾坏笑着看向邝其华。

“什么赌约?”

“你和桃灼灼继续做同桌,并且尽量不再去做让她讨厌你的事情,若是一年之后你没有发生任何改变,那么我会答应你一件事。若是一年后你不一样了,那么你就要答应我一件事!”

“赌约内容对你没有任何优势,相反还有很多劣势,不太明白你为什么这么有信心。”邝其华摇摇头冷静的看向李毅禾。

“你不了解桃灼灼,她比你想象中的要厉害无数倍!怎么?你不敢赌?”

“赌了。一年之后,我要让你从此闭上你的大嘴巴!在这一年期间,我尽量不会再做让桃灼灼讨厌的事情。”

天台上,两个人的拳头碰在一起,誓约就此成立。

……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昆锐小哥哥点评:

再华丽的词藻也说不清《邝少恋爱有点甜》这本书给我的感觉,能够强烈引起读者的共鸣,真的是江米虾皮用心在写,真的倾注了感情的,不像那些小白文,没有一点内涵,强烈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