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傲娇王爷高冷妃

傲娇王爷高冷妃

作者:果子露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0-11-19 13:26:33

《傲娇王爷高冷妃》小说情节波澜壮阔,果子露主要说的是:沐振鸿又道:“我还听说,是郑嬷嬷做的?”“不是。”再听得郑嬷嬷三个字,江云溪勉强笑了笑,也不意将郑嬷嬷已死这事告诉沐振鸿。“只是池边路滑,郑嬷嬷没扶得住我罢了。怎么被有心人传得,竟成了郑嬷嬷推我下湖了呢!”江云溪说时面上带着诧异。楚穆宸不由得也道:“将军放心,沐瑾的脾气,不会有人欺负得了她的。”这是趁机涮她呢?江云溪抬眸,正好看见楚穆宸那双含笑的眼睛。
展开全部

傲娇王爷高冷妃:撩拨

楚穆宸上前,帮着江云溪将郑嬷嬷扶坐起来。

郑嬷嬷死得惨,七窍流血,连眼睛都没闭上,简直是死不瞑目。

江云溪忍住心头激荡,问道:“王爷觉得应当怎么办?”

“查。”

楚穆宸黑眸阴沉,冷冷吐出这个字。

不仅是要查出谋杀郑嬷嬷的凶手,更是要查出楚熠安排在王府的内应!

楚穆宸霍然起身。

“将经受过郑嬷嬷晚饭的人一一带过来!”

“是!”

贺落很快便将一众婢女婆子带到了柴房中来。

江云溪凤眼扫过去,从做饭的婆子到送饭的婢女都被带来了,粗略一看,也有二十来人。

在这个没有监控的王府,要找出谋害郑嬷嬷的凶手,几乎不可能。

但有一样事,江云溪是可以确定的。

“你们当中,一定有下毒的人。”

冷眼扫过这一群人,“我现在给你一次机会,自己站出来。”

柴房中寂静无声,只听得见众人紧张的呼吸声。

“既然没人承认……”

江云溪冷笑一声,并不意外,“那便一并带进衙门吧,让知府大人好好盘问!”

“这……”

贺落一惊,不料江云溪会说出这番话来,急忙看向楚穆宸。

倒也不是不能将这群人赶走,只不过……

“王妃,这群人,”楚穆宸挑眉,“大多数是后厨的厨子,你一并赶走了,我们吃什么?”

迅速找好一班厨子自然也不是难事,可在如今已明确发现楚熠在他身边安插眼线的时候,他怎么还能轻易让外人进入王府?

江云溪小脸一抬,显然早已想好了应对之策,傲然道:“沐瑾会下厨。”

“你会下厨?”楚穆宸失笑,“也就是说……”

“今后的伙食,我可以暂且揽下!”

这个女人。

“一言为定。”

楚穆宸挥挥手,“将人带去衙门!”

贺落得了令,率领家仆将这群丫鬟婆子一并带走了。

狭窄的柴房又变得冷清起来,除楚穆宸江云溪二人外,只有一个早已故去的郑嬷嬷了。

江云溪轻叹,道:“是楚熠下的手。”

楚穆宸未置可否。

便在这时,孟儿急急跑进柴房,道:“王爷王妃,沐将军来了。”

江云溪一惊,与楚穆宸对视了一眼。

沐振鸿怎么来了?

江云溪沉下心,看了郑嬷嬷一眼,向孟儿道:“你将郑嬷嬷好好安葬,切莫让我父亲知道此事。”

这事牵扯楚熠,沐振鸿还是别卷进来为好。

江云溪平复了下心情,同楚穆宸并肩往大堂去了。

大堂中,沐振鸿正负手欣赏着府上壁画。

“爹。”

江云溪走去,微笑,“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

沐振鸿精神头虽看着十足,面容上却很是担忧,“我听说你失足掉下池塘了?可有此事?”

江云溪心头一沉,下意识与楚穆宸对视了一眼。

沐振鸿又道:“我还听说,是郑嬷嬷做的?”

“不是。”

再听得郑嬷嬷三个字,江云溪勉强笑了笑,也不意将郑嬷嬷已死这事告诉沐振鸿。

“只是池边路滑,郑嬷嬷没扶得住我罢了。怎么被有心人传得,竟成了郑嬷嬷推我下湖了呢!”

江云溪说时面上带着诧异。

楚穆宸不由得也道:“将军放心,沐瑾的脾气,不会有人欺负得了她的。”

这是趁机涮她呢?

江云溪抬眸,正好看见楚穆宸那双含笑的眼睛。

“那就好。”沐振鸿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我就是不放心,一听见消息就急忙来了。”

沐振鸿已是黄昏时分,用过晚膳后,又同楚穆宸絮絮叨叨聊了许久,再要离开时,月上枝头了。

楚穆宸见夜已深,便留着沐振鸿在府歇息,明日再走。

江云溪当时也跟着挽留,可话说出口,她忽然意识到了不对来。

若是沐振鸿留下,她与楚穆宸岂不是要同床共寝了?不然她又有该如何解释自己同楚穆宸分房睡一事?

傍晚,房中。

孟儿伺候她洗漱。

她余光扫见楚穆宸正坐在书桌前看书,气定神闲,泰然自若,丝毫也没有与她同房的尴尬。

江云溪暗自松了口气。

人家都如此泰然,她又何必杞人忧天?

江云溪看向孟儿,问道:“郑嬷嬷的事处理好了吗?”

“奴婢已将郑嬷嬷的尸首运了出府,联系好了棺材铺,近日便安排下葬。”

江云溪嗯了一声,从首饰盒中拿出一支金步摇来。

“这个你拿去典当了吧。厚葬郑嬷嬷。”

“是……”

“等等。”

楚穆宸忽然放下书,目光落到孟儿手中的金步摇上。

她已穷得要典当自己的首饰了吗?

楚穆宸不由得有些气闷,沉声道:“步摇还给王妃。自己到账房支取丧葬费用。”

江云溪有些愕然:“王爷……”

楚穆宸却对孟儿皱眉道:“还不快去?”

“是,是!”

江云溪细眉微挑,看了眼楚穆宸。

真是,捉摸不透。

不过为她省了钱,终究是好的。

于是她微笑道:“多谢王爷。”

楚穆宸冷冷扫她,没接她这句谢,顿了半晌,忽想到一事,问她:“谢我?就这样谢我?”

“那王爷想怎么?”

江云溪轻笑一声,狐疑地看着楚穆宸。

怎么?还向她讨取谢礼来了?

可她又能给他什么?金步摇?他多半也瞧不上啊。

“沐瑾什么也没有。王爷若是想要报答……”

江云溪步步向他走去。

夜色昏沉,月光泄进屋中。

楚穆宸沉眸,看着江云溪步步向自己走来。她此时早已脱了外衣,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衣衫,拢着淡紫色的轻纱,看着单薄极了。

风一吹,轻纱撩动。

江云溪停在楚穆宸跟前,嫣然一笑,妩媚动人。

“不若沐瑾以身相许如何?”

她话音方落,手腕却猛地被人一拽。

一股热气将她包围!

她愣神,发觉自己已被楚穆宸抱在了怀中。

她心头怦怦乱跳。她会如此撩拨他,本就是抱定他对自己没兴趣的,万不料他会如此!

“王爷……”

楚穆宸捏住她的下巴,黑眸灼灼,紧紧盯着她。

一说话,热气直扑上她的脸。

傲娇王爷高冷妃:番茄鸡蛋粥

楚穆宸黑眸深邃,探寻的意味浓重。

江云溪定神,强笑了下,道:“王爷有话便问,沐瑾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话说得漂亮,玉手却抬了起来,拂下了楚穆宸掐住自己下巴的手。

她欲起身,从他腿上站起来。

谁知她刚一起身,楚穆宸却又将她拽了回来。她毫无防备,坐到了他大腿上。

而这一次,他更是将手抵在了她腰间的案台上,叫她动弹不得!

薄纱在此时滑落,露出光洁的肩头来。

江云溪被他的目光看得不适,稍稍转脸,想提起薄纱,却碍于楚穆宸动作,难以做到。

楚穆宸黑眸阴沉,目光灼灼,像野兽盯着自己的猎物一般。

“你不是沐瑾。”

“王爷……”

“你究竟是谁。”

他语气笃定,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像是早已调查清楚了。

江云溪红唇轻抿,忽然意识到此时再胡说已无作用,于是干脆不语,等着楚穆宸说下去。

“我已问过沐将军你是否会调香。沐将军称你从不喜欢熏香,从前在家闻到更是要作呕。”

脑海中沐瑾叫人撤换下房中熏香的情景浮现出出来。

江云溪道:“人是会变的……”

楚穆宸不予理会,继续说道:“今日,你随我进宫为我母妃调香。手法显然是老练。你若不是从小便学着的,谁信?”

自然,她调香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了。

“更何况……”

楚穆宸薄唇一勾,忽然笑了:“皇后今日回宫后,脸上忽然起了红疹,太医诊断后也没得出个所以然。”

“王妃,这是不是你的功劳?”

江云溪定神,直视楚穆宸的目光。

事到如今,她也不欲隐瞒了。

“皇后香囊中的香料我闻出有蛇床子。于是我在给母妃调香时,多加了一味香料。”

“什么?”

“甘橘花。”

江云溪的坦然叫楚穆宸失笑。

他就知道,这事与她脱不了干系。

“甘橘花与蛇床子相冲,会致人起红疹。我想……”江云溪细眉微挑,一双明眸中却很无辜,“大概是皇后欣赏我调的香,于是叫人偷偷带回去用了,所以就……”

江云溪无辜地眨了眨眼。

楚穆宸低笑。

这女人果然有趣。

“所以,你不是沐瑾?”

江云溪对上楚穆宸的黑眸,红唇轻抿,默了一瞬,道:“不是。”

一丝复杂的情绪从楚穆宸黑眸中闪过。

这件事他早就想到的。

“叩叩。”

“瑾儿,穆宸,睡了吗?”

是沐振鸿的声音。

江云溪一怔,待要从楚穆宸腿上起来,却听得门咯吱一声开了。

——江云溪这副坐在楚穆宸腿上,被他双手圈住的模样,便被沐振鸿看了个明白!

“你们……”

“爹……”

饶是江云溪这心理素质,此时小脸也不由得微红,推了楚穆宸一把,急忙起了身。

沐振鸿却很懂得的一笑,道:“看来是我来得不是时候。”说着,转身就要走。

江云溪急忙叫住他:“爹是找王爷有事吗?”

沐振鸿停下步子,见江云溪理了理衣衫,快步走来。

“要不爹同王爷谈?我也到后厨端点参汤来。”江云溪浅笑,抚向肚子,“这大晚上的,也有些饿了。”

沐振鸿有几分诧异地看向了江云溪。

他这女儿几时变得如此懂事体贴了?大抵是嫁人了,也晓得照顾别人情绪了。

他欣慰地点头,目送江云溪离开。

楚穆宸也看着江云溪离开的背影,黑眸闪过一丝迷离。

她方才已确认了自己并非沐瑾。

可她不是沐瑾,却又是谁?

……

江云溪此时心神也并未完全平复下来。

她方才同楚穆宸坦白了自己并非沐瑾一事,还不晓得他会怎么想。

再者说这件事,她也无法完全向楚穆宸交底——她直言告诉他自己是从几百年后穿越而来的,他会信吗?他只怕会觉得自己疯了!

江云溪摇摇头,往后厨走去。

方走到门前,就听得里头传来了丫鬟的对话声:

“……皇后竟破了相!这是怎么回事!”

江云溪心下一沉,停了步子。

“嗨,谁知道呢?听说是今个儿下午面上不知怎么回事起了疹子,请太医来看吧,又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太医都诊不出?!”

“太医一会说是过敏,一会又说是因为季节问题……罗嗦了一大堆,又不晓得该如何诊治,气得皇后将太医拖下去打了十板子!”

“啧!太医都束手无策的话,那该怎么办?”

“皇后也没法子啊!听说在宫里大闹了一场,脸上又疼又痒,她忍不住去抓——这就破了相了!”

……

江云溪听到此处,不由得冷笑。

脑海中想象着皇后那张颇具风韵的脸满是红疹的样子,只怕会很好看。

而皇后此时,恐怕想破了脑袋也不会想到,自个儿红疹一事,与熏香有关了。

她略略挑眉,正要推门进去,却听到了有小孩的声音。

“姐姐,破相是什么意思啊?”

声音奶声奶气的,听着像是个五六岁的孩子的。

王府怎么会有小孩?

江云溪推门进去,就见孟儿与一个丫鬟急忙起身,一个五岁大的男孩害怕得急忙躲到了孟儿身后。

那男孩看着怯生生的,躲到孟儿身后,又忍不住探出半个脑袋来看江云溪。

江云溪正好对上他的眼眸。

清亮,干净。

她心下一松,朝孟儿看去:“你的孩子?”

孟儿哭笑不得:“王妃说笑了,孟儿自己都是个孩子呢,怎么会有这么大一个儿子?”说着话,她护着男孩从她身后走出来,“你别怕,这是王妃。就是她叫我照顾你的。”

男孩胆怯地看了江云溪一眼,犹豫了一会,粉嫩的唇一抿,终于低声喊道:“王妃。”

江云溪打量着男孩,问道:“你是谁?”

孟儿道:“他叫冬儿,是郑嬷嬷的孙子。我先将他接到府上来了。”

郑嬷嬷的孩子?

冬儿蹭着步子,怯怯地走到江云溪跟前来,眼眸尽是不自在。

“王……王妃。我奶奶提过你。她说你很好。”

江云溪心念一动。

原本准备叫孟儿将这孩子送走的念头,也跟着动摇了。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芳洲小娘子点评:

《傲娇王爷高冷妃》这本书让你了解人间百态,值得彻夜未眠的欣赏,让你爱不释手,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