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情深之上为囚牢

情深之上为囚牢

作者:七色锦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14 11:06:09

作者七色锦给大家带来了《情深之上为囚牢》的主要情节:“慕容婉儿!你他妈是不是下面又痒了?恩?” “哥……少帅,我什么也没做!” 慕容婉儿一脸惶恐地看着把自己压在身下的慕容泽那一脸的怒意,用力试图推开他,“吉时已到,你我在这里不合适!” 今天是慕容泽和督军千金段香兰订婚的日子,她作为他的妹妹,刚走进大厅,就被他莫名其妙地拖回了她的闺房。 “不合适?”慕容泽俊脸上勾起一抹邪肆的笑意,把她压在床榻上,一把扯掉她身上的裙子,粗暴地挺进了她的身体里,“你穿成这样出去,不就是想勾引我?”
展开全部

她只是他的奴

  民国十三年。

  蓉城,大帅府。

  “慕容婉儿!你他妈是不是下面又痒了?恩?”

  “哥……少帅,我什么也没做!”

  慕容婉儿一脸惶恐地看着把自己压在身下的慕容泽那一脸的怒意,用力试图推开他,“吉时已到,你我在这里不合适!”

  今天是慕容泽和督军千金段香兰订婚的日子,她作为他的妹妹,刚走进大厅,就被他莫名其妙地拖回了她的闺房。

  “不合适?”慕容泽俊脸上勾起一抹邪肆的笑意,把她压在床榻上,一把扯掉她身上的裙子,粗暴地挺进了她的身体里,“你穿成这样出去,不就是想勾引我?”

  他按住她纤细的腰身,一下又一下,毫不怜惜地在她身体里驰骋。

  慕容婉儿生怕自己喊出声来,双手死死攥住床单,低声解释,“这件新式裙装是母亲为我选的,我没想过穿出去勾引谁!”

  “想用母亲来压我?!”慕容泽冷笑一声,俯身下去咬住了她的耳朵,“你就不怕母亲知道你早就爬上我的床了?”

  男人身上的戎装笔直帅气,却并没因为他动作的野蛮和放荡而显得轻浮。

  相反,为他平添几分男人的野性!

  “我……”慕容婉儿还想解释,被慕容泽撞得忍不住轻吟出声,“呃……啊……”

  “我慕容泽的妹妹,还真够浪的!”慕容泽邪佞地勾了勾唇,身下的动作更加粗暴。

  慕容婉儿怕自己再呻吟出声,只能拼命咬住唇,不再让自己发出声来。

  良久,男人终于心满意足地从她身上退了出来,“换件衣裳再出去!”

  慕容婉儿连忙起身,拉下裙摆遮住自己裸露的身体,看了一眼正在系皮带的男人,轻声道,“父亲和母亲都答应了我,过几天就送我出国留学。”

  慕容泽凤眸一凛,“你想离开我?”

  还不等慕容婉儿回应,他腾地上前,一把掐住了她细白的脖颈,咬牙道,“父母对你这个养女,还挺上心的!但是他们允许了没用!没有我慕容泽的允许,你一步都别想踏出大帅府!”

  慕容婉儿被男人眸中的戾气骇住,清澈的眸底蓦地涌起一层水雾,“你要娶妻了,我留在这家里又有何用……”

  “就算我成婚了,你的房门也必须随时为我敞开!”慕容泽冷冷地哼了一声,放开了她,“当年你爬上我的床,气走小倩之后,你就应该想到你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说完,冷厉的眸子微微眯着警告地看了她一眼,转身摔门而去。

  慕容婉儿身体里的力气仿佛一下子被抽干了一样,浑身无力地跌坐在了床榻上。

  屈辱的眼泪,无声无息地滚落了下来。

  她的确是大帅夫妇的养女,和慕容泽这个兄长并没有血缘关系。

  但是,她从小对慕容泽只有倾慕和偷偷的喜欢,从未想过成为他的女人。

  毕竟,这蓉城内外,不知道多少名媛闺秀都想成为少帅夫人。

  五年前,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一觉醒来却是在哥哥慕容泽的床榻上,偏巧不巧,他的未婚妻董小倩推门进来,看到了赤身相对的兄妹俩。

  董小倩生气离开后,慕容泽恨透了她,一次又一次把她压在身下,狠狠凌辱!

  这五年来,她是他见不得光的暖床奴婢,她从不敢反抗。

  “哥哥,你明知道我爱你,让我如何看着你和别的女人恩恩爱爱?”慕容婉儿哭着哭着笑了起来,笑意别样的凄凉。

嫂嫂的警告

  大帅府奢华的客厅里,音乐绕梁,衣香鬓影,好不喜庆。

  大帅慕容自强请来参加少帅订婚宴的宾客,都是蓉城非富即贵的名门和军队里的军官。

  慕容婉儿站在二楼楼梯的角落里,看着楼下舞池里拥抱着跳舞的慕容泽和段兰香,只觉心中一阵凄然,转身默默离开。

  一个是北系军阀最高职位督军的千金,漂亮优雅,留洋归来。

  一个是职位仅次于督军的大帅独子,年纪轻轻却军功显赫的少帅。

  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自己何必再黯然神伤呢!

  订婚宴持续了三个时辰才结束。

  段香兰和慕容泽一起送走宾客,她挽着他的臂膀,巧笑嫣然,“泽哥哥,怎么一直不见婉儿啊?”

  慕容泽那双狭长的凤眸不易觉察地一眯,“她今日身子不适,怕人多太吵,就没下来。”

  “那我这个做嫂嫂的,可以去看看她吧?”

  “当然!”

  段香兰端着一碗燕窝粥上来的时候,慕容婉儿正在看书。

  见进来的是她,不无错愕,连忙站了起来,“兰姐姐好。”

  段香兰温柔地笑道,“婉儿,听泽说你身体不适,我给你送碗粥来。”

  说着,她顺手带上了房门,走进来把粥放在了桌上,“好点没?”

  慕容婉儿有点受宠若惊,忙答,“好多了。”

  她和段香兰很少来往,只听闻她是督军的掌上明珠,平日里飞扬跋扈非常傲娇。

  “好多了?”段香兰的声音突然变了调,抬手勾住了慕容婉儿的下巴,轻蔑地打量了一眼她,“好了是不是又想用这张狐媚的脸去勾引男人了?”

  慕容婉儿一怔,对上她满是嘲讽的眼睛,下意识后退一步,“兰姐姐说什么,婉儿听不懂!”

  “啪!”段香兰一巴掌甩到了她慕容婉儿的脸上,咬牙道,“别以为你那点龌龊事,本小姐不知道!小倩当年走的时候,全都告诉了我!”

  慕容婉儿白皙的脸上被打得瞬间多了几道骇人的手指印,她错愕地看向段香兰,“你……”

  “我什么我?”段香兰打断她,冷呵一声,满眸狠厉地道,“我现在是少帅的未婚妻,是你未来的嫂嫂!你以后再敢勾引泽哥哥,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

  “你放心吧!他是我哥哥,你们都订婚了,我会很快离开蓉城的。”慕容婉儿低声回了一句。

  突然吃了段兰香一巴掌,她虽心有不甘,但更是错愕。

  段兰香,竟然一直知道她和哥哥之间的事!

  这种在外人看来是有损门楣的龌龊事,她无论如何不能让段香兰说出去!

  所以,她只能任由段香兰在自己身上发泄。

  段香兰不屑地冷哼一声,“希望你说到做到!”

  言落,她正要转身离开,突然听到门外走廊传来军靴踏地的声音,越来越近。

  心念一转,段香兰忙端起旁边的粥碗,拉着慕容婉儿坐了下来,柔声道,“婉儿,你身体不适,就应该多喝点粥!”

  慕容婉儿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她这急转的态度,只听“哎哟”一声痛呼,段香兰手里的粥碗打翻在了地上。

  而她的手背上,被烫得一片通红,上面还残留着粥渍。

  “婉儿,你不喜欢喝粥就告诉我嘛,我给你做别的就是了,你何必这样对我!”段香兰站起来,呜呜呜地哭了起来,格外委屈。

  慕容婉儿蓦地瞪大了眸子,“不是我……”

  她刚开口,只见房门被人用力推开,慕容泽沉着脸走了进来,“什么事?”

  看到段香兰那通红的手和泪流满面的脸,慕容泽深眸一凛,忙大步跨过来握住了她的手,一脸的关切,“兰儿,你的手怎么了?”

  段香兰连忙扑进他的怀里,嘤嘤哭诉,“我给婉儿送来燕窝粥,婉儿说她讨厌我,让我滚,就打翻了粥,把人家的手烫了……没关系的,泽哥哥,我不知道婉儿不喜欢燕窝粥,下回我注意一点就行了……”

  慕容婉儿惊愕地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段香兰,慌忙摇头,“哥哥,不是我,我没有……”

小说《情深之上为囚牢》 第1章 她只是他的奴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燕妮呀点评:

《情深之上为囚牢》的剧情紧凑,人物刻画细腻,前后呼应,整篇没有废话凑字数,很久没看到这么好的小说了。关键更新速度还快。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