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梨花烬:问君何处归

梨花烬:问君何处归

作者:東籽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11 12:13:08

《梨花烬:问君何处归》这本书的主要内容:“没有。”“随我去找他。”顾夫人出自剑门,因此顾岚在昆仑巅就是跟着剑门的人住在一起,现在顾言来了当然也就跟着一起住。沐雪巡了一圈也没有找到顾言,此处又全是剑门的人,待着也不舒服,便速速离开了。走出没多远,就看见顾岚和剑无敌在假山后面嘀嘀咕咕的。“舅舅,阿言是我弟弟啊,你不能这样对他。”顾岚跪在地上,拉着剑无敌的手乞求道。“他害你母亲的时候可有想过你是他哥。”剑无敌一下甩开了顾岚的手。
展开全部

第15章-東籽

苏语白中了邢峰一掌以后一直没有醒过来,依照他现在的本事,就算中了一掌,当时一口气提不少来,休息一会也就会好的。可现在的状态却不同,苏语白的脸色越来越白,师兄弟们把他带回房以后,他的气息也在逐渐微弱。大家没有办法只有将师父请来,应无忧看见苏语白的样子,当下就让人去将沐雪请来。

此时的沐雪正由温景安陪同,四处逛着。

“大师兄,沐姑娘,苏师弟出事了。”一个青云派的弟子找了许久,总算找到了这两人,急得一口气都差点喘不上来。

温景安眉头微蹙,问道:“出何事了?”

“苏师弟挨了邢峰一掌以后到现在都没有醒过来,刚刚师父看过以后让我马上请沐姑娘过去看看。”

温景安和沐雪相互看了一眼。

应无忧江湖经验丰富,没有大事肯定不会麻烦沐雪,毕竟青云和梨花坞并无交情。而现在竟让人来寻自己,看来苏语白的确伤得不轻,若是一般的内伤,应无忧该是有方法处理,现在让自己出手,也就是不止内伤这么简单。

“麻烦小师兄前方带路。”

两个人快步的跟着来人到了苏语白的房间。

房间里已经围了十几个人,沐雪走到床边看到本就肤白如雪的苏语白脸上已经没了血色,眼神一沉,忙走上前去,一手扣住他的手腕,暗道不好,随后扒开他的上衣,胸口上赫然留着一个紫红的手掌印。沐雪脸色大变说道:“竟然是毒掌。”

“果然如此。”应无忧扶了下胡须问道,“沐姑娘可有方法医治?”

沐雪这才注意到身旁站着的老者就是应无忧,这张脸,多少年了,常常会出现在自己的梦里,永远,永远都无法忘记。

她强忍着心中想要现在就冲上去报仇的念头,转而看着床上已经快死的苏语白说道:“应掌门既然知道这是毒掌就应该知道这是崆峒独门掌法,中了该掌的除非服下崆峒的解药,否者是无法医治的。与其在这浪费时间,不如去找崆峒的朱掌门要解药。”

应无忧的脸色有些难堪,这些年不知何原因,青云和崆峒的关系闹得很僵,双方弟子也都有争斗。温景安之前在比试中故意去捡夺邢峰的树枝也是之前邢峰伤了几个同门师兄弟,才故意给他点教训的。

温景安见师父不好回答,又担心因此延误了苏语白的治疗忙说道:“我们和崆峒有些矛盾,你能不能先医治语白?”

“你在命令我?”沐雪眼睛一眯,说话间有点怒意。

“我在请求你。”温景安发现自己竟然会害怕她生气,不是害怕她不医治苏语白,而是因为自己说话令她不开心就这样走了。

尽管不喜欢温景安刚刚的说话方式,但他及时的服软,沐雪还是满意的,脱下身上的斗篷,取出随身佩戴的银针铺在床上,眼神格外认真的看着床上的苏语白,拿起其中一根又细又长的针就刺进了他的天灵盖,苏语白吃痛,闷哼了一下。

还知道痛,就没有多严重。而后又拿起一根普通的银针,对着身后的温景安说道:“人多,空气不流通,让所有的人都出去等着。”说完有一根针刺了下去。

施针通常都需要极高的专注力,人多总是容易分神。温景安带着其他师兄弟出了房间,刚刚关上门,应无忧就让他跟自己走。

应无忧之前没有见过沐雪,但是从当年救治温景安到后来的赠剑,在到刚刚的比试,他一直以为两人的关系很好,更可以说沐雪说不定对自己这徒儿很是喜欢。可刚刚在房间里,沐雪表现明显不是怎么回事。都知道梨花坞的醉红尘脾气古怪,没想到教出来的徒弟也是一个德行。

原本应无忧还对沐雪有所期待,想着如果可以将梨花坞的势力收在手中也不错,可这沐雪那是受人摆布的主。如此看来,只有答应凌霄,南烛和景安的事了。

“还记得为师之前跟你说话吗?”应无忧看着自己这个徒儿,平时看起来很恭顺,骨子里其实也是个不服软的人。

“记得。”

“嗯。梨花坞的人虽然医术高超,可性情都很古怪,让你少接触也是为你好。”应无忧满意的继续说着:“南烛最近可有找你?”

师父有意促成自己和南烛,他可以理解,可沐雪现在还在里面救治苏师弟,苏师弟现在生死未卜,他哪有空理会这些。这些年他是越发不能理解自己的师父了。

“师父,第三场比试快开始了,我先过去。”他不想顶撞应无忧,又不愿在这个问题上多作回答,只得找个理由先走。

刚走没两步,苏语白的房间门打开了,沐雪从里面走了出来,温景安以为是医治结束,走上前去,却在房门外被沐雪拦下,她从袖中拿出一颗丹药递给他,说道:“若是那人在使用毒掌,这个可做应急之用。”而后又转身进屋将门关了起来。

温景安拿着丹药,嘴角笑出一个好看的弧度。这就是他认识的沐雪,外表冷冷清清,实则很关心身边的人。就像当年一样,为了救自己甘愿服下医仙的毒药。

他将丹药收于怀中,大步走出了院子,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次的比试自己不会输。

关上门后的沐雪看着躺在床上的苏语白,想着,用针逼出毒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这一掌着实狠毒,刚刚检查了一下,有几根肋骨都跟着断了。若是不好好处理,就算毒解了,这几根肋骨以后对他练功都会有影响的。

不久前还在求自己医治别人的人,现在却躺在床上等着自己救治,想想还真是讽刺。沐雪用绷带将苏语白受伤的地方固定好,又重新在他身上开始施针。

一针又一针。

中间有几次原本已经昏迷的苏语白,在沐雪的治疗下都忍不住发出了闷哼声。待到取下银针的时候,苏语白的脸上已经有些血色了,在检查了一下他受伤的地方,确认没事以后,沐雪才将自己的东西收好,出了房间。

原本以为是简单的治疗,出门已经天黑了。

第16章-東籽

月明星稀,那少年郎手持煌炎剑,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间散发的是傲视群雄的强势。

看见沐雪出来,那凌冽的气势明显变得柔和。他紧握煌炎剑,只道两字“赢了。”她点点头,回以微笑。

没有人知道,原来不见不念,见了才会担忧。医治中她一直都在想着,邢峰毒掌又狠有毒,盛祁又深不可测,输了也就罢了,万一受伤又该如何是好。

可是他赢了,没有辜负她的期待,用她送的煌炎剑赢了,并且毫发无伤。

回房后的沐雪备感疲惫。好不容易到了昆仑山,顺利接近了这些名门正派,结果却片刻不得闲。

“小姐,已经热水已经备好了。”

因为太累,沐雪竟倚在凳上睡着了。睁眼看到一个陌生的女子,穿着简朴的站在自己面前,问道:“你是?”

“奴婢白芍,昨日在昆仑山下,是小姐让我以后都跟着小姐的啊。”白芍半佝着,看上去十分恭敬。

因为身边一直陪着的不是顾言就是温景安,怎么把她给忘了。沐雪揉了揉晴明穴,一双眼睛还有些朦胧的睡意,问道:“你是赤月教的?”

白芍没有否定,轻轻将沐雪扶起往屏风后的浴桶走,边走边说道:“昆仑山人多耳杂,教主不方便来,小姐若是想好了,便可以决定第一个报复对象了。”

沐雪没有出声,任由着白芍为她宽衣,擦拭身体。木桶里铺满了茉莉,花香四溢,茉莉又有安神助眠的效果,沐雪很快又闭目养神。

叶殇说过,他想要这些人自相残杀。这确实好办法,这些人因为私利杀害了慕容山庄一百二十七口人,抢走长生诀。明面上一个个深明大义,实则都是卑鄙小人。

不知是因花香还是过于疲惫,沐雪又一次沉沉的睡去。

待到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日午后。沐雪起床穿好衣服,白芍便将水盆端了进来。

简单梳洗以后,沐雪想起自己昨日明明是在沐浴,何时又上床了,便问道:“昨晚是你送我上床的?”

“不是。”白芍将最后一支玉钗慢慢的插到沐雪发髻上,“昨晚我为小姐穿好衣服以后,顾二少来了,见小姐睡着了,便亲自抱小姐上床以后就离开了。”

“顾言?”沐雪美眸一转,都怪苏语白,害的自己连正事都忘了,顾夫人死的消息顾岚肯定知道,两人见面后肯定发生了什么,不然昨晚也不会急着来找自己,眉头轻蹙,问道:“他可说什么了?”

“没有。”

“随我去找他。”

顾夫人出自剑门,因此顾岚在昆仑巅就是跟着剑门的人住在一起,现在顾言来了当然也就跟着一起住。

沐雪巡了一圈也没有找到顾言,此处又全是剑门的人,待着也不舒服,便速速离开了。走出没多远,就看见顾岚和剑无敌在假山后面嘀嘀咕咕的。

“舅舅,阿言是我弟弟啊,你不能这样对他。”顾岚跪在地上,拉着剑无敌的手乞求道。

“他害你母亲的时候可有想过你是他哥。”剑无敌一下甩开了顾岚的手。

“杀害母亲的是赵四,跟阿言没有关系。就算真的如舅舅所说是阿言设计险害,那也是母亲先向他下毒,他才会反击的。”

剑无敌显然有些恨铁不成钢,厉声道:“你母亲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铸剑山庄产业到底有多大你难道不知道吗?上到朝廷兵部,下到普通游侠,谁用的不是铸剑山庄的兵器,况且铸剑山庄的铸剑坊遍布天下,你知道这股力量有多大吗?顾铭既然能将煌炎剑送给温景安做谢礼,那这铸剑山庄迟早都会交到顾言手上的。”

顾岚知道,剑无敌说的都是事实,可血浓于水啊,顾言始终都是自己的弟弟,他不能任由舅舅悄无声息的就将他杀了。可是不管他如何乞求都无法改变剑无敌的决定。

沐雪担心被发现,没有呆多久就带着白芍离开了。她脑海里一直想着剑无敌的那一段话,是的,顾言如果死了,顾岚自然而然就成了铸剑山庄唯一的继承人,可同样的,顾岚若是有什么,那顾言不就是顾铭唯一的选择了吗?

沐雪眼眸一沉,略微上翘的嘴角看上去妖艳无比,她对着白芍说道:“第一个就决定是剑门了。”

“小姐想救顾言?”

“你知道吗?顾言是我最可靠的帮手,他现在还不能死。晚上的时候你帮我拿一样东西给叶殇,他知道该怎么做。”说完沐雪那妖艳的笑容消失了,又转回以往平淡的样子,“走吧,随我去看看小白醒了没。”

苏语白醒来以后知道昨天是沐雪救了自己,就吵着闹着要去找她。可沐雪早就交代过其他人不要让苏语白乱动,会影响伤势。所以为了防止他继续发疯,众人干脆就将他绑在了床上。

沐雪刚刚踏进房门,就听到碗盘摔碎的声音,而后就是苏语白吵闹的声音:“我要见小雪妹妹,看不到她我是不会吃东西的,你们都给我走。”

沐雪听着旁边负责照顾的小师弟说着,苏语白已经像这样闹了一天,其他人都没有办法,本想说去找沐姑娘过来,结果温师兄却不要他们去打扰自己休息,任由苏语白闹,结果其他人就只有忍着。

沐雪感觉自己头都开始隐隐作疼,感情自己好不容易救回来的人是个白痴吗?这么不珍惜生命,还连累别人。无奈的对着旁边的小兄弟说道:“你们先出去吧,我来照顾他。”

这句话也许是他们今天听到的最好的一句话,沐雪这刚一说完,带路的,拿碗的都纷纷跑出了房间。

这一幕看的沐雪又好气又好笑,这是有多大的阴影才能行动如此迅速。她无奈着摇了摇头让白芍留在外面,便信步走进了房间,是该好好收拾一下这不知死活的臭小子了。

小说《梨花烬:问君何处归》 第15章 第15章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嘉佑公子点评:

《梨花烬:问君何处归》这本书真的强推!本来怀着打发时间的心理看的,看完第一个内容就被深深吸引了。故事情节完全不老套,给人一种设身处地的感觉,每看完一个小内容就和看完一本书一样,会有不一样的体会,环环相扣,层层递进。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