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宫女翻身把帝撩

宫女翻身把帝撩

作者:花渡姑娘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2-12 16:57:52

《宫女翻身把帝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花渡姑娘,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太医过来之后给宝鸢仔细看了看,确实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操劳过度,又没能好好休息罢了。好好休息几日,再加之几副补身体是汤药服下即可。三皇子听后很是开心,知道宝鸢姐姐没有大碍,自己的努力也算没有白费。挨一顿打算什么。端嫔看儿子如此开心,心里想也算值了。而此刻躺在床上的宝鸢知道了三皇子为她跟端嫔娘娘起争执的事很是过意不去。欲要下床却被三皇子拦住了。
展开全部

梦魇

她抬手拭了拭额头和脖颈上渗出的细密汗珠,一颗心就像是被人死命掐着一般,难受的要紧,随即便抚着胸口,将头埋进了双腿间,喘息良久,心中那股子烦闷劲才渐渐消散去。

但一瞌上双眸,适才梦境里的画面还是会在脑海中浅浅盘旋。

反正也无法再入眠了,她索性掀开薄衾,披上外衣,起身下床去。

宝鸢住的是单人的屋子,所以出入不必那样的处处小心谨慎,斟一杯茶水喝下后,她便推开门,单薄的身子很快隐入了夜色之中。

夜深人静的宫中廊道,处处透着诡异森冷的气息,原本她的身子就还有点虚,被冷风一吹,脑袋蓦地就晕沉起来了。

去玉湖的路上,偶尔遇上夜里巡逻的侍卫,宝鸢前两次都巧妙的躲闪了过去,但就在她眼看快要进御花园时,却差点露了马脚。

“刚才你有看到什么黑影从那闪过去吗?”为首的侍卫站住脚步,抬手示意后面的人停止前进。

一干侍卫听着这低沉的声音,立马打起了精神,纷纷左顾右盼起来。而有个聪明点的侍卫就径直朝他所指的地方走过去查看了。

“…那边什么也没有,大人是看错了吧…”半晌,那人回来小声汇报道。

侍卫首领也希望自己那是看错了,要是疏忽大意,放一个贼人进来,那他就算是有九条命也不够杀。“好了,接下来的巡视都给我打起精神仔细一点,绝不能出一点纰漏知道吗?”临走前,他转身对身后的人叮嘱道。

大家都暗自吐了一口气,敢情是虚惊一场呀!

见一行人排着队列离远,身后的人再得到宝鸢不会乱叫唤的保证之后,才将捂住她口鼻的手移开。

霎时间,在这寂静的夜里,只能听见乌鸦的低叫和两人急促的喘息声了。

屋内漆黑的厉害,她只能凭借浅浅月色,瞧出眼前人的装束来,如果没想错,他应该是个在宫内当差的小太监。

虽说现在是三皇子宫里的红人,但在敬安宫外,随便一点差错还是会让她人头搬家的,惟有谨慎细微才能保全性命。今天夜出的事,一定要他帮忙保密才行。

“小公公,刚才谢谢你了,今天的事……”宝鸢赶紧穿好欲垂未垂的外衣,深吸一口气平静心中的慌乱。

结果,她并没有等来一声细调高音,却被一道低沉磁性的男音给生生震慑住:“小公公?你竟这样唤朕,朕的男性特征在你看来,那样不明显吗?”

怎么会是皇上!宝鸢心里的沙斗猛地停漏了一拍,刚才她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这下完蛋了,怎么办?怎么办?

她一着急,就习惯性的攥衣袖,说话的语气也变得结三结四的:“皇上……奴婢该死,奴婢不知道是……你。”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李宴嘴角浮出淡淡的笑,挨着墙将门推开一点,在确定外面没有一个人之后,看向呆在一处的宝鸢说:“你想去哪?如果我们目的地一致,兴许可以结伴而行。”

宝鸢细想了片刻,权衡利弊一番才小声的说:“奴婢只是有点睡不着,所以出来走走,现在就回去,不敢打扰皇上雅兴。”

他就这么可怕吗?让她这样迫不及待想要逃的远远的,李宴思及此处,有些黯然神伤。

“其实朕也是睡不着想去御花园,要不你就陪朕去吧。”虽有失落,但不知为何,眼前这个名叫宝鸢的普通宫女,他就是很想靠近。

皇上都如此开口了,她一个小小的宫女又怎敢对抗王威呢?只好顺从的点了点头,以示答应了。

玉湖的石桥边,两人走到那,便在石阶处坐了下来,宝鸢始终垂着眸子不说话。

李宴偏过头去,看到的就是一张近乎白无常的脸:“最近照顾老三真是辛苦你了,要不是他老是喜欢黏着你,其他人也能帮你分担一些。”

“三皇子心地善良,又聪明睿智,看着他健健康康的,奴婢心里也跟着会很开心。”宝鸢眉目一流转,也看向了这个平易近人的帝王。

接着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说了很多平时不易说出口的话,刚开始的那种恐慌此时已经消散殆尽,对于宝鸢来说,这个夜晚,他坐在她身边,挨得那么近,不像一个皇帝,更像一个能够与她交心的朋友。

天色已经微微翻出鱼肚白,快到上早朝的时间了。

“天快亮了,皇上也该回宫了。”宝鸢抬头看看天色说道。

李宴浅笑一声,“是该回宫了,还有什么要嘱托朕的吗?”这是在给她暗示。

“夜里的事,皇上能替奴婢保密吗?”机智如她,自然能够听出他话里的意思来。

“我答应你。”临走之际,李宴突然回身又扔下一句:“以后私下无人时,不必再自称奴婢了,宝鸢。”说完,他便很快消失在了御花园的拐角处。

风骤起,宝鸢意会着他的话语,一抹清澈如水的笑就这样随着清风渐渐飘远。

次日一早,由于晚上一夜未眠,她的精神头显得异常的差,做一点小事都会差错百出。在端着水盆进三皇子屋内时,还把水给泼了一地。

“你是怎么搞的,昨天不是允许你休息了吗?今天怎么还这幅模样,惊着三皇子怎么办?”本来脑袋就懵懵的,再被端嫔这样一下,她就更懵了。

三皇子撑起身子,向声响处瞧去,只见自己的母妃一脸怒色,而宝鸢则木讷的呆在原地,脸色苍白无力:“母妃您别凶她,宝鸢姐姐,你脸色怎么这么差,是生病了吗?”

宝鸢这才顺着他的声音,从发愣中回过神来:“奴婢该死,惊扰了三皇子。”

“好了,你先回去歇着吧,别在这碍手碍脚的。”这个时候,自己这儿子竟然还向着她说话,端嫔想想就更气了。

宝鸢闻言,蹲下身来,捡起铁盆,然后机械的起身准备离去。

三皇子还是不放心她,便向着端嫔说:“母妃,还是请太医给宝鸢姐姐瞧瞧吧。”

太医

三皇子急着给宝鸢请太医,吩咐了那些奴婢去,她们也不能做了这个主,更不敢惹了三皇子不高兴就这么僵持着,也不去办事。

三皇子看着宝鸢的的脸色不好心里急得团团转,看这些丫头婆子又不听自己的,气不过到:“怎么着,我身为皇子说话还不好使了吗?叫你你们去请个太医,个个都扭扭捏捏的,做给谁看呢!快去请太医,要不然有你们的好果子吃”

女婢们吓得跪倒一片,一排人都对平日里温文尔雅的三皇子突然变脸感到恐惧,但还是左右为难道:“三皇子,不是我们不去,而是实在是不能啊!”

“如何不能,我看是你们这些人蛇蝎心肠,欺负我的宝鸢姐姐。像之前那些奴婢一样,背地里给宝鸢姐姐穿小鞋。”三皇子想到之前那些歹妇陷害宝鸢的事一时气不过,又说到:“今天你们不去,我就要打你们的板子,让你们看看本皇子的话究竟好不好使。”

“三皇子,饶了我们把,饶了我们吧。”一屋子的丫头婆子们都被这话吓到了,房间里响起此起彼伏的磕头声和各种的求饶声混杂的着。这时候一声威严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的皇儿什么时候脾气这么大了,忘了平时母妃是如何教导你的了吗?”是端嫔。身着淡绿色的平罗裙,云髻雾鬟,斜插金厢倒垂莲簪,镶钻的银色流苏,闪闪发光。

“母妃,你不知道是这帮奴才们不听话。”三皇子看见端嫔过来像是看到了救星,急忙迎了上去。捉着端嫔的裙角摇着,像是要撒娇。委屈的口吻说着:“宝鸢姐姐生病了,脸色都不对劲,我让她们去请太医,她们倒好不听皇儿的话,根本不把本皇子放在眼里。”

“瞎胡闹!皇儿,你怎么能因为一个小小的宫女生病就要请太医,还闹着要打宫人!”端嫔甩掉三皇子的手,对着跪着的奴才们说:“都起来吧,今天这事你们没做错什么。”

“母妃,宝鸢姐姐不只是宫女,更是儿臣的姐姐,平时更儿臣最是亲近,您是知道的啊。她生病了,我当然说要请太医的。”三皇子不觉得自己错了,争辩道。

端嫔看着自己的孩子这么犟,真是气到了。“平日里你学的尊卑有别都忘了吗?你可是贵为皇子,宝鸢能得你看重是她的福分。你怎么能自降身份,真认她做姐姐。再说为一个宫女请太医是前所未有的荒唐之事。是断断不可能的。”

“宝鸢姐姐在我心目中就是我的亲姐姐。母妃你不高兴也罢。只能说母妃不懂儿臣的心,从前母妃不与儿臣同住时都是宝鸢姐姐照顾儿臣,我早就视宝鸢姐姐如亲人一般了。现如今她生病了,没人去请太医,我就自己去请也罢。”三皇子义正言辞的说到,这。

端嫔想自己的儿子却不与自己亲近,不听自己的话。还提到了之前的时候,难道是自己的儿子与自己有间隙,又恼又气。“不许去,我看你今日是鬼迷了心窍了!”

“母妃,你拦不住孩儿。”说着三皇子就要往外冲。

“来人啊,把三皇子拦下。”端嫔大喊。

“好啊,现在你连母妃的话也不听了是吧。我看你是娇纵惯了不知道事理了。”

“母妃,儿臣就是明事理才要这样,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好啊,还顶嘴。来人啊,教训一下三皇子,让他不知悔改。”端嫔实在是气急了,居然让人打她平日里最宝贵的儿子。

“这,娘娘……”下人为难道。

“愣着干嘛,打。我今天倒要教训这个不听话的儿子。”端嫔在气头上。

“遵命。”下人看着端嫔神情坚定,也不好违命,只得下手打了三皇子,只是打的还是很轻的。

只是这力道再轻,三皇子也是没受过的啊,一下下打在三皇子的屁股上,三皇子拼了命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叫出来。端嫔看着三皇子的样子实在不忍,早已经软下心来。无奈三皇子就是倔强还是不求饶。

到底是孩子,不多时,三皇子就疼得哭了出来,眼里像珍珠断了线,不停地流。端嫔看着实在不忍。

“都停手吧。”随声而下,下人住手了。

“皇儿你何苦呢?”端嫔很是无奈。

“请母妃为宝鸢姐姐请太医。”三皇子还是很坚定。

“罢了罢了。去吧,请太医。”端嫔终是不忍心看着自己孩子失望,让下人去请太医了。

太医过来之后给宝鸢仔细看了看,确实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操劳过度,又没能好好休息罢了。好好休息几日,再加之几副补身体是汤药服下即可。

三皇子听后很是开心,知道宝鸢姐姐没有大碍,自己的努力也算没有白费。挨一顿打算什么。端嫔看儿子如此开心,心里想也算值了。

而此刻躺在床上的宝鸢知道了三皇子为她跟端嫔娘娘起争执的事很是过意不去。欲要下床却被三皇子拦住了。

“宝鸢姐姐,你好生休息着,莫要下床。”三皇子说道

“谢三皇子关心,端嫔娘娘恕罪,都是因为奴婢惹得娘娘与皇子起了争端。”宝鸢很是懊恼。

“三皇子让你休息,你就休息吧。不要管其他事”端嫔撇了宝鸢一眼,淡淡的说。端嫔现在不知道有这么个受自己儿子喜欢的丫头是福是祸了。

“奴婢遵命。”宝鸢答,内心却害怕端嫔因为此事埋怨自己,心生芥蒂。

三皇子嘱咐宝鸢好好吃药,好好休息之后出了房间。而端嫔随后也出了房间。

太医走后不一会的功夫,宋夫人来了,端嫔从来没觉得门外传话的奴才的声音这么刺耳过。

“宋夫人驾到,有失远迎。给宋夫人请安。”端嫔位分比宋夫人低,也只得按规矩请安。

“起来吧。”宋夫人翻了个白眼,趾高气昂的哼道。说完直接由婢女搀着坐到了主位上。一副正宫娘娘的架势。

小说《宫女翻身把帝撩》 第7章 梦魇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子涵小郎君点评:

《宫女翻身把帝撩》这本小说故事情节合理,总体不错,适合喜欢好结局的书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